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原来是篮球之神啊〕〔都市古墓医仙〕〔末世之我有丧尸制〕〔我的女友来自青丘〕〔我,天煞孤星,爱〕〔修道从赶尸开始〕〔离婚后夫人又怀了〕〔我在诡秘之主打破〕〔皇太子在现代开马〕〔九十年代包租婆〕〔重生之神级投资林〕〔又见九叔〕〔网游开局获得神器〕〔天命的我是神级反〕〔王者:开局在女帝〕〔都市之交换人生俱〕〔逍遥仙医〕〔一号追妻通缉令:〕〔开局融合霸王,杀〕〔自律的我简直无敌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提刑大人使不得 第一五八章 背后有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一边说一边在自己方才用刀背比划过的位置示意着:“作为一个右撇子的人,用起刀来右手更有力道上的分寸,而用刀割出伤口的这个动作,刀刃最初划破的地方伤口最浅,收刀处伤口最深,而左手力道不稳,虽然破皮处和收刀处的深浅规律也是大体如此,却很难保证每一次划出来的伤口都恰到好处,力道轻了太浅,力道重了又割太深。

    我虽不懂武艺,但也知用刀有扫、劈、拨、削、掠、奈、斩、突这八法,能够给对手造成的伤势也因所使刀法不同而各有所异。

    万茂槐身上的那些刀疤若是外人所伤,方向不可能如此一致,不可能皆为横向,更加不可能每一刀都不深不浅不伤及要害。

    同理还有万茂槐胸前和肩头的刀伤,前胸刀伤上浅下深,方向由左至右倾斜,正是自己右手持刀划伤所能留下的印记,肩头伤口后浅前深,也与自伤的力道方向相符。

    至于后背,完全没有一道刀伤痕迹,若不是这位万老太爷与常人有异,眼睛生在了后脑勺上,所以把自己后背盯得死死的,保护得严严实实,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反手自伤后背实在是不太容易,或者在割伤了多处之后,便大意了,留下了这样一个大破绽。”

    “如此一来,万茂槐当年的全部谋划倒是也就清晰了许多。”袁牧听得明白,了然点点头。

    “正是!现在来看,白容的生母当年对此事的怀疑是十分有道理的。”慕流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万茂槐分明是在出发之前就起了歹心,在行路至晏州地界之后,伺机动手,将白栋和同行小伙计都分别杀害,然后自伤,制造了货物被抢,东家被杀的假象,嫁祸给一群或许并不存在的山贼,私吞了货款。

    在回到松州之后,他又仿照白栋笔迹,写了许多张借据,找人串通好了去白家讨钱,又榨取了一笔钱财,这才有了他后来自立门户经商的本钱。

    一个在白栋身边做了几年伙计的人,平日又颇得白栋信任,想要模仿他的字迹并不是什么难事,此人此举可谓是毒辣至极,不仅恩将仇报,还要将对方坑个家破人亡,实在可恶!”

    “万茂槐当年提到的山贼,倒也未必真的不存在。”在这件事上,袁牧倒是和慕流云有不大一样的看法,“之前我们因为白容设计诈死,所以关了郭泓清的时候,他曾经提到过外祖父当年刚开始经商的时候,为了保住家产曾经与山匪有过搏斗。

    然而今日你验他身上的伤,除了这些疑似自伤自残的伤疤之外,并无其他搏斗负伤留下过的痕迹,加之后来北安县山匪肆虐,许多商贾都深受其害,唯独万家的布行独善其身。

    首发

    依我看,万茂槐应当是与山匪有过打交道的经验,因而懂得拿捏山匪的脾性和要求,能够与山匪达成一致,互利互惠,不仅能够保全自家,甚至还能从中牟利。”

    “还有那个底价卖店铺给他的张家,便宜卖了自家铺子之后,更是举家外迁,连留在原地生活都不敢,所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还真的是耐人寻味。”慕流云经他这么一说,也觉得的确有这种可能性,正所谓一回生,两回熟,如果不是之前有过经验,又怎么会毫发无损的就和当年放肆横行的山匪达成共识呢?

    甚至万老太爷究竟是不是先与山匪相勾结,迫使张家卖了店铺,举家外逃,之后又给山匪提供了机会,做了内应,讲县里各商家的情况透露给对方,借此来打击异己,也值得商榷。

    “总之,这个万茂槐还真的要好好查一查,他身上不止有白家的血债,应该还做了不少的孽,到底私下里都勾结了一些什么人,还真说不好。”慕流云对袁牧说,她没有把话说得太白,先前袁牧对杨知府和北安县令张耀祖的态度让她不确定对方想不想把事情挑明。

    袁牧果然只是点了点头,只说:“我已经安排了人留意万家人的动向,司理不必担忧。”

    她不担忧,她当然不担忧了!慕流云向来是那种天塌下来有高个儿顶着的个性,所以这种事情有袁牧在上头操心,她是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忧虑的。

    但既然袁牧是这么理解的,她便露出一副安心了的表情:“那就再好不过了!大人周全!”

    余下在提刑司大牢这边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慕流云又去看望了一下白容,白容也被关押在大牢里,不过和郭泓清之前的待遇差不多,牢房比较安静,里面褥子和棉被也都给预备了。

    见到慕流云,得知她已经找人验看过当年的借据,确实有很大的作伪嫌疑,白容十分高兴,不由分说就在牢里跪下给慕流云磕头表示感谢。

    慕流云隔着牢房栅栏,想要阻拦也拦不住,被搞得手足无措:“你别这样啊!我只是尽己所能地去查一下,至于结果如何,是否能够推翻你生父当年的死因,这个我无法向你做出任何承诺,你千万不要这样谢我,我受不起呀!”

    白容两眼含泪,摇摇头:“司理大人您不要这么说,不管结果如何,您肯费心费力去查这桩十八年前的陈年旧案,对我白家就已经是恩重如山了!这十八年当中,但凡早有一个人愿意替我去查当年之事,我也不至于绝望到如此地步,不得不自己设计报仇。”

    慕流云叹气,白容的那种绝望她虽然没有经历过,却可以想象,因而对她之后的每一步选择和现如今身陷囹圄的处境也愈发唏嘘。

    同白容又聊了一会儿,毕竟不好让袁牧久等,慕流云就回去与他汇合,二人乘车重新返回慕家,回到慕家已是下午,一回去就看到袁甲门神一样的戳在慕家大门口,看到马车过来,连忙迎上来,殷勤地帮忙牵马停车,把车夫都给吓了一大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吞噬星辰变〕〔大魏读书人〕〔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星门〕〔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我成了女反派的跟〕〔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