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一拳下副本〕〔我在东京拯救美少〕〔我在德玛西亚授业〕〔海贼之武神降临〕〔武神霸尊〕〔我的系统不正经〕〔盘天之战〕〔我在三界开酒馆〕〔第一次当海盗很紧〕〔全民成神从领主开〕〔我必须同阶无敌〕〔首富从挖矿开始〕〔我的技能可以无限〕〔三国之我不是蚁贼〕〔其实我只是想演戏〕〔空间渔夫〕〔什么叫六边形打野〕〔红楼武状元〕〔从斗罗太阳神开始〕〔盖世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提刑大人使不得 第一七八章 夜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袁牧听她把自己心中的怀疑都说了出来,点点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的确如此,你所说的正是我的心中疑虑,因此才想要请那厨子出来一见。

    或许菜的口味可以骗人,即便今时今日骗不了,再练个一年半载,说不定也能唬得住旁人,但是相貌这种东西却是藏不住的,究竟是不是我大瑞朝子民,一看面相便知。

    然此人并不敢出来与我们相见,由此可见,我们的猜测也不是完全无的放矢。”

    “爷,那你们在这里候着,我们兄弟两个去刺探一下?”袁乙听了这话,连忙问。

    袁牧微微摇了摇头:“不可妄动。那食肆大有玄机,二楼并不对随便什么散客都放行,说只用来招待贵客,贵客是谁,不好说。

    那里菜价订得奇高,摆明了是一副赶客的架势,伙计们态度倨傲,如何看来都不是诚心诚意想要做生意的模样,门口立着几个打手护院模样的壮汉,从这些看来,这里必然是另有营生,食肆不过就是一个幌子罢了。

    食肆的大东家是谁,我们并不知晓,但是面对如此天价的菜品,依旧有人咬牙进去装模作样用餐,久坐不肯离开,分明是盼着能够在那食肆里头遇到什么人,能和对方搭上话。

    由此看来,那食肆应该是与外族蛮夷多少有些关联,但这中间又有大瑞朝子民穿针引线,究竟做的是什么勾当,不得而知,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玉邕县里面有人借神鬼之名,行作乱之实,寻常百姓自行杀猪宰羊尚且会被恫吓威胁,甚至加以迫害,这食天下却能这般高调行事,说背后无人撑腰,你们认为可信度有几成?”

    “一成也没有。”袁乙明白过来。

    “所以你们去刺探那食肆又有何用处?咱们在这玉邕县里,到处都是对方的耳目,人在暗而我们在明,你们去刺探除了打草惊蛇之外,没有什么益处可言。”

    “可是若是想要借食肆为名,遮掩那里的实际用途,起码也得门庭若市,这样冷冷清清,门可罗雀,岂不是反而让那里变得更扎眼了?”江谨觉得有点想不通。

    记住m.42zw.cc

    慕流云笑道:“江兄你可真是说笑了,你觉得是那食肆不想门庭若市么?先说他们的菜价高得离谱,然后是这玉邕县整个从上到下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想要找出那么多能够负担得起食天下里面菜价的富户恐怕都难,自然没有办法门庭若市,就只剩下有所图的人才会到那边去’吃饭’,自然就冷冷清清了!”

    “本来想要用价格做个门槛,防止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出入太杂坏了事,没想到门槛一下子高大发了,没几个人能进门,这也算弄巧成拙?”江谨觉得慕流云说得在理,顺着她的话得出了一个结论。

    慕流云摆摆手:“不好说,我倒觉得如果最开始玉邕县就是这副模样,那食天下即便想要通过价格来立一道门槛,也不会蠢到一下子订了这么高。

    咱们今日看到的菜牌,上面除了’京师名厨’那十道菜的确是贵得有些没了边儿,其他饭菜也是天价,但若是殷实人家想要充充面子,倒也不至于消费不起,不至于像今日看到的那几桌人那样,恨不得把面前的两碟菜供起来。

    怕不是当初食天下刚刚开张的时候,他们的这个定价虽然高,却也不至于没人舍得去那里吃上一桌,结果开张之后,玉邕县里头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起来,别说穷苦人家了,就连县里面的富户日子可能都变得有些紧巴巴的,能够取得起的人自然就更少了。”

    “如此看来,这个食天下的大东家应该也是被人坑了。在这玉邕县装神弄鬼,祸害百姓的’妖孽’,还不止一个。”袁牧也赞同慕流云的这个观点。

    “那果然是不能打草惊蛇的地方。”江谨有些吃惊,他寻常虽说也要监管赋税,但是这一块的事情基本上杨知府都给揽了过去,并不需要他插手太多,而关于户籍的部分虽然枯燥,倒也没有什么特别复杂的,平日里除了听慕流云说起她那边经手的一些案子,会觉得有点心惊肉跳之外,基本上周遭的事情都还比较纯粹,这一趟跟着慕流云和袁牧出来,才刚到玉邕县就让他已经感受到了深水处的暗流涌动,不仅有些心惊肉跳。

    江谨看了看慕流云,心里有些吃不准,她这一次的“平步青云”到底是福还是祸。

    按他的想法,既然已经是女扮男装犯了大忌了,就应该低调行事,找一个稳妥的差事,每天早上轻轻松松应卯,下午平平安安回家,任何惹人注意的事情都最好不要做。

    可是慕流云偏偏就反其道而行之之,惹得他日日提心吊胆,这回调去提刑司,就更是变本加厉了!这可怎么办是好!

    作为江谨多年的好友,慕流云对于他此时此刻的忧心忡忡可以说是没有半点知觉,兀自与袁牧谈论今日看到的那些卷宗格目当中的错漏之处,以及第二天再去县衙要做些什么。

    反而是袁牧,目光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的,在江谨满是纠结的脸上扫过了好几次。

    晚上回房休息的时候,慕流云遵照着袁牧的叮嘱,将门窗都反复检查,确认锁好了,这才准备歇下,第一次在外面住客栈,多少也会让人心里头有点不踏实,慕流云思来想去,觉得裹胸布还是不宜全部都取下来,所以只是熄了油灯之后,散了头发,把裹胸布稍微松了松就穿着中衣躺下睡了。

    在家里的时候,慕流云睡觉还算挺沉的,估计也是因为头一回出这么远的门,换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白天的时候又有那么多怪异的遭遇,这都让她放松不下来,所以夜里面也睡得格外清浅。

    不知道睡了多久,窗外啪嗒一声响,她瞬间便惊醒过来,支起身子撩开床帐往窗子那边一看。

    依稀的月光,将一道黑漆漆地人影印在了窗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吞噬星辰变〕〔大魏读书人〕〔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不科学御兽〕〔星门〕〔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宇宙职业选手〕〔我成了女反派的跟〕〔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