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盛少宠妻100式〕〔重生之宠妻有毒〕〔[综]非本丸内本丸〕〔萌娘守护者〕〔追婚1001次:总裁〕〔十二错行〕〔重生之逐鹿三国〕〔傲世狂妃:腹黑王〕〔帝女重生:丞相大〕〔重生之最强龙神〕〔1号甜妻:陆少,真〕〔男神的甜宠时光〕〔桃李花千树〕〔权爷太霸道,军妻〕〔山村最强小农民〕〔三千年前有神经过〕〔良秦择穆:杠上法〕〔不负荣光,不负你〕〔都市透视医圣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门金闺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成与不成,都要看缘分的。何况你只看到了永昌侯府的不好,并未看到好处,人丁简单,相处容易,大长公主溺爱孙子,对孙媳,自然是不会差了。而且大长公主与驸马老永昌候感情极好,由此及彼,对于孙辈的事情,自然是不会过多的插手其中!”张廉道,他和父亲都是很愿意看到徐家和永昌候府结亲的。毕竟是从一品的侯府,若无大错,就是世袭罔替,与一般的军候和推恩候不一样的,若无旨意,三代推恩,由候变伯!

    女子忽而轻声笑了,嘴角的微微上翘,明明是一张欢喜的笑脸,可是眼中并没有看到丝毫的笑意,好像只是扯了扯嘴角一样,故意做出了欢喜的模样来一样,“三爷何必隐瞒呢,若是徐家和永昌侯府结亲,就是张家和永昌候府成了拐着弯儿的亲戚。那么大长公主和永昌候自然是支持五皇兄的,虽然太后是一力支持嫡子,可是只要是嫡子,太后都十分的看重,所以保不齐那一日皇叔心血来潮将哪位得了盛宠的皇子记在皇后娘娘名下,自然也是嫡子了。但大长公主不一样,她身份尊贵,辈分又高,若是得了她老人家的支持,想必在宗室中,也有不少的影响力。诚然,在先帝之后,宗室除了拿的出手的勇王府之后,其余的宗室血缘淡薄,与寻常的百姓并没有什么差别,可是有时候成事的就是这些说不上话的小人物!”

    张廉一怔,目光沉沉,“何必事事都要掰算的那么清楚!”

    “和你张廉打交道,不算的清楚些,只有被吃的骨头渣滓都不剩了!”萧琇莹笑的花枝乱颤,好不美丽动人!“罢了,我有成人之美,映寒表兄若是能有出色的妻族扶持,永昌侯府昌盛指日可待,也算是了了皇祖母的一点心愿。但是,若是徐家的姑娘不愿意,你们不许背地里下黑手,成人之美我乐意,可是强迫他人,我万万做不到,你们也不能做!”

    张廉看了萧琇莹一眼,阴沉沉的,意味不明,最后才道,“在你眼中,我是那样不择手段的人么?”

    “难道不是么?”萧琇莹撇了撇嘴,眼中的讽刺之味越盛道,“用一桩姻缘将勇王府牢牢的绑在五皇子的一艘船上,张廉,说起来,你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毕竟,能对自己下得去手的人,通常都是心狠之人。而且,彼时我名声那么差,你都敢接手,我若是一直那样,保不齐在五皇兄等位之后,落得个病逝或者被架空的结局!”说道这里,她亮出精白的牙齿,啧啧两声,说不出的森森凉意,“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圆满的结局呢?”

    被抓住了把柄的张廉闻言并未黑脸,反而很是诚恳的说道“:张家有无子四十放纳妾的规矩,你想的那些事都不会发生!我娶你进门,只为两姓交好。而且,某自认才貌皆是上品,你喜好颜色,你我契合,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萧琇莹伸手抚了抚手腕上的那只青玉镯子,触手微凉,色泽清脆透亮,是难得的好物件,王府老王妃见这东西不错,便赏了身怀有孕的世子妃。世子妃记挂萧琇莹孤身在外,身边没有趁手的东西,又就派人送来给她赏玩的。正这样想着,不差对上了张廉的目光,心里冷冷一笑,这人啊,一旦哄起人来,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好在她不似从前那么单纯善良眼瞎,不然真的就落在了张廉为她织就的温柔乡里,出不来了!

    “吕氏的存在,可是这个京城都知道的!”萧琇莹柔顺的善意提醒道,“而且,她连死了都拉了我做垫背的。京城里关于张家和我的传闻,可是不少。契不契合的倒是另说,可是和你做夫妻,实在是件要命的事情!”

    打量她不知道么,京城里传张家事情,传的最广的就是她因为谋害了张廉的爱妾幼子,被张廉轰出张家大门,王爷因此震怒。不得已这才住在了自己的陪嫁别院中,哀哀度日!

    张廉一愣,实在是没有想到萧琇莹会这样说,忍不住有些无奈的蹙眉道,“吕氏的事情,本就是个幌子,这你是知道的!况且,她已经身死,何必揪着往事不放!”

    这便是暗指她小器了?骂人都要拐几个弯,以为她听不出来么!

    “我知道不要紧,他们不知道啊!眼下,我是被你碍于天家颜面不能休弃,便暗地里抛弃在外的妇人!”说道这里,萧琇莹似想起什么的,以手撑脸颊歪着脑袋道,“你放心,砸下一任储君登基之前,我不会拿了懿旨同你和离的!”

    张廉没有说话,憋着一鼓气在心里,上下不得,难受的很。默然垂眸片刻后才道,“晚些时候,我将人送来!”

    萧琇莹连连点头,提及了萧金玉身边的人,她想到了那个身子弱,但是性子乖顺的孩子。在所有人担心不已的情况下,今日竟然安安静静的接受了新的奶娘,可是叫她欢喜了一阵。虽然昨日夜里,她盛怒之下让郑嬷嬷换了奶娘,可是心里还是怕她不能接受,生出波折来,还特意准备今日让大夫想法子让小丫头吃奶!没成想,那个孩子竟然自己接受了,可是叫她心疼有欢喜。“对了,小金鱼满月那里,张老夫人那里是不会来的,大夫人那里可要递帖子?”

    张廉垂眸想了想,“大嫂怀孕动了胎气,只怕来不了,府上的事情,我会周全!”

    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张府的事情,虽然不算麻烦,但是也不简单,交给他去应付,总比自己冲锋陷阵的强,萧琇莹笑眯眯的应承了下来。

    送走了张廉,萧琇莹这才慢悠悠的换了一身九成新的家常衣服出门去了。

    车马行到热闹的朱雀大街上就停了下来,萧琇莹扶着千萍的手进了自家的铺子。这铺子不算大,分为上下两层,这是京城衣料首饰铺子惯用的格局。虽然店铺不显眼,但是胜在进的料子都是南方新出的,加上背靠勇王府,料子到店的时间,总是比其他店早些时候,比起其他家的生意,这家点也算好!

    才进了店门就见铺子里有好些人在选料子,早有眼见的小二将她主仆二人请到了二楼喝茶,转身进屋子叫了掌柜的出来。

    掌柜的约莫四十岁上下,胖胖的样子,十分好说话,正是面善好做生意的料子。说来他是老王妃奶嬷嬷的孙子,因着奶嬷嬷的独子死的早,奶嬷嬷特意求了恩典,将这根独苗送进了王府当差。而他本人也因着这个关系,加上为人老实忠心,这才被老王妃指给了萧琇莹做陪房。他媳妇儿子留在张府帮着主意张家的动静,他的女儿就是萧琇莹身边的二等丫头映水。之前被萧琇莹留在了王府,但是吕氏生产之前,就被老王妃做主送到了长乐府中来,原本是跟着柳妈妈学着萧琇莹的饮食起居,但是眼下正在长乐府中照顾萧金玉。

    掌柜的赵寿进门之后,先给萧琇莹施礼问好,待萧琇莹示意他坐下之后才道,“听说您这几日身子不好,怎的还劳动您亲自出来,让映水传个话,奴才亲自给您送到府上去就成!”

    这话说的十分的妥善又知分寸,果然能将在这不算热闹的朱雀街上做到头一份的生意,都不是等闲之辈。

    “闲来无事,病愈之后正好走动走动。”萧琇莹浅浅的笑了笑,“大约你也知道我来的目的,孩子见风长,个子窜的快,几日后乡君的满月宴,我想寻些合适的料子给乡君做几身衣裳。”

    赵寿垂首,眼睛不敢乱飘,只看着自己眼前的茶杯低声回话,“是,一早就得了消息,说您要来选料子,准备了些,都是南边新出的料子,颜色喜庆又贵重,穿在身上做夏裳轻快还不热。”

    萧琇莹抬了抬下巴,千萍会意,转身到了屋子外,选料子。屋子里只留下萧琇莹和掌柜的赵寿,还有一室的沉寂。

    年轻而貌美的女子,面容沉静的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上,炙热而强烈的阳光照在女子的身上,全身笼罩一层朦胧的光晕,竟然奇异的多了几分清泠之感。她缓缓的开口问道,“张府内宅这些日子,可还热闹?”

    赵寿闻言,一阵冷汗,自家的主子也是瞧热闹不怕事大,哪怕是瞧热闹怎么都是掩饰的问一句可还安好,偏生她直白的让人冒冷汗。他伸手擦了擦本不存在的额际的冷汗,这才道,“听映水娘说,自从郑嬷嬷离开了张府之后,秦氏不久之后又再度怀了孩子,不同于之前,这次秦氏怀孕之后,害喜厉害,终日都在床上修养。按理说,张府的中馈之权,大夫人身子不适,就应该交给二夫人王氏代为掌管。可是府上的老夫人却以二夫人要管教房内事情为由,从大夫人手里接过了管家之权。这样一来,老夫人和二夫人就对上了!二夫人身为晚辈,自然是不能同老夫人硬碰硬,所以很是处处被限制。”

    “恩,看来老夫人宝刀未老嚒!”萧琇莹听完赵寿的话之后,啧啧评论道,“让赵妈妈多留意着,来日里也能当乐子一样听呢!”

    这话说的,当真是到人心底去了,赵寿在心里想着。他面上诺诺的点头,转而试探的问道,“这都进了四月了,按着规矩每季度是要交账本给您看的。只是奴才们不便去长乐府,今日您来了,可是要查查帐?”

    萧琇莹唔了一声,点点头,“按着规矩是该这样,不过,今日我有事在身,待这几日忙完了之后,郑嬷嬷会挨个的将账本子收起来的,到时候我再一并查看就成!”说罢就要起身离开。

    赵寿不敢耽搁,连忙起身将她送出了内室。但见二楼的厅上,有三四位夫人小姐在相看布匹,瞧着模样倒是选了不少了,而千萍早就选好了等在一旁。

    “选好了?”萧琇莹淡声问道,有抬眼看了千萍身后的那位张望过来的年轻的夫人,瞧着模样很是面熟,只是记不得是哪位了。

    那位看过来的夫人,见萧琇莹扫了自己一眼,连忙和善的笑了笑,“可是锦绣县主?”

    萧琇莹大方的点头承认,但不说话,见千萍正和小儿将选好的布料搬到马车上,并未过多的关注那位年轻的夫人。

    倒是那位夫人,却走了过来,含笑同萧琇莹解释道,“妾身是吏部员外郎叶秦氏,长姐正是张府的大夫人!”

    原来是大夫人的妹妹,似乎听郑嬷嬷提及过,大夫人秦氏有位嫡妹嫁到了叶家,可不巧就是眼前这位。听得她这样说,萧琇莹这才转眸看向叶夫人,见她眉眼处倒是真的有些像秦氏,对她微微点头,“叶夫人也是来选夏裳的?”

    叶夫人含笑点头,拿眼悄悄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位贵重的宗室贵女,听说自从二十几日前,二皇子被禁足之后,这位圣宠优渥的县主,好似惹怒了皇上,被冷了好些日子了。还病了一场,连着赵贵妃办的宴会都没去,今日倒是好兴致的出来逛街了。“是啊,这家店的料子很有口碑,这才选些南边时薪的料子给长姐送去,她一个人在府上修养,看了颜色鲜艳的料子,只怕也欢喜些。”

    听着眼前这位小秦氏话里有话的样子,萧琇莹淡笑不语,眼看着千萍将布料装进了马车,这才对着眼前容貌明媚的夫人道,“我还有事,就不耽搁叶夫人逛街了。”

    说罢,也不等叶夫人回话,离开了布料店铺。

    上了马车之后,千萍递给萧琇莹一杯清茶好奇的问道,“方才同您说话的那位夫人瞧着好似是大夫人的妹妹?”

    “恩,是她!”萧琇莹喝了一口清茶道,“快如夏了,准备将花茶都收起来,换做青茶吧!”

    “她寻夫人有什么事情?”千萍颔首,将茶杯收了回来问道,“因为大夫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衰神成长记〕〔穿越木叶开宝箱〕〔女神的极品兵王〕〔穿越架空之天外来〕〔美女总裁的超级狂〕〔元大陆之除妖传说〕〔邪王绝宠:医品特〕〔佛系玄师的日常〕〔氪命玩家〕〔吃货唐朝〕〔我创造了一个网游〕〔全界直播〕〔极品小邪医-须弥果〕〔沈太太离家出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