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荡星尘〕〔隐退后我更红了〕〔顾先生待我如宝〕〔抗战之英雄血〕〔我不当冥帝〕〔楚雄的世界〕〔最强角色扮演〕〔大腿带带我〕〔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穿越的美颜手机〕〔从支教到巨星〕〔我就是能进球〕〔扛着AK闯大明〕〔都市绝品神医〕〔天空地下城〕〔我夺舍了魔皇〕〔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天才纨绔〕〔帝神通鉴〕〔惊鸿一刀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妻萌宝:总裁爹地求抱抱 第二百零五章:她不想见他
    :

    池安安是被尿给憋醒的。

    她醒来的时候,病房里特别的安静。

    转头的时候,她看到白景泽手肘撑在病床边,脸靠在手背上,正在打盹儿。

    池安安又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病房里除了她和白景泽两人,没有其他人。

    小愿呢?

    小愿已经从公立幼儿园退学了,本来今天应该要办转学手续的,但是白景泽人却在这里。

    池安安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被单的一角被白景泽的手肘压着。

    她只好从另一边掀开被子,然后悄悄地下了床,去洗手间。

    白景泽打了个盹儿,然后头颠了一下,就迷迷糊糊的醒了。等他睁开眼,发现床上没有了人,瞬间恢复了清醒。

    他猛地站了起来,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病房里空无一人。

    池安安呢?

    白景泽顿时感觉很慌张,他担心池安安因为生自己的气,所以跑了,于是他想也没想就冲出了病房。

    他疯狂的跑着,几乎跑遍了整个医院,成了很多散步的病人眼里的风景。

    池安安上厕所出来的时候,白景泽已经不在了,她以为白景泽应该是走了,于是回到了病房,打算打电话给他。

    问清楚小愿现在在哪里。

    可是,她想了一下,小愿可能是被酥心或者是崔成带走了,毕竟白景泽不可能让小愿一个人。

    池安安不想打电话给白景泽,因为她不想面对他。

    于是她坐到了床上,然后给夏酥心打了一个电话。

    “安安,你别担心,小愿在我这呢!今天就跟我睡了啊,你好好养病,感冒是会传染的,小愿还是别去你那比较好!”夏酥心念叨的声音传来:“对了,白景泽呢?他有没有说什么啊?”

    “我刚睡醒,他已经走了。”池安安顿了顿,说道:“酥心,那小愿麻烦你了,我明天过来接他。”

    “你别操心了,还怕我虐待你儿子啦?我明天放假,到时候我带他过来看你。”夏酥心砸吧了两下嘴,说道:“等等,你说……白景泽他走了?”

    “嗯。”池安安有些疑惑,不知道夏酥心什么时候对白景泽这么上心了。

    “这杀千刀的,你因为他躺在病房里,他人却不知所踪?而且,而且宋……”夏酥心冲动的差点脱口而出,但是她知道池安安肯定会责怪她,于是闭了嘴,说道:“行吧,你先休息休息,我这来客人了,我要做奶茶了。”

    “嗯,那你忙。”池安安挂了电话,然后靠在了床背上。

    过了一会儿,吴护士打开门看了看,发现池安安坐在床上玩手机,然后惊讶的喊道:“池小姐,您在这里啊!”

    “吴护士,怎么了吗?”池安安疑惑的问道:“是要挂水了吗?”

    她不是一直就在这个病房里吗?

    “不是,我……我先走了!”吴护士语无伦次,然后关了门就跑了。

    池安安一脸懵逼,疑惑不已。

    一分钟后,病房的门猛地被打开,白景泽冲了进来。

    他满头大汗,焦急的问道:“安安,你刚刚去哪了?”

    “我?”池安安无语的说道:“我刚刚一直在这啊!”

    她语气淡漠,一点也不想理白景泽,连一个对视的眼神都没有给他。

    “怎么可能?我刚刚醒来的时候,你不在……”白景泽已经累的直喘气了,他话还没说完,就直接冲过去,一把将池安安抱进自己的怀里。

    池安安猝不及防的被白景泽抱住,她坐在床上,他站在床边,而她的脸正好抵在他的胸口。

    她可以明显感觉到他的衬衫已经湿透了。

    难道是外面下雨了?

    “我刚刚上了个洗手间而已……”池安安不知道白景泽为什么会说她不在病房。

    洗手间!

    白景泽恍然大悟,因为vip的洗手间很隐蔽,导致白景泽差点都忘了病房里还有洗手间了。

    池安安回答完,一点都不想呆在白景泽的怀里,她也不知道白景泽为什么突然过来抱她。

    他不是非常憎恶她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

    池安安一把推开白景泽。

    白景泽刚刚没注意,整个人被推的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

    “安安。”白景泽满脸柔情和愧疚的看向池安安,打算上前。

    池安安伸出手,做了个制止的手势,呵斥道:“你别过来!”

    “安安,我……”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池安安垂了垂眼眸,说道:“谢谢你送我来住院,白总日理万机,还是赶紧回公司处理事务吧!”

    池安安说完,就拉起被子,然后转过身躺了下去,背对着白景泽。

    她已经没办法坦然面对白景泽了。

    “对不起。”

    身后,传来白景泽的声音。

    池安安身体微微一僵。

    他……在和自己道歉?

    可是现在和她道歉有什么用?她已经无法坦然面对一个不相信她的人了。

    白景泽见池安安没有回复,他知道自己已经伤透了她的心,只觉得心痛难忍,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到底该怎么做,她才能原谅他呢?

    “安安,你饿了吗?你早饭没吃,现在已经下午了,你想吃点什么吗?”白景泽绕到池安安的面前,蹲下来,看着她问道。

    池安安淡漠的回复道:“我不饿。”

    然后,她转个身,再次用后背对着白景泽。

    “安安,你是想吃饭还是面条,或者是别的东西?”白景泽依旧不依不饶地问道。

    “白景泽,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池安安只觉得眼睛有一层雾气,强忍住哽咽的声音,她拉起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说道:“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反正他都觉得自己和宋斯昱有一腿了,是那种攀炎附势的女人,何必再这样关心她?

    有必要吗?

    白景泽的拳头微微捏紧,他忧伤地看着池安安的后背,感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件事情是他做错了,哪怕她打他骂他,可是他不想池安安不理他。

    脑子突然有些剧烈的疼痛,白景泽甩了甩头。

    “嘭——”的一声。

    池安安觉得不对劲,她拉开被子,坐起身来一看。

    白景泽倒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军门小娇妻:慕阎〕〔从天帝开始〕〔蓝梦冰封之心〕〔浪迹武侠世界的小〕〔神豪帝国聊天群〕〔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不努力的我,只能〕〔伏天氏〕〔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它自时光来〕〔报告爹地:妈咪要〕〔重生神医娇妻:老〕〔九星毒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