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盛少宠妻100式〕〔重生之宠妻有毒〕〔[综]非本丸内本丸〕〔萌娘守护者〕〔追婚1001次:总裁〕〔十二错行〕〔重生之逐鹿三国〕〔傲世狂妃:腹黑王〕〔帝女重生:丞相大〕〔重生之最强龙神〕〔1号甜妻:陆少,真〕〔男神的甜宠时光〕〔桃李花千树〕〔权爷太霸道,军妻〕〔山村最强小农民〕〔三千年前有神经过〕〔良秦择穆:杠上法〕〔不负荣光,不负你〕〔都市透视医圣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门金闺 第九十一章箜篌
    见她说的这样的委屈,皇上心里也不是滋味,最是那句没有娘的话,深深的戳进了皇上的心里。他不禁多想,是否是勇王发现并且怀疑什么,所以这才忍不住的对着萧琇莹发怒的。他又想,若是梅氏还在,萧琇莹也不该这样的被人欺辱,还没有人替她出头,说到底还是吃了没娘的苦头。而且屡屡遭人算计,总是看在皇子们的份上,也是有个限度的!

    大长公主的目光从皇上和太后的脸上掠过之后,轻声对着萧琇莹笑道,“这有什么法子,礼孝大过天去。何况,勇王到底是疼惜了你这么些年头年头的,而且总归是为了你着想。终究你是出嫁的姑娘,整日里在娘家呆着算是怎么回事,于名声也不好听。而且张老夫人不过是为人严厉些,也是为了你好,来日里你们小夫妻分出来过日子,什么都要自己操心的,早早的学会了不是什么坏事!”

    萧琇莹见皇上的神色有些松动,心里一动,“皇叔,儿臣想,五公主的丧仪还没有完,不如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儿臣办吧!之前一直是四公主在操持,可是如今她回了宫,五皇姐的那边不能没有人管啊!”

    皇上叹了口气道,“胡闹,你有没有犯错,剩下的事情是给五丫头守孝,你一个出嫁的丫头参和这件事情做什么,何况朕已将这件事情交给了礼部的人去操心了!”

    萧琇莹咬着唇有些委屈的道,“那怎么办?”

    瞧着她衣服小可怜的模样,皇上也不忍心说出让她回张家的话来,心里不由的暗恼一向懂事知礼的四公主这回怎么也跟着瞎胡闹了!

    午膳过后,大长公主乘车马离开了皇宫回永昌侯府处理事务去了,而太后这是雷打不动的要歇午觉的。而萧琇莹则是被皇上留了下来,让她到私库里挑些东西再走。可是萧琇莹到私库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好东西,于是两手空空的就出来了。

    皇上才见过内阁大臣问了勇王府的事情如何处理,萧琇莹就回了内殿,“皇叔,您的私库里个个都是顶好的,儿臣可不敢拿了去!”

    时光流转,皇上恍惚的想起,当年的梅氏也曾说过这样的话,只觉得远远走来的那道身影,在眼前又了重叠的痕迹,暖和的二月春日里的阳光盈满内殿,空气里还带着阵阵清幽的花香,似流云浮动,明亮而安静。

    萧琇莹几步进了内殿之后,自己在西边上的炕上坐下道,“我瞧着伺候您的来福公公身子不舒服,让他回去歇着了。也是难为他,自己身子不舒服,还这样忧心着您!”

    皇上颔首道,“他倒是听你的话!”

    萧琇莹一愣,“满内廷谁人不知道我是个不讲理的性子,来福公公是怕了我!不过我瞧着来福公公却是不大舒服,这才劝说了两句!”

    皇上瞅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也是,亏得你是女儿家,若是男子,依着勇王宠你的程度,只怕京城里又要多了一位纨绔了!春日暖和,花鸟虫鸣的,朕还从来没有听你弹过曲子,为朕弹一曲如何?”

    “皇命不敢违!”萧琇莹立即从炕上起身,规规矩矩的站在皇上面前行礼,好不讨巧。

    正说着话,就有人搬了空后来,萧琇莹眉眼微动,上前两部仔细的打量之后笑道,“皇上,都说您十分的喜好音律,可是在乐器的保养上就不如儿臣了,您瞧,这处的琴弦都快断了!”

    说着及将手指在了箜篌的一处琴弦上,内殿十分敞亮,而琴弦上明显有着被利器割开的痕迹,看到这里,皇上脸色一变!而将箜篌搬进来的内侍听了萧琇莹的话,立即反驳道,“县主,这箜篌原本就是一直存放在库房中的,小的们一直小仙女保养着,丝毫不敢怠慢。这箜篌原本就是这样的,只是您不时常弹奏乐曲,不经常触碰此物,自然是不知道的!”

    萧琇莹微微一愣,心道,着内侍怎的如此会说话!可是她也说话,而是伸出手用力的在箜篌那处快断了的琴弦上撩拨了两下,弹奏出一段清扬的曲子来,而箜篌琴弦发出铮铮之声,而后立即断了!

    当即皇上的脸色大变,而内侍一看不妙,立即跪下连连告罪。萧琇莹冷笑道,“来福公公这才出宫,你们这些人就敢胡来,说人给你的规矩,也敢说我不善乐器,告诉你,红楼中的乐器,就没有我不会的!今日皇叔心情好,这才命我弹奏一曲也好指点一二。你们倒好,白白叫我在皇叔面前失了脸面,太讨厌了!”

    “来人将今日接触了这羽扇箜篌的人都给朕压倒慎行司去,好好问问!”皇上是何等的眼力,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蹊跷之处。

    萧琇莹则是一脸的懵,“皇叔,不过是管理不善,言语冲撞,好歹也是伺候您的宫人,怎么说带走就带走。不如您就罚他们月钱以儆效尤也就是了!”

    皇上冷冷的看着地上连连讨饶的内侍道,“伺候朕,还不知道他们真正的主子是谁呢!”

    很快守在养心殿外的侍卫就将内侍带走,而萧琇莹这是低头好似害怕皇上的雷霆龙威,糯糯的不敢说话。

    “罢了,今日就免了,方才太后临走的时候让你早些时候回寿康宫去,你去吧!”皇上的眼光从低头不语的萧琇莹身上掠过。

    而萧琇莹闻言,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小心翼翼的退出了养心殿,一直守在殿外的千萍即刻迎了上去,“这会儿功夫,皇后娘娘只怕是知道了消息!”

    萧琇莹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皇后娘娘掌管内廷事物,满宫里发生了什么,自然是一清二楚的!养心殿里的事情,除了皇叔自然是皇后娘娘说了算!”

    千萍小心扶着萧琇莹走上小径,“若是叫皇后娘娘知道,自己费了诸多的心思安插进了的暗桩,被四公主被拔了,指不定怎么生气!”

    “幸得来福公公指点一二,不然的话,可真就是咱们遭殃了!”萧琇莹道,“回去之后,命人送些庄子上的好东西到来福公公的府上去。也是谢了他今日的点拨之恩!”

    “不消您吩咐,奴婢方才已经将消息传了出去,这会儿郑嬷嬷应该在操办了!”千萍道,“也是四公主太心急了,这个当口撞了上来。”

    “她自然是心急,一向被她死死的踩在脚下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比她厉害了,连她唯一精通的箜篌都被别人取代了,能不急么!可若是她知道为什么皇叔这样钟爱箜篌也不知道会不会下了这诸多的功夫在上面了!”萧琇莹冷笑道。

    而皇后的立政殿正是一团乱,宫人们正在收拾着地上的瓦砾碎片,而皇后阴沉着连对着身边的丫头道,“她也敢!”

    “许是凑巧!”大丫头低声劝导,“四公主这段时间规矩的很!”

    “规矩?不过是做给本宫和皇上看的而已!同她那个娘一样,满肚子的鬼心眼,不安分的很!”皇后恨声道,“五公主的事情,本宫还没有查问清楚,她这边就这样的急不可耐的闹腾上了。不就是看着萧琇莹昨夜在护城河上出尽了风头,心里着急了,到底是小娘样的东西,眼睛皮子就是浅!”

    “娘娘息怒,您也知道四公主将先贤妃在皇上跟前的恩宠都耗尽了,您只管看着她闹腾就是,左右二公主的婚期将近,而七公主还小,又有沈妃照顾,你自然是无需担忧四公主还能在皇上和太后跟前得了什么恩宠的!”丫头低声道。

    “本宫自然看不上她那个跳梁小丑的!可是本宫是心疼好不容易塞进去的两个暗桩,就这样被她拔了。你传消息下去,皇上这些年防本宫跟防贼一样,慎行司又都全是皇上的人,真是吐出什么消息来,本宫该怎么办!二皇子护送六公主出嫁,丽妃和赵妃就走到的进了。原来本宫也是不把丽妃放在眼中的,可是谁承想,丽妃竟然还有几分本事在的,倒是小瞧了她去!在不惩治那个小贱人。只怕赵妃和丽妃勾结起来,毁了本宫和五皇子的好事!”皇后厉声道,“先前不是说,有人掺了勇王府一本么,今日皇上找见了内阁大臣,可是为了此事?”

    丫头点头,“正是为了此事,不过奴婢看着,多半都会因着县主的面子上而从轻发落的!”

    皇后冷笑,“萧琇莹那里能和皇上的江山比?不过是勇王府的事情不大,这才叫皇上没有动他们的心思而已。不过说到底,勇王府是支持皇儿的,不能叫他们踩着勇王府的脸面,将今日的消息传出去。另外赵妃那边,不是被冷了好些日子了么,六公主远嫁,她的心思和手都空了出来,若不能给她找点事情做,只怕她一门心思的跟本宫作对!”

    “娘娘的意思是?”

    “本宫一个人查,到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如将消息透给赵妃,看看她能查出什么来!”皇后淡笑道,“今日养心殿的事情,需得仔细的查问。这段时间来,萧琇莹那个鬼丫头很是不同寻常,闹腾出这么多的事情来,咱们也得看看是不是有她的手笔在!”

    “是!”丫头答道,立即就退出了立政殿。

    七弯八拐的回了寿康宫后,萧琇莹见太后竟然起了,立即上前伺候着太后洗漱,“这才多会儿功夫,您怎么不多睡会儿?”

    太后抚了抚额头,“这些日子天天的睡觉,人倒是不乏!对了,你的事情办好了?”

    正在为太后梳头的萧琇莹眸光微闪,问道,“儿臣能有什么事情?”

    “哪日你在宫里的时候,不是将阖宫闹出点事情来?”太后对着镜子憋了她一眼道,“可留下痕迹?”

    萧琇莹撇撇嘴道,“瞧皇祖母说的,便是儿臣不在宫里的时候,宫里就能安安稳稳似得。这满宫的赵妃,丽妃,淑妃,沈妃,加上皇后娘娘,没有儿臣还不是将宫里闹腾的满天飞!”

    “皇后也是你能编排的?”太后沉着脸道,“其实啊,为人正室就该有皇后的手腕和气度。你瞧瞧,她这些年,即便是和皇上离心,可是赵妃荣宠不断,张婕妤张扬跋扈可是他们也不敢在皇后面前放肆不是!若搁在你身上,早就闹腾的全天下尽知了!”

    “那可不是!儿臣命好,有皇祖母和皇叔宠着,那里就是需要考虑这些事情的!儿臣只要是受了委屈就在您跟前哭一哭,在皇叔面前委屈委屈就成!”萧琇莹将太后的发髻梳好,扑在太后的背上,脸贴脸的撒娇道,“皇祖母,干嘛非要在懿旨上加上那么一句话,我折腾胡闹这些日子,偏偏张家宁可不要脸面也不放人,父王和皇叔也觉得张廉好,不肯替我出头!儿臣日日想着只要回了张家,就要被张廉日日惦记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张廉再给卖了,心里慌的很!”

    “眼下不是你和离的好时候!”太后叹息一声,“等到新帝登基,一切成了定局,你爱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左右五皇子和你是打小的情分,到时候哀家嘱咐他两句,你不会太为难!”

    “皇叔身体康健,体魄健壮,吃得下,睡得着!儿臣这大好的年华,岂不是要白白耽搁了!”萧琇莹委委屈屈的说道。

    “浑丫头,什么话都敢说!”太后轻轻的在她脸上拍了几下道,“王府里很热闹,哀家派人送礼去的时候,你嫂嫂忙的脚不沾地,你倒是清闲,躲进了宫里来!倒是张家的老夫人和大夫人帮忙不少,你便是不回张家,也要将人家今日的辛劳记在心里。”

    “知道了,儿臣在皇祖母的宫里挑些好的衣衫料子回去分给他们!”萧琇莹笑道。

    “鬼丫头!”太后笑骂一句,半搂着萧琇莹摇晃,“哀家老了,不能再陪着你多久了,来日也要将自己照顾好自己才是!能借势的就借势,但是你自己也要有本事才行,不能全靠着别人的恩宠!”

    萧琇莹点头道,“儿臣记着呢!”

    祖孙二人许久不见,坐在一处说闲话,一下午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晚膳之前,萧琇莹正陪太后用膳,就听见皇上和皇后来了。

    二人对视一眼,不知是怎么回事,萧琇莹以为是晌午的事情被查了出来,心里有些慌乱,而脸上就带出了些,倒是太后稳住了,“还有几日就是二公主下降的日子,估摸着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

    萧琇莹跳的七上八下的心这才安稳了许多。

    皇上和皇后一路进了暖阁见祖孙二人在用膳,皇上道,“太后怎么这么晚才用晚膳?”

    皇后笑道,“阿莹进宫,肯定是陪着太后说话,祖孙二人高兴晚了时候!”

    太后笑了笑,“倒也不是,这桌才是她这个小丫头做的,手生才做好,这才耽搁了时候!”

    皇上一愣,笑道,“太后可比朕有福气!”

    皇后脸上的笑容越盛,“瞧瞧,这丫头就是一天一天的懂事了,还会做菜了。”

    太后看了桂嬷嬷一眼,桂嬷嬷会意,立即拿了碗碟来,太后道,“虽然味道不算的好,可是胜在心意好,皇上和皇后尝尝,也是她小儿家的一番心意!”

    皇上瞅了站在身后的萧琇莹一眼,萧琇莹见状,立即笑了,“皇叔,皇婶,儿臣知道自己做的不好,只是您两位好歹也不要笑话儿臣。”

    皇上笑着夹了一筷子的鲑鱼,有些老,火候掌握的不好,不过腥味倒是没有了,于是点点头,“尚可!”

    皇后瞅了满桌子的菜,有的焦糊,有些看不清是什么做的,于是夹了一筷子的黄瓜,没相当黄瓜搁了蒜蓉倒是极为爽口,“这菜不错,难为你这样亲力亲为!”

    萧琇莹笑眯眯的不说话,四人略微用了一些之后,就撤了小去,而萧琇莹见几人有话要说,于是主动避开,到了小厨房准备些汤羹。

    “皇上和皇后来,可是因为二丫头的婚事?”太后拿着帕子擦了擦嘴,喝了一口清茶道。

    皇后点点头,“眼看着婚期近了,可今日上午镇国公府的二公子却突然病了,儿臣心里越发的慌乱,这便没了主意,这才央着皇上道太后这里来想想法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衰神成长记〕〔穿越木叶开宝箱〕〔女神的极品兵王〕〔穿越架空之天外来〕〔美女总裁的超级狂〕〔元大陆之除妖传说〕〔邪王绝宠:医品特〕〔佛系玄师的日常〕〔氪命玩家〕〔吃货唐朝〕〔我创造了一个网游〕〔全界直播〕〔极品小邪医-须弥果〕〔沈太太离家出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