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盛少宠妻100式〕〔重生之宠妻有毒〕〔[综]非本丸内本丸〕〔萌娘守护者〕〔追婚1001次:总裁〕〔十二错行〕〔重生之逐鹿三国〕〔傲世狂妃:腹黑王〕〔帝女重生:丞相大〕〔重生之最强龙神〕〔1号甜妻:陆少,真〕〔男神的甜宠时光〕〔桃李花千树〕〔权爷太霸道,军妻〕〔山村最强小农民〕〔三千年前有神经过〕〔良秦择穆:杠上法〕〔不负荣光,不负你〕〔都市透视医圣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门金闺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太后倒是没有说什么,反倒是皇上因为萧琇莹最后那句沈家子弟都是要走官场的话,而上了心,说起来,沈家在江南一带汲汲营营数代人,江南官场大半都是沈家的人。

    “也对,朕的公主,配沈家的子弟,自然是配的上的!”皇上语调清冷的说道,“对了,还有一桩事情,因着牵扯到从前的事情,朕一人不能决断,想请太后一起,不知太后可允?”

    终究是来了,萧琇莹微微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原本以为皇上一来,就会说起这件事的,只是倒是提前说了四公主下降的事情,反而被四公主牵扯了心思。想到这里,萧琇莹装作不经意的抬眼看了神色淡漠的太后一样,而太后不过是淡淡的恩了一声,看来太后早就知道了!

    “皇上所求,自然是可以的!”太后神情淡淡的,很是感慨的说道,“这么些年过去了,留下的那些旧人还有多少呢!阿莹一起去吧,怀瑾还在宁心堂,你是妻子,应该担负起为人妻室的责任!”

    萧琇莹撇了撇嘴,有心想要反驳,可是皇上的目光也落在了她身上来,皇上不同太后,她若是明白皇上的心意还当众违拗的话,只怕是恩宠不如从前。这些日子,她也算是看的明白,若是没有长辈的恩宠,她什么都不算,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欺负死的。于是陡然抬眸,眼底闪过一丝了然,到底没敢违拗太后的吩咐,于是答应了下来。

    萧琇莹目送太后和皇上进了养心殿之后,就在殿外候着,果然不多时就看到了来福领着人匆匆往这边走来。

    “县主?”来福看见了萧琇莹一身墨绿色的长裙站在殿前,似乎等着他,他不由得轻声唤道。夕阳之后的晚霞的光晕落在了女子的身边,带起了一层层浅淡的光晕,似山中的云雾缭绕,本就绝色的女子有了一种空灵而迷离的美。

    “公公,您去给内殿的皇上和太后奉茶吧,我有几句话想要问问了悟大师!”萧琇莹的目光落在站在身后的了悟身上,“不知可否?”话虽然对着来福说的,可是目光却是将了悟看的分明,他能够走那么远的路,看样子,烧伤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来福目光闪了闪,到底是给了萧琇莹一个情面,转身去了耳室,不过他进去之后,有小太监出来了。

    萧琇莹自然是看到的,只是她没有放在心上,反而将了悟扶到了殿前,轻声道,“您想好了如何应对了么?”

    了悟微微合眼,如同端坐高台的泥塑菩萨一样,低声道,“即来之,则安之!”

    萧琇莹点点头。

    “你怕我一把年纪了,再次回到这里,受不住从前的诸事纷扰?”了悟嘴角带了一抹笑意亲轻声问道,“怎会,贫僧好歹跟着云上大师身边修习佛法二十载春秋,已经是红尘外的人,就不会再伤心了。这次来,就是为了结束这段尘缘的!”

    萧琇莹颔首,内监早就将殿门打开,她在了悟大师跨进殿宇恢宏的养心殿之前道,“待您出来,我有一件事情,必须告诉给您知道!”

    至于是什么事情,还等不及了悟去想,殿门就被内监给合上了,只看着殿内如昼的灯火亮光落在了年轻貌美的女子脸上,熠熠生辉。他顿了顿,这才转头看向殿内,这里真是一点没变,和记忆里的样子一样!

    萧琇莹叹息一声,转头就对上了来福的一张笑脸。

    “县主年纪不大,叹息什么呢?”来福问道,“可是担心了悟大师的身子?您放心,今下午的时候,太医来报,说是好的差不多了,只要静养就好!”

    萧琇莹摇头,“他的病,只要有药,他自己也能治。我是担心,过了今夜,了悟大师还能不能为百姓造福。大概您不知道,在清净寺山下一带的庄户中,了悟大师很有名声,看病拿药,只收取些粮食,旁的都不要!”

    来福微微一愣,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他轻声道,“您放心,奴才知道该怎么办!”

    “公公耳通目明,自然是该知道怎么办!不像我,什么都做不好,罢了,方才还得了皇祖母一顿训斥,我该去看看张大人的伤势了!”萧琇莹说罢,就慢慢踱步离开了殿前,往宁心堂的方向走去。

    而来福则是端着茶进了内室,眼前的差事才是最重要的!

    该是何等的心情来说萧琇莹眼前的这一幕呢,窗户的倒映之上,一双俪人相互慰藉,窃窃私语,说不出的情深意重。

    “县主,您不进去么?”春丽看了看面无表情的萧琇莹一眼,终于轻声问道。

    萧琇莹摇摇头,“看,多好的一双鸳鸯,可惜生生被人拆散了!”

    “县主,鸳鸯成双成对是好,但也分家生和野生的!”春丽小声道。

    萧琇莹转头瞧了春丽一样,“你倒是敢说!”

    屋内,张廉一脸沉寂的看着坐在他面前的四公主,听着她说自己的不幸和对他的担忧,可是怎么同样是一个人,一份心思,再也生不出联系的心意来了。是因为知道的更加透彻了么?不是,早就知道四公主是什么样的人了,只是从来没有在意过而已。

    “多谢四公主冒险来看望我!”话以出口,张廉自己都有些后悔,但是看着四公主成功的没有再掩面哭泣之后,他又稍稍觉得欢喜,“清净寺的事情,牵连甚广,廉不清楚公主想要从廉这里知道什么,但是您这样与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实在是有损四公主的清誉!”

    四公主面色青了白,白了红,最踪是脸色惨白,“张廉,你竟然是这样想我!不是我不来看你,而是父皇今日才离开了一会儿,我才来的!”

    而躺在床上的张廉已经闭了眼睛,不再搭理四公主,也看不到四公主几乎扭曲的脸面。他在想,若是坐在这里的是萧琇莹,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大概会问他,病好了么,吃的好不好,住的好不好,有没有要给张府带去的话!而不是如四公主一样引得人怜惜,然后从他这里知道些什么。

    二更天之后,殿内的话终于谈完了,一直守在内殿门口的来福终于听到了传唤声,麻利的推门进去。

    皇上和太后面色带喜,而了悟大师端坐在一旁,说着佛理。见来福进来,他则施礼退出了殿外。

    “皇上!”

    “对了,阿莹去看过张怀瑾了么?”皇上轻声问道,“若不是听大师谈及他二人在寺中的事情,倒是不知道阿莹也能吃焉的时候!”

    而来福则是一脸的愁容,他微微躬了躬身子,该怎么回话,当真是一脸的为难。在他给皇上和太后换茶的时候,就问了小内侍一句,宁心堂的情况如何。而令他想不到的是,萧琇莹压根没有进去,反而在窗户前站了一会儿,就带着宫女走开了。

    “怎么,她还是不肯么?”皇山的语气带了一抹冷意。

    来福闻声立马说道,“怎会,县主最是听您和太后的话的!她是去了宁心堂,不过那会儿张大人有客在,县主在外等了好一会儿功夫,都不见人出来,这才回了太后宫里歇着了!”

    此话一出,太后倒是皱眉问道,“宫里难道不知道清净寺的案子的重要么,怎么会有人去拜访病中的张廉,是谁?”

    来福偷偷抬眼看了一眼皇上和太后,而皇上的脸阴的都能滴出水来了,来福只觉得自己的心肝抖了抖,语气也不似之前那么洪亮了,“是四公主!”

    “啪!”只听得一声巨响,就见太后一脸阴沉,“可真是给哀家长脸面!先前的贤妃是这样,现在的四公主也是这样!可见皇上你既是把她抱在哀家跟前养着,都没什么用,跟坏了,还指望孩子能长得好么!”

    来福吓的连忙将头买的更深了!

    “贤妃!”皇上面色带着一丝缅怀,可是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就见听见太后冷哼。

    “贤妃能是什么好货色,也难为皇上一直念着她。看望皇后,都能爬了皇上的床!放在寻常人家,指不定是要被沉谭的品行败坏的女子,竟然难呢过被封为一品妃子,真是羞耻!”太后恶狠狠的说道,“当年的事情,哀家不愿多提,真是叫人恶心的没边了!可是如今养在哀家身边的四公主居然都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当真是狠狠的打了哀家的脸面!”

    “这和太后有和关系,四公主在您身边带了不过五年的功夫,不过是学了您的皮毛而已!”来福瞥见了皇上无可奈何的神情,生怕太后一气之下了懿旨到时候皇上的心思就白费了。

    太后喝道,“当年的事情,少不了你在其中搅合!皇后已经出身威远候府,可是她身份尴尬,原本就是败笔,这也算了。偏生还有一个威远候的亲女进宫为妃,才有了今日五皇子这般艰难的维系和外家之间的关系!”

    来福利落的跪下给太后请罪,嘴上还不住的说着,“奴才知错,请太后责罚!”

    其实众人心里都清楚,事情过了这么年头,当年太后没有插手,现在更不必为了这些事情再大动干戈的处罚首领太监!

    “四公主的婚嫁?”皇上无奈的说道,“原本是想交给皇后的,可是六皇子病了,低阶的宫妃安嫔怀孕了,她又要忙着照顾宫妃。而且威远候老夫人只怕也不愿意皇后插手四公主的婚配,只能麻烦太后为她择一良婿,女孩子出嫁了有人约束也就好了!”

    太后瞥了皇上一眼,“既然皇上这样心疼四公主,为何不答允了阿莹所求,也算是给了张家一个脸面!”

    “太后说笑了,张家,有阿莹为妇足够了,四公主就嫁入沈家吧!”皇上冷声道,“不过,之前朕答应了四公主凤台选夫,还请太后周旋一二!”

    太后冷哼一声,这就离开了养心殿。

    “皇上?”来福小心翼翼的问道面前的九五之尊的中年男子道,“既然明日一早要宣旨,了悟大师也要回清净寺了,那张大人呢?他身上的毒素也解了大半,不如也让他出宫吧!”

    赶紧出宫的好,都说后宫的安嫔是祸水长的妖妖娆娆的狐媚样子,来福心道,这长相端正的张廉张大人也是祸水,勾的县主和公主都着迷!不对,县主没有着迷,而是公主着了迷,都不顾公主之尊了!

    “明日一早,你亲自将阿莹和张廉送回张家!”沉默许久之后,皇上轻声道,“张廉的病还是在张家养着为好!”

    这话,却叫来福愁苦了脸,“送张大人回家容易,可是县主那儿?”

    “来福,朕是不是强她所难了!”皇上转身坐在了炕边上问道,“从前见阿莹十分的喜欢这门亲事,可是现在又厌恶的很。原本以为是小孩子的心性,只是这会儿看来,倒是认了真了!”

    来福听着相似的话语在耳边响起,想起了从前梅妃娘娘在的时候,约莫是生下世子不久之后,皇上也曾这样说过。“不如问了王爷的意思,到底是县主的父王!”

    “他能说什么,不过是说遂了阿莹的心意,遂了朕的心意!”皇上沉声说道,“朕的儿女,怎么都在情上难过!”

    不管皇上如何感慨,第二日送萧琇莹出宫的消息,到底是传到了太后的宫里。彼时萧琇莹才陪着太后吃了饭。

    萧琇莹一点都不意外的道了皇恩浩荡之后,再也没开口说话,反倒是太后变了脸色,“才进宫陪了哀家这会儿功夫,你们一个个都要急着将她送走,索性,这宫里哀家也不带了,阿莹收拾收拾,跟哀家去锦州吧!”

    而萧琇莹笑了笑,“好,把张廉带上,在京城里也养不好病!”

    听到消息的张廉,怔了怔,“那就去吧!”

    锦州,他倒是去过,太后能去的地方不多,大概就是寺中吧!

    而皇上知道后,倒是说锦州不算安全,让太后多带些人去!

    只剩下来福一脸的梦幻,这算是同意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衰神成长记〕〔穿越木叶开宝箱〕〔女神的极品兵王〕〔穿越架空之天外来〕〔美女总裁的超级狂〕〔元大陆之除妖传说〕〔邪王绝宠:医品特〕〔佛系玄师的日常〕〔氪命玩家〕〔吃货唐朝〕〔我创造了一个网游〕〔全界直播〕〔极品小邪医-须弥果〕〔沈太太离家出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