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原来是篮球之神啊〕〔都市古墓医仙〕〔末世之我有丧尸制〕〔我的女友来自青丘〕〔我,天煞孤星,爱〕〔修道从赶尸开始〕〔离婚后夫人又怀了〕〔我在诡秘之主打破〕〔皇太子在现代开马〕〔九十年代包租婆〕〔重生之神级投资林〕〔又见九叔〕〔网游开局获得神器〕〔天命的我是神级反〕〔王者:开局在女帝〕〔都市之交换人生俱〕〔逍遥仙医〕〔一号追妻通缉令:〕〔开局融合霸王,杀〕〔自律的我简直无敌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提刑大人使不得 第一五三章 验活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提刑大人使不得卷一霓裳第一五三章验活人袁甲跟在袁牧身边许多年,袁牧自然是对他十分了解的,既然这样说,那大体便是如此。

    慕流云除了哭笑不得之外,心里也悄悄松了一口气,她原本还以为袁牧与甲、乙两兄弟主仆情深,彼此十分信任,说不定会把自己的事情也说给这两个人知道,没想到他倒是口风严得很,连自己最亲近的护卫也没有透露半个字。

    “大人,不如我们去一趟松州吧!我这两日也仔细考量过,松州那边干旱少雨,一年到头气温高的日子也没几天,虽然距离白栋之死已经过去了十八年,但是依着那边的气候和环境,我估么着白栋的尸身虽然一定是腐烂掉的,但还能留下一具白骨。

    自古以来,也有过不少刑狱方面的高人从一捧白骨上头验出端倪,破解冤案,查清真相,今白栋死去多年,借据上的字迹真伪已无法分辨,验白骨是唯一的法子”

    慕流云知道自己的秘密依然安全,心里也就踏实下来,把此事放到一旁,与袁牧商量起接下来的事,袁牧既然说了要同行,自己也答应了去提刑司,那接下来的行程自然也不可能是她一个人的事,得跟袁牧好好商量商量。

    原本做司理参军,慕流云活动的范围就在江州下辖各县,再加上慕夫人不放心她远行,所以松州对于她而言就只是过去在前人留下的游记还有父亲的手札当中略有耳闻,现在一想到能到那边去查这样一桩陈年旧案,内心不免有些激动。

    “松州的确要去,但是不急于眼下。”袁牧对于接下来白栋的案子怎么查有着自己的打算,“你原本向我讨要手书信函,不就是想要去晏州调取当年仵作的验尸格目?

    依我看,先到晏州,一来查看一下当年的格目上有没有什么咱们尚未了解的信息,二来据白容所说,当年与她父亲白栋同去的还有一个小伙计,只是被山贼掳走了。我相信你应该同我一样,并不是很相信山贼会掳走一个小伙计这样的说法。

    那么这样一来,那名小伙计十有八九和白栋一样,都是在晏州地界被人害了。

    当年白栋之死,被认定为负伤后落水而亡,并且是山匪作祟,若是小伙计的尸首并没有在那个时候被发现,过后即便发现了,也会被当做是另外一起命案处理掉,其相关的诸多细节自然也就不会记入白栋的检验格目当中去。

    我们先到晏州,再走松州,不仅路程上不至于过于疲惫,若是在晏州有什么收获,到了松州你验骨的时候,兴许也会有些助益。”

    记住m.42zw.cc

    “大人高见!”慕流云觉得袁牧的这个考量的确更加合理,立刻表示同意,顺便提出另外一个请求,“另外,大人,我还想再去一趟提刑司大牢,给万老太爷验验伤。”

    “验什么伤?”袁牧略显疑惑地看了看她。

    “验当年的旧伤。”慕流云道,“若这是一个新案子,其实倒是简单得很,到底是受了伤之后落水溺毙,还是遭人打死之后丢入水中,有尸首在,验看一番便真相大白。

    当年晏州那边的仵作只验看了白栋的鼻孔当中有残留的泥沙便认定他是落水溺毙,这不够严谨,依着万老太爷当年对白家的描述,白栋落入的是一条湍急河流,即便他落水时已经咽气,湍急的水流也仍旧能把少量泥沙冲进他的口鼻。

    这种时候,若是能查看他肺腔和腹中之中是否有水,才能够断定究竟是在何种情况下落水的,只可惜,当年的仵作若是没有这一步验看,现在十八年过去,只剩下一把白骨,腔子里面有什么没什么的,也没办法知道了。”

    若是一般人听慕流云开口白骨,闭口腔子,估计早就觉得毛骨悚然了,袁牧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一脸淡定地听着慕流云发表意见。

    “因而在白栋遇害过程这件事上到底有没有什么作伪的部分,就只能在活人身上着手了。”慕流云继续对袁牧说,“白栋的尸骨还在不在,咱们不确定,那万老太爷可是好端端的呢!

    按他当年的说法,山匪抢劫货物,他与山匪搏斗,身负重伤,又在白栋落水之后跳入河中施救,并且这个说法倒也得到了当地仵作的印证,证明万老太爷身上的确是负伤了的。

    既然身负重伤,那么自然会留下疤痕,虽然我看不到他当年的伤势,但那伤痕也是做不了假的,我倒要看看,那些伤到底是怎么来的。”

    袁牧点点头,抬眼看了看天上的太阳:“提刑司那边明日再去也不迟,若是今日出发,免不了又要舟车劳顿,司理前几日查案辛苦,接下来等待调任公文还需等候一段时日,便也不需要急于这一时半刻了。

    只是这些时日,袁某还需要在府上继续叨扰,还请慕司理向慕夫人转达一声。”

    “大人何须这么客气,您不嫌我们这小门小户的寒酸,我们就已经很开心了。”慕流云一听袁牧同自己客套,连忙满脸堆笑道。

    既然决定了要抱世子爷的大腿,给自己混个依仗,那自然要殷勤些。

    人在这世间行走,要是没有个了不起的爹,端着一身清高可行不通,只要行得正坐得直,偶尔狗腿子一点又不犯王法的!

    就这样,和袁牧说妥了第二天去提刑司给万老太爷“验伤”,这一天余下的时间慕流云过得前所未有的清闲,她难得有空多陪母亲喝了会儿茶,聊了天,屋后还陪她到自家的茶楼里面去转了一圈。

    当然了,这一闲下来,除了能够多陪陪母亲之外,倒也有一点麻烦之处,那就是她一闲下来,自家院子里头就有人她闲不住了!

    这接连两日,自己不是在房中补觉,就是在书房里泡着,好不容易跟袁牧出一趟门,去了一趟太平县衙,一共没有一个时辰的功夫就回来了,就这前所未有的长时间居家,差一点让常月杉在书房门外的小院子里硬生生用鞋底蹚出一道沟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吞噬星辰变〕〔大魏读书人〕〔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星门〕〔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我成了女反派的跟〕〔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