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门金闺 第六十七章 步步
    庄子的一切都是新鲜了,不同于府中的亭台楼阁,假山池水,就连飞禽走兽在这里是也多了几分自由自在的味道。院子是一处两进的院子,不算宽敞,不过来人也不算多,也尽够住了。因着庄子上不比王府守卫森严,故而萧琇莹占了里面的住所,而萧烨云占了外间的住所。最最别致的是,这里的院子的布置是按着江南院的模样建造的,巧精致,廊下还有诸多的铜制铃铛,微风掠过,就有叮当作响。这一点,与她的朝阳院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路上舟车劳顿的,县主可还受的住!”千萍一面给萧琇莹铺床,一面和萧琇莹话,“中午的时候在暖阁里间老王妃震怒,可是将奴婢的心都吓的停了半晌呢!也就是县主您了,若是换了旁人家的姑娘,指不定被吓成什么样子了”

    萧琇莹坐在梳妆台前,由着柳妈妈伺候着她对着镜子卸妆,闻声只是浅浅的笑了笑。脑子里倒是闲着今日张廉的神色来,有些无奈,有些难过。

    她知道今日自己的举措有些过了,可是那又如何,她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百般的忍让,换来的不过是再次的欺辱而已!

    见她面色有些不好,柳妈妈将珠钗放进首饰盒子里之后,轻声问道,“早些时候庄头夫妇想要见您,奴婢见您心情不好,索性就让他们明日来!”

    萧琇莹点点头,“我听庄头夫妇是母亲从前的旧人?”

    “是,庄头还是王妃亲自救下的!”柳妈妈点头道,“这几年庄子上的事情,多半都是他们夫妇在打理。一年前,老王妃将庄子扩了给您,打算给你做陪嫁庄子,清理旧漳时候,账面干净,竟然没有发现半点贪污,饶是奴婢见人无数,但这样的人品实在叫人称赞。所以老王妃也十分放心将这庄子交给他们夫妇打理!”

    萧琇莹点点头,由着柳妈妈伺候着她洗漱。屋子里的烛台高照,十分的亮堂,千萍将床铺好之后,就退下了。

    “其实按着规矩,县主出嫁之前,您的陪嫁都是要见一见的,但是婚期定的急,好些人您都没有见过。”柳妈妈见萧琇莹惫懒的躺在窗前的横榻上,于是道,“原本是定了正月里见面的,一来是认认脸,二来也好叫他们知道您是赏罚分明的人!没成想正月里,您病了,这才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见过面!”

    “妈妈,那些事情您若是办不成,可交给郑嬷嬷去办,她从前也是帮着祖母照顾着府里祖产的,办好之后告诉我就成。我现在一心想着张家的事情,只怕立时三刻是抽不出空闲来管理这些的!”萧琇莹淡淡的道。

    庄上的庄户人家不少,但是相隔甚远,夜里倒是十分安静,晚风徐徐自格子窗户处吹来,伴随的就是清脆的响声,时时有莺啼婉转,一腔心事,随着着恣意舒适的环境也遣散了几分。空气之中带着泥土的清新和雨后的丝丝清凉,随着晚风带来的还有不知什么花带来的甜香之气,馥郁芬芳,倒也十分怡人。

    柳妈妈取来一床薄被,轻柔的盖在萧琇莹的身上,颇为关切的问道,“奴婢早县主一步道庄子上,只是听郑嬷嬷了您今日在酒楼和三爷见过面,很是不留情面,奴婢托大问您一句,可是想要和三爷和离?”

    只闻一声“锃!”萧琇莹难堪的闭上了双眼,心事翻涌,搅动心肠疼痛难忍。但再睁开眼是,眸子里只有华光璀璨,耀眼十分,口气淡漠中带着一丝森然,“妈妈以为不妥?”

    柳妈妈沉默片刻,才缓缓开口道,“关于您的沸议本就不少,若是此时和离,只怕沸然!而且,王府本就处在尴尬的位置上,又是这个风口浪尖上!您承受老王妃和王爷的宠爱最多,世子独立支撑王府本就不容易,您忍心为世子百上加斤么?”

    萧琇莹嘴角微勾,一双米粒大的梨涡浅浅的映在嘴角边上,很是无辜可爱的样子,但是出口的话却是淡漠的十分,“妈妈,本朝皇亲宗室女也不是没有过和离的,我不是头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而且,你放心,整个南楚亲王只有父王一位,但是皇叔的皇子们可不少。而且,在皇叔所出的诸位皇子中,大皇子身患脚疾,是无缘皇位;二皇子母家势弱,本人也是寻常人物,并不十分出挑;三皇子生母早逝,养在赵妃膝下,又迎娶了赵家的姑娘为妃,他与赵家之间的关系早就根深蒂固;五皇子出身最好,中宫嫡子,又得皇上亲自教养,在诸位皇子中也是独一份的;六皇子今年不过十四,即便母家甚好,但是比起其他皇子们也是不够看;而八皇子不过才三岁,也是搭台子的命而已。”

    柳妈妈拧眉,听着萧琇莹浅声着宫中的局势。

    萧琇莹起身喝了一口清茶继续道,“众人都知道,大皇子不问朝事,行事也算稳妥,不谈其他,若是大皇子没有脚疾,但凭他是杨淑妃养大的情分,足矣叫板五皇子,可惜他生命不好,没能投在杨淑妃的肚子里。二皇子早早就出宫建府,他自知斗不过其他皇子,只安心做闲云野鹤的散人,可若是他的母家复起,身份贵重呢,他未必没有一战之力。皇叔心里中意的自然是五皇子,我仔细瞧着,三皇子的存在不过是打磨五皇子的顽石而已。不然为什么赵家的姑娘嫁给三皇子的时候,皇上一点都不曾犹豫,最是爽快的答应了。要知道当年赵妃可是卯足了劲的挑选了好些清流世家的贵女,都被皇后一否决,这才想到了自家的侄女!即便是五皇子被皇叔暗自定下,可是一日不立太子,他就得一日盘着。而且,皇叔千秋鼎盛,今年不过才四十出头,咱们南楚的皇上即便寿岁不长,但是若再熬到六皇子长大成人也不是不可的!嬷嬷难道没有注意到丽妃的母家一门的清贵姿态?满门的规矩极好,姑娘们嫁到都是在京城里数得上的人家,媳妇也是出身极好的!”

    听到这里,柳妈妈不由得心里打鼓似得跳的厉害,她不可置信的开口问道,“县主的意思是,想要阻止五皇子被立为储君?”

    萧琇莹伸出一根葱白的手指,摇了摇,低头垂眉间的妖媚神态足以魅惑众生,“妈妈,且不我有没有那个本事!单赵家的势大和三皇子的聪明必然是看破了皇叔的打算。这些年他虚虚图之,皇叔对他也算是宠爱。到底,都是皇叔的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哪有不心疼的道理。虽然比起其他的几位皇子,郑皇后母家够显贵也够心翼翼,五皇子妃手段撩将五皇子府中的侧妃庶妃管理的十分有调理,最重要的五皇子也算的上是治国之才。但是有那么些皇子在,皇后和五皇子也算不得清希而我好歹姓萧,也没有想要祸害江山的想法。只不过,皇后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害我,我却是不能叫她好过!”

    “皇后在宫中,权利稳固,而且太后也十分的维护皇后的中宫之权!”柳妈妈道,“这您是知道的!”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我已经下出邻一步棋子,而且第二步棋子也安排妥当,只等着消息就是了!”萧琇莹淡声道,忽而展颜笑道,“妈妈放心,我便是要和离,也不会拖着王府遭殃,要知道我今日身娇肉贵,不过是仗着王府得势。妈妈辛苦一日,且歇着吧,叫千萍进来陪我。乍然换了环境,倒是有些不习惯!”

    得了萧琇莹的承诺,柳妈妈的脸色好了许多,她从几子上起身,劝道,“三爷和四公主的事情也实在不像话,但县主若是真的不愿意和三爷继续过日子,奴婢想您不如将那道诏书交给张家就是。这弯弯绕绕的,妈妈是担心,您会像当年的王妃一样越陷于深,最后无法自拔!”

    萧琇莹笑了笑,没有话。

    屋子里的灯盏熄了几根,亮光也黯淡了许多,倒是窗外的月色瞧着十分明亮,千萍不知什么时候进了屋子里来,见萧琇莹从横榻上起身,直愣愣的瞧着窗外的景致出神,于是取了一件外衣与她披上,口中道,“县主怎么还开着窗户,也不披件衣服!”

    “方才人多,只好在这个时候来问你,让你办的事情办的如何?”萧琇莹转身将衣服拢了拢,身上的寒气也散了许多。

    千萍转身将窗户合上,又熄了烛台,只留下一盏莹莹火光照亮黑暗,她将萧琇莹扶到床边才声道,“也是县主想的周到,您去的那家酒楼,是何御史惯常去的,今日正巧也在。是以婢子才问起,那二便在的,婢子也未可以预定,只了您喜好安静的包房,那二也是个机灵的,自然是知道什么意思!就直接定在了何御史的旁边!”

    “嘴巴封严实了?”萧琇莹不放心的问道。

    “这个自然,他一个二,平白得了十两银子,若是听话则好,若是不听,那银子底下的官银印记可叫他有的受!”千萍道,“婢子怕何御史的奏章被人拦下,幸好今日好些世家夫人都出门自发的卫六公主送亲。咱们出门的那些时候,还有好些夫人在酒楼中,于是婢子假借赵家饶名义,将好几位交好的京城里有名碎嘴的夫人在酒楼里吃宴席,安排在了您的隔壁。”

    “很好!”萧琇莹冷笑道,“这件事情闹得越大约好,皇后像只乌龟一样缩在宫里不出来,那么我就从五皇子那边下手,谁叫他是保媒拉夏那人呢!”

    “那县主,接下来,怎么办?”千萍继续问道。

    “四公主不就在清净寺中,明着是为了主持法会,可是连送亲都没有回来,皇叔心里也是烦她的。既然咱们来了这里,不妨见一见!”萧琇莹狡黠一笑。

    第二日清晨,萧琇莹早早就睡醒了,色不过才蒙蒙亮,万物具静。而睡在外间的千萍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显然好眠。

    她慵懒的躺在床上,想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事情,二皇子能够送六公主远嫁,一来是因为三皇子不愿离京,五皇子又与赵妃对立,更是不能,大皇子身上有五公主葬礼的差事。二来,是她悄悄的叫人买通了赵妃身边大宫女,让赵妃亲自向皇上举荐二皇子送亲。目的最是简单,二皇子可以接着这个机会与送亲的吉安侯结交关系,还可以与漠北的人交好。

    其他的都是寻常,但最重要的是在皇上面前露了脸,让皇上知道,除了大皇子、三皇子、五皇子之外还有二皇子可用。一旦他从漠北回来,两国结亲成功,皇上诸多的恩赏,源源不断,朝臣们也是看风向行事,皇子未必没有出头之日。如此一来丽妃自然是要酬谢赵妃的恩情,两相权衡之下,一来二去丽妃和赵妃自然是水到渠成的结成联盟了。至于这两位皇子之间的联盟稳固与否,那就不管萧琇莹的事情了。

    只是想要达成这样的局面,光是这些做派,自然是不成的,还需要再在皇后那里添把火,即便丽妃和二皇子想要独善其身,也不能够的!

    早膳之后,郑嬷嬷带着庄头一家子进来拜会萧琇莹,庄头看着五十上下,寻常模样,并不十分的出挑,只是一双眼睛十分的透亮,一看就知道是个明白人。庄头的妻子,倒是看着年岁比庄头些,并不如寻常庄户妇人那样手脚粗糙,反倒是水灵许多。二人一共生养了四个孩子,长子已经成婚,次子在京城萧琇莹的铺子上做学徒,长女也成家,只有十四岁的次女还没有着落。

    许是因为是女儿的缘故,次女瞧着十分胆大,见了萧琇莹看过来也不生怚,反而对着萧琇莹露出笑来。

    “没规矩,见了县主也不知道问好!”庄头娘子在次女身上拍了一下,次女也不怕,只是笑嘻嘻的道,“瞧着县主像庄子里先生画上的仙子一样美,叫人挪不开眼,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屋子里的丫头婆子都露出笑意来萧琇莹自然也笑了,“倒是个实诚孩子,叫什么名字?”

    “回县主的话,我叫冬雪!”姑娘笑眯眯的对着萧琇莹道,“因为我娘生我的时候是在冬,又下了雪!”

    “你这名字倒是应景!”萧琇莹点点头,“嬷嬷以为呢?”

    郑嬷嬷不言苟笑的上下打量着冬雪,毒辣的眼光毫无遮拦的落在冬雪的身上。饶是冬雪胆子大,在这样的目光下也不好意思了。

    一时间屋子里寂静了许多,最后郑嬷嬷摇了摇头,柳妈妈见状便明白了几分,“若是县主喜欢冬雪,这些日子不如让冬雪到院子里伺候县主。这庄子这样大,有了冬雪在,县主也好认清路!”

    庄头也沉声附和道,“柳妈妈的是,自从去年,老王妃将庄子扩建之后,倒是大了许多。县主在庄子住着,有冬雪陪着,也能方便许多。”

    而庄户娘子瞧了瞧萧琇莹和身边伺候的丫头婆子,倒是没有话,只是眼里带了几分担忧之色。

    萧琇莹点点头,又对着庄户娘子道,“你且安心,我不带她走,只是瞧着她胆大活泼,留她在院子里住几日!”

    就这样冬雪被留在了院子里,而庄头带着一家人回了自己的屋子。噗一进门庄头就到,“你这样心翼翼,当真以为什么人都能到县主身边去伺候,你瞧瞧县主身边是什么人,年老的是老王妃身边伺候过的郑嬷嬷,昔年可是管着王府里赏罚的嬷嬷。还有那位柳妈妈,那从前是官宦人家的姑娘,得罪了主母才道王妃身边伺候,还有那大丫头,听是宫里太后赏赐的!”

    庄户娘子被庄户一顿责备,很是伤心,“我不过是心疼冬雪,她散漫惯了,若是到了县主身边去,指不定惹出多少事来!”

    庄头气呼呼的转过头去,不在同她话。

    倒是一旁的长媳笑了笑,对着庄户娘子道,“娘心疼姑是应该的,只是爹也心疼她。娘,媳妇看县主年纪不大,身边的丫头婆子规矩不算严苛,脸上都带着笑呢。可见县主是好话的主子,爹的意思是,若是冬雪入了县主的眼,跟着到了京城去,往大了做了管事妈妈,那可是有体面的差事,往了,来日婚配也可寻个清白人家!”

    庄户娘子一愣,“这我倒是没有想明白!”

    倒是庄户摇摇头,对于庄头娘子这样的表现,倒是没有过多的苛责,“罢了,事情已经这个样子了,再多什么也无济于事!我晚些时候将账本子给郑嬷嬷送去,你看着有合适的山珍野味给主院送些去,多少是咱们的心意!”

    倒是萧烨云在早膳之后,见到了萧琇莹身边跟着个不曾见过的丫头,有些好奇,多问了几句。冬雪性子活泼,往往问一句,她能上三句,正是得了萧烨云的喜欢。

    ------题外话------

    抱歉了,各位仙女,原本想着这个月之后就万更的。但是看了更了两之后,发现精力完全跟不上,而且文章的质量也不行,所以条件允许,还要仙女的支持会二更的,爱你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朱门金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