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校园:战少,〕〔逆天九小姐:帝尊〕〔重生之漫漫余生〕〔贴身狂少〕〔无敌护花兵王〕〔染指成婚:狼性总裁〕〔死神少女:灵异怪〕〔重生之神医军嫂〕〔皇叔追妻:重生王〕〔萌宝36计:妈咪,〕〔偏执强宠:恶魔老〕〔哀家有喜:摄政王〕〔顶级宠婚:闷骚老〕〔仙韵传〕〔我真是良民〕〔见习大记者〕〔拜师九叔〕〔重生天后辣军嫂〕〔宠婚秘笈之爱的被〕〔废土女王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门金闺 第四十一章作词
    越氏摇头轻笑,眼中闪过一丝暗芒,“妾虽是侧妃,但也添为庶母,既是母,只盼着县主一切安好,如何会觉得县主慢待了妾!倒是县主此次回府,可要多住些时候,老王妃和王爷时常挂念!”

    一番话说得十分大气且通情理,萧琇莹不觉抬头仔细的看了她一眼,谢氏也同样惊讶,但她素来沉稳,只是扶着肚子温声道,“侧妃大度是咱们做小辈的福气!”

    “红玉难得,被你祖母积年的放在檀香木的匣子里,长年累月的自然就沾染了香气!”大长公主的目光从越氏手中的那只红玉镯子上闪过,于是笑道,“哎呀,年纪大了,这么坐一会儿便觉着累得慌,老嫂嫂,咱们歇会儿?”

    “正好我也觉着乏了,你们自己玩吧!”说着就起身要离开小花厅,众人起身相送,老王妃挥挥手,示意他们不用,回头对着萧琇莹道,“对了,你的院子给你换了新的棉被,若是乏了也去歇会儿!”

    萧琇莹点头称是,适宜的打了一个呵气,众人见状便借口困乏都散了。出了小花厅,谢氏拉着萧琇莹往她旧时在家住的院子方向去,“你出嫁后,祖母便派人日日打扫,说是哪日你回来了,睡得也香甜!常用的棉被什么的,都让人换成新的了,说起来我这一个月有了身子之后越发的困顿,这些事情还是你大哥做的!”

    萧琇莹不觉惊奇,惊呼道,“大哥如此细致?”

    “你大哥不常将情感外露,但是十分在意你!当初三爷那个妾室的事情传来的时候,你大哥生了两日的气,后来将张廉好生训斥了一番才作罢!”提起丈夫谢氏明显话多了,连脸上的笑意都真切了几分,道,“你在家时,时常将他气得不行,每次都是忍着回了院子,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絮叨许久!你出嫁之后,好几次我都看见你大哥站在你院子门口往里看,大概是想你、担心你过得不好!”

    “整个府里,其实你大哥最苦。父王事情多杂,时常叫了世子帮忙,世子原本就担着五城兵马司的官职,也是不得闲。有事情做,也不算什么坏事!可是他时常板着脸,叫人以为他是多么严苛的人,其实在孩子们面前他倒是最宠溺孩子的那个人!”谢氏絮絮说道,“阿莹,妾室的事情,每个女人都避免不了。当时我听到消息的时候很是担心了一阵,后来知道你的做法也是放心了,不管心里怎么想的,不能讲把柄留给别人,你做的很好!”

    “嫂嫂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萧琇莹狐疑道,谢氏是萧烨华亲自求到太后面前,求太后赐婚的。因着谢氏出身好,为人谦和,夫妇二人很是和睦,鲜少听到吵嘴的消息。故而,萧琇莹听到谢氏教她如何处理妾室的时候,也是惊讶了。

    谢氏觉得走乏了,于是站在了方才抽了新枝条的柳树下歇息片刻,微风阵阵,平静的湖面霎时波光粼粼,远远看去,亭台楼阁,树木草卉皆倒映其中,恍如名师画卷好不别致!二人矗立在湖边,有扑腾嬉闹的鸳鸯,恩爱甚笃!谢氏嘴边带笑,不由想起早上的时候萧烨华出门时的叮嘱,小心安稳,心里暖流划过。“咱们这样的人家,最是喜欢多子多福!早些时候,我也安排了好些姑娘,甚至差点就迎了良妾进门,只是你大哥觉得嫡子出息就比十个庶子还强,从前留在身边用着的人儿都叫给了嫁妆嫁出去了!遇上疼惜妻子的夫君是好事,可若是不能,咱们也不能断断苦了自己才是!”

    “在大哥心里,嫂嫂才是能比肩的妻!”萧琇莹突然说起了萧烨华成亲的那一段时日她还小,萧烨华总是板着脸,被本就俊朗的外表生生露出一股子生人勿进的凌冽气息来。可是成亲的前一日,他喝醉了,到底是一母同胞的兄妹,萧琇莹就陪他身边听他说道,说他与母家梅表姐之间的情谊,说嫂嫂谢氏如何温柔大度。彼时她不懂,只是问了一句,大哥喜欢梅表姐,为什么不将梅表姐娶回家来!

    醉酒之后的萧烨华说了一句至今她都没有堪颇的一句话,“阿莹,世上相爱不能在一起的人何其多!”

    谢氏笑了笑,眼里满是柔光,“能陪着他,我就知足了!”往事如何,谢氏未必不清楚,可是她聪明的选择不问,不说。既然是往事,那么旧事尘封,逐渐忘去才是它的归宿!

    回了自己的院子,萧琇莹舒舒坦坦的躺到床上,枕着带着阳光的香气十分惬意的睡了一觉。

    下午的时候,小侯爷来王府准备将大长公主接走,萧烨云和张廉也回了勇王府,此时世子萧烨华和勇王也从府外回来。

    “你们这群才子,听说在迎宾楼里吵得好生热闹!”勇王才回门就见了小侯爷贺映寒、萧烨云和张廉在门口下马不由得轻声笑道。

    “王爷!”众人立即拱手福礼,“岳父!”

    “先进府,再说!”勇王颔首道,转头问世子萧烨华,“阿莹回来了?”

    世子点头,“上午就回来了,这会不是在祖母那里就是在她自己的院子里睡觉!晚膳的时候,父王就能见到她了!”

    一行人进了王府就到了老王妃的院子里给老王妃拜年叙话,尚嬷嬷瞧着张廉来了,心里计较几分,就让人叫萧琇莹来正院见客。

    只是尚嬷嬷想的极好,奈何萧琇莹一觉睡好之后,问了老王妃和世子妃在干吗。星晴道,世子妃在忙着处理府中事物,老王妃这会儿正和大长公主闲话,将所有下人推的远远的,想是有什么体己话说。

    四下看看,并无什么可玩的,百无聊赖之下,想起了今日初一,按着习俗南楚京城是有灯会的。于是将星晴招到身边问道,“想不想出门玩?”若能出门星晴自然是愿意的,于是连连点头。

    萧琇莹一看有戏,于是这般的叮嘱星晴一番。等絮完话,叙旧完的柳妈妈和千萍回来的时候,发现床上躺着的不过是一床被子,气恼不已。

    偏偏这时尚嬷嬷派人来传话,柳妈妈又不得不打起精神对付一二,待来人走了,嘱咐千萍通知世子妃让她帮着找人。

    而出了王府的萧琇莹和星晴换了男装,扮作公子哥和小厮,二人模样不差,又用了女子妆匣子里的东西这般的涂涂抹抹,倒是看着不似女儿家的娇媚可人,反倒是英气许多。二人偷偷摸摸的出了门,拿了钱财叫了一辆马车往红楼方向去了。

    今日初一,护城河边很是清净,当阿柔娘听到二公子到的时候,很是吃惊一番。连忙出了房门一看,果然是萧琇莹来了,遂倚靠在房门上,“今个儿初一,勇王和世子才清点了账目回去,我的爷你就上门了!”

    “词没有,可是带了好些银子,阿柔娘可许我几日招待?”萧琇莹笑道,吩咐星晴将一袋子的银子拿出来,“只是二哥近日在议亲,那些诗词二哥捡的极好,我找不到,好阿柔你看在钱的份上随意安排吧!否者坏了二哥姻缘,我怕是会被祖母好一顿打!”

    阿柔娘接过钱袋子,扫了两眼,却是一袋子金子,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说道,“也成,反正这钱,最后还是到了王爷和世子的手里!”转头吩咐龟公,“好吃好喝好生招待咱们二公子,去叫舒乐来作陪,她念叨二公子好些日子了!”

    于是萧琇莹便在红楼留了下来,于舒乐闲谈琴乐之事,直到萧烨云和宋知卿找来。

    “果然在这里!”宋知卿气息微喘,还未下马就看到了楼宇之上靠窗棂赏乐的萧琇莹,萧烨云不由的生气道,“病才好,年初一就上青楼,回去定要大哥好生训斥她!”

    此处在护城河最热闹的地方,闲暇时他也跟着京城里的一众子弟在此处来过,虽然不曾柳留宿,但是喝花酒也是有的。是以见到萧琇莹一袭男装,头顶珠冠,姿态自然,显然对于女扮男装这件事情是十分熟稔的,宋知卿心里还是有些吃惊的,见萧烨云收回打量的目光,转头惊讶问道萧烨云,“表妹时常来此处?”

    “哼,常客!”萧烨云面色不虞但找到人面色松快了许多,说着就下马进了红楼。

    萧琇莹正拿着舒乐给的乐谱看,听她弹奏,正十分婉转之处,星晴疾步走来,“县主,二公子和宋公子寻来了!”

    萧琇莹脸色一变,但是想着自己未曾做了什么坏事,便是来了红楼也可以说是巡查产业,这里面也有她投进去的钱不是!是以安抚了星晴几句之后,叫人送上了两盏峨眉清茶,继续与舒乐说起乐谱的事情。

    门被人推开,萧琇莹头也不抬便知道是谁,扬扬手里的信笺,道,“二哥,你来看看这是舒乐新谱的曲子,还没有取词牌呢!”

    “你倒是寻了个好去处,王府里找你找得人仰马翻!”萧烨云大步走到萧琇莹边上喝了一口才送来的清茶道,“若非嫂嫂知道你一贯的去处,叫了我二人出门在这儿来寻你!”

    听得他说二人,萧琇莹这才抬头看向门口处,这才发现来的不止萧烨云一人,还有一位年轻的俊秀男子,定睛看去竟然是老王妃的侄孙,宋知卿。她有些诧异,但是想着年节下,他与自家二哥年龄相仿,一处玩耍也是应该的,于是请他们坐下道,“左右都来了,咱们早回去晚回去都是一样的结果。表兄请坐,听闻表兄也颇善音律,可否替我看看这曲子如何,我总觉得听着不甚流畅!”

    说着萧琇莹就将信笺递给了宋知卿,见他目光落在舒乐身上,似有不解,于是好心的开口解释道,“红楼是王府的产业,舒乐是楼里的姑娘,但是她的琴乐十分了得!故而很是有些脸面的!”

    不过一瞬,宋知卿就明白了萧琇莹话里的意思,他露出最是清雅至极的笑容,看向萧琇莹道,“表妹多虑了,舒乐姑娘的琴艺在京城也是颇负盛名,曾听书院的学子们提及,只是舒乐姑娘并不常客,故而初见之下,难免好奇!”

    说道这里,宋知卿对着舒乐姑娘拱手一礼,“在下无心冒犯姑娘了!”

    “公子多礼,舒乐本是红尘中人,于他人眼光早已习以为常!”舒乐颔首,但也知道世家公子的礼数十分周全,但见他对着姬子的自己行礼,惊讶于宋知卿的坦然,只觉得他笑容温和,眸光幽深好似能将人吸进去一样,不由浅笑道,“舒乐即得了公子礼遇,还请公子就坐,替舒乐鉴一鉴乐谱的不足之处!”

    于是四人坐在一起,听舒乐弹奏新曲。阿柔娘见状,便知道萧琇莹等人一时半会不会离开了,叫来二公子的小厮,“你回府告诉世子一声,就说县主和两位公子在我这里,让他们莫要担心!”

    小厮领命,不多时就回了王府回话。世子萧烨华闻言,不过蹙眉,但是也不好在外人面前说什么,只是对着众人道,“阿莹出门买五味斋的点心,遇上了灯会,二弟和知卿凑热闹一时半会只怕回不来了,咱们无需等他们,只管用饭。”

    宴席之上,张廉脸色微变,只是萧琇莹与二公子一起,见勇王也无甚责怪之意,且看勇王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道,“往年里,阿莹和烨云都会溜出门看灯会的。今年出嫁了还是这样的孩子脾气,还望怀瑾包容一二!不过,今年的灯会,王府也出了银钱!听置办灯会的人说,今次有好些可观赏的精致。小侯爷才回京城,晚饭后,你们几个可往东市去逛逛,还有杂耍可看!”

    说完,便叫了开宴,一时间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曲子修改好后,舒乐按着琴谱弹奏出来,果然比之之前的顺畅了许多。听在耳中袅袅不绝,很是动听!

    “果然是舒乐姑娘,这琴音已经十分悦耳了!”宋知卿不由的击掌道,“不知姑娘准备取什么样的词牌?”

    舒乐一曲罢手,盈盈笑道,“是几位公子高才,将曲子改动婉转多情!只是曲子成了,不知道取了什么曲牌的好!”

    萧琇莹随着琴音舞动的手指随琴音而止,歪头想了想道,“琴音婉转带有伤感却又欢畅,自有一番风韵,倒叫我想起了与表兄久别初见的那日,回忆从前种种,更加的珍惜现在,不如叫重逢!”

    萧烨云不由哈哈大笑道,“阿莹,什么时候有重逢这样的曲牌了!”

    “从前没有,如今也有了!”萧琇莹皱眉看向萧烨云道,“久别重逢,只有欣喜,是锦上添花的好事!”

    “舒乐也觉得二公子这曲牌取得甚好,别后重逢,正是舒乐做此曲时的心情!”舒乐轻声道,“有了曲牌,没有填词倒是觉得可惜!”

    “这有何难,我来填词!”宋知卿疏疏一笑,最是温和大气道,“若是此曲传扬京城,也是一桩美谈!”

    说着就在书桌前坐下,羊毫挥洒肆意,几乎一气呵成,几人上前观看。萧琇莹不由得盛赞宋知卿好笔法,顿挫之间皆有章法,字迹清晰且有风骨,果然是宋家自小培养的长子嫡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无奈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记得总角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临江仙晏几道稍有改动)

    萧琇莹小声念了出来,细细揣摩片刻之后,又道,“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这两句甚好,单双对立,明月与彩云相持,好词,不仅十分熨帖重逢,词中描写的景致与曲调十分契合。二哥和舒乐以为呢?”

    在萧琇莹念出来的那一刻萧烨云就深觉不妥,但是这首词细细看来并无什么错处,可是他总觉得的总角的小丫头说的就是萧琇莹!毕竟幼时,宋家时常来王府玩闹,从前的事情,萧琇莹记不大清楚,可是他记得!深深的看一眼依旧温润君子做派的宋知卿,他抿了抿嘴,看了萧琇莹手里的那张纸,沉吟片刻后还是忍不住的赞叹道,“文采并着,词曲达意,这样的词,当真极好!”

    得了萧琇莹的赞扬,宋知卿露出浅笑,他并无表露出过分的喜悦之情,反而问起了曲子的作者舒乐,“难得这词得了表妹的喜欢,不过舒乐姑娘以为呢?”

    “词中深意,舒乐感同身受,十分喜欢!”舒乐是女子,不用看词,只是看了宋知卿看向萧琇莹的目光不同寻常,心里微微有了猜测。于是拿捏着回话,看着一脸无所谓的萧琇莹不由的叹息一声,她不是世人眼中的礼仪周到,才华并茂,聪慧过人的贵女,可是总能吸引旁人的目光。于是欠身道,“只是这词这样好,若是流唱青楼之中是否污浊了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真理大帝〕〔末世胶囊系统〕〔逆剑武神〕〔君少心头宝,夫人〕〔斗鱼之死亡主播〕〔将军的毛真好摸[星〕〔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特种兵王在山村〕〔重生之全能大亨〕〔我只想蹭个热度[娱〕〔穿成白莲花女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