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诡秘世界的修仙者〕〔她贵为死神的宠儿〕〔自律的我简直无敌〕〔逍遥医圣〕〔带着百货大楼回三〕〔大明新命记〕〔娱乐第一天王〕〔首辅大人的锦鲤医〕〔大魏执笔人〕〔龙归2008〕〔NBA:开局抽中篮板〕〔从镇魂卷开始〕〔我做古籍修复得天〕〔西游请回答:我真〕〔斗罗活久见〕〔典籍华夏:我的直〕〔从梦见平行世界开〕〔医妃捧上天〕〔我在天庭收保护费〕〔都市风云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提刑大人使不得 第一零二章 同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慕司理真觉着假叶凌兰已死?”袁牧问她。

    “这事我也吃不准。”慕流云叹气,“奶娘说真正的叶凌兰没有足部与常人有异的情况,可郭泓清凭着无头女尸足部的特征一眼便认定那是他娶进门的娘子叶凌兰,这似乎说明假叶凌兰的确是有畸足的问题,与我们找到的女尸相符。

    然奶娘口中的叶家小姐对刺绣女红之事全无兴趣,擅长的是诗词书画。到西泗县才被买来伺候叶凌兰的小丫鬟鸳鸯又说自家小姐绣工精湛,比外头的绣娘还都更加厉害,并且熟知织染之事颇为熟悉,这一点佟记布行的佟掌柜也可以证明。

    可是偏偏那无头女尸的手指光滑细腻,不见常年持针刺绣的痕迹……

    因而我现在对此事也是疑惑颇多,既然叶家千金早已亡故,那么郭泓清娶进门的人到底是谁,我们在东谷县郊外找到的女尸,又是谁,这些便都是需要去寻找答案的。

    大人,我有个不情之请,也不知这会儿方不方便,我想去一趟大人的提刑司大牢!”

    “叫人备车。”袁牧听了慕流云的请求,眼睛都没眨一下就点了头。

    “大人不问问我要去做什么吗?”慕流云问,她平时凡是自己做不了主的事情,每次向杨知府请示都免不得被他拿五做六一番,端着架子,打打官腔,然后还得顺便卖个大人情。

    “你要去,自然是为了郭泓清,难不成我还会以为慕司理是对我那大牢感兴趣么?”袁牧答道。

    被他这么一说,慕流云干笑,牢房她是不陌生的,平日里免不得会到州府的监牢里去提人,但是对于提刑司大牢,她可是没有什么兴趣。

    毕竟若不是各州府无权处置或者没有办法处理妥当的案件,也不会被推到提刑司那边去,除了提刑司的官差,其他人到那儿去哪里会有什么好事!

    记住m.42zw.

    既然要出门去,两人便站在院中,等着车夫备车,不一会儿袁甲听说了袁牧要回提刑司大牢,连忙也跑去,把二人的马给牵了出来,等在大门口。

    袁牧见袁甲牵了马等着,微微一愣,慕流云在一旁倒是偷偷松了一口气。

    自打上次在马车里打瞌睡之后,她就对和袁牧同乘马车这件事多少有点顾虑,今日早些时候去郊外查看那人头,为了赶时间,她算是在袁牧的辅助下骑了一会儿马,但是那很显然不适合眼下这种乌漆嘛黑的夜间,更不适合去提刑司大牢那么远的地方。

    现在这样就刚刚好,袁甲陪着袁牧骑马,自己照旧坐马车,至于面子不面子的,反正在他们主仆几个面前丢呀丢呀,也就丢习惯了。

    马车备好后,三个人出门去准备出发,刚到门口,迎面便遇到了江谨,江谨看到慕家门前有辆马车,还当是在送客,上前一看竟然是慕流云要出门,连忙快步上前。

    “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去哪儿?”他疑惑地问,一边问一边将慕流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听闻下午在市集上遇到了歹人?可有受伤?”

    “江兄放心,好得很,除了撒出去的铜钱讨不回来,别的什么都没损失。”慕流云笑嘻嘻地原地转了一圈,以证明自己全须全尾好得很,“我同袁大人要去提刑司大牢办事,你怎么这个时辰了还出来乱跑?当心被哪个路过的女鬼看上了,一个鬼遮眼将你拐走!”

    “子不语怪力乱神。”江谨对慕流云的性子也没什么脾气,只无奈地瞪她一眼,“我是来找袁大人回禀今日吩咐我去办的事情,顺便看看你怎么样了,若是早知你好得很,还能这样活蹦乱跳,胡言乱语,我便在家里歇了,何苦跑这一趟。”

    “江司户有何发现?”袁牧在一旁冷眼看着,开口问道。

    “袁大人。”江谨的性子向来比慕流云规矩,所以见了袁牧行礼也是本本分分,恭恭敬敬,“大人要我去查叶员外到江州落户时都带了那些仆从,经我查实,当年与叶员外夫妇一同迁至西泗县的仆从只有寥寥几人,没有什么老仆人,家生子更是只有一人。

    至于那些被赎良籍放出去的家生子们,他们并非早年便跟着叶员外一家迁居至此,而是在被赎良籍之前的大半年才纷纷从叶员外老家的老宅赶来的。”

    “从老家的老宅子里被叫过来,半年不到就赎良籍放了出去?那这叶员外这善事做的,还真的是不计成本呐!”慕流云若有所指。

    “唯一带来的家生子,你可知姓甚名谁,放出去之后在做什么?”袁牧问江谨。

    “回大人,此人名叫张传祖,被放出去之后做了什么暂时还来不及去打听。”

    袁牧听后点点头,对慕流云说:“慕司理上车吧,到提刑司大牢还有一段路程,还需尽快赶路才行,不然怕是就要等到明日再去了。”

    慕流云赶忙冲江谨摆摆手,示意他先回去,江谨却上前半步:“你白天刚刚遭遇惊险,若是非得夜里赶过去不可,不如我也同你一起去!”

    “我为了那个无头尸的案子要去见见郭泓清,你去干吗?”慕流云一手扶着马车,有些诧异地问他,“放心吧,有袁大人坐镇,那郭泓清断不敢耍什么花样!”

    江谨抿了抿嘴:“我是江州司户,整个江州府无人敢说比我更了解江州百姓的户籍情况,若是那郭泓清存心想要蒙你们,你们要如何分辨?袁大人对太平县不熟,你再熟也是术业有专攻,难不成还要先姑且听着,然后明日再去问我?”

    慕流云被他这么一说,还真给问住了,不过现在这里官职最大的便是袁牧,要去的也是袁牧的提刑司,所以她也不好自己拿主意,只好看看袁牧。

    袁牧扫了江谨一眼,倒也没有表示反对,朝袁甲递了一个眼色。

    袁甲心领神会,一伸手,把自己原本握在手里头的缰绳朝江谨递了过去。

    江谨一愣,袁牧淡然问道:“莫不是江司户也不会骑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吞噬星辰变〕〔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不科学御兽〕〔星门〕〔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镇妖博物馆〕〔全职艺术家〕〔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