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梁山晁云〕〔信息全知者〕〔女神老婆爱上我〕〔霸婿崛起(林知命〕〔惊!清贫校草是孩〕〔一品毒妃苏子余君〕〔超现实游戏:我是〕〔掠夺诸天之我有十〕〔圣陆之圣祖传〕〔小户春〕〔开局签到明星老婆〕〔遮天赛亚人续〕〔开局刚无敌,系统〕〔第四视角〕〔重生七零小辣媳〕〔全民转职之我的被〕〔开局我有九个神树〕〔代管女兵,全成世〕〔封神之我在商纣当〕〔爹地给力妈咪又怀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提刑大人使不得 第一六六章 诡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慕流云一愣,点点头,接过那个小册子,顺便瞄了一眼,只见那小册子面上一个字也没有,只是一片微微泛黄的素白色,并不能看出任何端倪。

    但是从方才袁牧把东西给自己时脸上的表情来看,这本册子里面的东西应该很重要。

    于是她连忙把册子塞到怀里,对袁牧点点头,什么也没有多问。

    慕夫人一直把他们送到大门外,拉着慕流云的手又是一番叮嘱,慕流云也嘱咐母亲在家里要注意休息,不要为生意上的事过分费神,母女两个相互交代了几句,这才道别。

    袁牧和江谨很有耐心的在一旁等着,等她们说完了话,这才分别上马,慕流云钻进车厢,在马车前头,袁乙坐在车夫旁边,袁甲则骑马跟着袁牧。

    因为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地是晏州,距离江州并不算特别远,他们时间上比较充裕,所以倒也不必在路途上紧赶慢赶。四匹马拉的车跑起来也非常稳当,慕流云坐在车厢里的软垫上,小茶桌上有茶壶,茶桌下面还有食匣子,加上旁边小书橱上的话本,让她恍惚之间觉得自己不是出公差,而是出去郊游的。

    当然,这只是一个错觉,她可没忘了自己怀里的那本小册子,袁牧之前就说了,他需要自己帮他的忙,所以才会愿意给自己开出这么诱人的条件。

    之前慕流云也好奇过到底袁牧有什么事需要自己来帮忙,现在答案就在手里了,她好奇的同时,也多多少少有点紧张。

    也不知道袁牧需要自己做的是什么,就自己这几斤几两,真的能够胜任么?

    不过等她翻开册子,开始看里面所记录的内容之后,很快之前所有的好奇和忐忑就都消失不见,眉头不知不觉拧了起来,表情看起来也愈发严肃。

    这册子上的字迹俊秀有力,颇有筋骨,只是所记录的内容就实在是让人咋舌。

    一秒记住.42zw.cc

    这里面记录的都是在近十年间各地各级官吏离奇死亡的事情,这里面有的慕流云做了司理参军之后也略有耳闻,有的则是闻所未闻。

    若是单单一件两件,看起来倒也没有什么,毕竟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提前预料到的。

    可是当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被汇总在一起,这样一个连着一个的看下去,那种怪异感就变得愈加浓烈,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尤其是这本册子上面记录了一个县,因为此前连续死了五任县令,被人称之为不祥之地。

    那五位在此地离奇死亡的县令,有一位是前一天晚上还好好的,睡一觉之后,第二天家里人左等右等也等不到他起床,便去房里招呼,结果发现人都已经凉了,浑身上下无一处伤痕,死相极其安详。

    还有一位到任之后顺风顺水,意气风发,结果才过了不到两个月,被府里吓人发现在房中用一条白绫将自己悬在房梁之下,别说是先兆,就连一封书信都不曾留下。

    他的继任者运气也不必他好多少,被调到此处不到一个月,忽然发了癔症,当着一家人的面冲出卧房,直奔自家院里的一口井,扑通一声就跳了进去,等到被吓呆了的众人回过神来,赶忙七手八脚想办法打捞,最后打捞上来的自然也只能是一具冰冷尸体。

    第四位来此地上任的县令也同样是上任没多久便好心得了失心疯一样,三更半夜嚷嚷着有鬼,从家里面跑了出去,一路狂奔往山里跑,最后不慎失足,从山坡上摔了下去,脑袋磕在一块半山腰的大石头上,当场死亡。

    第五位也是最离奇的一位,这位倒霉的县令竟然是好端端的待在家里,忽然从天而降一道雷,将他给活活劈死了,烧成了焦炭。

    打这第五名县令也未能在此地平安度过之后,这里便成了不祥之地,谁也不敢到此地上任,仿佛到了那里就等于被判了死罪,人人唯恐避之不及。

    之后这里的县令职位一度空缺下来,拖了许久,最后终于有一个人愿意在这里上任,上面便赶忙把他安置在了那里,此人上任之后,到现在已经过了四五年的时间,虽然说没有任何政绩可言,但是至少人也没有出什么事。

    州府里的上官也不介意这个县令没有任何作为,毕竟只要那个县不要再上任一个县令就死一个县令,就已经算是相当好的事情了,更何况就算不用那个平庸县令,也没有人愿意接替他,到那个“不祥之地”,都说既然这个县令的命够硬,扛得住,就让他在那里吧。

    慕流云对这件事印象有其深刻,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县位于晏州下辖地界内,并且恰好就是十八年前白栋遭遇不测之后,负责派人进行尸检的那个县,这个巧合由不得她不去注意。

    另外一方面,作为一个敢用刀给死人开膛破腹的人,慕流云向来不相信这世间有什么鬼怪邪祟,就像她之前经常同各县衙畏惧验尸的主簿说的那样,若这世间真有鬼,那么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恶人哪里还需要他们这些大活人去帮忙找到和惩罚呢?

    所以在慕流云看来,所有的神鬼杀人,不过都是活人作恶罢了。

    可是如果只是有人装神弄鬼做坏事倒也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个地方一连死了的五个县令,那可都是在朝廷有品级的官员,这绝对不是巧合,她很想知道这背后真正的“不祥”是什么。

    慕流云皱着眉头端着那个册子看,看了很久,连口茶水也没有喝,更别说是吃点心了。

    看着册子上的内容,她脑子里想到的是之前袁牧对杨知府和张耀祖的态度,摆明了不喜欢,但是却又没有真的亮出颜色来给他们看看,她心里大概也明白了一些。

    看来这位爷是冲着自己的验尸手法来的,还有自己百无禁忌,不惧鬼神之说,还有他自己曾经提到的,因为自己是商贾出身,与其他人并无任何的家族勾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吞噬星辰变〕〔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星门〕〔术师手册〕〔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我成了女反派的跟〕〔镇妖博物馆〕〔全职艺术家〕〔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