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盛少宠妻100式〕〔重生之宠妻有毒〕〔[综]非本丸内本丸〕〔萌娘守护者〕〔追婚1001次:总裁〕〔十二错行〕〔重生之逐鹿三国〕〔傲世狂妃:腹黑王〕〔帝女重生:丞相大〕〔重生之最强龙神〕〔1号甜妻:陆少,真〕〔男神的甜宠时光〕〔桃李花千树〕〔权爷太霸道,军妻〕〔山村最强小农民〕〔三千年前有神经过〕〔良秦择穆:杠上法〕〔不负荣光,不负你〕〔都市透视医圣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门金闺 第一百四十五章反击
    男子似乎没有想到萧琇莹会说这样的话,怔愣之后,就是淡漠的浅笑,“阿莹,好好说话!”

    “我何曾有过敷衍说话么?”萧琇莹娇嗔的换过头来看了男子一眼之后说道,眼睛里倒映着晚霞的潋滟,声音清冷中夹杂着几分少女惯有的娇软,“卫三姑娘特意同赵家姐妹不请自来,到我府上做客,我若是不将她引进门来,岂不是有了怕她的心思?”

    东大街是往赵家和三皇子府到长乐府的必经之路,而卫府则在另一处,若说卫三姑娘采买胭脂,卫府坐落的那条街的旁边就是胡市。而胡市上的胭脂水粉,香料衣料品目繁多,更有选择的余地。

    卫三姑娘舍近求远,目的不言而喻!

    而萧琇莹明知道赵家姐妹来府上的目的不单纯,而卫家姑娘亦然,非但没有将人拒之门外,还请了进来,未必是没有准备的!

    男子清冷的目光落在了站在廊下继续看着天色的女子道,“你准备好了?”

    “迟早都要面对,若是我出手,至少我能决定事态的走向!”萧琇莹用近乎情人之间的呢喃之声说道,她半张脸霞光万丈照射的熠熠生辉,另外半张脸落在阴影了,不辨悲喜。

    男子恍然间想起了佛家的那句一念成佛一年成魔。女子生而美丽又这般的多智,前路坎坷,女子却生有披荆斩棘的的毅力,前途躲舛,究竟是成佛还是成魔,谁人都没有料想的余地。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半晌之后,男子的声音高如同清风一样散落在夕阳的晚霞中。

    萧琇莹再次回头看向男子,脸上浅浅的笑容在晚霞的余晖中,已经带上了些许妖媚的味道,“赵贵妃身怀有孕,太医说,极有可能是男胎。虽然赵贵妃年近四十,可是皇上毕竟还未至年老,未必不能等着七皇子长大成人!而三皇子虽然和赵贵妃母子情深,可毕竟不是亲子,三皇子妃又这样在我府上胡闹,带人搅了我的宴会,又自持身份同卫家大夫人言语相激,半点没有世家大族的教养可言!赵家的人,当真是一点都不顾及三皇子的颜面!”

    张廉蹙眉,“这件事情,未必是三皇子的下的手!”

    “自然不是他下的手,三皇兄为人说不上什么清风霁月,可是这样不入流的手段他自然是不会去做!”萧琇莹素手一扬,有婢子上前,将她手里的茶盏带走。她双手合十,看着指上的那枚素银制成的戒指,上头的玉石沁透,一看就是上品。“可是他借一个冉氏然换皇叔疑心父王,虽然皇叔一直未曾放心勇王府,可是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放在明面上来。如今却是明晃晃的致使我父王大哥在府中禁足,皇叔我自然不敢责怪,他这个主谋,背后推手,却是他!”

    张廉不觉莞尔,这样才是他认识的那个斤斤计较的萧琇莹。勇王府被禁足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好些日子,原想着萧琇莹是不打算抱了,没想到这在里等着的!这个计谋不可违不妙,一击即中赵贵妃和三皇子母子之间最大的软肋和嫌隙。生女远嫁和亲,没了亲生子女的赵贵妃乍然有孕,自然是喜不自胜,而三皇子念在从前赵家和赵贵妃匡扶的情谊和三皇子妃的面子上,虽然有芥蒂,可是这样的介蒂毕竟还在忍受的范围之内。但若是肚子里的是个男胎,而且赵家有意扶持,皇上钟爱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即便是三皇子自己不在意,可三皇子一派的那些世家大族,未必不会怂恿三皇子做些什么!

    “如卿所言!”张廉走之前,留下这样的话。

    入夜之后,萧琇莹看过安睡的萧金玉之后,就回了自己的内室,郑嬷嬷还在等着她商议今日之事会带来的后果。

    “虽然咱们做了完全的准备,也请了大长公主做证人,可若是皇上执意追究您的罪责,到底是有隙可循!”郑嬷嬷坐在软榻前的小杌子上,为萧琇莹捏着腿,今日她站的时间过长,若是不能疏通血脉的,一觉醒来,只怕酸软不已!

    萧琇莹闲闲的看了一眼今日李管家呈上来的用度,花费多少她浑然不在意,只要场面做的好,没有人注意在今日宴席上那几道相克的菜式就好。

    合上菜谱,萧琇莹莞尔一笑,“郑嬷嬷太小瞧皇叔了!到底是执掌南楚的国君,眼界非一般人所能及,否则先帝也不能在众多的皇子中,选中他!比起三皇妃,赵家,卫家这些人家之间的矛盾关系,我早就做了该做的事情了。请人,看病,隐瞒,该主人家做的事情,我一样没啦。而且在卫大夫人来了之后,我可是再三的询问要不要将场上的人查问一边,是卫家人自己心虚,没有传人而已!皇叔是不满我,之前又给了太医院那样的旨意,可越是这样,他越不会让人动我。须知,捧得越高,摔得越重。她想做的就是高高的举起我,然后让我一击即碎!”

    郑嬷嬷怔怔的看着眼前分析的头头是道的女子,曾几何时,她是事事都要听从自己的指点,如今,早就青出于蓝了。而此时,她依旧是眉眼弯弯,嘴角含笑的样子,这样子同宫里那些积年的女子一样。明明是笑容,可是眼睛里却藏着一抹冰凉,这样矛盾又合理的样子,真正让人心里生出一种心疼的感觉来。

    “嬷嬷且安心,即便有那不知深浅的人想要弹劾我,也会被皇叔斥责的。毕竟我到底是萧家的人,而作为萧家身份最矜贵的男子,他断然不会允许这样的小事情,给人打脸的!”萧琇莹张开了一直微微眯着的眼睛,那双清澈透亮的眸子在恍如白昼的烛光下,那样的美得惊人,像极了西域来的猫眼石。

    郑嬷嬷收回惊诧的眼神,起伏不定的心思沉了沉道,“那王府那边要不要只会一声?”

    女子以手撑额,娇俏姿态无遗,“不用说,大哥和二哥下午回去的时候,一定同祖母和父王说过了!明日早朝上,父王和大哥一定会回护的!这一点,我并不担心,而我真正担心的是其他人!”

    至于女子究竟在担心什么,郑嬷嬷并没有问出口,既然萧琇莹不愿意说,那么势必是等闲不能对人言的事情!

    这夜睡得并不安稳,萧琇莹如是,回了赵家再次被禁足的赵叶凝如是,勇王府的萧烨云如是,卫府上下亦是。

    梦里几多混淆的梦境,额头是一片湿潮,外面天色并不亮堂,萧琇莹呼出一口梦里惊悚之后的浊气,才让伺候夜的婢子长了灯。

    一口清茶还没有喝完,就见郑嬷嬷急急忙忙的进了屋子。

    “何事?”萧琇莹沉声问道,能让一向沉稳的郑嬷嬷都如此惊慌的,必定是除了什么了不得大事。

    郑嬷嬷在对上萧琇莹沉静的面容之后,好似找到了主心骨一样,顿时安定了许多,她上前一步将萧琇莹手里的茶盏接了过去,这才道,“昨日半夜,卫家三姑娘投缳恣意了!卫家放出消息说是因为,卫家三姑娘知道了自己不能有孕的消息,承受不住打击。而卫府上下一团乱,卫大夫人亲眼见到了自己的女儿的尸身高高挂在房梁之上,当时就晕了过去,现在还不省人事。府上的老夫人听闻之后,一口气没上的来,也去了。”

    “这可闹大了!”听了消息之后的萧琇莹,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卫三会自尽,原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是老夫人怎么会,也从未听闻老夫人身子不适啊?”

    “这个您不知道也是有缘故的,卫三姑娘在卫家众多的姑娘中,最得老夫人欢心,自幼就养在老夫人膝下。而卫老夫人很是疼爱这个模样和自己相差无几的孙女,而且因为卫家前头的两个孙女都是庶出的缘故,这位大房的嫡长女,也很是备受卫家的看中。这样骤然离世,卫家慌乱也就可想而知,而卫老夫人年纪毕竟大了,承受不住打击,去了也是有过的!”郑嬷嬷解释道。

    这样的话,在五皇子府上,张侧妃正对着才起床的五皇子和李氏道完。自从她接管了府上的事务,不敢出挑,不敢不用心,但凡有重要的事情,总是要去李氏的正院报备一声,虽然李氏嘴上说着不用这样,但对于张侧妃的伏低做小,她很是愿意见到。

    说完话,张侧妃就自觉的请了尚未显怀的李氏坐在软榻上,又给她一杯参茶之后,这才对着五皇子道,“虽然这件事情和咱们府上扯不上关系,可是发生在长乐府的,京城之中流言纷杂,未必就没有中伤县主的人!”

    五皇子站在堂前,看着灰白的天色,沉吟片刻后道,“事出突然,而且卫老夫人和皇祖母一样是历经四朝的一品诰命夫人。父皇素日里很是敬重这些上了年纪的老夫人的,潘扯上阿莹是必然的事情,只是昨夜听你说,阿莹似乎早有准备了?”

    张侧妃颔首,“也不知道是不是妾多心的缘故,瞧着县主各处的安置了下人守着,而府上的宴席又是让酒楼的人承包了去。事发时的那处空地,在不显眼的位置有很多下人守着的!”

    说道这里,在场的人都明白了几分,李氏微微含笑道,“爷不用太担心阿莹的,说到底笔记阿莹这里,赵家的三姑娘和三皇子妃才是更加的让卫家记恨。而且臣妾瞧着阿莹处事很有一套,未必就会被赵家拉进局中去。而起阿莹手里也拿捏着卫家的命脉在,卫家敢和赵家攀扯,是因为赵家本就有错在先。而阿莹,大致上并无错处,但凡有些小错处,都是年纪轻,不经事,这样的小错处并不会被人诟病的!”

    李氏一番劝解之后,五皇子的面色果然好了许多,他转头对着李氏道,“皇子妃果然识大局,阿莹再有错处,即便父皇不在宠爱,到底皇祖母在,必定护得住她的!倒是你,这样的费神费心,可要好好将养才是!冉氏那边,你交给侧妃帮着处置就是,到底你才是正室!”

    李氏一脸感怀的含羞点头,五皇子满意的离了五皇子府。

    “娘娘回去歇一歇吧,爷说的是,您现在不能费神!”张侧妃见五皇子离开之后,立即劝慰李氏。

    不料李氏反握住了张侧妃的手道,“冉氏的事情,多谢你!”

    “娘娘说这样的话实在是见外,妾承蒙娘娘看护,才能四平八稳的活到现在,说句不见外的话,娘娘的事,就是妾的事!”张侧妃微微一笑,而后目光触及李氏的肚子的时候,才一脸的担忧道,“您的身子才是当下的重中之重,冉氏虽然有爷几分宠眷,但是男子的眼光到底是在前面的,咱们想要动手还怕没有机会么!”

    李氏满目慈爱的看向肚子,“许是因着怀孕的缘故,我总远不愿意见到冉氏的孩子出事,也不知道是何缘由!”

    张侧妃闻言之后,心底微微一沉,勉励笑了笑,“娘娘心慈,愿意留那个孩子一命,也是积福,为咱们未出生的皇孙积福!”

    李氏满意的点点头,这才进了内室歇息。而出了正院的张侧妃则是脚步踉跄,若不是贴身婢女搀扶,只怕承受不住。

    回了院子之后,婢女一脸的担忧的看着躺在软榻上的张侧妃问道,“侧妃是怎么了?”

    张侧妃缓缓道,“让他们不必急着动手,李氏的孩子不太好,她想要将孩子留用!”

    婢女很是吃了一惊,但是立即明白了过来,在大户人家,嫡母抱养庶子的事也不算少。只是昨日之事,张侧妃出门做客,冉氏借口孩子的事情,与李氏起了冲突,直面挑战李氏正房的权威,李氏赔了一个管事妈妈才将冉氏押回她的院子去禁足。

    “冉侧妃,留不留?”奴婢小心的问着话。

    张侧妃笑了笑,眼底却是一种狡兔死,走狗烹的悲凉,“自然是留不得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衰神成长记〕〔穿越木叶开宝箱〕〔女神的极品兵王〕〔穿越架空之天外来〕〔美女总裁的超级狂〕〔元大陆之除妖传说〕〔邪王绝宠:医品特〕〔佛系玄师的日常〕〔氪命玩家〕〔吃货唐朝〕〔我创造了一个网游〕〔全界直播〕〔极品小邪医-须弥果〕〔沈太太离家出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