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校园:战少,〕〔逆天九小姐:帝尊〕〔重生之漫漫余生〕〔贴身狂少〕〔无敌护花兵王〕〔染指成婚:狼性总裁〕〔死神少女:灵异怪〕〔重生之神医军嫂〕〔皇叔追妻:重生王〕〔萌宝36计:妈咪,〕〔偏执强宠:恶魔老〕〔哀家有喜:摄政王〕〔顶级宠婚:闷骚老〕〔仙韵传〕〔我真是良民〕〔见习大记者〕〔拜师九叔〕〔重生天后辣军嫂〕〔宠婚秘笈之爱的被〕〔废土女王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门金闺 第一百二十二章根源
    既然要出发去锦州,那么萧琇莹免不了要带些东西去,而清净寺那边的事情,这是全部交给二皇子和三皇子一起处置。

    “我原本以为,皇叔会给交给五皇兄呢!”萧琇莹坐在马车里与张廉说起了今日早上皇上的圣旨,“看皇叔的意思,清净寺的案子只怕会就地掩埋了!”

    “五皇子这些日子一直被内宅的事情,为皇上所不喜,皇后娘娘和二公主也在想法子!”张廉轻声道,“不过,只怕清净寺的主持,不会交给了悟大师!”

    自然是不会交给了悟大师的,萧琇莹看着马车外一直往后退的朱红色的宫墙,微微叹了一口气,“皇叔有他的考量,了悟大师自己也不愿意牵涉到这里面去!不做主持也好,安安生生的做他的得道高僧,开坛讲法,朝起暮歇,这原本就是所有人对他的期盼!”

    说话的语调轻柔而带着说不清的惋惜之意,张廉把目光从手里的书信中转移到了身旁清丽的女子身上,突然问道,“你昨夜到了宁心堂的?”

    萧琇莹闻声一愣,转头看了张廉,正好撞上了他看过来的目光,略皱了皱眉,点头道,“去了,只是见你有客,就没有多打扰!”

    如此的平静,甚至眼神之中没有半分的波澜,张廉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你就没有想问的?”

    回答他的是女子温凉的眼眸和坚定的摇头,“没什么可问的!”

    张廉目光微散,好似从前萧琇莹宜喜宜嗔的模样在眼前浮动,她当初因为听到好些流言蜚语,而自己生闲气的模样,与现在的冷静截然不同。只是他还是不肯死心的道,“昨夜道宁心堂的是四公主,她······”

    “你不用说什么的,我并没有生气!当时已经问过了伺候你的宫人,他们说你恢复的不错,所以就没有多打扰!”萧琇莹断然出声道,“而且,你一个外臣住在内宫中,虽然是因为皇上特许,但是与制不合,实在是不好,今日出宫里,关于四公主的流言蜚语,也该散了!对了,四公主的驸马人选,似乎皇叔已经有了主意,就是不知道会选中那位公子!”

    竟是这样的善解人意,张廉怔愣的看着端坐在马车里的萧琇莹,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有些怅然,果然是不在乎了!他后来查了茶王府送来的两个妾室的身家背景,却发现早就被人摸的干干净净!“是皇上的意思?”

    “四公主今年十八了,再不出嫁就是老姑娘了!”萧琇莹淡声道,只是心里却在想,四公主做的那些事情,桩桩件件都被她捅到了皇上的眼前。原本以为高洁典雅的公主,转瞬间就和宫里其他的女子是一样的心思,一样的性子,只不过是投了皇上的所好而已!这样心思重的女儿早早的打发出宫,也能算的上是耳根子赶紧些!

    张廉转头看向萧琇莹,眸光里带了一抹深意,她似乎对于皇上突然提及四公主出嫁的事情,毫不意外,看来皇上有这样的主意,不是一日两日了。

    “对了!”萧琇莹提醒道,“我看昨日皇叔在太后面前提及的好几位人选,都是寻常世家子弟,五皇子那边,你多提点几句,原本就被四公主摆了一道,莫再将其他的人搭进去,左右赵妃和丽妃有的一争的!”

    张廉缓缓的笑了,玉公子的姿色自然是极好的,一展颜开,如花似玉,在明媚的眼光照耀下,如上好的琼玉一样的清透。“我听说六皇子病了?”

    “小孩子,难免的!”萧琇莹无所谓的说道,在张廉的面前,她向来都是小心翼翼的,“只是看样子,赵妃和康妃似乎连成一线,赵家也有和康家结亲的想法。不过我看康家似乎更愿意和皇后娘娘做亲戚,就是不知道皇后娘娘身边还有什么合适的人选没有?”

    “我会请五皇子仔细打听的!”张廉沉声回道,不过他略蹙了蹙眉,“冉侧妃怀孕了,原本皇后是有意将她废黜的,只是碍着五皇子子嗣不丰的关系,只能忍着!”

    “冉侧妃怀孕了,今日得空,不如上门去坐坐也好!”萧琇莹支着脑袋,偏头看向长脸,见他脸色照例不如从前的红晕,瞧着倒是多了一份羸弱之态,很是有小官儿惹人怜惜的模样。“我让人送你回张家,才从宫里出来,你去太打眼了!”

    张廉自然的点点头,“也好,我回家还有好些事情同家里商量的!”

    萧琇莹微微点头,也是,离家这些日子,也该回去了。只是想到回家,萧琇莹没由来的心里一堵,她不惜伤害从小疼爱自己的亲人,也想换的和离,奈何天不遂人怨,总是纠缠在一起,也罢,时局多变,再熬一熬也没什么的。“你有什么想说的,写来了,我交给五皇兄就是!”

    张廉“恩”了一声,而后才道,“也没什么同五皇子说的,他这些日子在府上反省,坐守皇子府,只怕知道的比我们还多!”

    也是,萧琇莹遂没有在多说什么,任由车夫驾驶着马车将她送到了五皇子府上。

    进府的时候,门上的下人倒是惊了一惊,因为萧琇莹鲜少到哪位皇子府上做客,更何况这样没有递帖子就来的。

    不过到底是见过世面不比寻常人家的门房,安派了人将萧琇莹伤到了正院里去,而后又将萧琇莹上门来的消息,递到了各处院落。

    才跨进正院,就见五皇子妃李氏身边的管事妈妈一脸笑意的迎了上来,“县主可是稀罕的很,我们娘娘正在理家事,这会儿功夫就快好了,特特叫奴婢在这里候着您来!”

    萧琇莹矜持的笑了笑,随着管事的妈妈进了正院。正院的摆设中规中矩,下人们也是一一样的小心翼翼,萧琇莹倒是高看了一眼,能将下人调教的如此之好,看来李氏得皇上赞许看中,也不是没有缘故的。

    才进正堂,早就伶俐的丫头,端茶到了,萧琇莹瞅了她一眼轻声,随意从手上摘了一个戒指给她,道,“来的及,身上也没有准备什么打赏的东西,这东西是从前淑妃娘娘那里得来的,也值得上你端来的云雾茶了!”

    那丫头先是一惊,才欢喜的接了过去,“县主还没有喝,怎的知道奴婢给你泡的就是云雾茶?”

    “县主自然是知道的!”这时,门外传来一道清亮的女声,众人皆起身问好,萧琇莹转头看去,却是侧妃张氏。萧琇莹见她进来了,这才起身的。

    “你坐罢,娘娘这会儿正在理事,春夏交接,事情难免多了些!”张侧妃温婉笑道,又端了萧琇莹面前的茶看了一眼,面露恍然的神色,“难怪你肯赏她,这是今年才到的云雾茶,却是不同于从前的云雾,滋味里多了一抹清甜的滋味,倒是娘娘会调教人!”

    萧琇莹缓缓笑答,“真是如此,我才赏她!”

    丫头一脸的笑意,再三答谢了萧琇莹,这才跟着妈妈离开了正堂。

    张侧妃这才问起了萧琇莹的来意,“不是才从清净寺回来么,那夜的大火,烧红了半边天,京城都惊动了!”

    萧琇莹点点头,“确实惊险,而且事情牵连甚广,三爷和我还有寺中的僧人都很是受了一番折腾的!不过,今次前来,我却不是为了清净寺的事情来的!”

    “是为了什么?”张侧妃拧眉问道,“也是,你从来不这样上门的。今日你肯来,只怕是有重要的事情的!”

    “待五皇嫂来了,再细谈!”萧琇莹沉了沉脸色道,“这些日子,五皇兄一直呆在府上的?”

    张侧妃点头,抬手指了指西南方向,“那位主儿怀孕之后,有些不适,殿下担忧,倒是大半的事情就在那边!”

    萧琇莹颔首,难怪引路的人,不问她见不见五皇子,倒是直接将她引到了正院来。方才还道五皇子府的下人真是心思明镜,恼了半天,人家是寻不见人!

    正想着,五皇子妃李氏就走了进来,她一身朱红色家常儒裙,头上的珠钗不算多,只是浑身上下的泠然之气,不敢让人忽视,见了萧琇莹也是一脸的笑意,又吩咐人做了好些吃的,用不能拒绝的口气笑道,“你从未来嫂嫂的府上做客,又时近晌午,若是不留你在嫂嫂这里用膳,都对不起老天爷的安排了!”

    “嫂嫂既然要留我用饭,那我便不回去了,省的嫂嫂总是惦念着我!”萧琇莹轻声回道。

    李氏本就是欢快明丽之人,而张侧妃有心烘托,萧琇莹也是个爱热闹的性子,当下几人说的很是热闹。

    “听妹妹的语气,太后娘娘不日就要去锦州?”李氏微微诧异,面露担忧之色道,“这锦州离京城那样远,一路上舟车劳顿,太后娘娘的身子才好,也不知道她老人家的身子受不受得住?”

    “皇祖母年纪大了,整日都闷在宫里,也不见和乐,皇叔的意思,既然皇祖母想去,那就带上两位靠得住的太医一起前往就是!”萧琇莹道,“正好,再有半个月,是佛家重要的日子,肯定有佛会,锦州的风土人情不同京城,指不定怎么热闹的!倒是昨日提及的这件事情的事情,皇叔有意让嫂嫂也去的!可是府上的妾室有孕,只怕您也走不开,倒也没有下旨!”

    李氏脸色一僵,凝固了片刻之后才道,“多谢父皇惦记!”

    对于李氏的表情,萧琇莹装作没有看到,反而说起了其他的事情,“对了,康妃娘娘进位,不比之前的小打小闹。她本就是皇子生母又是一宫主位,现在还是从二品的妃位,不知道嫂嫂送上什么礼呢?”

    “都是按着规矩来,挑些不出错的东西送去就是!”李氏道。

    萧琇莹见李氏兴致缺缺,又不停地扶额,知道她不舒服,萧琇莹就道,“来了这许久,我还没有在府上倒出转转,嫂嫂事多,不如请了侧妃娘娘辛苦一趟,陪我四下逛逛?”

    对于萧琇莹的要求,李氏欣然答应,又诸多的叮嘱张侧妃一翻,叫了人跟着同去。

    离了正院,张侧妃问道萧琇莹想要去哪儿看看,萧琇莹却是摆了摆手,“你们忌讳着五皇兄,不敢对冉氏如何,我却没什么顾忌。我来府上这么久了,五皇兄只怕还不知道吧,不如你带了我去看看。”

    张侧妃心里一喜,但是有些踟蹰,“五皇子很是看中冉侧妃这胎!”

    “看重,看重有什么用,皇上不喜,皇后不喜,生下来惹人厌弃!我出宫的时候,太后带了话给五皇兄。”萧琇莹气盛道,“只管带路,若是不敢,我找了府上的下人也是一样的!”

    见萧琇莹执意如此,张侧妃这边呆着萧琇莹往西南的院子去。

    五皇子府邸不算大,甚至比不上王府一半的大小,可是萧琇莹一路走来,却越来越迷惑,正院的规格不算大,而入目的这侧妃住的院子,却这样的宽敞。而起里面来往的人不再少数,萧琇莹细细数来,比李氏身边的人都多了,不觉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敢同外面的人讲,连张家都只有大伯知道而已。娘娘这些日子来被冉侧妃压得实在不成样子,而五皇子放佛是着了魔一样的,专房专宠冉侧妃!”张侧妃无奈而委屈的沉声道,“已经被皇上斥责好几次了,可是总不见改!”

    “什么时候开始的?”萧琇莹目光沉沉的落在了前面歌声动人,花瓣漫天的院子里。

    听得萧琇莹这样问起,张侧妃微微叹息一声,“二月里,约莫是二公主出嫁前后的样子!”

    萧琇莹心里微微一动,“你也猜到了?”

    张侧妃无奈的点头,“娘娘也猜到了,只是劝过几次之后,五皇子都不愿意道娘娘的院子去了!娘娘如今也无可奈何!”

    “从前的五皇兄,不是这样的!”萧琇莹的声音如散在清风里的芬芳,带着点点星星的叹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真理大帝〕〔末世胶囊系统〕〔逆剑武神〕〔君少心头宝,夫人〕〔斗鱼之死亡主播〕〔将军的毛真好摸[星〕〔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特种兵王在山村〕〔重生之全能大亨〕〔我只想蹭个热度[娱〕〔穿成白莲花女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