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荡星尘〕〔隐退后我更红了〕〔顾先生待我如宝〕〔抗战之英雄血〕〔我不当冥帝〕〔楚雄的世界〕〔最强角色扮演〕〔大腿带带我〕〔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穿越的美颜手机〕〔从支教到巨星〕〔我就是能进球〕〔扛着AK闯大明〕〔都市绝品神医〕〔天空地下城〕〔我夺舍了魔皇〕〔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天才纨绔〕〔帝神通鉴〕〔惊鸿一刀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妻萌宝:总裁爹地求抱抱 第一百零八章:纠正你的称呼
    “帅……您非常帅。”池安安狗腿地说道。

    是,白景泽是很帅,要是不帅的话当初她也不会喜欢他了。

    毕竟,她可是个外貌协会。

    “您?池安安,你总是挑战我的底线。”白景泽皱了皱眉,面露不悦。

    池安安不解,挠了挠头,说道:“请明示!”

    “首先,我比你大一岁,用‘您’是否不妥?难道我是老头吗?”白景泽顿了顿,无奈地说道。

    “是,我会改正。”池安安点点头,听从教训。

    “其次,你张口闭口的白总,让人觉得很别扭。”白景泽伸出手,捏住了池安安的下巴,将她的头抬起,让她的眼睛直视着自己。

    池安安问道:“那你想让我怎么称呼你?”

    “你说呢?”白景泽意味深长。

    “我不知道。”池安安拿开他的手,淡淡地说道。

    白景泽气噎。

    “你以前怎么叫我,现在就怎么叫我,不然我会觉得很不舒服。”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自从重遇池安安之后,自己在她面前就好像一个不肯说实话的小媳妇,一个话痨精。

    “阿泽?”

    突然,池安安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白景泽浑身一僵,往事的回忆就好像潮水一般的袭上了脑子。

    “池安安,你后悔过吗?”他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池安安,企图想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一丝爱意。

    只是,她喊着他名字的时候,那么的公式化。

    “后悔什么?”池安安心虚地问道。

    她后悔的事情有很多,她想说她都后悔了,可是她又想说自己什么都不后悔。

    白景泽张了张口,可是还是没有问出口,他拉不下这么面子,他的自尊心比谁都强。

    “没有。”池安安不知怎地,就脱口而出。

    至少现在她和小愿,父亲,都还活着。

    至少白景泽现在过的这么好,混的这么优秀,这么厉害。

    如果当初自己没有那么做,可能现在的日子不一定有这么好过。

    “呵。”白景泽冷笑了一声。

    他果然想多了,看着她那么无辜而又楚楚可怜的表情,他甚至觉得当初是不是她在骗他。

    若是真的骗了他,为何现在他已经坐拥权势,她却没有来澄清道歉,没有和好。

    那么只有一个原因,她当时说的是真的。

    可是,那她为什么没有嫁给宋斯昱?小愿为什么说她不喜欢宋斯昱?

    既然不喜欢宋斯昱,当初又为何决绝地和他说那些话?

    无数个疑惑就像是炸弹一样,在白景泽的脑海里爆炸了起来,让他的脑子,他的心脏,都感觉很不舒服。

    “出去吧!”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力,眼眸里尽是黯淡。

    “我……我得做晚饭。”池安安不肯出去。

    “你还真履行你的义务啊!”白景泽嘲讽地说道:“今天放你一天假,我来做晚饭。”

    “可是,这些你忙不完……”池安安看了看地上好几个袋子,脑海里浮现了好几道菜肴,她正色道:“我来帮你一起吧!”

    “不用。”白景泽想一个人静静。

    池安安没听他的话,蹲下了身子,然后从袋子里拿出山药,又在橱柜台上拿了刨刀,蹲到垃圾桶前面去刨山药皮儿。

    “你一个人忙不完的,你今天想吃自己烧的,那我就给你打下手,洗菜切菜淘米煮饭都归我。”池安安一边刨着山药,一边说道。

    白景泽看着池安安娴熟地刨着山药皮儿,眼眸沉了沉,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

    “就在我出国后啊,先开始不会做饭,得买。瑞国没有中式快餐,每次都吃的土司,后来我吃吐了,就开始自己学着做饭了。”池安安没有隐瞒,淡然的回答道。

    说完后,一根山药的皮儿已经都刨干净了。池安安站起身来,然后将山药放在切菜板上,拿起刀开始切起了山药。

    “咚咚咚……”娴熟的切菜声响起。

    “宋斯昱这几年没有照顾你吗?”白景泽质问道:“是因为他这几年的冷血无情,所以你对他失去了爱意?”

    这个问题他百思不得其解,还是问出了口。

    池安安一愣,失神中,刀居然切到了自己的手指。

    “啊——”,池安安痛的叫了一声。

    “你怎么了?”白景泽冲过去,拿起池安安的手。

    白皙的左手中指,一股红色的鲜血流出,有一滴还滴落在山药片上,染红了雪白的山药。

    都说十指连心,池安安痛的难受,正打算去用冷水冲洗一番。

    “白……”

    就在这时候,白景泽已经低下了头,将她流血的手指含住。

    池安安顿时都懵住了。

    白景泽将她手指上冒出来的血先吸出来吐掉,然后将她的手放到水龙头下冲洗,再拿纸巾擦了擦,说道:“我去楼下买创口贴。”

    等池安安缓过神来的时候,白景泽已经不在厨房了。

    她愣愣地看着被处理过的手指,眼前好像被雾气蒙住了一层,眼眶里有些湿润。

    白景泽是在关心她吗?

    “妈咪,妈咪,你怎么了?干爹说你手指受伤,他去买创口贴了。”池羽愿冲了进来,着急又担忧地问道。

    “没事没事,妈咪切菜不小心切到了手,流了一点血。”池安安蹲了下来,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拍了拍池羽愿的小肩膀,安慰的说道。

    “妈咪,疼吗?”池羽愿拉起池安安受伤的手,对着刀痕那边呼了呼气。

    池安安摇了摇头,面带笑容地说道:“小愿,妈咪不疼,一点都不疼,小愿不要担心啦!”

    “可是,妈咪,你哭了。”池羽愿抬头看着池安安,可怜兮兮地说道。

    “妈咪没有哭啊!”池安安否认道。

    池羽愿指着池安安的眼睛,说道:“妈咪你骗我,你疼对不对?你的眼睛里有泪花。”

    “不是,妈咪是感动。”池安安解释道:“小愿这么关心妈咪,所以妈咪感动得眼睛里有了泪花,并不是疼得哭了。”

    “妈咪,下次你一定要小心点,不可以再伤到自己了,不然小愿也会难过的。”池羽愿乖巧地说道。

    “好,妈咪一定会小心的。”池安安感觉心底暖洋洋的,像吃了蜜似的。

    这辈子能有一个这么乖巧可爱的宝宝,真的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这时候,白景泽冲进了厨房,然后蹲在了他的面前,拉起了她受伤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了创口贴。

    他好像是一路狂奔的样子,现在还不停地在喘着气儿,好像很累的样子。

    “手指伸直。”白景泽吩咐道。

    池安安照做。<span style=display:none>4w34yuoxx92mij52lorzzlqlrnsyd4aitwptla78ghoe/jqizulpgyavzptyzu

    白景泽小心翼翼地将创口贴贴好,说道:“这两天衣服就不用洗了,伤口不能进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军门小娇妻:慕阎〕〔从天帝开始〕〔蓝梦冰封之心〕〔浪迹武侠世界的小〕〔神豪帝国聊天群〕〔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不努力的我,只能〕〔伏天氏〕〔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它自时光来〕〔报告爹地:妈咪要〕〔重生神医娇妻:老〕〔九星毒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