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夫人:你好,〕〔妖孽小神医〕〔皇女反攻计划〕〔极品乡村小电工〕〔陋俗之扎纸人〕〔捡个女神总裁当老〕〔无敌吞天诀〕〔都市至尊天帝〕〔诸天万界穿梭门〕〔妃倾天下:溺宠小〕〔家族修仙传〕〔超级仙农〕〔我是超级小明星〕〔风云1999〕〔无限同人之李越传〕〔世界资源霸主〕〔宠妻上瘾:劫个相〕〔轮回之大剑圣〕〔玄黄补天录〕〔组团穿越到晚明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猛兽回头 第一百零三章 草药
    ..,

    心中畅想,坚定着意志,庞元手中却丝毫不停,连出重手,轰向身前巍然不动的巨型石球。

    凌厉、狠辣。

    剧烈的运动中,庞元强健的体魄之中气血翻涌,不再静静流淌,在浑身的经络穴道之间咆哮向前!

    正面的强势碰撞下,原本强悍的身躯处处生出淤青,庞元脸庞浮起赤色,体表的皮肤亦渐渐映的发红。

    似乎受到了激发,巨石功诞生的那一道神秘气感在体内的运转速度于此刻进一步提升!

    气感流转向前,蜿蜒曲折,周身流经的穴道与气感之间的呼应亦在加快,气感分流进**道,奇特的秘力在吞吐,融汇入这道纤细却延绵不绝的神秘气感之中,不断发展壮大。

    神秘的气感本就已经经过庞元多日来的不断运转,不停积蓄着力量,壮大了不少,此刻又正值他气血翻涌之时,神秘气感受激高速流转,经络中细流奔涌,似乎到了一个临界点,要自主的去连成一个大周天!

    庞元感受到这种情况,眉头一挑,内心有些波动。

    这是要突破的征兆?!

    “好机会!”

    心情略微有些激动,庞元明白今天是一个机会,他想要凭借着这个契机,一举突破至巨石功秘籍的第一层!

    遭遇这种变故,心中思索着,庞元的身形便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气血蓬勃的势头受挫,只是片刻,随即庞元便发现体内的神秘气感像是也受到影响,相对于之前,运转略显乏力。

    这种气感的运转契机要靠剧烈的气血搬运来维持,并积蓄力量。

    庞元皱眉,连忙活动拳脚,接上之前的训练节奏,各种凌厉的攻击方式层出不穷,重击在粗糙的石球表面,“彭彭”作响,空气中细微的尘土纷飞。

    神秘的气感恢复了活力,汇聚成细流,在庞元浑身的经络中奔涌,吞吐秘力,滋润穴窍筋肉,积蓄着力量,隐约之间,气感绵延,越发粗壮了几分。

    人体经络繁复,如地下的无数暗河,难以计数,此刻,这一道活跃的气感细流径直向前,流经处处隐秘的纤细经络,刺激着一处处穴窍,连接成一个个的节点,气感中泛着灰白的光芒,庞元对此却一无所觉。

    “啊!”

    感受着浑身的气感高速运转,两道气感壮大与无形,庞元的攻击越发狂暴了,筋骨发劲,磅礴的气血翻涌,如同一头暴躁的被激怒的猛兽!

    全方位的剧烈的撞击使得庞元浑身上下伤痕累累,指掌间有伤口撕裂,血迹沾染巨石,强壮的身躯上青紫的大片淤青密布,筋骨亦磨损不轻,疼痛感潮水般一波波的涌来,刺激着庞元的头颅。

    刺痛没有令庞元停下来,此刻他的心神完全被体内的那一道巨石功气感所吸引。

    向前,向前!

    庞元意念中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巨石功运转时那一道神秘的气流在不断的向前流淌,伴随着自身的壮大。

    气感汇聚的细流流转到人体的百会穴附近,庞元心中激动,体内神秘的气感眼看着即将在经络中连接而成一个大周天。

    冲过去!

    忽的,一道无形的屏障横贯。

    而奔涌的气感横冲直撞,径直撞上,庞元的脑海亦仿佛无声的微微一震,心神微微恍惚。

    遗憾的是,无形的屏障不为所动,神秘的气感细流则是倒卷而回,那股锋锐的势头大大受挫。

    庞元心头一紧,感受到倒卷退缩的气感细流,气势已不如从前。

    不过,只是一次冲击受挫而已,他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巨石功的心法自发的高速运转,搬运气血,强横的身躯舒展,重击频发,轰击在厚重无比的巨石表面,甚至令庞大的石球都微微震颤。

    浑身气血沸腾,经络中,巨石功诞生的神秘的气感重新汇聚起来,吞吐秘力,恢复了锋锐的势头,且更为强烈,一往无前。

    庞元再次尝试,控制着体内的气感细流运转,不停积蓄力量,繁杂的经络网中,神秘的气感迅猛向前,更为壮大,再一次狠狠撞在之前的无形屏障上。

    “嗡~”

    这一次积蓄的力量大了不少,百会穴附近,无形的屏障亦泛起波澜,隐隐颤抖,令庞元有些期待。

    只是现实让他的期待很快落空,无形屏障猛遭冲击波澜起伏,不过随即便恢复平静,神秘的气感细流再次无功而返。

    显然,此时庞元体内的气感强度还不足以冲破这道障碍,距离突破第一层尚有几分差距。

    再次受到无情的阻隔,巨石功气感细流积蓄的力量彻底泄光,气势消散无影,运转之间变得有点懒洋洋的。

    庞元却并没有沮丧,眼神中反而生起亮光,这一次的冲击虽然再次失败,但却有效的撼动了体内的那一道无形屏障,显然这次积蓄携带的力量距离冲过屏障已然不远。

    振奋起精神,庞元不愿意就此罢休,还想要再尝试一下,进行第三次冲击,全身大筋与皮肉紧绷,便要继续训练。

    只是僕一发劲,手上强烈的刺痛感混杂着浑身的酸麻之意便汹涌而来,冲击着脑海中意识,肌肉一僵,庞元眉头一皱,当即停了下来。

    双手拳面已是一片血肉模糊,浑身筋骨磨损也不轻,皮肤下淤青大片大片的分布,青紫相间,一发力便疼痛不已。

    他浑身上下尘土堆积,伤痕累累,十分狼狈,脑海中的理智令他放弃了再一次冲击无形屏障的企图。

    须知,欲速则不达。

    庞元晓得,以他现在的状态冲击第一层确实太过勉强,气感强度与力量不足,成功率很低,这次锻炼不能继续下去了,否则会对体魄造成很大的伤害,得不偿失。

    好在,通过这两次冲击关隘的经验,他也已经明悉,自己浑身经络中气感充盈,只差最后的临门一脚了。

    只需再努力修炼一段时日,时时运转心法,壮大神秘的气感细流,积蓄力量,这样,恐怕到时候无须奋力冲击,便可自然而然的突破巨石功第一层。

    想明白这一点,庞元心中的失望情绪也大为舒缓,低头见身上有些灰蒙蒙的,庞元摇摇头,伸手随意拍打了几下身上沾染的尘土,也不擦拭,就地靠着石球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息休息。

    这边石峰耸立,岩石遍地,不仅人迹罕至,野兽飞鸟也几乎不见踪影,虫鸣稀疏,不用担心猛兽的袭击,安全性还是可以保证的。

    在这里,庞元也可以放心的安静休息,恢复体力,而不必像在密林狩猎时还要处处警惕。

    地面柔软的土层上,一队长长的蚂蚁群如细线般行进,打头的几只小家伙似乎是发现了食物,原来是一只虫子的残骸。

    小小的蚂蚁迅速返回队伍汇报沟通,互相之间纤细的触角微颤,传达着喜悦与信息,蚂蚁群加速行进,将虫子残骸包围。

    蚂蚁们用众多发黑的大颚将虫子尸体粉碎成一小片一小片的体积,便于搬运,只是搬运途中遇到了不小的问题,土层中一块凸起的石块横贯在蚂蚁群返回的路上,安然不动,众多小小的蚂蚁自然无力对抗,只能避开,叼着一小片碎片绕过“巨石”向聚居地返回。

    就这样,蚁群在庞元面前反复行进,来回搬运食物,不断绕过凸起的石块,不时接头交流,庞元休息时百无聊赖,呆呆的看着地上的这群小动物。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太阳开始西沉,天色亦渐渐有些昏黄。

    依靠着巨型石球的庞元此刻有些缓过神来,抬头望天,看到发黄的天空,明白时候已经不早了。

    手上的伤口血迹已经凝固,开始结痂,感受到浑身上下疼痛感稍减,体力也已经恢复完全。

    庞元不准备在这里久留,直接起身,走向竖直的长矛,伸手扯下衣服,凌空展开用力一抖,随即披在了身上,将浑身的淤青彻底盖住,看起来与来时没什么两样。

    抓起坚实的长矛,矛杆木质粗糙而结实,握着有一种踏实感,长矛扛在肩上,庞元步子迈开,就要向着山村的方向返回。

    只是走了没几步,庞元便停了下来,回头望了一眼,犹豫了一下,又反身回到原来休息的地方。

    眼前松软的土层上,原先坐落其中的虫子残骸已经被大批蚁群分割搬运完毕,早已消失无影,只留一块阻路的“巨石”半边埋在土里,默然无声。

    庞元上前。

    起脚一铲,摆腿将其踢飞,心头似乎伴随着这一脚也轻松了一丝,他这才转身,毫不犹豫,大步离开。

    庞元返回的极快,没有花费多少时间,便已经走近熟悉的村子。

    小路上,此刻狩猎返程的成年猎户们不在少数,欢声笑语,互相清点着收获的猎物,一时场面颇有些喧嚣。

    此刻,路上的众多猎户也看见了扛着长矛走过来的庞元,纷纷跟他打招呼。

    庞元此时浑身酸痛不已,筋骨刺痛阵阵,精神亦有些疲惫,只想回家,没有心思在这里耽搁功夫。

    不着痕迹的将双手往袖子里拢了拢,只是简单的和众人打过招呼后,庞元告罪一声,便加快速度大步走进村口。

    村子的猎户们早已习惯了庞元的刻苦修炼,知晓他每日坚持外出到深林中锻炼,风雨无阻,苦修不辍。

    这时见庞元行迹匆匆,精神困顿,村里的猎户们也不疑有它,只是打趣一声,便同旁边的同伴继续刚才的话题。

    人们却没有注意到强壮少年隐藏在袖子里的双手一片血肉模糊,还在微微颤抖。

    不久后。

    高大的木屋尽在眼前,颜色泛黄,抬眼望去,透露着一股亲切与熟悉感。

    踏入熟悉的小院里,放下长矛,庞元深吸了一口气,还是熟悉的味道,温暖、惬意、祥和。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饭菜的淡淡香气,勾起庞元肚中的馋虫,屋里厨房内传出阵阵熟悉的声响,是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想来是庞老头儿已经在准备晚饭了。

    “臭小子,回来了?”

    大概是听到了院子里的细微声响,屋里的庞老头儿眉头一挑,也不抬头,朝外面吆喝了一声。

    “嗯,回来了!我先回屋收拾收拾。”

    庞元在院子里应了一声,上前推开自己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这小子...”

    庞老头儿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些许笑意,没有再理会,继续在腾起的白色热气中忙活。

    踏进屋里,庞元这才感觉彻底放松了下来,熟悉的环境让他身心轻松,只是锻炼后,一身的臭汗与尘土让他略微有些不适。

    庞元赶紧打来一盆清水,简单的清洗了一下全身,洗去污浊与血迹,拿毛巾擦干水渍,又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裤,人顿时精神起来,至于换下的脏衣服直接扔在用过的水盆里,待空闲时再清洗。

    清洗过后,整个人清爽了许多,庞元舒服的躺在了柔软的床上,整个人几乎要陷了进去。

    庞元仰着头望着屋顶,双手自然的舒展,一只脚随意的支起,惬意无比,只是身躯各处时不时传来的种种疼痛酸麻感,让他没有看起来那么舒服。

    忽然,仰躺着的庞元吸了几下鼻子。

    “什么味道?”

    安静下来的庞元躺在床上,空气中一种淡淡的草药苦味飘入他鼻中,带着点刺激性气息,几不可查。

    之前他刚回来时匆忙洗漱还没有察觉,这一骤然闲下来,庞元顿时便感知到这股细微的气味。

    抽动了一下鼻子,庞元好奇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下地四处寻找气味的来源。

    最终,庞元的目光锁定了屋内木桌,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放着一只倒扣的大碗,下面铺着白布。

    庞元靠近一闻,空气中弥漫的微微苦涩的气味确实是从碗里散发出来的,看着倒扣的大碗,盖的很严实,庞元盯着大碗,目光闪烁。

    “奇怪,中午出去前还没有这只碗,下面放的什么东西?”

    心里着实好奇,庞元没有犹豫,直接伸手小心的将桌上扣着的大碗拿开,露出内里物品的真面目。

    碗底覆盖下,一块四四方方的棕黑色药膏安静的摆在白布之上,不过巴掌大小,看着却很是厚实,里面还透着淡淡的绿意。

    乍一掀开,空气中那股苦涩的特殊草药气息更为浓烈,庞元不由得鼻子抽了抽,眉头皱起,有些不习惯。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股浓烈的苦涩药物气味只是在初时让人难以呼吸,在庞元慢慢适应之后,便猛然发觉,药膏的气味似乎没有那么难闻了。

    反而在隐约之间,棕黑色的块状药膏于苦涩气息中夹杂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草木清气,清新、自然,闻之精神一振。,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明天心理诊所〕〔黑龙法典〕〔酋长压力大〕〔绝品败家系统〕〔娘子我是你的解药〕〔穿越晚清〕〔一号秘书:陆一伟〕〔你是人间荒唐一场〕〔足球上帝。〕〔官场之风起云涌〕〔狼子野心〕〔重生之国师大人太〕〔快穿攻略:病娇BO〕〔保安的逆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