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校园:战少,〕〔逆天九小姐:帝尊〕〔重生之漫漫余生〕〔贴身狂少〕〔无敌护花兵王〕〔染指成婚:狼性总裁〕〔死神少女:灵异怪〕〔重生之神医军嫂〕〔皇叔追妻:重生王〕〔萌宝36计:妈咪,〕〔偏执强宠:恶魔老〕〔哀家有喜:摄政王〕〔顶级宠婚:闷骚老〕〔仙韵传〕〔我真是良民〕〔见习大记者〕〔拜师九叔〕〔重生天后辣军嫂〕〔宠婚秘笈之爱的被〕〔废土女王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门金闺 第四十章侧妃赵氏
    “世子,世子妃方才吩咐说大长公主好不容易从南边回来了,又是今年头一次来王府,问您是不是要过去作陪?”梧叶问道,“若是要,她好安排!”

    “不用了,告诉世子妃,大长公主有女眷作陪便吧,她喜欢孩子,就将孩子们送到大长公主身边去就是!另外叫世子妃少操劳,保重自己的身子!”萧悦华冷声道,“我到外面的商铺看一下生意,中午若是赶得急就回来吃饭,赶不及就不用等我了!”

    梧叶点头。

    王府景致如旧,加上天气尚好,晴空万里无云,灿黄色的日光从天而泄,照耀在琉璃瓦上,呈现出一派华彩的光晕。池子里还有这去岁留下的莲叶,因着是极好的品种,又命人引了温泉水日日浇灌着,深绿色不似夏日里的翠绿好颜色,但是在一派枯黄之中也算得上是一抹生机。路上又不少下人来向萧琇莹道新年好,萧琇莹也不吝啬,大大方方的给了赏赐,引得下人们欢喜一片。

    行了一段路之后,萧琇莹才跨进老王妃的院子,就听见了谈笑说话声,十分的热闹,她熟门熟路的走了进去,就有丫头唱道,“县主到!”

    里面的说话声一顿,一身新衣的尚嬷嬷将门帘撩开,将萧琇莹迎进了里间,“可算等道县主回来了,老王妃念了好几次了!”

    “我起的晚,来迟了!”萧琇莹一面解了身上的披风,一面净手,悄声问道“说的这样热闹,都有哪些人在?”

    “大长公主老早就来了,世子妃母子三人是惯常起早的。孙庶妃身子不爽利,在院子里养病,老王妃免了她的礼数,除了两位庶妃夫人便是新晋的侧妃!”尚嬷嬷将萧琇莹的一双如羊脂玉一样的无暇的手擦干净以后说道,“新晋的侧妃姓越,并无娘家!”

    “那倒是个可怜人!”萧琇莹低声道,“新侧妃为人如何?”

    “这些日子时常伺候在老王妃身边,闲暇的时候也弹些曲子给老王妃解闷,奴婢瞧着话不多,倒是个温柔的人儿!”尚嬷嬷说道这里,有些蹙眉,“也不见到哪位主子那里串门,只在老王妃的院子里伺候着!”

    这句话就大有深意,萧琇莹听了之后心里微微一动,对尚嬷嬷道,“许是咱们新侧妃有孝心呢!”

    南楚皇上以孝治天下,孝在这个字太重,若是越侧妃进府之后,一直伺候着老王妃,孝字当头,想要将她扶正也是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

    不过这些问题都不是萧琇莹该考虑的,越侧妃如何,自然有老王妃担心,她统领王府这么多年,这点小风小浪自然是应付的过去的!

    洗过手之后,萧琇莹推开了内室的门,只见上座的便是老王妃与大长公主,她二人说说笑笑的歪在一个软枕上,亲的跟嫡亲姐妹似得。世子妃靠在一个粟玉枕前,含笑看着屋子中间玩闹的两个孩子,勇王的几位庶妃侧妃对着上座的两位长辈说着讨喜的话,一屋子的女人倒是十分的和谐。

    “阿莹回来了!”世子妃谢氏最先注意到萧琇莹进了屋子,向她招招手,示意她进来,“来屋子里暖和暖和!”

    “祖母,姑祖母,嫂嫂!”萧琇莹先是问了好,才往里走,定眼瞧见了那位新晋的越侧妃好半晌,一身水蓝色的蝶纹广袖水裙,只胸前一抹水红色的暗纹束胸,衬得今日的过年喜气,头上的珠钗不多,但件件都不是俗品,衬得她越发的容姿出众,剩余的两位庶妃是不能比的,唯有谢氏眉宇之间的书香气和自小养成的矜贵娇气能叫她暗淡几分颜色。“这便是侧妃了吧,果然是位绝色的夫人!儿臣见过侧妃!”说着又向其余两位庶妃请安问好。

    侧妃不同于庶妃,虽然亲王所有的妾室都是要记在玉蝶上的,但是侧妃是正三品的品阶,庶妃是从五品的品阶。而且侧妃是可以扶正的,而庶妃不能,故而萧琇莹见了庶妃无需行礼不过点头就是,而对待侧妃却是要稳重些的。

    在萧琇莹打量越氏的同时,越氏也抬头看着这位传闻中深的恩宠的锦绣县主,一张鹅蛋脸,素白精致,一双不描而黑的新月眉,一双如漫天璀璨星辰包罗万象的杏眼,闪着好奇的目光,嘴角微微扬起,显示此刻她的好心情,身着正红色的留仙裙,衬得她越发的肤白如雪。若论二人哪处相似,大概是都有一个小巧玲珑的琼鼻,和眉宇间的那份清冷的气息。越氏不过几个呼吸就收了视线,对着萧琇莹还了半礼,“县主多礼了!”

    “咱们的侧妃倒是位多礼的娘娘!”萧琇莹笑道,又上前几步问候老王妃的饮食起居。

    老王妃不回答,作势要打她。

    萧琇莹也不躲,只笑嘻嘻的说道,“孙儿才回来,祖母便要打我,也不计较计较今儿初一不打孩子的!”

    大长公主笑着将老王妃的手给拦了下来,“人不在的时候,您念得紧,我才来了这些时候,您就派了三拨人出去看;人来了您又要打她,真打疼了,你回头又该心疼了!”

    萧琇莹谄媚的笑着给老王妃捏腿,仰着头弯了一双杏眼道,“祖母,您才舍不得我,是吧!”

    老王妃又好气又好笑,手指戳了戳她光洁的额头,“明个儿打你!”

    “好,今个儿不去张家了,我就在家住着,明个儿嫂嫂和几位娘娘回娘家,我正好陪着您!”萧琇莹立即说道,声音里带着愉悦!

    正说着话,两个孩子立即涌了来,七嘴八舌的叫着萧琇莹,抢着给她拜年问好,萧明珠年纪大些,行礼的动作已经十分自然,而年岁小一点的萧立诚不过才两岁上下,话才说的全乎,动作也不甚自然流畅,但正是这小模样才讨人欢心。

    “都有,都有!”萧琇莹笑眯眯的说道,从柳妈妈那里拿了两个荷包分给两个孩子。小孩子们得了赏赐欢天喜地的涌到谢氏身边让谢氏看。

    “一转眼,皇嫂连曾孙都有了!”大长公主看着欢欢喜喜的孩子们不由的感叹道,“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抱到曾孙!”

    “如今大长公主回了京城,满京城适婚的姑娘,只怕大长公主要挑花了眼!”庶妃刘氏笑道,“臣妾听闻世子妃说,小侯爷俊秀挺拔,又有功名在身,这样好的儿郎您还怕没有媒婆上门说亲么!”

    大长公主被她一番话说得熨帖极了,脸上的笑意也浓厚的几分,“借你吉言,但愿如此!”

    萧琇莹坐在软登上,一边替老王妃捏着腿一边听了长辈们说笑,时间过得极快。

    快晌午的时候,世子妃起身准备午膳,几位庶妃、侧妃见状也都退下。

    “我的心肝,你这样孝顺你祖母,可叫姑祖母眼馋的紧,只后悔没有早些时候回京,不然怎么着都要将你藏到我府里去!”大长公主见她捏了许久,也不喊累,只是乖顺的听他们说陈年旧事,一点都不闹腾,不由得喜欢的将她揽在身边说道。

    “你少浑说,阿莹出嫁了!”老王妃年纪大了,操心王府事物,眼睛早就浑浊不似从前明亮了。逮了萧琇莹的耳朵问道,“倒是有一件事情,我要问你,今日还未出门,满京城的流言蜚语就传进了王府里。昨夜是什么日子,你居然在宫宴之上喝醉了!在床上养了十天半个月身子才刚刚好了,你是觉着床上躺着舒服还是药没有喝够!”

    原本萧琇莹已经做好挨训的准备了,只嚷着耳朵疼,没想到老王妃根本就不是因为她搅得昨日宫宴闹腾而训她,而是因为她醉酒的缘故,不觉心里委屈的不行,眼睛里就蓄了眼泪。

    大长公主拉了拉老王的衣袖,示意萧琇莹快哭了,“昨日我在的,实实在在的看得出来阿莹没有喝多少酒,何况那是花酒,不怎么醉人的!而且皇宫里的事情,老嫂子你也清楚,昨日她也没什么错,不过是成了皇后和赵妃之间的池鱼而已!你也别骂她了,昨日那么晚回去,听说张家昨夜丑时祭祖之后方才歇下,今个一早巴巴就来了,您瞧瞧孩子眼下还有淤青,可见睡得不好!”

    老王妃这才送了手止住了话头,伸手抚了抚她消瘦的脸颊,很是心疼,“阿莹,你才那么小你母妃就去了。整宿整宿的哭闹,一口奶都不喝,祖母都拿你没法子,只能等你哭够了才将药灌进嘴里。可等喂进了嘴里,就又呕了出来,不过几日消瘦的只剩下骨头,连太医都说你活不过周岁。那会儿你父王整个人失魂落魄,日日守在你母妃的灵堂上,不见任何人。下人们都说你思念你母妃要跟着她一块去,整座王府,只有咱们老幼几人,好不凄惨。如今养你到十六岁,祖母费了多少心血,当初为了避祸才嫁你出门,原本是是希望你好好过日子的,可若真的过的不好,你也不用掖着!”

    说完老王妃自己又想起那段惨淡的日子,往事夹杂着酸楚和愁苦,齐齐涌上心头,即便多年之后,当日的那些孤立无援、内忧外患深切的铭刻在了心,不是时间能够化解的伤痛,当下便不禁红了眼圈。

    “这是怎么了,才新年里,怎么一个一个就要哭了!可别触了眉头,新年里不顺当!”大长公主笑道,“从前的日子不好过,可是如今世子成才,世子妃贤惠,阿莹也大了,您膝下有那么些个孩子在,以后的日子还长着,不愁没有享福的时候!何况,有咱们几个老的小的在,阿莹若是在夫家过得不顺当,您时常接了回来,众人看在心里那里还敢让她受什么委屈!”

    大长公主声音一如当年柔软,说起话来也是十分的贴心安慰。萧琇莹得了大长公主的示意,也劝慰道,“祖母,阿莹知道您心疼阿莹没有娘亲照拂,心疼孙儿被人欺负!您放心,如今有您给的郑嬷嬷替孙儿撑着,也教了孙儿诸多的道理和法子,阿莹学的厉害了,以后会更加厉害,不会有人敢欺负阿莹的!”

    翠色的纱窗外阳光正好,一丛蔷薇已经冒出了嫩芽,可见来日院子里必定是花朵簇拥十分热闹!一袭日光照射进来,将老王妃身上那深紫色流彩福字暗纹的上衣,银线织就的暗纹越发光彩熠熠。老王妃黯然伤神之后,见萧琇莹一脸担忧的守在身边,心里的伤感渐渐同阳光下的冰雪一样,点点消弭。她伸手扶着萧琇莹的脸颊,从玉雪可爱的小团子一只养到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只觉得白驹过隙,时光匆匆。

    “阿莹学着些本事也好,也不能处处赖着娘家人撑腰!世事无常,总有看顾无瑕的时候!”大长公主打着圆场说道,又叫了人进屋里伺候这一老一小洗漱。

    午膳是安排在了小花厅,那里离梅花院最近,梅花院从前是王妃梅氏的院子,勇王爱重王妃便种了好些常开不败且品种稀罕的各种梅花在院子里。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那么的梅花树在匠人的伺候下,长势越发的好了,远远瞧着,红色似火,粉的娇艳,绿的清新,交相辉映好不热闹!阵阵微风过境,带起梅花的香气,或浓或淡,沁人心脾。

    有梅花相伴,美色当前,午膳谢氏准备的十分用心,应和老王妃和大长公主的胃口,多是易克化的菜品,期间也有几道萧琇莹爱吃的菜,一顿饭下来,萧琇莹只觉得用的十分舒心。午膳过后,女眷便在花厅说话,萧琇莹吃的极好,现下有些积食,便没有说话,闷闷的。谢氏见状,便嘱咐人给她送上她惯用的山楂水。众人见状,便都笑她贪嘴吃多了!

    正在闲话间,下人来报,庶妃刘家来人想要接刘氏回娘家看看生病的母亲,老王妃瞅了低眉顺眼的刘氏一眼,想了想她素日里也算是稳重,且鲜少生是非。而且她娘家是六安候府的庶支,与老王爷拐着弯的沾点亲戚,想到这里,老王妃赏了她些药材让她带回娘家去,不用急着回来!

    庶妃刘氏感激不尽,连连谢恩后才离开了小花厅,跟着下人去见娘家兄弟,不多时便带着丫头婆子离开了王府。

    正妃不在,老王妃算是婆母,世子妃才从老王妃手里接了府中事物,他们几个庶妃顾忌着名声不好听,难免出门不容易。如今刘氏一走,孙氏和赵氏难免心思活泛,赵氏还好,她母家的两个兄弟在京城是个不大不小的京官,但凡有喜事,禀了老王妃,大多时候老王妃都是允了。但孙氏不一样,纳进王府的时候,她娘家是武将出身,自从六安候府世子去了漠北边疆戍边在,一家子壮年都去了,只留下女眷在。老娘年事已高,早就去了,兄嫂懦弱,每日应付着自己院子里的事情都自顾不暇,更何况教养儿女,娘家嫂子事事都要差人问了她的意思,再做打算,长此以往,孙氏的名声也不好听,连带着勇王府也被弹劾过。还是老王妃看不过眼,赏了两个教养嬷嬷给她,才算将一家子的事情安顿好了。

    “你们也不用急,明日一早就放你们会娘家去看看!”老王付如何不知道在场的几位妾妃心里的想法,“老婆子不是不通人情,今日刘氏是事出有因,我听说她母亲缠绵病榻半载了,养女儿不容易,能伺候几日就算几日也是孝心!”

    “老王妃慈爱,是咱们的福气!”庶妃赵氏说道,“旁的人家,妾室哪里还能随便出门的!”

    大长公主与萧烨华的长子萧立诚十分投缘,那孩子也喜欢她,缠着她玩闹,谢氏身怀有孕,面色不算好,只是嘱咐乳母看着他,莫让累着大长公主了。

    “这孩子长得像阿华,性子却和她姑姑如出一辙,是个爱玩闹的孩子!”大长公主笑道,“淘小子好,淘小子出才!”

    “才多大的孩子,你就知道了!”老王妃素日里也是爱重这两个重孙辈的孩子,听他这样说,心里欢喜,但是还记着孩子不能夸,于是笑道,“我记着你小时候也是十分爱玩闹的!”

    越侧妃素手给老王妃、大长公主、世子妃谢氏并萧琇莹和两位庶妃送上解腻的清茶,轮到萧琇莹的时候,她抬头伸手接过越侧妃递过来的茶盏,借着这个时候,仔细的打量越侧妃。目光浅浅,十分清淡,面上不见岁月的痕迹,年纪不大,不过二十上下,一双手因着是乐师的缘故骨节分明,不似寻常官家女子,保养得益,而她的指尖处带着一层茧子,手腕上带了一只金镶珍珠的手镯,精巧的是内里嵌了质地上乘的合欢花样式的红玉,见萧琇莹看着她手上的手镯,轻声解释道,“这是老王妃在妾进府那日赏赐的!”

    “祖母赏的都是积年的好东西了,侧妃收着就是!我记着这手镯曾在祖母那里见过,闻着有股淡淡的香气!”萧琇莹挑了挑眉轻声道,“说来侧妃入府许久,我还未曾送上贺礼,因着年节下,便偷懒并做一次送进了侧妃的院子!侧妃莫要觉得我慢待了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真理大帝〕〔末世胶囊系统〕〔逆剑武神〕〔君少心头宝,夫人〕〔斗鱼之死亡主播〕〔将军的毛真好摸[星〕〔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特种兵王在山村〕〔重生之全能大亨〕〔我只想蹭个热度[娱〕〔穿成白莲花女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