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门金闺 第三十三章 规制
    “离了京城,臣妹才知道世事艰难。好在有您赐给臣妹的福嬷嬷,她一直陪在臣妹身边,便是最难过的时候,臣妹也从未灰心!”长公主含着眼泪,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笑意,美人带泪,梨花带雨,晃花了萧琇莹的眼。

    不过,萧琇莹却问道,“沈家比杨家还有威势?”

    “这个问题,我来告诉表妹!”一道清明的男音传了进来,萧琇莹抬头看去,一位男子出现在眼前,头戴玉冠,身姿挺拔,紫色滚银线绣祥云的锦袍穿在男子的身上,飘渺泠然,却是叫人眼前一亮,背光而来,周身带着一圈一圈的光晕,待走进了才发现,男子容姿绝丽,貌若好女但不妖媚反而眉宇之间浓厚的书香之气。

    “见过太后娘娘,祖母,阿莹表妹!”男子对着殿上的几人拱手问好,端正的姿态,阐释着他乃自小受到贵族教养的,德行双修,人品贵重的世家子弟。见到这里,不消说此人的身份了。

    萧琇莹只觉得自他进来,满室清辉,不自觉的起身回礼。

    “映寒来了!”太后笑着点头,让他坐下,细细询问他进宫后的事宜,长公主借口换衣服离开了大殿。

    回答完了太后的问话,转头来见萧琇莹一眼不错的看着自己,永昌小侯爷贺映寒嘴角微勾,“阿莹表妹眼光倒是不错!”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叫萧琇莹讶然,不知何意。

    但贺映寒并不准备说下去,反而衣袖轻挥,恣意泠然的坐在了太后面前的紫檀木椅上,这一举一动间的风姿无比显示着他的自信,“方才表妹问为何沈家比杨家更有威势,我来告诉表妹为何。世人都传杨家乃天下传颂的第一家:原因不过有二,第一杨家同沈家一样书香传家,两家的规矩礼教甚为严苛,族中子弟都要进学,折优者培养,而族中姑娘则是精心教养,来日或娉嫁高官或是配了世家相当的门第儿郎,自然杨家的传世家风十分好。”

    “听表哥如此说来,两家差别并不大!”萧琇莹不解,“沈家居住在江南,而杨家则在锦州一带,两处都是山清水秀的地方。”

    贺映寒微微一笑,“表妹,你可知为什么每代帝王深宫里的淑妃都是出自杨家嫡枝么?”

    “这个我知道。”萧琇莹点头,抬手轻抚了抚有些歪的步摇,“这是太祖定下的规矩,说是因为开国建朝的时候,杨家倾举家之力资助,向太祖求得淑妃之位归属于杨家女儿。太祖为感激杨家,应了他们的要求,还许了他们可处境通商。”

    “其实,杨家求淑妃之位,太祖给的却是皇后之位。而杨家深知帝王多变,舍了皇后求了历代淑妃之位!”贺映寒口齿清晰的说道,“而沈家却是一直抱着清贵人家的态度,暗地里与杨家一样不能出仕的子弟一直经营着族里的生意。沈家对子弟的管教比杨家更为严苛,换来的自然是族内人心整齐,自然是鲜少有人为争权斗利的事情出现,进而出现了在江南能决定赋税兵丁的不是南楚的皇上而是沈家!但是杨家不一样,杨家鼓励争斗,而且只留四兄弟,只要出了三代便要迁离祖居,所以即便是杨家生意遍布天下,可是人丁却远没有沈家繁多!”

    萧琇莹越听越明白,越听越心惊,“而人多就意味着力量汇集起来十分的强大,所以即便是长公主这样独一无二的身份在沈家的地盘上也得小心?”

    长公主是什么人,即便是皇上在,也得给她三分薄面的人,可是却在江南之地,还不急沈家的夫人尊贵,往小了说是失礼,往大了说是藐视皇权!

    贺映寒从萧琇莹的嘴里将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传达到了该传达的人的耳中。他薄唇微抿,“阿莹表妹真是赤子之心,见识夺情十分准确!”

    桂嬷嬷适时的奉上茶盏,悄声站在太后身边,“倒是极为登对呢!”

    听得二人说话的内容,太后喝茶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去,冬日暖阳,正午当头,大殿之内光线十足。两人对立而坐,况况而谈,年纪相仿,容貌相当,一问一答,好不恣意。太后承认二人站在一起,确实养眼,不过萧琇莹是什么性子,贺映寒是如何性子,若是二人天长日久的处在一起,只怕萧琇莹甚至她背后的勇王府都得被贺映寒吃的骨头都不剩。贺映寒能有今日几分聪明,她是愿意见到的,毕竟永昌候府还是需要他来支撑起来,但是贺映寒到底年纪小,手段还需要多磨练,现在并不能达到她想要的程度。于是,她摇摇头,“两个孩子的性格相差太大,做夫妻倒不如做兄妹来的亲近!”

    “还是太后您看的明白!”桂嬷嬷将托盘放下,“午膳快准备好了,太后您看什么时候到偏殿用膳?”

    “等他们兄妹二人说完话就去!”太后喝了一口清茶,玩笑似的说道,“催一催长公主,多大的人了,难不成还要学了小姑娘一样钟情打扮?”

    一旁说话的表兄妹二人转了话头谈起了京城里的事情,贺映寒问道,“阿莹成亲,祖母与我远在江南,只是托人送了贺礼,未曾亲自祝贺,倒是十分的遗憾。不过适才在崇明殿的时候,见到张府三公子怀瑾,我二人一见如故,他对阿莹颇多回护之意,王叔和世子爷对他多是赞扬,我与怀瑾相谈之下,深感相见恨晚!”

    萧琇莹眉尾微动,似不屑,似嘲讽,然而都在一瞬间化作淡漠,“怀瑾说话行事极为妥帖,素有才名。但与表兄相较,实在是比不上表兄师从沈家大儒,又有功名在身,还是小侯爷的身份,不过阿莹觉得,说起才情,你二人唯一值得相较的只怕是容貌了!”

    “为兄怎么觉得阿莹话里有话!”贺映寒一笑,仿若整座宫殿都被他粲然一笑点亮了许多,“也是,阿莹喜好美色不是一日两日了!”

    萧琇莹撇嘴,“表兄不必埋汰阿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连二皇姐不也是见了林府二公子之后才应下的婚事么!不过就是不知道镇国公府的公子来了没有?”

    “你说的是同二公主定亲的那位林二公子?”贺映寒道,“虽然他身子不大好,周身也是药香味十足,但是待人接客十分温柔,面色并不十分苍白,想来开春之后二公主下嫁道林府,也不算委屈!”

    正好长公主换了衣服出来,见他二人相谈甚欢,于是笑问,“兄妹二人说什么呢?我记着,他俩原是同一年出生的。”后面这话便是对着太后说的了。

    太后点点头,放下了茶盏道,“是同一年出生的。”

    “说二公主的婚事!”萧琇莹口快回答道,“皇祖母,开春之后,是先嫁了二公主还是先送公主和亲?”

    “二公主年长,礼部的意思是要先将二公主嫁了。但和亲一事事关国体,姐妹之间谁想出嫁谁后出嫁,也不那么重要了!”太后道,说着就带着几人到偏殿用膳。

    萧琇莹点点头,但是长公主和贺映寒相视一眼,俱从对方的眼中看明白了什么,但是有默契的不提。

    午膳是太后宫里小厨房自己做的,不但精致,味道也不错,萧琇莹看的胃口大开,连着喝了两碗参鸡汤才罢手。

    长公主看的惊奇,时下流行以瘦为美,不说京城便是在江南城镇中哪个年轻姑娘、年轻夫人不都是吃的极少,保养体态纤弱。

    萧琇莹才堪堪将手里的瓷碗放下,便看到了长公主眼中的惊奇之色,微微一想,便明白了。“姑祖母,您不再吃些么,晚宴的时候,只怕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

    虽然南楚皇室宗亲不多,也说是家宴,可是历来都有召集重臣、宠臣在宫里过年的习惯。所以御膳房对付着夜宴,只要精致好看,味道便是一般,半冷不热的,而众人也不敢说什么。

    太后点头笑道,“她前几日生了场重病才好,多吃些也无妨,索性嫁人了,就是要将身子将养好,好生养子嗣。”然后偏头对着长公主说,“你也别学了那些小姑娘的做派,一个个瘦的一阵风便能刮跑,不牢靠的很!”

    “是!”长公主含笑回道。

    吃了饭,贺映寒便被五皇子派过来的人叫走了,太后和长公主有歇午觉的习惯,大殿之中便只剩下萧琇莹一人。

    桂嬷嬷伺候了太后歇下,便从寝殿出来准备叫小宫女将炉子上的热水热上,方便太后待会儿起身用水,才出门便看到萧琇莹主仆三人在寝殿外梅花树下溜达,“县主可要歇一会儿?”

    日头暖和,梅花树上的积雪晶莹剔透,阳光照射下来,便是晶莹璀璨。萧琇莹伸手揽枝桠,低头浅嗅梅花的香气,好不浓郁迷人。

    听得桂嬷嬷说话,萧琇莹回头眯眼微笑,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吐舌头,“中午吃多了些,想出去走走。但是这会儿,也不知道哪儿好去!”

    桂嬷嬷了然的点头,从前除了太后这里,萧琇莹还有五公主那儿可以去,可是现在······

    “嬷嬷有事,便忙去吧!”萧琇莹知道她不得空闲,“我这就出去转转,晚宴前回来。”

    桂嬷嬷点头,看着她主仆三人离开,朝着五公主的寝殿走去,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五公主的寝殿在皇后立政殿和二公主寝殿的附近,从前是经常碰到人的,但是年节下,皇后卧病在床,二公主忙于宫务,一路行人,只有忙绿的宫人匆匆行礼便离开,未曾遇见其他人。

    千萍看着日益冷清的花径,不由叹息,“五公主最是喜欢热闹的,这条路原本也是最热闹的!”

    走在前面的萧琇莹看着熟悉的景致,心里没有来的伤感,只是低声吩咐,“快些走!”

    五公主的宫殿不大,不过只一个主殿,一个供宫人居住的配殿。才到了殿门口的时候,见到了伺候皇上的福公公守在宫门口。

    “县主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福公公上前行礼问好,“皇上在里面。”

    萧琇莹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在皇祖母那儿吃了午饭,习惯的便想到五公主这儿来看看,既然皇叔在里面,那我晚些时候再来!”

    说着便要离开,突然听闻殿内皇上问道,“谁人在外面?”

    福公公立即回复道,“是锦绣县主,皇上可要请县主进去?”里面沉闷了一会儿,才传来低沉的应答声,“好!”

    与福公公谢过之后,她才进五公主的宫殿。才跨进宫殿外院,萧琇莹便敏感的发现了这座向来喧闹的宫殿不同寻常的冷清,屋檐下的蜘蛛网在冷风口上单薄的挂着,似摇摇欲坠,放墙角下的盆盆绿植早就枯死,如同这座清冷寂静的宫殿一样早就枯死!

    吱呀一声,萧琇莹推开了门,侧身将门合上,抬头朝着殿中看去,熟悉的布置,恍惚间还能看到五公主热切而欢闹的小脸,她抬手撩开幔子从内殿走出来。

    “进来吧!”皇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萧琇莹一晃神,眼前的一切又恢复了从前的样子。

    “皇叔!”萧琇莹走进内殿,幽冷而污闷的空气迎面扑来,她脚步迟缓了片刻,只见皇上一个人坐在靠窗边的炕上,明黄色的身影比上次见面的时候单薄了许多。

    见她进来,皇上扯了扯嘴角,随手一指,让她坐下。“怎么想着过来了?”

    萧琇莹看了皇上一眼,见他面无表情是惯有的威仪之色,但也清楚,他这会儿心情不好,于是也不急着说话,而是伸手将窗户支开一个缝隙,才觉得呼吸间好受了些。

    “在皇祖母的宫里吃了午膳,今日是除夕,五皇姐最喜欢热闹的,若是不来看看,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萧琇莹道,“皇叔怎么来了?”

    皇上叹息一声,“上午的时候,有几位才子为了五丫头的谥号争执了起来!”看了看懵然点头的萧琇莹一眼,水蓝色的衣裙上绣着朵朵盛开的睡莲,看着便觉得赏心悦目,又想起她聪慧的生母,于是心里一动,“你与五丫头自小就亲近,你觉着该给五丫头什么样的谥号?”

    萧琇莹一愣,语气有些黯然,“五皇姐最不喜欢这些,您开恩将她葬在皇陵里,已是格外的恩宠。百年之后,一家人团聚,想来五皇姐也觉得知足了。谥号的事情,若是让阿莹来选,按着规矩来就是,否则开国时候,费了那么多的心血定下的规矩岂不是一纸空谈!”

    皇上颔首,压在心里的石头瞬间落地,松快了许多,脸上也露出了轻松的表情,“谁人说阿莹不聪明,你像你母妃一样总是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这件事情往大往小,总是要朕拿主意,若是太过,朝臣们难免议论,若是太冷情,只怕皇后伤心,朕心里也难受。”

    “辛苦皇叔了!所有人都指着皇叔拿主意,只是都忘了您也是没了孩子的父亲!”萧琇莹眼眸带着星星点点的泪意,一双眼睛格外的明亮,“所以,皇叔您要格外的保重自己,或吵或闹,且随他们,凡事总还是您做主!”

    皇上看着她,不由轻笑,“难为你父王受的住你这个性子,一点也不像你母妃稳重。朕的几位公主里面,就属五公主性子最活泼,从前觉得你二人走在一处倒是惊奇,现在想起,不过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儿臣笨得很,都是五皇姐护着呢!不过,七公主也很好,今日见着七公主,不止儿臣觉得她活泼讨喜,便是连大长公主都十分喜欢呢,还赐了小字。”萧琇莹絮絮的说起了上午在太后殿里发生的事情,她说话声音清脆好听,皇上觉着新鲜,一时也入迷了。

    阵阵清风吹过,带着不知从哪儿来的梅花花瓣,清清扬扬的落在了窗棂便上,蜜色的阳光洒在糊了窗户纸的窗棂上,屋子里登时亮堂了不少,靠窗而坐的叔侄二人笑的开心,气氛轻松,殿外的福公公不经意的抬眼看过来,感慨几分。

    “这么说来,小七有了名字和小字。”皇上问道,“琼羽,当真是极好!”

    萧琇莹笑弯了眼,“皇叔也觉着好,皇祖母说七公主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得了沈妃娘娘抚养!”

    “沈妃,她是个温柔的女子,自然能将小七教好!”皇上道,“朕听你父王说,张廉有个怀孕的妾室?”

    萧琇莹笑脸一僵,有些不开心的嘟囔道,“怎么您都知道这件事情了!”

    见她如小儿一样的嘟囔,皇上不由的哈哈笑道,“京城各家都是连着姻亲的,消息自然就流的快,若是你不愿意,朕可像你父王那样给张家施加压力!”

    “不用,皇叔!”萧琇莹连连摆手,“那通房姑娘是个好看又明事理的女子,再说肚子里的孩子都几个月了,我不愿意因为自己平白叫人家母子阴阳相隔。皇叔,儿臣生来就比旁人尊贵许多,既然已经享受了上天给的诸多的福气,不愿意添些罪过,折损阴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朱门金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