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一拳下副本〕〔我在东京拯救美少〕〔我在德玛西亚授业〕〔海贼之武神降临〕〔武神霸尊〕〔我的系统不正经〕〔盘天之战〕〔我在三界开酒馆〕〔第一次当海盗很紧〕〔全民成神从领主开〕〔我必须同阶无敌〕〔首富从挖矿开始〕〔我的技能可以无限〕〔三国之我不是蚁贼〕〔其实我只是想演戏〕〔空间渔夫〕〔什么叫六边形打野〕〔红楼武状元〕〔从斗罗太阳神开始〕〔盖世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提刑大人使不得 第一四八章 来真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提刑大人使不得卷一霓裳第一四八章来真的“大人,我看倒也不必如此小题大做。”慕流云一听这话,赶忙开口劝阻,她心里想得可是明明白白,袁甲和袁乙都是打小就跟着袁牧的护卫,主仆感情自然不在话下,不管袁牧说要处置这两个人是真心还是假意,自己卖个人情总是不亏的。

    “司理确定要替他们二人说情?”袁牧问。

    “确定!非常确定!”原本心里面最大的担忧都石头落了地,这会儿慕流云也来了精神,说起话来也不再像方才那样战战兢兢了,“方才袁大哥虽然说是冲动之下险些犯错,但毕竟也是为了忠心护主,怕外人借题发挥对您不利。

    并且以袁大哥的伸手,他若是没有半分怜悯,恐怕袁二哥和大人赶去的时候,我早就身首异处了,以后想要替大人出一份心力也做不到。

    所以希望大人看在袁大哥只是一时糊涂的份上,小惩大诫即可。”

    慕流云也是有自己小心思的,虽说袁甲对她下不去手这一点,让她也原谅了对方一半,但是这一番惊吓也着实不小,这委屈总不能白白受了吧?

    袁牧看了看她,微微一笑,似乎是看透了慕流云的那点小心思,缓缓起身走到门前,将门打开,门外院子里果然齐刷刷地跪着袁甲和袁乙两兄弟。

    两个人到这会儿跪的时间也不短了,但是都腰杆儿笔直,一看到袁牧打开了房门,旁边还站着慕流云,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一个头磕在地上。

    “爷,今日是我们兄弟两个冒犯了慕司理,请爷责罚!”袁乙沉声道。

    袁甲连忙说:“爷,不关我二弟的事!是我一意孤行,他劝我我也不听,您罚我一个人就好,不关是杀还是剐,都是我咎由自取,我绝无二话!”

    “我本是打算将你乱棍打死,直接丢到乱坟岗里去的!”袁牧阴沉着脸,声音中含着怒意,与方才和慕流云说话时候的平心静气迥然不同,“若不是慕司理替你等讲情,诚心诚意求我减轻责罚,我今日定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们!

    一秒记住.42zw.cc

    草菅人命本是死罪一条,看在慕司理毫发无损,且竭尽全力替你们求情的份上,天明后,拿我提刑司腰牌到太平县衙去,每人找县令领三十个板子,打重打轻看你们自觉。”

    袁甲袁乙连忙拜谢袁牧,又拜谢慕流云的宽宏大量,袁甲看到慕流云额头中间有一片淡淡淤青,微微愣了一下,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应该是没有碰到她的头,而那个位置怎么看又都像是磕头磕出来的印子。

    方才爷说慕流云竭尽全力替他们求情,难不成这额头上的伤痕是磕头磕出来的?

    一想到自己为了保护世子的名声,都想把这小白脸掳到荒郊野外一刀劈了,这小白脸却如此心胸宽广,以德报怨,为自己求情把额头都磕伤了,袁甲心里那滋味就别提多难受了。

    原本他一直觉得自己是那种顶天立地的汉子,胸襟宽广,豁达仗义,可现在看看慕流云,他只觉得羞愧到无地自容,说不出来的愧疚。

    三十个板子的责罚,着实算不得轻了,慕流云原以为袁牧说罚也不过就是做戏给自己看看,也就算是给自己撑腰圆面子了,大不了就是罚跪之类,没想到一上来居然动了真格的。

    太平县的衙差那“手艺”慕流云是知道的,一般人三十个板子打完,都得叫人那块门板让被打的人趴在上叫人抬回家去,走路是断然走不了的,这袁甲袁乙二人虽说身强体壮,可是三十扳子打下去真的扛得住么?

    “袁大人,三十个板子……会不会多了些?不如……”慕流云心里想着若是之后要去晏州甚至松州,路途遥远,袁牧不可能不带着这两个贴身护卫,可是如果三十扳子打完了,两个人皮开肉绽走不了路,那不是要耽误很多事?

    她才一开口,袁牧都还没有来得及回应,袁甲已经咚地又冲她磕了一个头。

    “慕司理大恩大德,袁甲记下了!之前的事情是袁甲莽撞,多有得罪,现在慕司理这般胸襟,让我惭愧难当,爷罚三十扳子已经是格外开恩,还请慕司理不要再替我讲情了,袁甲不配!袁甲羞愧!”他瓮声瓮气地说。

    袁牧也对慕流云点点头:“他们二人常年习武,皮糙肉厚,不劳慕司理担忧,折腾了半宿,趁着天光未亮,早些回去休息,莫要惊扰到慕夫人。

    至于他们二人,跪到天明,就自行去衙门领罚,司理就不要再多过问了。”

    袁牧都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慕流云还能说什么,她也的确担心自己这一副狼狈模样,若是天亮了从这偏院走出去,真的被母亲撞见,难免要被盘问,这一盘问,前一晚的事情可就容易瞒不住,到时候势必会把母亲吓个好歹。

    于是她也不再虚头巴脑地说什么,点点头便绕过甲乙两兄弟,穿过小院出了月亮门。

    她还挺幸运的,回去的一路上谁也没有遇到,四平八稳回了房间,房间里一切都和自己被掳走之前一模一样,看样子中间这几个时辰谁也没有发觉什么,这便万事大吉。

    慕流云重新躺回去,这一晚上又累又困又惊又吓,经历了太多,消耗掉了过多的精力,这会儿脑袋才一碰到枕头就昏睡过去,再醒来的时候早已经是日上三竿,她慌忙爬起来,出去叫了红果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慕夫人担心她连天在外查案太辛苦,所以才叫家中丫鬟、小厮谁也不许去吵到慕流云睡觉。

    红果帮忙把留好的早餐端过来的时候,慕流云又旁敲侧击问了一下偏院那边的情况,得知一大早袁甲和袁乙就出去了,袁牧在偏院用了早饭,这会儿应该是一个人在那边看书,两个护卫外出尚未归来,府里面其他都和平日里一样,稀松平常。

    想到前一晚的“奇遇”,慕流云也没敢主动跑去找袁牧,吃过了早饭便跑去书房那屋翻找父亲的手札,又过了半个多时辰,草果来敲门,说是袁牧的两个护卫过来找她了。

    慕流云微微一愣,把手中的卷册扣在桌上,起身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吞噬星辰变〕〔大魏读书人〕〔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星门〕〔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我成了女反派的跟〕〔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