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极之名〕〔美女总裁狂保镖〕〔天降财运〕〔魔妃曲之来世了尘〕〔医武高手闯天下〕〔超神学院之时王〕〔都市绝品神瞳〕〔盛世贵女之王牌相〕〔三斩〕〔血源诅咒之旧神回〕〔长夏江村事〕〔穿越星际皇帝旅团〕〔无敌神王〕〔恶魔就在身边〕〔征途〕〔妖孽狂医〕〔超级医生在都市〕〔凤鸾九霄〕〔星临诸天〕〔破局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子请自重 第七十九章 不想回头
    有个毛的意,前面还要切小头呢,后面就问你有意乎,这前后不一的态度几乎可以肯定是故意在撩骚,如果敢回答有意就死定了。秦弈狼狈地逃出王宫,到了宫门口还觉得冷汗淋漓。

    这种心思莫测的妖女真是很麻烦啊,你根本不知道她的昵声媚语里哪一句是真的,可那媚态实在太诱人了,没点意志力分分钟要被玩死。

    早知道会遇上这种妖女,穿越前就该多买几本相关小说学习一下穿越前辈们对付妖女的宝贵经验,比如《娱乐春秋》那种把各类妖女一网打尽的宝典,可惜现在想重温都没机会了。

    鹰厉慢慢负手踱到他身边,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一阵,忽然笑道:“秦先生对妖怪的态度有点特别。那镜中真言,后半句且不去说它,整体意思确确实实对夜翎关切无比……是因为夜翎不吃人?还是其他缘故?”

    “都有吧。”秦弈想了想,答道:“反正吃人的妖怪,我肯定没法和它共处,就算脾性对胃口,也免不了那种膈应感。”

    鹰厉笑了一笑:“在达成辟谷之前,不吃人的妖怪不多。”

    秦弈不语。

    不知道他说这个什么用意,但秦弈第一反应就是鹰厉显然是吃过人的,妖王应该也一样。

    是在提醒大家不是一路,客气是针对夜翎,而不是你这个人类?

    想到这里,便道:“等找到共死咒解法,我就走了,夜翎不懂事,还望鹰帅多多关照。”

    鹰厉似是很满意他的上道,颔首道:“你沐浴之时,我已经吩咐人去悬榜,只要白国存在此物,很快就有结果。就算东西在另两国,重赏之下也会有人闻风而来。”

    秦弈道了谢,两人一路回府,却再也没有话题。

    看不见的隔阂,明显感觉得出来鹰厉看不上人类,而秦弈也没有去贴冷屁股的打算。老实说鹰厉这个态度已经算是可以了,没什么可强求。

    没走多久,鹰厉便领着他到了一栋大宅:“这是我的别院,里面仆役一应俱全,我已经吩咐好了,你且安住。”

    “多谢。”见鹰厉转身要走,秦弈犹豫片刻,终于还是问:“请问鹰帅,那天的人类女子,可知住在哪里?总归算是故友,秦某想要拜访一下。”

    鹰厉眼神有了几分古怪,慢慢道:“那女子是城东锦绣坊的东家。”

    “东家?”

    “如何?”

    “呃,没什么,本来以为是个大家小姐,没想到就是东家。”

    “她父母早逝,在这妖城独立支撑。在我白国产业考虑,本帅认为她还是招一名妖怪夫婿帮衬扶持为佳。”鹰厉看了秦弈一眼:“秦先生若是没有什么要事,还是不要去撩拨她的好,毕竟你不会久留。”

    秦弈叹了口气:“知道了。”

    目送鹰厉远去,秦弈意念进入了戒指:“棒棒,有什么想法?”

    “你指哪些?乘黄?鹰厉?还是程程?”

    “都说说呗。”

    “程程的话,你确实没什么好去找的,有意义吗?”

    “呃,好像是没有,就是觉得怪怪的……这鹰厉居然会考虑一介人类女的婚嫁之事……”

    “如果从此不相见,再怪也与你无关,不过是个过客罢了。”

    “嗯……”

    流苏说起了正题:“这个鹰厉,是凝丹三四层左右。妖王乘黄,是凝丹期圆满的妖怪,也就是相当于人类的金丹圆满。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区区凝丹期都能称王了,难道这时代的修行界没落至此?”

    大佬,金丹圆满很牛了好不好,很多小说主角成长到这种境界都要百万字以后了,几百万字都可能的……

    秦弈只能道:“这是一个托庇于鲲鹏遗体的妖城,僻处谷底不见世人,并不能代表真正的修仙界啊。而且她还只是三分之一的妖城之王。”

    “也许吧。”流苏道:“据此判断,那个巫师应该也就是金丹初期的样子,借助主场之利,还是打不过妖王。但终究是他主场,妖王也不敢太托大,找准了时机才动手。”

    秦弈点点头,应该是这样,虽然这已经不重要了,把事情理顺还是舒服点。

    流苏又道:“下次你见到那个照心镜,直接运起清心诀就不会被窥探内心,那个镜子真正的价值是照自己内心用的,不是对敌。”

    “照自己内心?”

    “不错,你以为你真的看得清自己的心?”

    秦弈愣了一愣,默然。

    一边交流着,一边推开了宅院大门,里面两排奇形怪状的生物正在一个瘦竹竿人形生物的带领下迎接。

    见秦弈进门,那瘦竹竿硬邦邦道:“可是秦先生?”

    秦弈没什么心思应酬,随口道:“我是秦弈。”

    “哪个秦,哪个弈?”

    秦弈心思都从各种事件里收了回来,怒道:“难道鹰帅还告诉过你们我是哪个弈?怕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瘦竹竿硬邦邦道:“鹰帅虽没说过,我们总要确认一下,免得连贵客姓名都不懂。”

    秦弈觉得是遇上了故意刁难,面无表情:“你们也没必要懂,若是觉得我是冒牌货,不妨找鹰帅确认一下。”

    “什么叫冒牌,你有带令牌么?”

    秦弈实在懒得和他纠缠,直接往里间走去,口中讽刺道:“太过‘忠于职守’,也是双刃剑,好自为之。”

    那瘦竹竿追在后面道:“剑本来就是双刃,单刃那是刀。”

    秦弈忍无可忍地转过身:“这找茬是鹰帅吩咐你们的?”

    便有个圆脸胖子赔笑跑了过来:“抱歉抱歉,这位本是一条门杠,被鹰帅点化成精,专职看家护院,脾气向来如此,不是针对贵客,还望海涵……”

    “特么原来是个杠精!”秦弈哭笑不得,甩手进了屋,一把关上了门。

    流苏失笑道:“这鹰厉,态度有趣。”

    “嗯。”秦弈心中有数,故意安排个杠精在这儿,这抬杠成性又不是针对你,你要为这点小事去告状又显得没气量,其实用意就是没想让自己有什么“宾至如归”的感觉,待不住早点走。

    “至于吗?老子也不吃他家大米啊。”秦弈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面上看去很沉稳凌厉的一位妖帅,怎么会做这样奇葩的举动出来?

    …………

    秦弈离开王宫之时,夜翎怯怯地看着面前的乘黄。

    她的姿态依然妖媚,但说话的语气却已经严肃了很多,再也不是对秦弈那般撩骚的样子。

    当然,对一个小屁孩也没什么好撩骚的。

    “夜翎,你知不知道,你的本性被高人清洗过?”

    夜翎愕然:“我一直就是这样的呀。”

    乘黄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真的么?你好好想想。”

    夜翎挠头想了想,觉得自己以前确实和现在有些不一样,那是因为跟的人不同啊。李青麟阴沉个脸,成天教训人,想的都是怎么对付东华子,让她做事就是杀人;秦弈天天笑哈哈,会给她讲故事,会保护她,脑子里想的是怎么让她不被欺负。

    所以现在和那时候怎么可能一样嘛。

    见她懵逼的样子,乘黄摇摇头,索性直接问:“不管你觉得有没有变化,总之如果为师让你恢复螣蛇应有的样子,你意下如何?”

    夜翎下意识道:“我才不管螣蛇应该是怎样呢,哥哥喜欢我这样子,我不要变。”

    “如果这样,会让你永远不可能达成最厉害的修行,你也这么坚持?”

    夜翎理直气壮:“要那么厉害干什么,会逃跑就可以了呀!”

    乘黄失笑:“虽然在这个方面,你确实拜对了师父,但你不可能永远靠逃跑。”

    夜翎想了一想:“我有哥哥,他会挡在我面前。”

    乘黄不说话了,眼神忽然变得有点复杂。

    过了好久才轻声叹了口气,递过一份玉简:“既然你不想回头,为师也不逼你。这是我妖族宝典《往圣开天诀》残篇,看过即毁,不可外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军门小娇妻:慕阎〕〔蓝梦冰封之心〕〔从天帝开始〕〔偏爱,一如往昔〕〔浪迹武侠世界的小〕〔神豪帝国聊天群〕〔修真聊天群〕〔双面总裁宠妻如宝〕〔都市之娱乐圈太子〕〔第一序列〕〔不努力的我,只能〕〔伏天氏〕〔诡秘之主〕〔婚途有坑:撞倒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