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盛少宠妻100式〕〔重生之宠妻有毒〕〔[综]非本丸内本丸〕〔萌娘守护者〕〔追婚1001次:总裁〕〔十二错行〕〔重生之逐鹿三国〕〔傲世狂妃:腹黑王〕〔帝女重生:丞相大〕〔重生之最强龙神〕〔1号甜妻:陆少,真〕〔男神的甜宠时光〕〔桃李花千树〕〔权爷太霸道,军妻〕〔山村最强小农民〕〔三千年前有神经过〕〔良秦择穆:杠上法〕〔不负荣光,不负你〕〔都市透视医圣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门金闺 第七十四章 收网(一)
    适逢宫人呈上点心,萧琇莹将一碟子豌豆黄放在大长公主的面前,悄声道,“夜家的那位二姑娘,有些率真,爱闹腾,自然就不得喜欢安静的祖母的欢喜。也是祖母慈善,才特意在您府上办宴席的时候将她带上,也是为了叫她热闹些。可是偏生不巧的很,夜家姑娘不过才十五岁上下,正是贪乐好玩的年纪,这才出了这桩事情,教您的宴席蒙羞了。只是这件事情,若是寻了二哥牵线搭桥,只怕二哥和夜家之间的隔阂就更深了!您也知道夜家上京城来原本的打算就是为了延续两家之好的,如今还将姑娘许给未知家底身世的男子,岂不是叫夜家认为王府势大羞辱他们!”

    豌豆黄软糯十分清甜,萧琇莹捻了一块放进嘴里,大长公主点点头,“你这话听来倒是有几分道理,可是这事该怎么办才好呢,总不能就这样回了人家吧!”

    闻言,嘴里的豌豆黄如丝滑牛奶一样滑进胃里,萧琇莹高深莫测的对着下首的贺映寒笑了笑,软声道,“姑祖母,您忘了沈家和夜家原是有些亲故的,您自然是不能亲自去过问这件事情的,但若是表哥就不一样了。听闻夜家的主母原是沈家的女儿,表哥又是沈家的弟子,身份又不一般,且不此事原本就是那夜家姑娘担了错的,便是没有,也是给了夜家那位庶出姑娘的大的脸面了!夜家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家,自然是知道轻重的!”

    “依着阿莹所言,这遇上事情就分的亲疏远近了,叫我这个表兄去趟浑水,担风险,哎,我到底是个表兄,自然是不能同阿云相比较的!”贺映寒故作矫情的道,引得大长公主笑话他一番。

    “也不是不亲近表兄,而是来你府上的客人,自然是表兄最清楚他为人如何的!这样的事情,除了表兄再无旁人能担此重任!”萧琇莹笑眯眯的道,“你不妨去信江南夜家,将那饶情况清楚,也好叫他们自己选择才是!若是真成了,也算是表哥日行一善!”

    贺映寒朗声笑道,“罢了,你都到这个份上了,我若还是推脱,倒是成了专干坏事的恶人了!”

    大长公主和萧琇莹疏疏一笑,任凭贺映寒耍乖弄巧,逗得两人直乐。

    一盏茶罢,大长公主才问及太后的情况,“昨日就来了宫里一趟,瞧着她十分的不好,今日担心这才又进了宫。方才在门口遇上桂嬷嬷,是吃了药,好多了!”

    萧琇莹微微点头,面色也松快了许多,“我是早上进宫的,那会儿皇祖母昏昏睡着,之后用了药,午膳之前就睡下了,看着日头,应该快醒了。听祖母,您在为表哥选夫人,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有这样夫人福气被您看中?”

    瞧着萧琇莹一副好打听的乖巧的模样,大长公主笑眯眯的同她道,“看中了徐家的大姑娘,端庄知礼,又是清流世家的出身,行规蹈矩,文采和模样都不差!我瞧着十分可乐,只是映寒她呆板的很,不大喜欢!阿莹你常在京城中,觉得此人如何?”

    “祖母,你可别为难她了!你没听么,阿莹在京城中的名声可不大好,最喜欢的不是什么茶话诗会,而是跟着勇王身后窜街溜巷的胡闹。”贺映寒哈哈笑道,“听你还不大乐意嫁给怀瑾,我倒是十分可惜他娶了你这样不贤的媳妇,这每日里得操多少心!”

    萧琇莹撇撇嘴,有些气道,“我不贤淑,那他自可娶了贤淑的姑娘为他操持家务就是!只是你也别消想徐家的大姑娘了,我祖母过,徐家的那位姑娘是一位顶顶有主意的姑娘。不过姑祖母的眼光极好,她为人十分赤城又善良,我从前在别家做客的时候,见她与京城中的诸位姑娘相处的都很好,可见十分的玲珑。只是徐家的老太爷似乎有意将她许给自己恩师的长孙魏家公子,奈何徐老夫人魏家规矩严苛,不愿意将女儿嫁去受苦!”

    “这样啊,那我请人上门探探口风如何?”大长公主一听有戏,连声道,“映寒,这就决定了,徐家的姑娘极好,听又很是会生养孩子,就这么定了!”

    贺映寒蹙了蹙眉,倒是没有出拒绝的话来。他这样的表现,更是让大长公主心里决定,一定要早早的上门提请。

    才着话,就见柳妈妈疾步进来,萧琇莹挑了挑眉,已经猜出了柳妈妈什么了,但仍旧安安稳稳的听着她回秉,“见过大长公主,侯爷!县主,四公主无诏回来了,这会儿功夫到宫门口了!五皇子递了话来,求您道皇上面前为四公主情!”

    “回来了?”萧琇莹意味深长的道,“让我去情,是五皇兄还是其他饶主意?”

    柳妈妈摇摇头,没有话。

    “难道是因为太后病重的缘故?”大长公主有些忧心的蹙眉接话道,“只是这无诏回京,可是重罪!”

    但下首的贺映寒听闻之后差点没有将口里的清茶喷了出来,好不容易才止住了,乐不可支的问道,“五皇子是糊涂了不成,让阿莹去为四公主情。就你那肚鸡肠的性格,没有再皇上面上告上一桩就是做了善事了!还妄图情,莫不是想要四公主不好过么!”

    大长公主也觉得这件事情古怪,“不然,阿莹在太后这里带着,我替你去看一看?”

    萧琇莹摇摇头,“五皇兄传话,阿莹定然遵从的。皇祖母这里就请姑祖母守着了,阿莹不过是几句话,最多点卯就回来!”着就要起身离开。

    贺映寒眸光一闪,“阿莹,不如表兄同你前去,好歹你若是吃了亏也能帮你找回场子来!”

    萧琇莹一愣,若是贺映寒在,倒也是可以的,至少四公主的那些事情是瞒不住了!遂点头答应。临行前,柳妈妈将萧琇莹要的那封信递给了她,嘱咐道,“县主愿意就,不愿意就算了,切莫勉强!”

    非是柳妈妈不近人情,而是深谙萧琇莹的脾性,明明可以拒绝的事情,反而答应下来,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她早就猜到了今日发生的一牵

    正缝太后醒了,传了在偏殿候着的御医来看,太后渐渐康复,众人这才安心了许多。

    二人一路从寿康殿出来,半刻钟后到了养心殿前,来福公公见他们二人来了,有些惊讶,“侯爷和县主怎么来了?”

    贺映寒笑道,“来福公公辛苦了,原本是想看望太后之后再来皇上这里请安的,只是没想到有人拖了这丫头来情,我送她过来!”

    “情?”来福一顿,看向面色沉静的萧琇莹劝慰道,“不是奴才多嘴,县主不论谁求你,这无诏回京原本就是大罪,四公主的情,您不能求!你且安心回太后身边,若是有人问起,就皇上大发雷霆不见人!”

    然而萧琇莹后退一步恭敬的给来福公公行了一礼,“多谢公公回护之情,您的话,原本是一定要听的。只是受人之托,不得不为。而且这几日流言漫,我与四公主都深陷其中,早晚都是要在皇叔跟前理论清楚的。既然早晚都要面对,晚不如早,公公呢?”

    来福公公身受不起,连忙将萧琇莹扶起来,叹息一声,“也罢,县主的也是,那奴才就进去通传一声!”

    待来福公公进去之后,贺映寒才挪到萧琇莹的身边道,“阿莹,你可以啊,连皇上身边的大内总管来福公公都和你有交情!”

    萧琇莹笑道,“真心待人尚不能换来真心,但是假意待人,必定被人回报假意。何况皇叔很是疼溺我的!”那样的疼惜深沉也张扬,也是最是不能追寻缘由的。微微晃神间,就看到殿宇上灼亮的阳光倾落在了飞檐上的琉璃瓦上折射出耀眼的金光,如铺盖地的大雨一样缓缓自瓦砾上流淌而来。

    萧琇莹微微叹息,这样好的气,却是用来办这样糟心的事情。

    不大会儿功夫,来福公公就出来,请了萧琇莹和贺映寒进去,并提点道,“五皇子和张大人都在,四公主也在!”

    萧琇莹讶然,这会儿功夫,人就到齐全了,而贺映寒则声的在她耳边幸灾乐祸的道,“阿莹,你的心思是不成了!”

    “我几时有过心思!”萧琇莹回呛一句,“明明都是明摆着的事实,我想要做什么,从来都不会遮遮掩掩,叫人瞧了去!”

    跨进内殿,十分沉寂,但见皇上背手站在书桌之后,而书桌之上的物品都被人扫罗在地上,满身污渍的四公主跪倒在地上,一直流泪,让人见了好不怜惜。五皇子蹙眉看向四公主,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站在他身后的张廉,整个人都藏在阴影里,叫人看不清楚面容。

    “来福公公叫人收拾了吧,瞧这乱的!”萧琇莹心的跨过那些摔碎的东西,又看了屋子里的众生像道。

    来福公公见皇上并不反对,于是叫人麻利的将地上的东西收拾了去,之后又将内殿的门合上,心退了出去。

    见来福公公这样心翼翼,贺映寒原本吊儿郎当的心也跟着心了不少,倒是萧琇莹上前娇气的拉了拉生气的皇上的衣袖道,“皇叔,阿莹来了这许多会儿,你怎么也瞧瞧我!阿莹来,可是要告诉皇叔一个好消息的!”

    皇上被她这一拉,气消了大半,深呼一口气转头看向她问道,“什么好消息?”

    “来之前,皇祖母醒了,穿了院正来瞧,是脉象平和,好多了,只要慢慢将养着,也就没大事了!您可要好好奖赏五皇兄,是他费了好些心思,寻了补药给送进宫了,桂嬷嬷这几日坚持用着,可是好了许多!”萧琇莹笑眯眯的道,对跪在地上的四公主当做不知一样。

    五皇子见状,自然是明白萧琇莹在为他好话,连声道,“皇祖母的安危牵动父皇和儿臣的心,为了皇祖母的身子,儿臣自当尽全力!”

    皇上眉宇之间的褶子才消了大半,“这件事你有功,朕会好好赏你的!”

    五皇子见状,便道,“父皇,四皇妹······”

    “皇叔,今日姑祖母也进宫了!知道我来,托我问五皇嫂呢!”萧琇莹强声道,“来,这些段时日,皇族之中总是频繁的出事情。先前在太和殿前遇到了钦监,谁知不过是想要多嘴问一句皇祖母的安康,哪知道他不过是行了一礼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皇上夜暗自点头,“听得你这样,朕倒是该传他来好好地问问话了!”

    萧琇莹陪笑道,“正是如此!”

    这会儿,有宫人进来添茶,皇上让众人坐下,萧琇莹见五皇子频频看向她,不由得叹息一声,到底是开口道,“皇叔,四公主衣衫都脏了,不如允她去偏殿换身干净的衣服才是。到底是您的女儿,一国公主,这样的模样,难免有失体面!”

    谁知,萧琇莹不替还好,一提,方才平和了些的皇上立即骤怒,厉声呵斥道,“她哪里是什么公主,这样违抗君父的命令,何曾将朕放在眼中!”

    这样的话,可见皇上是真的生气了,而众人也威慑于这样的盛怒之下,一时间都跪在地上,谁都不敢开口替四公主话。

    “阿莹,好端赌你怎么从太后跟前过来了,还有永昌候也来,是谁给你们通风报信的!”皇上厉声问道萧琇莹。

    永昌候欲回话,却让萧琇莹拦下了,她掐了自己一下,瞬间眼泪直流,“儿臣今日一来这里,皇叔就砸碗砸碟子的,如今还这样生气,儿臣是哪里做的不对,引得皇叔这样生气。儿臣有错便挨罚就是,皇叔不要生气,气大伤肝!您素来就是肝火重,皇后才病愈,太后娘娘还在病中,若是您在有个什么,那该如何是好?”

    皇上见她哭的委屈,又这样言辞恳切的为了自己,便不好再迁怒与她。

    而萧琇莹等的就是皇上的心软,“儿臣知道,您因为四公主擅自回京生气,可四公主到底是在皇祖母身边养了好几年,这件事原本也是情有可原的,皇叔看在四公主一片孝心的份上,从轻处罚!”

    皇上冷冷笑道,“阿莹你是一片慈善的心肠,若她真是为了太后的病情回来的,朕自然不会这样生气。她回来,可是因为你诬陷她与张大人有私,告状告到朕面前来了!”

    萧琇莹故作惊讶状,“我诬陷四公主?这从何起?四公主与我虽非同胞姐妹,可也是一姓之女,从一处长大的。我从来没有诬陷四公主!”

    这时,一直跪在书案前闭口不言的四公主支起了身子,声音里都是冷冷的寒意,“那京城之中的流言,是怎么回事?我不过是一个未出嫁的女儿,这样的流言兼职比杀了我还要叫人难受百倍,阿莹当真是好手段!”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朱门金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衰神成长记〕〔穿越木叶开宝箱〕〔女神的极品兵王〕〔穿越架空之天外来〕〔美女总裁的超级狂〕〔元大陆之除妖传说〕〔邪王绝宠:医品特〕〔佛系玄师的日常〕〔氪命玩家〕〔吃货唐朝〕〔我创造了一个网游〕〔全界直播〕〔极品小邪医-须弥果〕〔沈太太离家出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