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连接斗罗世界的聊〕〔神话从童子功开始〕〔玄幻:开局冒充少〕〔最强败家驸马爷〕〔军王龙首(九五之〕〔王者战神江南林若〕〔花都小医仙〕〔混在综武当捕神〕〔成天帝后入侵诸天〕〔正士不夺缘法轻财〕〔万神主宰〕〔我的舅舅全是大佬〕〔斗罗之神级火影〕〔战神之兵王归来〕〔诸天大反派之开局〕〔大宋:重生武大郎〕〔山野小医神〕〔我的双手有异能〕〔两界穿梭的修行者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提刑大人使不得 第一三零章 赔本买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袁乙听了慕流云的话,愣了一下,笑了笑。

    平日里习惯了袁牧那种有理有据、板上钉钉的做事风格,对于慕流云的这种做派,他还没有习以为常,时不时还会感到有些惊奇。

    慕流云方才在里面一副胸有成竹的笃定模样,让人听了怎么都觉得这是证据确凿之后才能够说出来的话,结果没想到架子摆的这么足,泰然自若地和对方谈了半天条件,竟然没有半句是有根据的,全都是自己猜出来,并且猜得还挺对!

    虽然多少有点不太靠谱不大着调的感觉,但也不得不说,这个慕流云也算有点本事。

    “爷,我现在就派人下去找白容吧!”袁乙想了想,开口问袁牧,“这北安县就这么大,您和慕司理在西泗县那边跟叶家人才见面没多久,这边赵石就得到了消息,急急忙忙跑来看我们带万老太爷游街,被我带了个正着,这不就说明他藏身在附近么?

    既然这个人是白容的帮手,那不就意味着白容也就藏得并不是很远,趁着现在赵石被我们抓住的时间还不是特别长,估计白容那边也不至于马上就起了疑心,我们是不是应该抓紧时间去找人?

    咱们现在人手够用,就这么大的一个地方,我就不信她一个妇道人家,还能有什么上天遁地的本事,能让咱们提刑司的弟兄找不到的!”

    袁牧并没有立刻答应或者拒绝袁乙的请求,而是看看慕流云:“慕司理怎么说?”

    “我说啊……”慕流云指了指茶壶,“要我说,那就喝茶,喝茶!”

    袁乙虽说脑子活络,这会儿也还是没明白慕流云的意思:“司理是觉得那白容已经逃远了,所以现在我们这些弟兄去找人,不够用?”

    “非也!非也!”慕流云连忙摆手,“我的意思是,差爷不必兴师动众,太辛苦了!这一大早上又是拿人又是游街,这会儿还是趁这个时间休息休息比较好!

    记住m.42zw.

    那白容应该是跑不掉的,咱们只需在这里耐心等着,等那个赵石开口把白容的藏身之处告诉我们,我们直接上门去找她就好了,何须劳烦提刑司的弟兄们呢!”

    “他会告诉咱们?我方才看他别提多护着那个白容了!”袁乙方才在一旁听得也是明明白白,“明明都已经被赎了良籍放出去,结果他口口声声提到白容的时候,还是一副白容就是他主子的口吻,既然他都这么忠了,又怎么会出卖自己的主人?”

    “这个赵石倒确实是个忠的,脑子也有点轴,不然也不至于让咱们能在这儿休息了这么久!”慕流云有些无奈地两手一摊,“我觉得这厮的榆木脑袋,应该是根本就没有明白自己主子的意图,因而才会那么咬着牙同我们死扛,但凡他能体会到白容的无奈,早就应该把白容的行踪告诉咱们,这才是当下对他们更有利的选择。”

    “方才司理说白容大仇未报,是真这么想,还是只为了诈那赵石?”袁牧问。

    “我的确认为白容大仇未报,眼下的这个结果也并非如她所愿,她对此应该也是心有遗憾的吧!”慕流云叹了一口气,“我是商贾人家出身,自然满脑子都是一些营收的算计,大人和各位差爷切莫见怪,我觉得眼下的局面对于白容而言,可以说是亏得有点大。”

    “说来听听。”袁牧对她的这个看法似乎很感兴趣。

    “大人您想,白容若是不这样报复,那她这些年会是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慕流云问。

    “按照叶员外的意思,应当是为她招赘一个上门贤婿,日子过得应当不错。”袁牧答道。

    “正是如此,若是白容不央着非要嫁给郭泓清,现在这个年纪应该也成亲了,以叶员外对她的疼爱和打算,招赘是必然,这样她便一直都是叶家的千金叶凌兰,过的日子不说锦衣玉食,也差不了多少。”

    慕流云叹了一口气,似乎替她感到惋惜:“照理说,一个家道中落,不得不靠替人做些刺绣的伙计来糊口,还年幼丧母,被人牙子拐去卖的女子,能被叶家那样的人家收养,也视作亲生一样的善待着,这也算是从狼窝里面掉进了福堆,绝对是上辈子积德了。

    可她为何放着这种安稳无忧的日子不过,放着对叶员外夫妇的大恩大德不去用尽孝的方式加以报答,非要主动嫁给郭泓清那样的草包,谋划着报复郭家和万家呢?”

    “那必然是与她生父生母有深仇大恨,所以才会让白容觉得不能苟活,必须要报仇不可!”袁乙觉得这个问题不难回答,尤其是对他这种颇有些侠义心肠的人来说,也很容易理解。

    “是了,此时我与差爷的想法是一样的。”慕流云点点头:“若不是咽不下这口气的深仇大恨,谁会愿意轻易放弃已经到手的好日子呢!

    可是眼下这个结果,即便白容的身份并未被我们发觉,这个案子就按照死者就是叶凌兰本人那样查下去,那最后的结果就是郭泓清锒铛入狱,受律法惩处,郭家元气大伤,万家原本下了注的依仗也没了踪影,仅此而已。

    万老太爷之所以今日会被捉了游街,是因为他伙同山匪在市集里面埋伏了想要将我掳走杀了,可是这一桩无论是咱们还是白容,都无法实现预料到的,属于万老太爷自己昏了头,主动伸长了脖子想要往那刀刃儿上面抹。

    并且即便如此,此事若不是袁大人如此安排,不论是叫到张耀祖手里头,还是杨知府亲自过问,最后我敢打赌,一定是大事化小,主谋换人,万老太爷破费一些出来打点孝敬,最后全须全尾地回家里去继续安享晚年。”

    袁乙听了慕流云的判断,心里面觉得有些窝火,因为他不得不承认,若不是自家爷正好在督办这个案子,替慕司理撑腰,这件事还真就会朝慕司理推测的那个方向发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吞噬星辰变〕〔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我的治愈系游戏〕〔不科学御兽〕〔万古神帝〕〔星门〕〔镇妖博物馆〕〔全职艺术家〕〔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