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连接斗罗世界的聊〕〔神话从童子功开始〕〔玄幻:开局冒充少〕〔最强败家驸马爷〕〔军王龙首(九五之〕〔王者战神江南林若〕〔花都小医仙〕〔混在综武当捕神〕〔成天帝后入侵诸天〕〔正士不夺缘法轻财〕〔万神主宰〕〔我的舅舅全是大佬〕〔斗罗之神级火影〕〔战神之兵王归来〕〔诸天大反派之开局〕〔大宋:重生武大郎〕〔山野小医神〕〔我的双手有异能〕〔两界穿梭的修行者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提刑大人使不得 第一二六章 嘴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人谋略深远,卑职虽不得要领,但也大概能猜到一点皮毛,万一是自作聪明,还望大人多多见谅!”想到这一茬儿,慕流云忙不迭又给自己找补了一句。

    袁牧看了看她,嘴角翘了翘,轻咳一声,将慕流云递过来的银袋子又给推了回去:“司理机灵,今日就是张耀祖不谢你,我也打算奖赏你的,所以就当是张耀祖替我准备的吧。”

    他都这么说了,那慕流云当然得把银子收下,那包银子不算轻,拿在手里感觉应该能有个十几二十两的,不算是什么大赏,按自己的品级论的话,倒也算是给自己面子了。

    只不过,自家底子也不算薄,若是纹银百两那还挺是一笔大钱的,但是这区区十几二十两的赏钱,自己还得承了张耀祖和袁牧双份儿的人情。

    慕流云一时之间觉着自己有点高兴不起来,总觉得这买卖亏了。

    沉默了片刻,她忽然又想起来另外一茬儿,赶忙开口对袁牧说:“大人,我过去可从未收过别人这样的谢礼,这是头一遭……”

    袁牧扫了她一眼,点点头:“我心中有数。”

    瞧瞧这话叫他说的!什么叫心中有数?这个数儿到底是信还是不信,谁猜得到啊!

    慕流云心中无比惆怅,有点后悔,方才倒不如学袁甲那样摸不清状况呢。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抖出去的机灵就像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

    算了,好歹也算是赚了这么一小包银子,总好过机灵都错了方向,不等出大门就被找由子罚了一顿要好得多!

    首发

    这么自我安慰着,马车摇摇晃晃走了一段路,没多久就在路边停了下来,慕流云从车上跳下去,朝周围看了看,这里是一处城边的小院子,看起来平平无奇,自己若是从门前路过,估计连看都未必多看一眼。

    再看看门口,已经有两个身穿青灰布衣却身姿挺拔的男子迎了出来,见了袁牧恭恭敬敬地向他行礼,慕流云心里面也就明白了。

    这很显然是提刑司设在北安县里面的暗哨。

    其实想想也是,京畿路所辖范围广阔,江州只不过是其中一隅,如果袁牧平日里只是端坐在提刑司的高堂之上,又如何能够了解到各州县是否有冤屈悬案,是否有玩忽职守的昏官!

    若是不做司理参军,慕流云或许还不这么想,正是因为任职之后见得太多,她才最最清楚,若提刑司不主动在下面收集信息,像江州这种不显山不露水的地方,下面各县里的案子根本就传不出这一亩三分地儿。

    哪怕各县的县令并不真的主动去加以阻挠,寻常百姓要么没有这个胆色,要么干脆根本就不知道上头还有一个提点刑狱司可以将存疑案件进行重审。

    慕流云对袁牧的印象又有了一点改变,她觉得这位世子爷不止头脑聪明,也是真的有认认真真想要做好这个提点刑狱公事,是真的想要解决问题的人。

    袁乙早就押着那个粗布衣裳的男子从提刑司的马车上下来了,这会儿为了不惊动外界,已经径直押着人往里面走,而那个男子则全程一言不发,脸色铁青着,没有半点血色。

    袁牧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同迎出来的那两个人询问了一下近期周围的情况,那两个人也是有问有答,慕流云跟在后面更加笃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很快一行人就穿过了小院儿来到了一间屋子,从外头看着这就是一间平平无奇的小屋子,进去一看才发现,这竟然是一间刑室。

    “差爷,平时你们在这儿审犯人的时候多么?”慕流云打量着这一屋子的东西,比提刑司大牢里面少一些,不过搞不好刑具比孔胖子的县衙大牢都多!

    袁乙这会儿已经把那个粗布衣裳的男子交给那两个提刑司的衙差,让他们将人拉去绑上,他自己站在慕流云旁边,听她这么一问,便笑了笑:“司理莫要害怕,这里平时并不是用来审讯嫌犯的,只是像今日这种状况,带回提刑司太远,又不想麻烦县衙里的人,就到这边来,毕竟方便一些。

    我们爷爱干净,不爱让人用那些刑具把人弄得血淋淋脏兮兮的。”

    慕流云深以为然,连连点头,她绝对相信袁牧肯定有的是别的法子,能让落到他手里的人比拿那些刑具打都更害怕也更痛苦。

    “慕司理。”

    慕流云正偷偷摸摸和袁乙说话,忽然听到袁牧叫自己,赶忙凑过去:“大人,您叫我?”

    袁牧伸手一指那个已经被绑好了的男子,对慕流云说:“慕司理,你可以开始审了。”

    慕流云这一次对他的这种安排已经习以为常了,反正这位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以主审人的身份插手过这个案子,只打算一路跟着看戏,那现在到了这个“戏台”,这一出戏肯定还是得自己来唱,简直太意料之中了。

    于是她也不去跟袁牧客套来客套去,径直走到那男子面前,将此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今儿这个戏,看得还开心么?”她抖开扇子,装模作样地扇着,“要我说,你也真是疯了!做了坏事还不赶紧收拾收拾报复跑路,居然还敢跑去看热闹!你说说你说说!这样一来,遇到人家火眼金睛的差爷,不捉你该捉谁?”

    “小人冤枉!”那男子听慕流云说了这么多,到头来就只吐出了四个字。

    “哦?你觉得冤枉啊?那你说说看,你到底怎么冤枉了?”慕流云很有耐心地问。

    那男子本以为慕流云会驳斥他说谎,列举他的罪状,结果对方只是和颜悦色地询问自己到底哪里冤枉,这与他之前在心里面打过的腹稿完全不是一回事,一下子也有些懵了。

    “小、小人只是随便看看,随便看看也犯法?”憋了半天,他只憋出了这么一句。

    “随便看看自然什么法都不犯,不过杀人害命之后,还敢光天化日跑到闹市去看热闹,这就是另一回事了。”慕流云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还真是人不可貌相,看起来挺憨厚老实的一个面相,谁能想到竟然会心肠如此歹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吞噬星辰变〕〔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我的治愈系游戏〕〔不科学御兽〕〔万古神帝〕〔星门〕〔镇妖博物馆〕〔全职艺术家〕〔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