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诡秘世界的修仙者〕〔她贵为死神的宠儿〕〔自律的我简直无敌〕〔逍遥医圣〕〔带着百货大楼回三〕〔大明新命记〕〔娱乐第一天王〕〔首辅大人的锦鲤医〕〔大魏执笔人〕〔龙归2008〕〔NBA:开局抽中篮板〕〔从镇魂卷开始〕〔我做古籍修复得天〕〔西游请回答:我真〕〔斗罗活久见〕〔典籍华夏:我的直〕〔从梦见平行世界开〕〔医妃捧上天〕〔我在天庭收保护费〕〔都市风云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提刑大人使不得 第一二二章 虚张声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慕司理何故叹气?可是有什么心事?”袁牧忽然开口问。

    慕流云被吓了一跳,自己方才那一声叹息可以说是细不可闻,没想到居然被他发现了!

    “回大人,我哪有什么心事呢,不过就是行到了那个白容的身世经历,感觉有些五味杂陈罢了。”她连忙堆起笑脸来回答袁牧,努力让自己笑得一脸诚恳。

    袁牧看了看慕流云,眼神在她脸上来回打量了一番,才点点头,也转头看向窗外。

    慕流云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为什么在心里松一口气?因为她要是再叹一口气,怕又被袁牧发现并且盘问起来啊!

    这个家伙难不成生了一双狗耳朵?怎么可以灵到何种地步!

    慕流云心里暗暗的想,并且很庆幸,多亏这个家伙还不会读心术这种邪术,否则就冲方才自己冒出来的这个想法,就算不诛九族,估计也差不多了。

    毕竟说一个皇亲国戚生了一双狗耳朵,这不就等于说……

    不敢想!不敢想!慕流云连忙收回自己的胡思乱想,免得把自己吓死。

    其实慕流云方才说自己没有什么心事,倒也不是完全在敷衍袁牧,对于自己那个失踪多难的老爹的事情,她的心态和白容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白容幼年时期毕竟和生父生母曾经在一起真真切切的生活过,因而在生父遇害之后,更是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悲剧,自己落入人牙子手里,一度颠沛流离。

    首发

    而自己在母亲的庇护下,除了不能以女儿家的面目示人之外,别的倒是都挺自在。

    虽然偶尔也会有些怅然,但是一想到女子并不能接触刑案,更别说验尸剖尸,慕流云就又觉得扮成男子就扮成男子吧,好歹能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对当年父亲失踪一事唯一的一点执念,恐怕也更多的是为了母亲,这么多年过去了,母亲嘴上不说,实际上始终对父亲念念不忘,日思夜想,所以慕流云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查到事情真相,哪怕是把父亲的尸骨迎回来,待到母亲百年之后,将二人合葬在一起,这也算是了解决了母亲的一桩心事,让她能够心里面舒坦一些。

    当然了,袁牧的来意现在还摸不清楚,因而慕老爹的事情能不提,慕流云就不想在他面前提起。多年来的女扮男装教会了她一个行事准则,那就是不重要的事情大而化之,高调一些,大大咧咧,都没有问题,越是重要的反而要能不提则不提,越低调越好。

    马车晃晃悠悠,把三个人送到了北安县,才一进北安县,他们就能够感受到马车外气氛上面的异样,许多百姓在路边交头接耳,脸上带着一种看戏的兴奋,甚至还有些雀跃。

    “看样子,提刑司的差爷们应该已经把那万老太爷给拉着又过了街了!”慕流云向外看了看,将帘子放下来,长出一口气,对袁牧说。

    袁牧点点头:“直接去县衙。”

    “好咧!”慕流云爽快地应声,对外面赶车的车夫喊,“听见大人的吩咐了没有?去县衙!”

    车夫答应着,驱赶着拉车的马儿朝北安县的县衙方向去,因为自家少爷做司理参军,偏偏有不会骑马,所以每次要去太平县以外的其他几个县办事,都是他驾车帮忙送过去,这几年下来倒也把江州地界各县衙的路途给急了个清清楚楚,走得熟门熟路。

    北安县的县衙是这几年才修葺过的,看起来比西泗县的县衙要堂皇许多,门口立着的两个衙差也是人高马大,满身官威,虎着脸瞪着打从衙门前头经过的人,那副架势就好像是谁要是想要进衙门去,他们就要把谁拎起来揍一顿似的。

    慕家的马车外观看起来非常朴素,不显山不露水,也并不是很大,拉车的也是普通的马匹,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高头大马,于是才停在衙门口,两个衙差立刻迎了上来,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冲慕家的车夫吼道:“你!说你呢!走走走!赶紧走!也不睁开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竟敢在衙门口停车挡着路!你好大的胆子!”

    慕流云一挑门帘跳下车,一边理着袍子上面的褶皱,一边语气轻飘飘,头也不抬说道:“此言差矣,我家车夫胆子可是小得很,不及二位的官威啊!”

    两个衙差一见马车里跳出来一个中等身材,又生得瘦削的小白脸,对方还用如此讥诮嘲讽的语气对他们说话,不禁有些恼火,拳头一攥,水火棍一提,就要冲着慕流云二来,慕流云不紧不慢地掏出自己的腰牌往那两个人面前晃了晃。

    “去!把你们家张大人给我叫出来,提刑大人前来,他还不赶紧出来迎接?”慕流云把腰牌一收,轻飘飘又甩出一句。

    那两个满脸横肉的壮汉衙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究也没敢贸然行事,其中一个人留下,一脸将信将疑地瞪着慕流云,另一个则跑去报信。

    这功夫袁甲也从车里下来了,他比那虎背熊腰的衙差还要高出一个额头,更不用说一身的凛凛杀气了,往慕流云身后那么一站,明显感觉到原本对慕流云身份半信半疑的那衙差都有了几分气短的味道。

    慕流云看看那衙差,再扭头看一眼袁甲,心里对于不怒自威和虚张声势之间的区别,似乎也有了更深的认识。

    不一会儿,进去报信儿的衙差回来了,一路小跑往外跑,身后还跟着个同样一路小跑的中年人,此人年纪与孔县令相仿,生得矮矮胖胖,但是和孔县令那张和气的脸不一样,此人生得三角眼蒜头鼻,还有两撇稀稀拉拉地小胡子,即便穿着一身县令的官服,也看不出一点端庄沉稳之气,反而像是偷来的衣裳。

    那人急急忙忙往外跑,跨出大门口的时候,还差一点被那门槛给绊了一下,若不是身旁的衙差帮忙搀扶一下,搞不好现在就已经给慕流云和袁甲表演一场“五体投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吞噬星辰变〕〔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不科学御兽〕〔星门〕〔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镇妖博物馆〕〔全职艺术家〕〔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