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我的野蛮老祖〕〔仙缘归途〕〔绝世盛宠:我本为〕〔青梅很强势:小狼〕〔娇女谋案〕〔抓紧我,我的腹黑〕〔弃妇成凰:皇后要〕〔猎户出山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妻萌宝:总裁爹地求抱抱 第一百一十二章:眼睛都被屎抹住了吗?
    “白,白总……嘟嘟嘟……”

    崔成本来想要劝劝白景泽,劝他别想那么多,万一是风言风语呢?

    谁知道,白景泽已经挂断了电话。

    崔成也很无奈,想必今晚他的大老板心情肯定很差,明天上班得悠着点了。

    ……

    白景泽挂断电话后,面无表情,起身踢了一下椅子,把手机甩到了床上。

    怪不得她不和宋斯昱在一起了,原来是又和男明星勾搭上了。

    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水性杨花?

    表面清纯,实则……

    白景泽感觉五脏六腑都气的生疼,他迈开步子,冲动的来到了池安安的房间。

    门开着,灯也开着,和他离开的时候一样。

    难道,池安安还没洗好澡?

    白景泽看了看客厅的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难道她去和小愿睡了?

    于是,为了不吵醒小愿,白景泽轻手轻脚地走到池羽愿的房门外,然后悄悄地打开门看了看。

    池羽愿睡的正香,而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那么……池安安还在浴室里?这么久了,她在浴室里做什么?

    白景泽此刻的心情非常愤怒,肚子里一团怒火,恨不得立即质问池安安。

    于是,他迈开步伐,直接冲到了浴室门口。

    门关着,他想了想,没有直接冲进去,而是先凑近门,听听里面的声音。

    安静如鸡。

    白景泽赶紧打开了浴室的门,冲了进去。

    只见池安安躺在浴缸里,眼睛闭着,均匀的呼吸,俨然一副熟睡的样子。

    白景泽走到浴缸边,弯下腰,用手摸了摸浴缸里的水。

    已经凉了。

    躺在冷水里面,她居然还能睡的这么香?

    她今天的戏份就两场轻松的戏,所以……她到底在剧组和那个男明星做了什么事情,居然累成现在这个样子?

    想到这里,白景泽感觉自己好像要发疯一般。

    这个女人,怎么能够这么不知廉耻!

    他挠了好几下头,逼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弯下腰,挪动了一下她的身体,将手伸到了浴缸的按钮处,按了一下。

    “哗啦啦……”浴缸抽水的水流声响了起来。

    池安安睡的正香,皱了皱眉头,然后自己动了动身体。

    突然,她感觉好像身上凉飕飕的,有些不对劲,于是迷迷糊糊地张开了双眼。

    然后,她猛地坐直了身子。

    白景泽正站在浴缸边上,用一种非常愤怒的神情看着她。

    “啊——怎么回事?”

    池安安叫了一声,赶紧蜷缩起身子,把自己缩成了一团儿,因为她现在什么衣服都没穿。

    白景泽半眯着眼睛,眼神里都是愠怒的神色。

    池安安已经无地自容了。

    她刚刚已经想起来了,自己在浴缸里睡着了,然后就不知道了。

    现在想来,应该是时间太久了,所以白景泽替她进来放了浴缸里的水。

    “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我穿个睡衣。”池安安感觉有些难以启齿。

    但是这件事情是她的问题,可能白景泽是怕她冻死或者淹死,所以才进来的,她也不可能去指责他什么,或者叫嚣着让他出去。

    只能用着低低的,又难堪的嗓音,说着。

    她本以为白景泽在听她说完之后,会出去。但是没想到,白景泽依旧站在浴缸边,未挪动一步。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池安安惊讶的抬起头,看向他。

    白景泽的喉结滚了滚,然后转过身,从台子上将她的睡衣拿在手里,然后又走到了浴缸边,先把浴缸边的毛巾递给池安安。

    “把身子擦干吧!”他淡漠地说道。

    池安安接过毛巾,放在腿上,又伸手去拿睡衣,说道:“谢谢。”

    她本以为,白景泽是好心帮她拿一下的毛巾和睡衣的。虽然现在她这样的情况,让她十分窘迫,但是池安安还是努力往好的方面去想的。

    但是,白景泽没有把睡衣给她,而是说道:“擦完了,再拿睡衣。”

    “……”池安安瞬间蒙了,反问道:“你不出去,我怎么擦?”

    “我又不是没见过。”白景泽淡然的口吻中,实则蕴含着无限的愤怒,他说道:“比以前更干瘪了。”

    什么?

    “你在说什么?”池安安怒了。

    他怎么可以这样肆意评判她的身材?好像她是一个物品一样,在供他欣赏娱乐?

    “就你这身材,还能到处勾引人……现在的男人,眼睛都被屎抹住了吗?”白景泽用着冰冷的声音,讽刺地说道。

    池安安本来是比较生气的,现在是很生气,很愤怒,很无语,还很懵逼。

    她不就是在浴缸里睡着了吗?怎么就变成了到处勾引男人?白景泽是不是心里有毛病,还是有什么臆想症啊?

    “我不过就是洗澡睡着了,怎么就变成勾引男人了?我勾引谁了?你倒是说啊!你是不是有毛病啊?”

    要不是她现在没穿衣服,恨不得站起来和他对峙。

    “苏、羽、贤!”

    这三个字,从白景泽的嘴巴的里,一个字一个字的蹦了出来。

    “什么?”池安安感觉脑子里凌乱一片。

    白景泽到底在说什么?她勾引苏羽贤?什么跟什么啊?

    “你还说你脑子没病,是不是只要是我认识的男人,你就觉得是我勾引的人?”池安安无语的说道。

    “你们剧组的人说,你和苏羽贤躲在角落里亲亲我我,你们是前天勾搭上的,还是昨天勾搭上的,还是今天才勾搭上的?”白景泽的神情十分严肃,眼眸里好像有一团怒火在熊熊燃烧。

    他按捺住自己的愤怒,冷声质问道。

    前天在聚贤居的时候,他就在男厕所里面,听到苏羽贤对池安安的搭讪。

    当时他就很愤怒,这个女人是不是专门会勾别人的魂儿。呵,现在还真的是进展速度,刚认识就勾搭上了。

    “喂!白景泽,你不要血口喷人!”池安安真的太生气了,她忍不住站了起来,直接从白景泽手中抢过自己的睡衣套在身上。

    “你还没擦干净身体,你想感冒?”见池安安湿漉漉地套上睡衣,白景泽皱了皱眉,不悦地说道。

    池安安没理他,她站在浴缸里,与白景泽面对面。

    浴缸有高度,所以现在她不用抬头就可以和白景泽对视。

    “白景泽,你难道不知道什么是风言风语吗?就因为几句话你就随便相信?”池安安盯着他的眼睛,质问道:“这件事我知道,就是因为我长得和苏羽贤的妹妹很像,他对我有亲切感,想从我身上找到对妹妹的念想而已。而且他很忙,我们几乎也没有说过交流多久。”

    “连剧组的化妆师都不相信这个流言,你就因为剧组的这个流言,就认定是我勾三搭四?”

    池安安一口气说了一长段话,只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了。

    白景泽静静地看了池安安几秒,心中似乎有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池安安说谎和不说谎的时候,他都看得出来。虽然他也不是很想相信崔成汇报的事情,但是因为一听到消息那时候的愤怒,冲破了头脑,让他的情绪失控了。

    “是我误会了。”白景泽变相地道歉道。

    如果直接说“对不起”,他拉不下这个面子的。

    池安安心里还有些气愤,主要是白景泽说的那些句子实在是太侮辱人了。

    而且道歉还这么没有诚意。

    算了,她哪有资格和他计较什么?论起来,她对不起他的地方更多。

    她还是回去睡觉吧!

    就在池安安打算迈出浴缸的时候,被白景泽阻止住。

    “等会儿回去。”他开口道。

    “什么事?”池安安疑惑地问道。

    白景泽看了看她,眼眸微沉,正色道。<span style=display:none>4w34yuoxx90orlh05opc+7zzubn/lslnxvkca9fmz5qn3pphtbdwifvdjolc/rop

    “把睡衣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造物主的炼成之路〕〔修真聊天群〕〔原来我是妖二代〕〔诡秘之主〕〔蓝梦冰封之心〕〔九星毒奶〕〔全球高武〕〔浪迹武侠世界的小〕〔仙武之无敌作弊器〕〔第一序列〕〔回到地球当神棍〕〔不努力的我,只能〕〔醉红妆之乱世妖女〕〔伏天氏〕〔重生神医娇妻: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