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卓不凡〕〔梦里梦外花半开〕〔总裁霸爱:契约甜〕〔总裁,你家娘子又〕〔放开那个女巫〕〔摄政王请交心〕〔女帝的大内总管〕〔无上崛起〕〔快穿有毒:攻略BO〕〔女仙编号零九九〕〔天海城〕〔另衍芙蓉〕〔斗破苍穹之水君〕〔婚然心动:总裁鲜〕〔邪帝的御兽狂妃〕〔一把吉它镇天下〕〔异界重生之邪神系〕〔道系青梅[穿书]〕〔超神魔法师〕〔都市圣医针神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猛兽回头 第一百三十六章 魏人徐开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庞元耳边,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带着浓重的沙哑嗓音。

    有人!

    庞元警惕的抬眼看去,身体下意识的绷紧防备起来。

    只是他略一动弹,动作稍稍牵动肺腑筋骨,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股浓浓的无力虚弱感和剧烈的疼痛感。

    他不由的发出几声痛苦的闷哼,侧倒在简陋粗糙的床上,一时之下,倒也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这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汉子,样貌平常,看着年岁不大,嘴角的绒毛也不过刚刚褪去的样子。

    年轻汉子的眼神带有习惯性的畏畏缩缩的样子,此刻,他看着床上已经醒来的庞元,惊喜的出声。

    年轻的汉子看着庞元很是难受的样子,他连忙上前将其小心的扶起来。

    并用枕头等物将其后背位置垫高,使庞元尽量感觉舒服一些。

    庞元身受重伤,虚弱无比,再加上眼前这年轻人看着并无恶意的迹象,便也没有反抗,顺从的听之任之。

    同时,年轻的汉子将一碗清水递了过来,只是看着水质似乎不甚干净,碗底还有不少杂质。

    这个年轻人扶着庞元肩膀,想要帮助他喝下去。

    庞元早已口渴难耐,嗓子干哑,嘴唇都有开裂,也不管碗里的清水是否干净,大口大口的吞咽。

    “咕咚~咕咚~”

    他喝的很急,很快便将整整一碗水喝光。

    清水下肚,凉意翻涌,庞元这才感觉舒服了些许,身上火辣辣的疼痛触感似乎亦有微弱减轻。

    “谢谢。”

    “不过,请问,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

    低声感谢一句,庞元此时满心的疑惑亟待解答,艰难的出声询问。

    他急于了解现在的具体情形。

    “这里是大魏国边境的连山城,我们现在处于其中的黑狱之中,这里看守森严,臭名昭著。”

    “我的名字叫徐开,本来也是大魏国人,只是当初,军队来我们村子那里强行拉壮丁,我不想去做炮灰送死,便偷偷逃跑,逃到了这里。”

    “后来,我因为没有身份被那群人捕捉,沦为奴隶,直接送到了这里,到现在也差不多有两年了。”

    年轻的汉子名为徐开,回想起当初的情景,他表情不由得有些萧索。

    “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徐开转头看过来,脸上有些好奇,照顾了这个新同伴许久,他还一直不知道这位狱友的名字。

    “庞元。”

    庞元陷入沉思,突然听到徐开的询问,慢慢的低声说道。

    “说起来,你真是福大命大。”

    “前两天,你来我们牢房时,浑身是血,生死不知,完全是被那群恶心的狱卒拖着扔进来的。”

    “这期间,你一直昏迷不醒,我一直照顾你,你当时饭也吃不进去,只能喂你点薄粥或是汤水,我还以为你挺不过去了呢。”

    说到这里,徐开挠了挠脑袋,抓下头发中的几根细细的草茎。

    他脸上微微笑了笑,语气轻松,亦带着几分由衷的惊奇之意。

    “不过,好在你现在醒了过来,想必如果能慢慢的静静修养,身体状况也会渐渐的好转。”

    庞元侧靠在床上,舒缓着呼吸,一边听着徐开絮叨,一边仔细打量着自己所处的环境情况。

    他所在的是一间光线阴暗的破旧牢房,面积极为狭小,庞元估摸着,环绕着牢房走一圈也不过十余步的距离。

    牢房里面只有一方泥土碎石搭就的简陋小床,上面铺着几张破破烂烂的席子,顶多够两个人睡的空间。

    旁边的厚厚墙壁是巨大的石块混合着土质建成,极为坚硬厚重。

    这个牢房没有窗户。

    只在高高的墙壁上方,隐约有一个狭小的可怜的通风口,大约有拳头大小,透进来几束光线。

    牢房坚固,不留破绽,狱里守卫森严,这些奴隶们根本别想逃出去。

    逼仄的牢房内有些昏暗,空气略微浑浊,难以流通,湿气亦比较重。

    角落处。

    一个肮脏的便桶随意的放置在那里,专门盛放人体污秽之物,上面用木盖子盖着,仍旧散发出阵阵难闻的臭气。

    牢房门与栅栏是由坚实的实木制成,上面还包裹着一层厚实的铁皮,每一根都有手臂粗细,整体极为坚固。

    牢门开关的位置被一把形状奇异的铁锁死死扣住,钥匙只有狱卒手中才有,由他们贴身保管。

    狭窄的牢房外面便是一条宽宽长长的走廊过道,光线昏暗发黑。

    对面同样是几个同种样式的牢房,有犯人披头散发,在里面呼呼大睡,里面的情形一览无遗。

    “对了,徐开,我们这个牢房里面只有你和我两个人吗?”

    庞元敏锐的注意到看到的其他牢房内奴隶人数似乎要多一些,有所不同,于是直接开口询问。

    听了庞元的疑惑,徐开脸上浮现有些悲哀的神情,罕见的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

    “不,其实在你来这里不久,也就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这间牢房里还有另一个人住在这里,同我作伴。”

    “不过,那个人在数天前被选为与猛兽搏杀的人选,进入大斗兽场,供那些有钱人观赏取乐。”

    “那天他出去之后,再也没有回来,直接被一头暴躁的狂狮撕成了碎片,我至今还记得他离开牢房时的绝望眼神。”

    庞元默默的听着,心中有些震动,这里的残酷远超他的想象。

    “黑狱中,大批的奴隶除了要承担每日艰苦的大量劳作,每隔一段时间,还会挑选数名奴隶作为兽奴的人选,去与那些凶残的异兽搏杀,供人取乐。”

    “除非一些极为强悍的凶徒,那些被选中的奴隶们鲜有能顺利活下来的,十有**都会直接葬身兽腹!”

    徐开继续低声说着,语气中尽是浓浓的悲哀,还有一丝深深的恐惧意味。

    “我来这里两年多了,运气还好,黑狱奴隶众多,一直没有被抽到,可是再好的运气总有用尽的一天,说不定下一个人选就会是我。”

    “而凭我的实力,必然不会有任何奇迹发生,可以说必死无疑!”

    “我真的不想死啊......”

    此刻,徐开的双拳紧紧的攥紧,下嘴唇咬住,情绪激动之下,略显瘦弱的身躯甚至有些微微颤抖。

    庞元心中叹了一口气,心情复杂,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能静静看着。

    不过,徐开毕竟经历了许多,很快便调整过来了心情,脸上重新浮现笑容,不再谈及这些话题。

    他明白威胁自己生命的难题难以解决,几乎无人可以帮忙,只能选择将这份苦闷与焦急生生压在心里。

    回忆起之前同伴的悲惨遭遇,徐开今天与庞元说起这些,亦不过是略微抒发一下压抑的心绪。

    “不过,庞元,你现在应该完全不必担心会被选中。”

    “你来时就身受重伤,之前还一直昏迷不醒,生死不知,基本只是一线之隔。”

    “我记得,那些严厉的黑衣人守卫也吩咐过了,即使你醒过来,也暂时不需要你参与每日劳作,乖乖待在牢房内,起码等到能够行动再说。”

    “因此,庞元你如今应该还是比较安全的,不需要过分担心,你要做的便是尽快恢复,好好养伤便是。”

    徐开宽慰着庞元,甚至有些羡慕,他觉得自己这个新同伴暂时是不需要犯愁的。

    在他看来,虽然庞元重伤垂死,难以动弹,固然十分可怜。

    不过,换来的却是略显安逸的修养生息时间,不需要担忧性命的威胁。

    当真是祸福相依了。

    至于庞元身受如此恐怖的伤势的具体缘由,徐开十分明智,刻意的控制自己的好奇心,并没有去开口询问。

    自己的这个新同伴庞元身躯雄壮,尽管极为虚弱,仍旧气势不凡,远超常人,想来不是一般人。

    然而尽管如此,庞元却依旧重伤至此。

    加上那些黑衣人守卫的吩咐,恐怕里面可能牵涉到的一些事宜,根本不是他徐开一个可怜的小人物能够去触碰的。

    这些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徐开几番摸爬滚打,能够活到现在,自然懂得,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对自己并没有好处。

    很多时候,因为无谓的好奇,靠近了所谓的真相的同时,很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也靠近了危险。

    因此,徐开能够克制自己,理智的闭口不谈,实为明哲保身之举。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娇妻狠大牌:别闹〕〔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阴间超市〕〔逆剑武神〕〔妖禁〕〔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枕上婚约:古少宠〕〔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