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一拳下副本〕〔我在东京拯救美少〕〔我在德玛西亚授业〕〔海贼之武神降临〕〔武神霸尊〕〔我的系统不正经〕〔盘天之战〕〔我在三界开酒馆〕〔第一次当海盗很紧〕〔全民成神从领主开〕〔我必须同阶无敌〕〔首富从挖矿开始〕〔我的技能可以无限〕〔三国之我不是蚁贼〕〔其实我只是想演戏〕〔空间渔夫〕〔什么叫六边形打野〕〔红楼武状元〕〔从斗罗太阳神开始〕〔盖世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提刑大人使不得 第一二一章 请君入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慕流云被他瞪了一眼,嘿嘿一笑,她早就发现这个袁甲是个大老粗,说话直来直去,想东西也一根筋,作为郡王府的护卫,他的品性倒蛮符合袁怀的那个封号,那绝对是又忠又勇。

    只是忠勇有余,谋略严重不足!

    别说是出谋划策了,就连说话多绕两道弯,这位老兄也犯迷糊!

    所以么,在武力方面自己根本就没有同对方照量照量的余地,好不容易遇到对方脑袋打结的时候,不戏弄他一下,慕流云也会觉得有些心有不甘。

    不过呢,毕竟袁甲人也不坏,捉弄也得有个限度,否则就变成羞辱了。

    不管是从袁甲的武力值,还是他作为袁牧亲随的身份,慕流云也不想真的惹恼他。

    “差爷莫恼!”她开口道,“你想,不管叶员外实际上对养女白容的计划了解多少,有一个事实是他也无法否认的,那便是白容的计划能够得以实施,依靠的就是叶家的把薪助火。

    也就是说,叶员外对白容的一切举动都是持支持态度,那我问他白容是否安好,问他白容的藏身之所在何处,他即便是说了,我们又如何去辨别真伪?

    叶员外尽可以随便给咱们一个方向,随口编那么一个庄子,让咱们翻山越岭去寻人,真要是寻不着的时候,他也可以说或许是白容后来又跑了,或者是没有按照原本说好的地方藏身,他现在也一无所知,我们很难证明他在撒谎。

    所以他说不知,倒也算是厚道,至少给咱们省了许多胡乱找人的力气。

    想来当初白容应该也未必什么都告诉给叶员外知道,毕竟叶家能够提供的帮助已经着实不少,要是再被卷入更深,事后断然难以撇清,那她无异于恩将仇报。

    一秒记住.42zw.

    现在这样,叶员外或许装傻,或许真的一概不知,总之你说不出他当初嫁女儿和现下索回陪嫁的错处。”

    “那赎良籍的事情呢?”袁甲觉得慕流云那一番话听起来似乎还是有些道理的,想了想,又问,“叶员外方才摆明了装傻充愣,什么也不肯告诉我们,你为何不追问了?”

    “无须追问,叶员外已经将答案告诉我们了。”慕流云摊手道,“白容的整个计划都需要有人在外接应,一个人无法完成,并且此人必须是身强体壮的男子,胆子还要够大,因而绝不是随随便便找一个贴心的小丫鬟就能够胜任的。

    另外,更重要的一点在于,此人需要有一个自由身。她在议亲之后、嫁入郭家之前开始谋划一切,因而这样的人选自然是没有那个时间在郭家里头培养。

    若是直接从叶家要一个小厮、家丁帮自己做事,万一事情未能顺利进行,中途便计划败露,与她内外勾结的人竟然是叶家的家丁,这可就要给叶家惹上大麻烦了!

    此前叶家带着白容迁居江州之事,身边带着几家老仆,这些老仆必然是家中最为忠实可靠的,不仅不会像那老奶娘一样,因为自己对叶凌兰的感情而极力反对收养白容,又不会口风太松,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不多久便把自家小姐是个冒牌货的事情抖出去。

    白容以叶凌兰的身份在叶家生活数年,那个叫鸳鸯的小丫头半夜跑来找我喊冤的时候曾经说,白容待下人都是极好的,从来不摆架子,十分亲善。

    因而我猜测,在她决意要谋划报复万家的时候,就已经从叶家带过来的忠仆当中物色好了能够充当自己帮手的人选。

    至于为什么叶员外要大费周章,从老家又叫来了几个老家仆的家生子,一并都给赎良籍放了出去,也很简单,因为原本在江州西泗县这边的家生子实在是少得可怜,若平白无故忽然放走了一个两个家生子,看起来十分可疑,但一下子放走许多人,还打着给儿子祈福的名义,看起来就顺理成章多了。”

    袁甲听她说完这些,总算是理顺清楚,脑子也转过了那个弯:“所以我们要找的岂不就是之前从叶员外老家被带来西泗县,这回又被放出去的家生子里面的人?那咱们去北安县作甚?为何不去将那几个家生子都抓回来,挨个审一审?”

    “何须搞得那么辛苦!”慕流云摆摆手,“咱们今儿就来个瓮中捉鳖,这会儿估摸着另外的那位差爷已经带着提刑司的衙差兄弟们到北安县万家去拿人了,到时候人家自动送上门来,咱们只需要等着就好。”

    说着她挑开马车上的窗帘往外面看了看:“方才我提到万老太爷今日要被抓了游街,叶家就已经有一个小丫头跑出去找人报信儿了,若是脚程快的话,看这个时辰……等咱们到北安县的时候,要么可以看一场戏,要么可以直接等着现成的人犯需要审。”

    “你就确定那白容一定会出现?”袁甲对慕流云的笃定感到疑惑。

    “我不确定。”慕流云摇头,“她自己或许并不会现身,但是那个替她办事的家生子却一定会露面!这个计划白容已经谋划了那么久,她不可能不看完最后的一出戏。

    所以就算她自己不敢现身去看万老太爷落网,至少也得派个可以充当她眼睛的人去替她看一看,咱们等的就是这么一个’眼睛’。

    只要’眼睛’落到了咱们手里,想要找到白容就不是什么难事了,总比一个劲儿的逼问叶员外,逼着他想一个什么瞎话来骗咱们的好!”

    袁甲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慕流云扭过身子,胳膊支在窗框上,挑着电子往外看,悄悄叹了一口气。

    听叶员外的意思,这个白容的生父当年的意外也是存着疑点的,所以她才会这样铤而走险地谋划,想要替父报仇。

    而自己那倒霉老爹,直接毫无征兆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让她这个做女儿的真是好生惆怅,哪怕是想要替自己爹报个仇,都不知道究竟要找谁去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吞噬星辰变〕〔大魏读书人〕〔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不科学御兽〕〔星门〕〔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宇宙职业选手〕〔我成了女反派的跟〕〔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