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暴君〕〔大夏执剑人〕〔执法者手册〕〔占领异星从挖矿开〕〔最强近身护卫〕〔绝品仙尊赘婿〕〔完美之九叶遮天〕〔我在诡秘之主打破〕〔种植我也能成神〕〔合喜〕〔老子修仙回来了〕〔柯南之我被卧底包〕〔你到底是谁的好大〕〔人在漫威,系统打〕〔财务自由了怎么办〕〔港综世界的警察〕〔科技:打破垄断全〕〔穿越知否混日子〕〔问答诸天,从漫威〕〔大理寺卿的江湖日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秘复苏 第八百七十三章王家一代*.
    !

    笼罩天空的诡异红光在退散,覆盖地面的黑暗在消失。

    随着那无法理解的纸人抬轿出现,陈桥羊硬生生的从杨间的五层鬼域之中溜走了,这种离开让他无能为力,因为太过突然了,而且他自身大部分的灵异还在和其他的鬼做着对抗。

    自身状态并不是很好。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纸人抬轿的灵异现象已经不见了。

    陈桥羊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能入侵五层鬼域的厉鬼绝对非比寻常,此刻离开杨间甚至想要找到都难。

    “只是勉强抹除了他一半的记忆,这也就意味着我只是盗取了他一半的记忆,虽然没有成功,但也没有完全失败,这次交锋算是一个平手了。”杨间目光泛着淡淡的红光,手持金色发裂的长枪屹立在那里。

    之所以不认为自己赢了,是他知道这个牧鬼人陈桥羊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一旦被他找到了恐怖的厉鬼那么他的危险程度也会跟着急剧上升。

    而且最头痛的是这个陈桥羊不怕柴刀。

    就算是肢解了他估计也无法将其杀死,只能想办法抹除他的意识。

    “嘶,小杨,你这也太不小心了,这都被他给溜了,完了,完了,完了,他刚才看到了熊爹的脸,以后肯定是要报复熊爹我,小杨,快,快去叫那个柳三重新帮我弄过一个纸人,这次要帅一点的。”

    熊文文此刻见到陈桥羊溜走了,也是担惊受怕起来。

    毕竟刚才陈桥羊可是一副要撕碎他的样子,所以恨不得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你的预知出现了偏差。”杨间说道:“这点时间不是你的极限。”

    “涉及灵异的事情哪能那么准确,再说了,我们已经尽力了,你看那个小王,站在那里光说话不动手,就差拿着一桶爆米花了。”熊文文眼珠子一转,直接甩锅,伸手指着不远处的王察灵。

    王察灵目光微动,虽然这个熊文文说的话难听,但是在这个时候的确是容易挑拨矛盾。

    “我们的计划并没有把他算在里面,所以归根到底还是我们出现了失误,这是两码事。”杨间说完又看了一眼王察灵。

    “你到底在想什么?王察灵,是在等我和陈桥羊一起同归于尽么?”

    王察灵说道:“鬼域内的情况我并不知道,而且我以为你已经赢了,这个时候贸然插手的话,也许你会觉得我在捡便宜,所以我迟疑了一下,只是没有想到陈桥羊的反扑会这么快,连你的鬼域都能够入侵,那抬着纸轿的四个纸人很不一般。”

    “说到纸人也许是和柳三有关系,他应该知道一点什么。”

    纸人柳三?

    杨间皱了皱眉。

    的确。

    那突然出现的纸人和纸轿的确很相似柳三的灵异风格。

    只是他觉得这两者的关系应该不大,因为这种灵异是从古宅内跑出来的,柳三掌控的应该是某种拼图。

    “是不是和柳三有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连一只鬼都没有帮我拦下来,李军那里估计也没有帮到什么忙,所为联手合作的事情就是这样?我现在很想知道你到底是真的废物,还是在藏拙?”

    杨间冷着脸,说完手中那发裂的长枪一甩。

    那具被棺材钉钉住的死尸立刻飞了出去,砸向了王察灵的身边。

    这具浑身像是被利器砍死的死尸是一只厉鬼,刚才只是被棺材钉压制所以才显得很平静,没有任何的危险,但是此刻一旦脱离了棺材钉的压制那么立马就要复苏,至于杀人规律是什么,怎么样杀人的,没有人知道。

    不过能被陈桥羊放在身边的鬼一定不同寻常。

    王察灵看着那具死尸向着自己飞来,顿时脸色微变,他知道这是杨间对自己不满意,要试探自己。

    然而下一刻。

    两个死气沉沉,满是皱纹,像是死去多日的老人诡异的浮现在了陈桥羊的面前。

    这两个老人一男一女,像是一对夫妻。

    厉鬼的身躯还未落下,就被这两个恐怖的老人抬起僵硬的手掌给抓住了。

    一个人抓住了尸体的脑袋,一个人抓住了尸体的双脚。

    尸体在复苏,厉鬼在不停的挣扎,可是却没有办法摆脱那两个恐怖老人的束缚,似乎这鬼和鬼之间的对抗顷刻之间已经有了结果。

    杨间丢出去的那正在复苏的鬼被压制了。

    但最让感到悚然的是。

    那对恐怖的老人,僵硬的手掌死死的扣住那具尸体,缓缓的拉扯着。

    满是伤口的厉鬼身躯竟被硬生生的拉扯变长,形体都改变了,而且到了最后,那厉鬼的身躯突然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尖叫,像是死人诈尸醒来,又好像某种恐怖的力量连厉鬼都感觉到了凶险。

    猛的。

    那具死尸竟被硬生生的扯断了,变成了两截,同时厉鬼也不再挣扎了。

    拼图被打散,灵异被压制,甚至都不足以复苏了,这种状态下这种厉鬼甚至可以被普通人驾驭,凶险程度降低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嗯?”杨间眸子一缩,死死的盯着那两个死气沉沉的老人。

    王察灵身前的那两个恐怖的厉鬼此刻做完了这件事情之后身形又渐渐变的模糊起来,正在消失,最后再次隐藏了起来。

    “靠两只鬼的力量,活生生的将另外一只鬼撕碎,同时灵异被压制,拼图被打散,这种压制甚至已经达到了一个暂时没有威胁的地步。”杨间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长枪、

    他感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恐怖和凶险。

    这两只鬼配合起来的灵异力量,简直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这种情况,让杨间想到了鬼差,想到了当初手持柴刀的那具高大男尸......这类厉鬼,别说杀人了,就算是其他的鬼也无法与之对抗。

    “这绝对是s级灵异厉鬼。”

    杨间的经验告诉他,这王察灵身边的两只老鬼一旦失控,绝对可以被定为s级灵异事件。

    “杨队,我并不是不想出手,而是个人的判断失误,那个牧鬼人你也看到了,有疑是能够操控厉鬼的能力,如果我再送一只鬼给他,你觉得刚才那场战斗还能赢么?我有我的顾虑,你不必怀疑我。”

    王察灵认真的说道。

    这一刻,他展现出了王家一代厉鬼的可怕之处。

    地面上那具残缺不全,暂时没有动静的死尸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怕失控?那你觉得陈桥羊就不怕死么?他如果有能力夺走你身边的厉鬼他早就动手了,而不是会选择离开。”杨间说道。

    “我不想赌,因为不赌,就不会输,而且我为什么要和陈桥羊赌这一手?我王家三代积累,和一个亡命之徒赌身家性命?万一我输了,我王家厉鬼失控,你觉得后果会怎么样?而且李军也栽了,如果他还在我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王察灵理智而又清醒的说道。

    “有道理,不赌就不会输,既然如此那你又得到了什么?”杨间冷冷道。

    “我不需要得到什么,只需要不失去什么就行,我和你不一样,我王家的宿命在这里,我只要守住这份基业就好了,剩下的交给时间就行了。”王察灵说道。

    杨间明白了这家伙的意思。

    这个王察灵等于灵异圈的富二代,继承了某种家族灵异力量,只要不冒风险,这份灵异力量永远在。

    “但是现在你王家古宅失控了,摆钟重启,之前校时的厉鬼都将释放,大东市已经不安全了。”杨间说道。

    王察灵说道:“这事情我会处理,古宅内的鬼都是我王家以前关押的,我王家能关押一次,也能关押第二次,陈桥羊走了,之前遭受摆钟诅咒的人死了,说实话这次行动对我而言已经算是比较圆满了。”

    “我应该谢谢你,还有李军。”

    “你现在说这话就不怕被打么?”杨间说道。

    “我想不会,我虽然没有帮忙,但是也和你没有任何的冲突,而且后续我还要处理古宅失控的问题,如果仅仅只是这样我们两个队长就要在这里打起来的话,未免有点太孩子气了。”王察灵说道。

    杨间说道:“所以,你才是最后的赢家?李军以身犯险,我和陈桥羊打了一场,你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等着接收古宅了?”

    “话不能这么说,我只是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王察灵说道。

    他低估了李军的冲动和杨间的凶猛。

    按照他的想法是三个人一起行动,这样一来他就能以一个稳妥的方式收回古宅了。

    “喂,小杨,小王,你们快别说话了,看看那东西,是不是在盯着我们看?”这个时候,熊文文急忙道,他一下子跑远了,指着另外一边趴在地面上的那具干瘦的尸体。

    那具干尸缺少了一条胳膊,此刻却微微抬起头一双干枯的眼睛诡异的转动着,似乎在看着杨间还有王察灵。

    这厉鬼也是陈桥羊带出来的。

    之前在和他的鬼影做着对抗,现在杨间鬼影收回了,这鬼没有了制约,有了活动的迹象。

    “我会处理的。”王察灵是道。

    他的话才刚刚说完,一个满脸皱纹,死气沉沉的恐怖老人缓缓的浮现了,那老人走向了那具枯瘦的干尸,直接伸出阴冷僵硬的手掌一把抓住,像是捡破烂一样拎了起来,然后缓缓的转身离开。

    除去刚才被撕成两截的厉鬼,这第二只鬼也被王察灵轻而易举的压制了。

    现在周围还剩下一具脑袋没有了的尸体屹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以及被无数只发黑的鬼手覆盖的厉鬼。

    杨间目光微动,他走到了那无数只鬼手覆盖的尸体前,手中的长枪刺了下去。

    鬼手渐渐消失。

    一具如同被水浸泡的发白,浮肿的恐怖厉鬼露出了真容。

    “我对这只鬼很感兴趣,我带走了。”杨间说道。

    “你有兴趣的话,随意,毕竟也是你处理的,如果你需要的话其他的我也可以打包一起送给你。”王察灵说道。

    杨间道:“不需要,那些鬼东西还是留在你王家古宅吧,我可不想大昌市有这么一个厉鬼的集聚地。”

    厉鬼虽然有价值,但是对现在的杨间而言带来的风险更大。

    因为手中的鬼越多,长时间封存,总有失控的危险。

    杨间不希望这样,所以他关押的厉鬼多半都会给总部带走,除非一些特别的东西他才会留下来。

    “既然如此,那我要去善后了,外面就麻烦你了。”王察灵说道,然后那个恐怖的老人又带走了不远处那被砍掉脑袋肢解了的厉鬼。

    杨间说道;“等你处理好了古宅的情况之后,我会找个合适的时间去取走那座摆钟,这样的灵异物品放在你手中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不如给我。”

    王察灵脸色顿时微变。

    “你同意最好,不同意,我硬抢,到时候你敢拦,我杀了你。”杨间冷淡道。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治愈系游戏〕〔大夏执剑人〕〔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夏文圣〕〔我的姐夫是太子〕〔你这领主有问题吧〕〔这里是封神,励精〕〔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我家娘子,不对劲〕〔机武风暴〕〔我编的假预言竟然〕〔我原来这么有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