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之保护我方武〕〔七位神〕〔穿越从语文书开始〕〔他真不想当明星〕〔逆猎轮回〕〔逃荒种田:穿成反〕〔全球神祇之我信徒〕〔诸天替代〕〔机破星宇〕〔三国之巾帼〕〔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海贼:从万物分解〕〔攻略暴君后,我抱〕〔玄幻:我的功法无〕〔海上升明帝〕〔血肉复苏〕〔桃源小巫医〕〔争魏〕〔混沌天帝〕〔十方武神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提刑大人使不得 第一六零章 绝非善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咱们家住上几日都是没什么,这位袁大人还挺守礼的,也不是什么难伺候的人。”慕夫人先是挺慕流云说还能住上几日,点点头,然后听到后面的话,又愣了一下,“你们要去松州?松州离咱们江州可是远得很呐!这……能信么?别有什么不妥!”

    慕流云知道母亲担心的是什么,无非是怕身份暴露的事,然而袁牧已经发现了真相,慕流云反倒对此毫不担心,感觉轻松了许多。

    只是这话不能说给母亲听,免得她又要开始担心袁牧这样的权贵说翻脸就翻脸,慕流云只好拍着胸脯把自己夸得英明神武,表示绝对不会出现纰漏。

    慕夫人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一点,心里也明白慕流云即便到提刑司去任职已经算是被抬举了,但依旧官微人轻,去哪里做什么,都不是她可以左右的。

    吃好了饭,慕夫人借口乏了,把慕流云赶回了自己房间去,待到慕流云走后,她才叫了自己身边的一个小丫鬟过来,附耳嘀嘀咕咕交代了一番,那小丫鬟就麻利地一溜小跑出了慕家,急匆匆跑走了。

    慕流云第二天一早起来,红果把早饭给她送到房里来,说慕夫人一早上为了铺子的事情,已经早早用过饭就出去了,以及前一天晚上江谨到慕家来过。

    “江谨?他来做什么?”慕流云嘴里咬着一只小包子,含含糊糊地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听夫人那边的灵芝说了那么一嘴,”红果端着一只小瓷碗,给慕流云盛了点粥,“说是急急忙忙来,夫人让灵芝她们在门口候着,跟江公子在客堂里头说了一会儿话,江公子就又急急忙忙走了。”

    慕流云有些纳闷儿,想一想,好像没听说家里还有哪个被收留的女子在户籍上头还需要江谨帮忙经手的,不过除了这个,母亲找他还能为了什么!

    吃了饭,慕流云背着手溜溜达达出了院子,一出月亮门,就看到袁甲热气腾腾在那里站着呢,脸膛通红,额头上还挂着一层密密的汗珠,气息都有些没有喘匀。

    “袁大哥早啊!”慕流云心情不错地同他打招呼,看来这愣货还真是把袁牧的叮嘱给听进去了,表现得很有分寸,“这一大早怎么满身是汗的?”

    一秒记住.42zw.cc

    “方才跟我家爷过了几招,还没练完呢,不过估么着这个时间司理也该起了,所以就过来这边守着。”袁甲一五一十地回答。

    慕流云想起之前偷偷瞧见的袁牧练剑的模样,觉得那画面看着着实养眼,便试探着问袁甲:“那你还想回去接着练么?想的话就去吧,我跟着过去瞧瞧!”

    袁甲方才与袁牧战得正酣,因为心里惦记着头一天被派给慕流云做护卫就光顾着和世子过招,把慕流云给扔下了,这样未免有些不大好,所以才急急忙忙跑过来等她,现在听了这个提议自然是十分欣喜,立刻一口答应下来,大步流星往偏院那边去。

    慕流云跟在袁甲身后,连跑带颠地来到偏院的时候,袁牧穿着一身黛蓝窄袖外袍,正在院中练拳,他的那柄乌黑佩剑就放在一旁的石桌上。

    “爷,来!咱们接着练!慕司理说他闲着也是闲着,所以过来瞧瞧!”袁甲兴冲冲跑过去,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打算与袁牧继续过招。

    袁牧瞧见了慕流云,微微一闪神的功夫,袁甲已经欺身上前,拳头挥得虎虎生风,直朝着袁牧身上招呼过去,那冲劲儿,让明知道他们不会动真格的慕流云都忍不住屏住呼吸,一口气吸进去,半天没敢吐出来。

    袁甲的拳头眼看就要冲向袁牧的面门,袁牧腰身一拧,向斜后方这开一步,躲开袁甲的同时顺势一拳攻向袁甲的身侧软肋处,袁甲慌忙退开躲避,再调整姿势重新冲上来。

    两个人你来我往,拳风阵阵,见招拆招,兵来将挡,打得激烈又热闹,慕流云蹲在一边看得目不暇接,一边看一边感叹着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虽然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但是即便是看个热闹,到底对方是花架子还是真功夫,也并不难加以分辨。慕流云觉得别说自己了,就是当初年幼时母亲给自己找的那个习武的师傅在袁氏主仆二人面前,那也是一样不够看。

    就这样打了几个回合,两个人应该是都舒展了筋骨,尽了兴,便停了下来,袁甲满脸是汗,拿手在脸上那么一抹,汗珠子都顺着脸颊滴落下去。

    “爽快!”他意犹未尽地对袁牧说,“若不是爷今日还有公事忙,咱俩说什么也得再来他几个回合!这都有多久没有那么痛痛快快打一场了!我这骨头都要锈住了!”

    袁牧朝慕流云这边看了一眼,见她再一旁看热闹看得两眼放光,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示意她稍等片刻,便回去换衣服了,没多久再出来,已经换上了一袭花清菱纹罗袍,头上束着帻巾,看起来十分爽利。

    “大人,方才那拳打得漂亮啊!”慕流云迎上去,谄媚道,“上次看您练剑,没想到拳头功夫也这么了得!着实让卑职敬佩!不知大人用过早饭了没有?要不我在这儿等着,您先吃点东西,然后咱们再出发?”

    “不必了,现在就走吧。”袁牧将剑璏系在腰间,调整好佩剑,对慕流云摇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吃早饭的胃口,示意她准备出发。

    慕流云偷偷瞄了一眼他腰间的剑,这么近距离地看,真的是与自家藏着的那一柄不论剑鞘上的花纹,还是剑首的形状,全部都是一模一样。

    以前总害怕袁牧找上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所以也不敢流露出分毫,现在这方面的顾虑稍减,又即将被调去提刑司那边,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打交道的机会颇多,说不定可以再混熟一些,看看能不能旁敲侧击打听一下,这黑色窄剑到底是什么来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星门老鹰吃小鸡〕〔道诡异仙〕〔牧龙师〕〔家父汉高祖〕〔宇宙职业选手〕〔大夏文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