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暴君〕〔大夏执剑人〕〔执法者手册〕〔占领异星从挖矿开〕〔最强近身护卫〕〔绝品仙尊赘婿〕〔完美之九叶遮天〕〔我在诡秘之主打破〕〔种植我也能成神〕〔合喜〕〔老子修仙回来了〕〔柯南之我被卧底包〕〔你到底是谁的好大〕〔人在漫威,系统打〕〔财务自由了怎么办〕〔港综世界的警察〕〔科技:打破垄断全〕〔穿越知否混日子〕〔问答诸天,从漫威〕〔大理寺卿的江湖日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秘复苏 第九百九十四章老李的信息
    www..,最快更新神秘复苏 !

    邮局的五楼。

    502号房间之中。

    杨间目光之中透露出少许的疲累,他动用了太多的灵异力量了,就算是有灵异武器,情况也并不容乐观。

    但结果还算是不错。

    他成功的进入了502号房间里的卧房里面,并且找到了这间房间的灵异源头。

    房间之中有一个类似于神位一样的东西,左右两边亮着两个红色的小灯,猩红诡异,在中间却供奉着一个跪坐着的小人,那个小人穿着衣服,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

    “这样的布置似乎在哪里见过?”

    杨间紧握着手中的长枪:“对了,我想起来了,是在大川市301室灵异事件的那间房间里,那件房间里就有一个神位,只是神位上面是空的,没有供奉的神像。”

    “所以,那神位上的东西,就是这个么?”

    这个小人认真一看,却发现并不是泥像,也不是木雕,而是一具枯瘦干瘪,却又经过特殊处理的尸体。

    仿佛一只没有孕育完成的鬼婴被某种灵异手段制作成了这样的神像。

    至于这玩意有什么用,杨间并不清楚,但是他能肯定,影响整个房间的就是这个鬼东西。

    他带着警惕之色再次靠近。

    这个时候他又发现了一些线索,在这个跪坐着的小人下面竟然压着一张照片,照片褪色严重,有些年月了,不过依稀可以辨认的出来,照片的内容似乎就是502号房间。

    而且照片上的建筑布局都在扭曲变化,像是电影屏幕一样,画面是活动的。

    “这不是一种偶然的灵异现象,而是一种人为布置的灵异之地,有人利用这个这么一个东西来影响整个房间,制造一个只能进不能出的凶间,既把进入这个房间的信使困住了,也把这个房间里的厉鬼给困住了。”

    杨间鬼眼窥视,心中大致明白了这一切。

    他靠近了过去。

    眼前的景物有在迅速的扭曲变化,似乎禁止任何的人靠近这个神像,原本空荡荡的墙面出现了墙壁,周围的地面又发生了改变,原本身处于房间里的杨间这个时候竟又出现在了客厅之中。

    杨间没有动,动的是整个房间。

    无论他怎么活动灵异力量都会强行把他打回原点。

    客厅的地面上是一具具残破不全的尸体,浴室的方向传来了沉闷的声响,有鲜血从浴室的门缝之中渗透出来。

    “我已经大致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了,灵异影响了整个房间,所以最要做的就是对灵异缠身干扰,只要灵异受到了干扰,房间就会出现破绽,甚至能够让被影响的地方恢复到之前的样子。”

    “而能影响现实的鬼,恐怖级别并不低,想要对其产生干扰一般的驭鬼着是做不到的。”

    “但很可惜,我不是一般的驭鬼者。”

    杨间身后的鬼影晃动,随后一片漆黑的阴影沿着他的脚下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迅速的覆盖了地面,然后墙壁,紧接着天花板。

    但凡是这房间的建筑他的鬼影都全部覆盖了。

    “现在,我倒要看看你再怎么影响现实,更改一切。”杨间面无表情,再次迈着步伐向着卧室走去。

    这个时候墙壁扭动,天花板剧烈的晃动起来,整个房间像是发生了地震了一般。

    杨间没有浪费时间,他迅速的来到了房间。

    那神位还在。

    神位上的枯瘦的小人依旧跪坐在一张照片上,和之前的情况一模一样。

    杨间越靠近,附近的建筑摇晃的就越剧烈。

    鬼感受到了杨间的存在,又在试图改变周围的环境,但是这种改变却受到了干扰,因为墙壁,地面上都被鬼影覆盖了,虽然这种影响十分的强大,可是杨间的鬼眼也不需要完全的抵挡,只需要撑住十几秒就行了。

    这么点时间足够杨间行动。

    他快速的走到了神位旁边,伸手一抓。

    没有去取那个跪坐在神位上的诡异小人尸体,而是抽走了那个小人尸体下面的照片。

    照片是媒介,这是影响整个房间的关键。

    随着照片被抽离。

    下一刻。

    晃动的房间立刻就恢复了平静,灵异力量没有再干预502号房间了。

    随后,客厅里的灯光嗤嗤的闪烁了起来。

    发黄的灯光再次亮起。

    之前那个自称是老李的人又再次出现了,他依旧面无表情的矗立在客厅里,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他看着再次出现的房门,此刻便明白了,这个房间里的灵异布置被打破了。

    “杨间。你果然做到了。”

    杨间此刻撕毁了那张老旧的照片。

    神位还在,上面跪坐着的小人没有动静,他也没有主动的去接触,免得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事情。

    “你又出现了?”杨间瞥了一眼:“你有事情对我隐瞒,这个房间不是单纯意义上的闹鬼房间,而是人为布置的灵异之地,其目的就是为了把你困在这里,不,确切的说应该是把这封黑色的信件留在这里。”

    “这背后代表着什么?我想你应该知道。”

    老李说道:“你能做到这一步,很多事情你知道了也无妨,如果你今天没办法活下来,那么知道了也没用。你说的很对,这个房价是以前的信使精心布置的一个局,因为邮局出现了黑色的信件,他们不得不想出这么一个方法。”

    “一个既不用撕毁信件,又可以避免被邮局诅咒的方法,这个方法很简单,那就是让这封黑色的信件永远的留在一个五楼的信使手中。”

    “一般的信使如果不送信的话就会被信件的诅咒杀死。”

    杨间眯着眼睛道:“所以他们需要人为的制造一个异类,就是你这样的存在,既是信使,又是死人,又是厉鬼......这种情况之下就算是邮局的诅咒都没办法杀死你。”

    “于是信被永远的留在了这个房间,某种送信任务无限制的中止了?”

    老李点头道:“你的推断很准确,情况就是如此,这个方法大胆而又冒险,不过结果显而易见,我们成功了。”

    我们?

    杨间目光一凝:“你也配合了行动?”

    “当然,我当时认为这是一个好方法,是一个终结信使命运的契机。”

    老李说道:“而那个时候总得有人要做出牺牲,我就是那个牺牲者,这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而是全体决定的。”

    “你们布置了这个局,为什么现在又要打破?”杨间道。

    “情况变了,灵异事件开始在外面出现了,邮局也开始失控了......一切都在往坏的方向前进,我认为信使是有必要存在的,如果说我的死去换取了五楼信使的命运终结,那么信使的死去就是换取灵异事件的终结。”

    “这是我后来得出的结论,因此信使必须送信,必须死去,必须接受这样的命运。”老李说道:“所以,现在该轮到五楼的信使担负起这个责任了。”

    “只怕,五楼的信使并不愿意这样做吧。”杨间带着几分冷笑道。

    老李神色麻木道:“的确如此,所以不断的有试图打破平衡的新人信使死去,房间里的尸体你也看到了,这都是以前死在这里的五楼信使,如果你今天做不到的话,你也会是这其中一具尸体。”

    “但是你做到了,那么邮局的运转又要开始了,就从这封黑色的信件开始。”

    “一切都会往好的方向改变。”

    杨间看了看手中这封黑色的信件:“这事情只怕没这么简单,我拿到这封黑色的信件只怕会引起很多五楼信使的敌意。”

    “你会害怕么?”老李道。

    “害怕?他们应该害怕我才对,五楼信使,无错也该杀。”杨间语气冰冷,仿佛要肃清整个楼层一般。

    “那就好,明天六点,邮局亮灯,五楼的信使应该全部都会赶到,你要当心。”老李道。

    “这个不用你提醒。”杨间道:“我倒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他发现老李这个样子也窃取不了记忆,只能询问了,因为这个老李没有身体,不是鬼,而是一种依托于厉鬼存在的灵异现象。

    今天502号房间的平衡被打破,估计他也存在不了多久了。

    “你有什么可以尽管问。”老李道:“不过我知道的东西也很有限。”

    “五楼大厅外的那些人物油画是什么?”杨间道

    老李沉默了一下,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直到厕所里传来了一些诡异的动静方才立刻道:“我来到邮局之前就已经有那些油画了,我们猜测过,那些应该是成功脱离了邮局五楼的信使,每一位送完三封信,并且成功离开邮局的人都会有一幅油画。”

    “邮局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杨间皱眉道。

    老李道:“五楼的邮局信使送完三封信之后其中有三个选择,情报真假我不清楚,我只能把我自己知道的告诉你。”

    “哪三个选择?”杨间问道。

    老李道:“第一个选择是离开邮局,第二个选择是回到邮局一楼,但是作为交换,可以让油画上的一个人复活过来。”

    “嗯?”

    杨间眸子一凝:“等等,离开邮局的人才会留下油画,那么复活油画上的人又有什么意义?”

    “应该是重新吸纳以前的信使回到邮局所做的安排,毕竟能从五楼离开的信使都不一般,不过一切都只是猜测,邮局为什么会这样安排,没有知道。”老李道:“至于第三点,那就是不离开邮局,也不复活离开的人,而是选择前往一条通往未知楼层的路。”

    “哪条路是什么,没有人清楚,也没有人选那条路,是一个谜,有人猜测邮局还有未知的第六层,有人说那里可以了解邮局的秘密,但是面对未知没有人敢赌,所以也就没有相关的情报资料。”

    杨间皱起了眉头。

    看来五楼的秘密真的不少。

    “最后一个问题,黑色信件有什么作用?”杨间问道。

    老李道:“这也是一个不确定的答案,如果说黄色的信件代表着普通,红色的信件代表着危险,那么黑色的信件大概率是代表着死亡,我们当时怀疑邮局是要杀死五楼的所有信使,所以才出现了黑色的信件。”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猜测,我也是从当时的送信条件之中推测一二。”

    “我还记得当时的送信条件是所有五楼的信使必须全部参与送信任务,最后成功送信的那个人将会活下来,其余的信使都将视作送信失败并且遭受失败后的诅咒。”

    “只允许一个人成功的送信任务?”

    杨间眼皮一跳:“这的确是送死任务,参与者全死,只能活一个,难怪你们不送信选择了这个方式将这封黑色的信件留在邮局里。”

    “直到现在送信任务还在继续,并未停止,因为送信任务有一个特殊要求,那就是从邮局离开的哪天起才算任务时间。”老李看了一眼杨间。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邮局的目的不是送信任务,是为了筛选出一个特殊的信使出来,那个人各方面都必须够强大,否则的话拿不住这封信,而那个人完成任务之后会发生什么,我想这是值得期待的。”杨间平静道。

    他心中隐约有一个猜测。

    这封黑色的信件或许是邮局管理员信件。

    成功送出这封信的信使,或许能成为新的一任邮局管理者。

    当然,这只是一个猜测,是否正确他还不敢肯定。

    “你现在应该想着怎么应付后面的事情,而不是继续呆在这里,鬼已经在失控了,你会很危险。”老李又道。

    浴室的位置,流淌出来的粘稠鲜血越来越多,同时客厅里那破碎的死尸也渐渐有了再次活动起来的趋势。

    卧房而阴冷的气息越发厚重了。

    灵异再次复苏。

    但是唯一的好消息是502号房间里灯光又亮起了,这说明着厉鬼受到了邮局的压制,同时没有了灵异影响通往外面的房门出口也已经出现了。

    现在,杨间随时都可以走。

    他并不太着急。

    厉鬼出现他也能应对,他试图继续向这个叫老李的人打探情报,询问一些关键信息。

    “你有没有见过有玻璃瓶装着的尸体?”杨间又道。

    “隔壁的房间有时候传来了玻璃瓶滚动的声音,但是那个房间有厉鬼。”老李透露出了一个信息:“其中的一幅油画里面也有那东西,不过不太好找。”

    “隔壁的房间和油画里么?我知道了,还有么?”杨间问道。

    他手中只有两个拼图,如果算上这两个的话应该还不足以拼成一具尸体。

    “不清楚了。”老李道。

    “玻璃瓶里的尸体身份是什么?你知道么?”杨间又道。

    “以前也有人找到过,但从未找齐过,是一个谜,我以前也研究过,最后放弃了。”老李道。

    听这么一说,那玻璃瓶里的尸体存在就至少十年已上,甚至更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治愈系游戏〕〔大夏执剑人〕〔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夏文圣〕〔我的姐夫是太子〕〔你这领主有问题吧〕〔这里是封神,励精〕〔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我家娘子,不对劲〕〔机武风暴〕〔我原来这么有钱〕〔夜的命名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