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夺取灵根〕〔超级锋暴〕〔水浒第一大官人〕〔我是异界登录器〕〔九天〕〔我老婆是花木兰〕〔每秒都在升级〕〔封神秘史之我不是〕〔权倾南北〕〔漫威里的lol系统〕〔全球财富〕〔寒门状元〕〔我的克苏鲁游戏〕〔大唐第一闲王〕〔穿个时空修个仙〕〔诸天普渡〕〔洪荒历〕〔金鳞〕〔长在春风里〕〔八零娇女有空间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妻萌宝:总裁爹地求抱抱 第二百六十七章探监
    第二百六十七章:探监

    白景泽很快便离开了,池安安站在原地,一时之间心里还有些怅然。

    若说没有一丁点儿失望是绝对不可能的,可是她怎么可能因为自己的事(情qing)而耽误白景泽呢?比起让自己一个人独自探监,她更不愿意看到那一幕。

    “安安小姐,我们现在走吗?”姚峰问道。

    池安安勉强回过神来,看见了还等待在一旁的姚峰和刑小悠。

    “抱歉,刚刚走神了一会儿。”池安安有些内疚的冲他们说道。毕竟刑小悠还是要去学校的人,她也不应该站在这里耽误他们的时间。

    刑小悠微微笑了笑,同时也对着池安安摆了摆手:“没什么,反正离我上课还有一段时间。”

    一行人上了车,姚峰便先将刑小悠送去了北城大学。

    “安安小姐,那我就先走了。”刑小悠冲着池安安挥了挥手。

    池安安轻轻的点了点头:“嗯。晚上见。”

    很快,池安安便被送到了监狱门口,她怔怔地站在门口,下意识地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心(情qing)莫名的开始紧张起来。

    不知道……父亲现在怎么样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一直没有回来过,虽然那也是当初他的要求,可是毕竟在监狱里的(日ri)子一定很苦,父亲会不会怪自己呢?

    想到这里,池安安的心(情qing)不(禁jin)有些苦涩,甚至有些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情qing)去见自己的父亲。

    不过,没有给她那么多考虑的机会,因为门口的守卫已经看到了她,见她站在那里半天都没有动静,不(禁jin)轻轻皱了皱眉。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qing)的话,请不要站在门口,影响到其他人。”

    守卫对着池安安有些严肃的说道。

    池安安有些不安地看了他一眼,露出了一个略显歉意的笑来:“不好意思,我是……来探监的。”

    守卫看上去似乎有些不耐烦,毕竟这里每天来来往往的人也不算太少,若是大家都堵在门口,也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

    “那就快进去,一直站在外面像什么样子?”守卫没好气的说道。

    听到这个人丝毫不客气的预期,姚峰蹙起眉来,略微有些不爽。

    池安安可是白景泽护在手心里的人,怎么能够让人这样欺辱?姚峰刚往前走了一步,池安安便察觉到了他的意图,连忙伸出手拦住了他,然后对着他轻轻摇了摇头。

    “姚峰,我先进去了,麻烦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吧。”池安安轻声说道,声音中给你却透露出了一丝紧张。

    姚峰有些担心的看了池安安一眼,虽然的确是想替她打抱不平,可是池安安既然都已经表态了,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暂且应了下来:“好的,安安小姐。”

    走进监狱,池安安显得有些拘谨,门口的负责人看到她进来,公事公办的问道:“这位小姐,是来探监的吗?”

    “嗯……”池安安点了点头,“之前……应该有人跟你们打过招呼了。我是来探望池建民的。”

    或许是因为这么多年来,这个名字鲜少被人提及,负责人皱了皱眉,然后在电脑上开始查阅起来,忽然呼吸一窒,猛地抬起头来看向了池安安:“你是池安安小姐?”

    “是的。”虽然有些奇怪这个人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激烈,不过池安安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个人一下子露出了一个有些殷切的笑容来:“原来是您过来了,怎么不提前跟我们说一声,我们也好招待一下您。”

    闻言,池安安的表(情qing)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不用想,这个人一定是因为白景泽的缘故才会对自己展现出这样的姿态,可是……这也不是她想要看到的。

    “你……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就是来看望一下就好了,不需要别的什么特殊招待。”池安安微微低下头来,一脸的窘迫。

    负责人看了池安安一眼,笑容丝毫没有减退:“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安安小姐,您是要看望池建民对吗?跟我来吧。”

    跟在负责人的(身shen)后,他还时不时跟池安安搭上一两句话,显然是想跟她搞好关系,可是这样的(情qing)况只会让池安安越来越尴尬。

    好不容易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口,负责人终于停下了脚步,对着池安安说道:“好了,就是这个房间,请进去吧。”

    “谢谢你。”池安安对着负责人轻轻颔首。

    之后,负责人去了另一个地方,对着里面的一个狱警说道:“去把池建民叫过来,说有人来探望他了。”

    “好。”那个人点了点头,接着便离开了。

    池安安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想到马上就能够见到池建民,整个人都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她已经记不清有多久了……印象中的父亲和现在的模样,应该也会有很大的不同吧?

    池安安轻轻的攥紧了拳头,满心都是内疚。都怪她没本事,不能帮父亲摆脱这莫须有的罪名,如果当初……

    虽然等待的时间并不是很久,但对于池安安来说,却有了一种度(日ri)如年的感觉,甚至到了后面,她都觉得有些如坐针毡了。

    没一会儿,池建民便被人带了过来,乍一听到有人要来探望自己,池建民其实是有些茫然的,因为他这么多年来都没有遇到有人过来,现下也有些想不通。

    他的脑海里闪过了无数的可能(性xing),最后又被他一一打消。

    会是安安吗?

    可是……当年他让池安安出了国,应该不会现在就回来吧?至于其他人,那不就是更不可能了吗?

    当走到房间的时候,池建民一眼就看到了池安安,整个人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

    “安……安安……是你吗?安安?”

    池建民有些激动的问道。

    听到池建民的声音,池安安也很快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虽然很想立马走到池建民的面前,可是两个人之间的障碍里阻止了她这样的做法。

    “爸……女儿不孝,这么久了才来看你……”池安安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蓝梦冰封之心〕〔从天帝开始〕〔军门小娇妻:慕阎〕〔神豪帝国聊天群〕〔浪迹武侠世界的小〕〔不努力的我,只能〕〔穿成作精后我怼天〕〔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偏爱,一如往昔〕〔婚途有坑:撞倒总〕〔双面总裁宠妻如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