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一拳下副本〕〔我在东京拯救美少〕〔我在德玛西亚授业〕〔海贼之武神降临〕〔武神霸尊〕〔我的系统不正经〕〔盘天之战〕〔我在三界开酒馆〕〔第一次当海盗很紧〕〔全民成神从领主开〕〔我必须同阶无敌〕〔首富从挖矿开始〕〔我的技能可以无限〕〔三国之我不是蚁贼〕〔其实我只是想演戏〕〔空间渔夫〕〔什么叫六边形打野〕〔红楼武状元〕〔从斗罗太阳神开始〕〔盖世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提刑大人使不得 第一零八章 小心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哦?那平日里走动多么?”慕流云又问。

    “外祖父与我家走动颇多。”郭泓清不知道是不是头一遭体会了什么叫做身陷囹圄,难免有些难以承受的情绪,现在忽然被慕流云问起了自己的外祖父,竟然红了眼圈,鼻翼翕动着,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我娘出嫁前,也是很受外祖父宠爱的女儿,不然外祖父也不会慷慨解囊,资助我父亲做生意。外祖父经验老到,很有些手腕,因而时长会过来看看,瞧一瞧我们家的书肆生意是否经营的红火。

    另外,我的母亲和舅舅面貌都肖像外祖母,偏偏生下我之后,发现我与外祖父年少时的模样极为相似,因而外祖父也对我格外宠爱,若是我学业繁忙,他便亲自登门来探望我。”

    “叶凌兰待你外祖父如何?”

    慕流云的这个问题倒是一下子把郭泓清给问倒了,他怔了一下,然后才说:“你不提我还未曾想到,说起来还真是巧了,没回外祖父登门的时候,我娘子不是突然犯了头风卧床不起,便是恰好出门去,再不然就是些旁的缘由。”

    “所以叶凌兰与你外祖父从未曾见过面?”

    “那倒不是,见还是见过的,毕竟新媳妇过门之后没多久,外祖父过来相看,她还给外祖父敬过茶,外祖父还送了她一包银花生,让她早些替我们郭家开枝散叶,我娘子她也收下了,可是收下之后,她私底下对我却是那副样子……”

    郭泓清有些恼恨地嘟囔了几句,忽然意识到叶凌兰已死,自己此刻被关在大牢里便是因为这一桩,连忙收了话头,喃喃道:“死者为大,过去的种种我便也不再计较了,只求我娘子若是泉下有知,看在我待她也不薄的份上,保佑我沉冤得雪!我回头定为她修一座大墓,时长祭扫,多给她摆些供果,化些纸钱!”

    “你倒真不愧是商贾家的公子,这算盘打得还挺精!”慕流云笑他,“难不成她不保佑你,你便不给她修大墓,不给她摆供果,不给她化纸钱了?”“我若是不能找回清白,那八成也是要人头落地的,到时候我要怎么给她修墓烧纸?那不是直接就泉下想见了么!”郭泓清悲怆地仰起头,长叹一声。

    慕流云被他噎了一下,想一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干咳两声,转了话题:“我听得着实有些糊涂,你说叶凌兰嫌弃你,人前人后两副面孔,从不对你温柔小意,而你想纳妾,想生子,她也样样不肯成全,若真是如此,那叶氏犯了七出中不止一条两条,为何你不干脆与之和离,从此各走各路,你再另外寻一个温柔小意的娶回家不就好了?”

    “那自然不可!”郭泓清立刻开口,说完之后有些犹豫,看了看木栏杆外面的三个人,嘴上便不由自主结巴起来,“我倒也不是没有生过这样的念头,但是……我母亲她……”

    记住m.42zw.

    “你母亲舍不下叶凌兰带来的嫁妆吧?”慕流云替他把话说完,“你母亲对儿媳的嫁妆觊觎已久,这又不是什么旁人不知道的秘密,有什么说不出口袋!”

    郭泓清听慕流云把话说的直白,有些恼火,腾得站起来,指着慕流云,瞪着眼睛,想要说些反驳的话,但无奈慕流云说出的便是事实,只好又气短地坐了回去:“我母亲毕竟是个妇道人家,难免眼皮子会有点浅,对钱财这些身外之物看不开也很正常。

    我也对我母亲说过,叫她不要心急,叶凌兰既然嫁给我,做了我的娘子,她还怕煮熟的鸭子飞了不成!现在我上位谋得个一官半职,说起话来底气不够,等来日我殿试上大放异彩,圣上垂青于我,封了我的官,到时候别说叶氏,就连我那不可一世的岳父母,不也得仰仗着我?

    到那时候,叶氏膝下无子,娘家的靠山也不够大了,在我面前只能伏低做小,母亲向叶氏讨要什么,她不都得乖乖孝敬,生怕惹恼了我便让她个黄脸妇下堂!

    更何况,放眼周围几个县的富户,叶家也算是数得上的殷实,比起我外祖父家更盛一筹,父亲当年有外祖父相助都可以赚下这般家业,若是有这样的岳家作为助益,我定能如虎添翼,直挂云帆呐!

    母亲向来听我的劝,所以虽然对我娘子肚子里迟迟没有动静,又不许我纳妾之事也有不满,但却从来没有逼迫过什么。我家其他人待她也都好得很!

    慕贤弟,你瞧愚兄现在这会儿可是已经套着心窝子与你讲这些了,你也听得出来,愚兄绝无半句虚言呐!所以你说说看,我们家怎么可能有人想要害我娘子!别人不会,我就更不会了!放着这样好的条件,我为什么要自毁前程呢?

    我再同你说句实话,不论你相信与否,我从不曾想过要让那外室进门,骑在叶凌兰的脑袋上,小莲儿出身低微,家里穷的靠卖闺女过生活,我怎么可能为了这样的一名女子去害我娘子呢?

    我是真的想要将小莲儿生下的孩儿抱给我娘子身边抚养,这样我也有子嗣,她也有底气,对我们都有好处,若是她心胸宽广,那小莲儿便接回来做个妾,若是她容不得小莲儿进门,那便是后话,到时再议。”

    郭泓清这一番话说得理直气壮,甚是坦荡,似乎觉得监牢外面或站或坐的皆为男子,设身处地必然可以理解他的各方面考量,于是一边说一边努力想看清楚外面几个人的表情。

    袁牧板着脸,负手立在慕流云身后,江谨则对郭泓清的一番言论感到心中厌恶,皱着眉头转过脸去不看他,郭泓清只好把视线投向慕流云:“慕贤弟,愚兄这一番话,你可明白?”

    慕流云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脸上却露出微笑:“明白,小弟自然明白得很!”

    说完,她扭头对侯在一旁的那个衙差说:“这位差爷,这天儿是愈发闷热了,郭公子身娇肉贵的,受不得热,可不能又是火盆又是棉被这般捂着人家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吞噬星辰变〕〔大魏读书人〕〔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不科学御兽〕〔星门〕〔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宇宙职业选手〕〔我成了女反派的跟〕〔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