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连接斗罗世界的聊〕〔神话从童子功开始〕〔玄幻:开局冒充少〕〔最强败家驸马爷〕〔军王龙首(九五之〕〔王者战神江南林若〕〔花都小医仙〕〔混在综武当捕神〕〔成天帝后入侵诸天〕〔正士不夺缘法轻财〕〔万神主宰〕〔我的舅舅全是大佬〕〔斗罗之神级火影〕〔战神之兵王归来〕〔诸天大反派之开局〕〔大宋:重生武大郎〕〔山野小医神〕〔我的双手有异能〕〔两界穿梭的修行者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提刑大人使不得 第一二五章 茶水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慕司理,这……”张耀祖看慕流云是同袁牧一辆马车过来的,方才袁牧敲打自己的时候,慕流云帮自己找了个台阶,袁牧居然也卖了面子给他,对这个原本只给三分面子的小司理顿时就有高看了一些,于是压低声音问,“我可是哪里得罪了咱们这位提刑大人了?”

    “大人何出此言呢!”慕流云对他笑得亲切,“张大人忧国奉公,乃是大瑞栋梁,袁大人心明眼亮,又怎么会看不出张大人的可贵呢!

    张大人可知这位万老太爷是因为什么缘故而被袁大人缉拿的?”

    张耀祖一愣,这事儿他上哪儿知道去啊!万老太爷过去的那点脏事儿他倒是心里有数,可是那都是很久以前的陈年旧账,不可能已经风平浪静了这么久,又会被提刑给翻出来。

    至于这一次,等他收到了万家人的通风报信,说万老太爷被人捉了去游街,他想要带人过去看看情况的时候,袁乙都已经押着人游完了街,都快堵到县衙大门口了!

    提刑司的那一众衙差也是训练有素,不管他这中间怎么找人过去搭茬儿套话儿,人家就是一言不发,给茶也不喝,就那么虎着脸守着万家那几个人,别说是跟万家的人通个气儿了,就是想要递个眼神儿的机会也没有给过。

    “这事……愚兄还真不大清楚,不知贤弟是否能帮愚兄指条明路?”他听慕流云这意思,似乎是对此事有一定了解的,连忙凑近一点,小声询问。

    慕流云脸上笑眯眯,胃里都觉得翻腾了,这人还真是现实得很,用不着的就狗眼看人低,求着人时就愚兄与贤弟!

    “张大人有所不知,这万老太爷也着实是有些猖狂了。”慕流云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他竟然因为一点私怨,就买通山贼行刺朝廷官员!你说这事儿是大还是小?”

    “啊?竟有此事?!”张耀祖大吃一惊,他原本以为可能不过就是争抢些生意,做了些手脚,把外头的商贾、下人给打伤打残,或者闹出了人命,只要事情按在自己手里就还有回旋余地,该化小的化小,该化了的化了,没曾想竟然是这么大的事。

    可是平日里万家也着实孝敬了许多,这个时候如果自己就随随便便不去过问,以后万一那万老太爷回来了,万家也没有伤元气,那这事就尴尬了。

    一秒记住.42zw.

    自己将来总还是想要往上爬的,少不得要攒些家底,得罪了县里的大户可不行。

    “贤弟,不知道万老太爷冲撞的是哪位差爷啊?”张耀祖眼珠子转了转,继续拉着慕流云探问,希望能够找到回旋余地,“这里面是否存有什么误会?贤弟能否帮忙打听一下?”

    “打听倒是不必。”慕流云两手一摊,“遇刺的官吏正是在下,目击者便是袁大人。”

    张耀祖一听这话,登时变了脸色,因为太过于诧异,嘴巴都吓得张开了。

    原本还以为可能就是找人去教训了哪个衙差,没想到竟然就是这个慕司理,偏巧当时袁提刑还就在旁边亲眼所见?那这事儿都不是板上钉钉,那简直是棺材板上钉了钉啊!

    “贤弟没事吧?快让愚兄瞧一瞧!”张耀祖连忙做关心状,将慕流云前前后后打量了一番,然后用拳头一捶自己手心,“这万家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么!怎敢如此猖狂!”

    慕流云摆摆手:“受了一些小伤,已经没有大碍了。所以啊张大人,现在你是不是已经明白了?袁大人今日哪里是对你有什么不满啊!他是气那万家目无王法,猖狂至极啊!就是这一股子火有点不知道往哪撒,辛苦张大人擎着了。”

    张继祖这会儿都已经忍不住了,抬起袖子来擦了擦自己一脸的汗。

    幸亏方才自己还算近身,也亏得这慕流云帮自己说了话,这会儿还把这么重要的信息传递给了自己,否则自己真的冒冒失失跑去维护万家人,这会儿怕是想要摘也摘不干净了!

    而且行刺朝廷官员,还被袁提刑给抓了个正着,万家想要不伤筋动骨是绝对没有可能,从此估计北安县的大户里面,就要再无万姓了!

    既然如此,自己当然没有必要为了这么一个马上就破落的人家去赌上自己的官运!

    张耀祖无比庆幸,对慕流云也更显热情了,伸手从袖筒里摸出了一包银子,悄悄塞到慕流云手里:“贤弟受苦了!今日愚兄本应帮贤弟压压惊的,看提刑大人的意思,看来贤弟也没办法多留,就请路途上自己吃杯茶吧!

    这万家还真是猖狂!幸而老天庇佑,贤弟安然无恙!我北安县里出了这样的凶徒,真是让愚兄深感惭愧,深感惭愧啊!”

    慕流云与他推让两下,见张耀祖执意不肯收回去,便笑眯眯地把银袋塞进袖管,同张耀祖客气几句便离开,赶忙去追袁牧了。

    那个粗布衣裳的男子被袁乙押着上了提刑司的马车,慕家的马车上只剩下袁牧一个人,慕流云爬上车之后,屁股还没有坐稳就赶忙把方才袖管里的那一小包银子拿出来,递了过去。

    袁牧挑眉看她,表情看起来似乎是有些困惑,但眼神里有多少带了几分揣着明白装糊涂。

    “大人,方才张大人想要出来送您,我劝了他几句,给他提了个醒儿,他还挺客气,给了我这个,我觉着拿了好像不太好,思来想去还是交给大人好一点。”慕流云答道。

    “哦?既然觉得不好,为何还要收下?”袁牧不接那包银子,又抛过来一个问题。

    “若是不收的话,那张耀祖必然会对我们有所忌惮,认为大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想要动一动他,时时小心,处处防范,那样恐怕不利于大人的长计。”

    说完之后,她有点后悔,过去看话本的时候,有过一个军师,便是因为过于洞察自家主公的心思,偏偏还嘴快嘴碎,说出来让人发现了,后来饱受忌惮,最终还是被找了个由头弄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吞噬星辰变〕〔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我的治愈系游戏〕〔不科学御兽〕〔万古神帝〕〔星门〕〔镇妖博物馆〕〔全职艺术家〕〔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