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夺取灵根〕〔超级锋暴〕〔水浒第一大官人〕〔我是异界登录器〕〔九天〕〔我老婆是花木兰〕〔每秒都在升级〕〔封神秘史之我不是〕〔权倾南北〕〔漫威里的lol系统〕〔全球财富〕〔寒门状元〕〔我的克苏鲁游戏〕〔大唐第一闲王〕〔穿个时空修个仙〕〔诸天普渡〕〔洪荒历〕〔金鳞〕〔长在春风里〕〔八零娇女有空间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妻萌宝:总裁爹地求抱抱 第三百六十二章故意为难?
    第三百六十二章:故意为难?

    许言珩一听,心中的着急顿时烟消云散,他都能想象到白景泽在医院里大发雷霆,一定要自己赶回去的样子。

    “那安安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落水了呢,现在(情qing)况到底怎么样子了,白景泽不会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啊!”

    那头的老李沉沉叹了口气,他压低声音开口道:“好像是拍戏的时候一直落水受到了伤害,不过我已经看了,等挂了点滴之后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睡上一觉就可以了,但是白总却不相信,他想让你回去看一看!”

    听了老李的话,许言珩没好气地撇了撇嘴,这睡一觉休息一下就能好的事,又哪里需要自己专门过去一趟呢!更何况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啊!

    白景泽啊,就是太担心池安安啦!

    但是这样的话许言珩当然不能说出来,他挑了挑眉:“好吧,既然白总都发话了,我哪里能不回去呢,等着吧,我这就回去!”

    挂断电话后,还没等许言珩开口,一旁的夏酥心就一脸着急地拉着他问道:“言珩,是不是安安出事了呢?我怎么听到她的(情qing)况有些不好呢,不然又哪里需要你也过去呢?”

    想到池安安前不久还开心地和自己探讨工作室的事(情qing),可是现在却躺在医院里,夏酥心心里越发害怕起来,攥着许言珩衣服的手也狠狠地紧了紧。

    池安安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可不希望看到池安安出事啊!

    感受到怀中人儿的恐惧与不安,许言珩轻扯嘴角,无奈地笑了笑,“你怎么和白景泽一样啊,明明安安就只是(身shen)体有些不适,睡上一觉就好了,偏偏你们却一直在这里瞎担心,放心吧,她现在没事了!”

    闻言,夏酥心微微松了口气,她轻轻抚了抚(胸xiong)口,眼中却还是有些担忧。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你现在是不是要去医院呢?我和你一起过去!”

    说着,夏酥心拿起一旁的外(套tao)就开始往(身shen)上(套tao),还不停催促着(身shen)后的许言珩。

    看着如此着急的夏酥心,许言珩难免有些吃味,他挑了挑嘴角:“我怎么觉得池安安在你心中的地位比我要高上许多呢?我生病了也不见你这么着急!算了。我不带你去了!”

    夏酥心一听就知道许言珩又在这里吃醋了,她转(身shen)甜美一笑,轻轻挽着许言珩的胳膊,柔声笑道:“哎呀,你生病了我当然也着急啊,安安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是我的男朋友,(爱ai)(情qing)和友(情qing)又不冲突,你就别在这里瞎吃醋了!”

    说完,她又嗔怪地看了一眼许言珩,拉着许言珩的胳膊一直扭着。

    许言珩满意地勾了勾嘴角,他轻轻捏了捏夏酥心的脸,缓缓笑道:“这还差不多,算我没有白疼你,好了,就准你和我一起去了!”

    ……

    医院。

    池安安感觉自己做了好长时间的梦,在梦里,她一个人躺在水里,无论如何求救却还是没有人过来救自己,渐渐的,她的挣扎越来越弱,最后沉到了水底。

    吃力地睁开眼睛,她感觉眼前一片模糊,依稀可以看到好像是白景泽正站在(床chuang)前看着自己,她惶惑不安的心马上就安定下来。

    原本白景泽还准备再把医生叫过来看一看,池安安睡了这么长时间却还是没有醒过来,可是他刚站起来,就见池安安缓缓睁开了眼睛。

    全(身shen)被一股巨大的喜悦所包围,他刚准备上前询问一番,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许言珩(身shen)着白大褂走了进来,(身shen)后还跟着一脸焦急的夏酥心。

    “安安,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白景泽只匆匆地看了一眼许言珩,又转头看向了池安安,他一把抓住池安安的手,脸上尽是急色。

    夏酥心也赶忙跑到了池安安的病(床chuang)前,她一脸紧张地看着池安安。

    “安安,你怎么样了?”

    看着两个人一脸的担忧,池安安心中一暖,她无力地摇了摇头,扯出一抹笑容。

    “我这不是已经醒过来了吗?放心吧,我没事了。”

    许言珩上前仔细检查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醒过来就说明已经没事了,接下来多多休息就好了!”

    见池安安确实没什么大碍,夏酥心稍稍安心,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急忙问道:“安安,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突然落水呢,还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白景泽也很好奇这件事(情qing),按理来说,今天池安安并没有戏份,而且普通的拍摄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池安安却有些犹豫了,她清楚事(情qing)的一切,也知道这一切都是隋可柔故意想要整顿自己罢了,即便心中忿忿不平,但是看着眼前关心自己的人,她还是不想说出实(情qing)。

    有些事(情qing)自己知道就好了,没有必要让那些关心自己的人也因此不开心,更何况她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隋可柔就是故意让自己落水难堪。

    毕竟一切看上去都像是凑巧的事(情qing),并没有太多的安排在里面。

    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池安安轻声笑道:“就是今天拍了几场落水戏,在水里呆的时间比较长,我体力不支所以就昏倒了,说到底还是我体质太差了。”

    夏酥心一听,她微微蹙眉,一脸的不认同:“真的吗?我怎么觉得事(情qing)并没有那么简单呢,你一定是受到别人的为难了,否则怎么可能在水里呆那么长时间!那个人可真是太过分了!居然这么对待你!”

    白景泽听了,也觉得夏酥心的话很有道理,想到剧组里的隋可柔,他拢了拢眉心,脸色也渐渐沉下去,心中有了一番猜测。

    看着面前脸色苍白的池安安,白景泽的心里十分心疼。

    “安安,这件事(情qing)不能就这么算了,明显这是有人故意为之,咱们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夏酥心咬了咬牙,一脸不快地开口道。

    白景泽的脸色一直都不太好,他看了一眼池安安,抿唇不语,心中却有了一番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蓝梦冰封之心〕〔从天帝开始〕〔军门小娇妻:慕阎〕〔神豪帝国聊天群〕〔浪迹武侠世界的小〕〔不努力的我,只能〕〔穿成作精后我怼天〕〔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偏爱,一如往昔〕〔婚途有坑:撞倒总〕〔双面总裁宠妻如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