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诡秘世界的修仙者〕〔她贵为死神的宠儿〕〔自律的我简直无敌〕〔逍遥医圣〕〔带着百货大楼回三〕〔大明新命记〕〔娱乐第一天王〕〔首辅大人的锦鲤医〕〔大魏执笔人〕〔龙归2008〕〔NBA:开局抽中篮板〕〔从镇魂卷开始〕〔我做古籍修复得天〕〔西游请回答:我真〕〔斗罗活久见〕〔典籍华夏:我的直〕〔从梦见平行世界开〕〔医妃捧上天〕〔我在天庭收保护费〕〔都市风云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提刑大人使不得 第六十章 白天崩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太平县出发,去西泗县需要翻过一道岭,路途远倒是不算远,就是有些绕,山间上坡下坡有很多,马车跑不起来,因此单程便要一个多时辰。

    前一晚没有睡好,马车晃啊晃,慕流云强打着精神,但还是感觉自己的魂儿似乎都被从身体里面摇晃出来,晕晕乎乎,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袁牧上车之后也一直闭目养神,想一些事情,忽然觉着身旁的人动了一下,接着肩头一沉,他倏然睁开眼,扭头一看,慕流云歪着身子,头耷拉在自己的肩头,任凭马车颠簸,仿佛全然没有知觉一般。

    对面的袁甲和袁乙也看到了,两人一愣,袁乙伸手想要把慕流云拍醒,却见袁牧看了慕流云一会儿,伸手探了一下慕流云的鼻息,见她呼吸平顺,便收回手来,重新闭上了眼睛,丝毫没有将人推开的意思,这让袁乙很是诧异,却又不敢妄动。

    袁甲的表情同样非常古怪,他是亲眼看到慕流云一路打瞌睡,晃着晃着就歪了过去,接下来袁牧的反应就更加他大吃一惊,偏偏又不敢有所表露,只能一个劲儿的给袁乙使眼色。

    可袁乙同样面色古怪,却又因为袁牧的毫无反应,愣是什么也不敢做,只是垂下眼皮,不去理会,袁甲这心里头就更加别扭了,再看睡得迷迷糊糊的慕流云,脑袋靠在袁牧的肩膀上,随着马车的颠簸而微微晃动,那画面简直让他心里抓狂到了极点。

    这些年世子院子里一个女人都没有,京城里那些公子哥儿当中有些人当面虽然不敢说什么,在背后却尽说一些不堪入耳的闲话,现在世子爷被一个不男不女的家伙靠在肩上,这一幕要是叫人瞧见,指不定要被人给传成什么样子,那可就真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袁甲越想越觉得不像话,忍了半晌没敢有什么动作,一直到见袁牧重新闭上眼睛,这才趁着马车经过一段格外坑洼不平的山路时,趁机在慕流云的脚上重重的踩了一下。

    慕流云正睡得香,忽然觉得脚上一阵疼痛,把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刚刚清醒一点,猛然之间意识到自己的头似乎正靠在某个人的肩头,那一声吃痛的闷哼眼看着就要从嗓子眼儿里面溢出来,愣是被吓得又给憋了回去,赶忙先摸一把嘴角,确定没流口水才略略踏实一点。

    长这么大,慕流云做过最最离谱的事,就是刚入书塾那会儿,因为书背得不好被先生拿跟小竹棍儿把手心抽得肿了多老高。

    长那么大从来没挨过打的宝贝疙瘩慕流云哪里能忍得了这口气,背书背不熟可以罚抄写,凭什么打人呢?把手都抽肿了,那岂不是更抄不了书?

    一秒记住.42zw.

    于是慕流云便认定了是这先生存心针对自己,一赌气,趁着先生打瞌睡的时候,拿个火折子把先生的山羊胡给点了。

    至今她还能记得那一股子胡子被烧焦了的气味,还有被母亲揍得半个月都只能趴在床上看话本的日子。

    不过这个光辉事迹已经彻底成为了过去,从今以后她的最佳战绩便是拿世子爷当枕头靠着睡大觉了!

    这事儿着实了不得,堪比给老虎的胡子编小辫儿。

    这位爷那可是与当今圣上同一个祖父的再从兄弟,是正宗的皇亲国戚啊!

    我的个乖乖!慕流云心惊胆战地一边偷瞄袁牧的反应,一边悄悄盘算,若是这事儿发生在皇上的身上,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冒犯龙体,直接拉出去咔嚓了。

    那皇上的再从兄弟呢?这算冒犯什么体?该怎么个处罚,这刑律上可是一点儿也没规定啊!按照惯例,凡刑律无明文规定者,事情可大可小,罚轻罚重全看对方有多生气了。

    偷偷看了几次,袁牧始终闭着眼睛,浓密的睫毛在下眼睑投下了一层淡淡的阴影,呼吸深长缓慢,像是睡得很熟。

    自己这是撞大运了?刚好袁牧打瞌睡,所以没有发现自己方才的失态?

    不可能!慕流云否掉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袁甲和袁乙都是武功不错的护卫,袁牧与他们练武的时候,以一敌二都不费什么力气,由此可见这是一个功夫很深的练家子,慕流云虽然是个门外汉,却也知道练家子往往警觉性高,睡眠浅,没可能自己头都靠了过去,还无知无觉的坐着酣睡。

    那他居然没有把自己一把推开?

    慕流云一脸若无其事地继续坐在袁牧旁边,挑开帘子一角看看外面已经到了哪里,实际上内心里慌成一片,瞌睡虫也被彻底吓得跑了个精光,再也生不出半点困倦,只差没把两只眼睛瞪成铜铃那么大,一路一直到了西泗县。

    到了西泗县,慕流云叫车夫把车赶到刚进城比较僻静的地方,给了他一些铜钱,让他自去给马添些草料喝些水,剩下的钱自己也去吃东西喝茶,好生歇着,约定好的时间再到指定地点去接他们几个。

    车夫开开心心接下了钱,赶着车走了,余下四人不急不忙朝这边最繁华的市集上面去。

    慕流云暗中观察了袁牧半天,的确没见他有什么异状,心里多少还有点不太踏实,趁着袁牧和袁甲在前面和他们拉开了一点距离的功夫,凑到袁乙身边,小心翼翼地问他:“差爷,劳驾向你打听点事情。你家主子……平素是那种小事上不拘小节的人么?”

    “司理为何这么问?”袁乙心里能猜到慕流云问的是什么,却还装糊涂。

    “就是……过去曾听闻提刑大人的威名,一直是心存敬畏,今日……在车上……慕某有些失态了,打了瞌睡,如果有什么一不小心冒犯到袁大人的地方……”慕流云有些担心地小声问,“不知道大人会不会计较……?”

    这问题可是把袁乙给难住了,他跟在袁牧身边这么多年,还没见谁敢不经过他的允许就近他的身呢,才貌俱佳的妙龄佳人都是如此,就别说男人了。

    可是这话他不能照实说,谁知道这小司理听了之后会不会出去乱讲,到时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也要损害到爷的声誉!

    “我家爷向来是大丈夫在外行走,不拘小节,司理切莫多心!”于是他硬着头皮对慕流云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吞噬星辰变〕〔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不科学御兽〕〔星门〕〔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镇妖博物馆〕〔全职艺术家〕〔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