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修真妖孽〕〔此去红妆不做妃〕〔恶魔心尖宠:丫头〕〔网游之花丛飞盗〕〔[娱乐圈]女巫家的〕〔冥海禁地〕〔洛犬〕〔鹰啸长空〕〔大漠花神的今世来〕〔神仙红包群〕〔怒指苍穹〕〔重生最强纨绔:邪〕〔相思难负〕〔通天仕途〕〔我的女儿是神偷〕〔流芳百世〕〔古代农妇生活日常〕〔雪月风涛游〕〔不良太子妃:公主〕〔首席建筑师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猛兽回头 第一百五十章 横推二兽
    锋锐如刀的矛尖上,隐隐有流光闪烁,寒光迷离,内里携带着澎湃汹涌的巨力和冰冷的杀机。

    庞元眼神冷酷,空气压迫排开,掌中紧握的镔铁重矛已经凶猛击出。

    粗壮的胳膊上强健的肌肉暴起,如青色的岩石一般坚硬强横,血管与青筋如小蛇一样,在皮肤表面盘旋扭曲,令人望而生畏。

    脚下的那头强壮的荒域雄狮依旧在近乎瘫软的状态之中,没有恢复过来。

    这头雄狮痛苦的低吼阵阵,喘息声粗重而绵长,一双铜铃般大小的眸子惊恐的盯着上空刺下来的那杆漆黑重矛。

    象征死亡的低语回荡,接下来的一切似乎已经无法避免。

    然而。

    就在庞元手中的冰冷镔铁长矛,迅猛刺出的一刹那。

    “嗡!”

    强烈的轰鸣声自庞元的脑海之中猛然爆发开来,耳中尽是嗡嗡的怪异声音。

    强烈的眩晕感汹涌袭来,庞元心中一凛,脸色大变。

    眼前的那头荒域雄狮硕大的狰狞头颅,近在咫尺,却在此刻出现重影,由一个变成了二个甚至更多。

    恰巧出现的眩晕使得庞元已经出手的镔铁重矛半空乏力,打乱了出击的轨迹,锋利的矛尖插入雄狮头颅一侧的地面。

    庞元还想再攻,然而浑身上下的无力与晕眩感触令他几乎稳不住身形,身体摇摇欲坠。

    庞元的高大身躯猛的一个趔趄,他不得不用长矛扎进坚实的地面,大半身子依靠上去,以稳定住脚步。

    “怎么回事?我的身体!”

    情况危急,怪异的无力眩晕猛的出现,席卷全身,根本无从抵抗。

    庞元面色难看,心中无比震惊之余,亦有几分恐慌。

    “该死,发生什么了!”

    一手捂着额头,用力晃着脑袋,庞元感觉自己的意识都在这种怪异的晕眩出现后变得模糊,反应在减缓,身体越发不受控制。

    监狱中,庞元所在的阴暗牢房内,徐开眼神空洞,单薄的身形瘫在厚实的墙壁下,早已动弹不得。

    而此时,看台上的观众们也发现了庞元的不对劲,发出疑惑的惊叫声。

    “谁能告诉我,刚刚发生了什么?我们这位强悍的奴隶武士先是那必死的一矛失手,现在又呆立在原地,没有其他动作。”

    场外的神秘讲解声音响起,语气中充满了不解,也同时点出来了诸多的观众们关注的事情。

    “情况似乎不妙!我们的这位强壮的奴隶武士身体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他的脸色很难看,挺拔雄壮的强大身体都在摇晃!观众们,他站不住了!”

    神秘的男子语气变得非常急促,声音洪亮而富有激情。

    “这位奴隶武士的身体明显出现了问题,但我们要注意的是,两头凶猛的雄狮兄弟可不会等待他的问题解决。”

    “另一头荒域雄狮已经要发动进攻了!让我们为他祈祷吧!”

    正如这位讲解的神秘男子所说,庞元的处境极为危险,现场一触即发。

    被砸在地面的雄狮还在喘息,庞元依靠着长矛摇摇欲坠,浑身无力,但还有另一头荒域雄狮虎视眈眈!

    之前被庞元甩飞的那头荒域雄狮早已调整好状态,它窥伺到眼前这个强悍的人类武士防守薄弱,已经凶猛的扑了上来。

    而此刻的庞元浑身都处于一种酸麻瘫软的状态,紧紧靠着长矛的支撑勉强不倒。

    面对这一攻势,心中警示,身体却毫无反抗之力,庞元直接被这头庞大的荒域雄狮从一侧扑倒在地!

    看台上,如海潮一般的观众齐齐站了起来,惊呼声连连。

    “他被扑倒了!”

    “观众们,情势出现了大逆转!身体出现问题的奴隶武士被凶残的雄狮攻击,他毫无反抗能力!”

    神秘的讲解男子兴奋的嘶吼,情绪狂热,调动着全场观众的情绪。

    这头庞大的荒域雄狮将处于眩晕状态的庞元扑倒在地,血口大张,尖锐的利齿正正的奔向庞元的咽喉要害。

    庞元心中疯狂警示,然而强烈的无力感不断迟缓着他的动作,他只能勉强抬起臂膀护住要害,防护极为无力。

    面对身上沉重的雄狮的疯狂撕咬,庞元完全无力组织有效的防御,十分无助,身上的制式轻皮甲也抵挡不住这种连番的破坏,臂膀位置被毁坏的彻底。

    坚韧的皮肤在此刻的糟糕状态下,防御力亦大大缩减,庞元的手臂上,头脸上,道道伤口在增加。

    “小心!”

    场外传来高昂的惊呼声。

    庞元有些模糊的心神一动,只感觉眼前一晃,又一个巨大的黑影已经扑到了近前!

    那是刚刚被狠狠砸在地面上的那头凄惨的雄狮。

    此刻它大致恢复了行动能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之前将自己重创的奴隶武士,加入到围攻的阵营中。

    两头雄狮兄弟齐齐进攻。

    长长的爪牙锋利如匕首,利爪挥动,血口撕咬,雄狮兄弟,疯狂的进攻很快撕破了庞元无力的防御。

    庞元倒在地上,翻滚着挣扎,阻挡的两只臂膀鲜血淋漓,被两头雄狮兄弟围在中央,周围泥尘激起弥漫。

    狮吼咆哮,鲜血飞溅,血腥的味道更激发了雄狮兄弟的兽性本能。

    数个呼吸的功夫儿,破开防护,两头雄狮兄弟凶残的将庞元的半边脸庞生生撕烂,皮肉碎裂翻起,血肉模糊!

    大片的血肉被活活撕下,头皮亦被撕掉不少,殷红的血液流淌,打湿庞元身下的泥土,染红雄狮兄弟的爪牙与毛发。

    “啊!”

    剧烈的疼痛疯狂袭来,即便以庞元饱经磨练的坚定意志,无力阻挡的同时,也不由得痛苦嘶吼出声。

    情况万分危机,两头雄狮兄弟已经严重威胁到他的性命安全。

    他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自己身体的异常状态,没有时间思索到底发生了什么,出了什么问题。

    他只知道他当前最需要的便是从这两头畜生的锋利爪牙之下逃出。

    否则,继续下去,他会死!

    剧烈的疼痛令庞元模糊晕眩的心神出现了一丝的清醒,也令酸麻无力的手脚暂时的出现几分力气。

    机不可失。

    庞元抓住了这难得的机会,拼近残余的几分气力,瞬间爆发,蹬开身上的两头暴躁中的雄狮兄弟。

    翻滚出去的雄狮兄弟略有迟疑,没有立即再次扑上来,而庞元却丝毫没有犹豫。

    趁着身上还有几分力气,庞元手脚并用,半是奔跑半是爬行,脸上满是鲜血和浸湿的血泥,极为可怖。

    他们所在的位置本就靠近斗兽场的边缘位置,距离很近。

    而此刻,庞元狼狈不堪,趁着雄狮兄弟迟疑的短短功夫儿,奋力的逃到了大斗兽场的一处边角底下。

    他成功了!

    单膝跪下,庞元双手撑住大斗兽场边角位置的两边交汇的围墙,后背朝外,高大的身躯向内里的狭窄空间紧贴进去。

    他明白,在这种严重的负面状态下,他根本不可能跑的过两头荒域雄狮兄弟,气力消失,糟糕的身体也无力抵挡这两头畜生的攻势。

    庞元只能创造条件,利用这个狭窄的边角,为自己的身体恢复争取尽可能多的时间。

    生死关头,他要赌一把!

    身躯内气血翻涌,两道气感流转。

    灰白色的气流喷薄,在庞元后背的体表形成一层护体石甲,与两边交汇的坚固围墙勉强相连。

    然而这层护体石甲远比平时要薄弱的多,堪堪达到一指的厚度。

    同时,随着庞元气血和体内气感的高速流转,那种强烈的无力感和晕眩更为严重,令庞元脸色阴沉。

    他若有所思,收敛心神,尽力压抑体魄内的气血与气感的运转,静心感受。

    与此同时,两头暴躁的荒域雄狮也已经反应过来。

    见猎物所在墙角处一动不动,被灰白色的奇怪物质所覆盖,然而还有丝丝的血腥和熟悉气味传来。

    感受不到威胁的意味,两头荒域雄狮兄弟配合默契,再度逼近,冲了上来。

    墙角的灰白色石甲内,丝丝缕缕的血腥气味浓重而熟悉,带有强烈的诱惑力,刺激的暴躁的雄狮兄弟更为凶残,也更具攻击性!

    厚实的皮毛覆盖下,粗壮无比的前肢凶猛的拍击,携带着巨大的力道冲击到薄薄的护体石甲表面。

    “嘭...嘭...”“咔...咔...”

    或是低沉、或是尖锐的声响不断的传来,两头雄狮兄弟被浓郁的血腥气所诱惑,疯狂的攻击着墙角位置的模糊人形。

    “可以看到,这位奴隶武士拥有奇异的防护能力,他躲在墙角,身上出现奇怪的粗糙护甲,似乎是石头,暂时保护住了自己的身体,争取了喘息的时间。”

    神秘的讲解声音一直没有停歇,在广阔的空间内回荡,他似乎看出了庞元的意图,又有些不解。

    “然而,这又有什么用呢,躲在一个不甚牢固的壳子里,这位可怜人似乎只能等待命运的安排!”

    看台席中,男男女女纷纷站立起来,观看着平地内的搏杀情况。

    “懦夫!胆小鬼!”

    “该死的奴隶,站起来啊,和那两头畜生拼命!”

    “看来他死定了,真是个可怜人......”

    场面一时陷入僵局,不少观众对于这样的结果,十分不满,耐不住性子,愤怒的叫骂着。

    亦有相对冷静的贵族端坐在那里,轻轻的摇摇头,带着一丝怜悯和不屑。

    他们早已见惯了这样的场面。

    庞元撑在墙角,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背后传来的一阵阵庞然的冲击力道,刺激的他气血出现波动不稳。

    皮甲破碎,头脸上以及臂膀上,鲜血肆意横流,疼痛阵阵。

    庞元一动不动,尽力稳定的身形,在这短暂的平静中,他有时间思考,阴暗的光线下,一双眸子里冰寒无比。

    他的心中充溢着极度的憋屈和不甘,还有着无尽的怒火。

    即是对外面的两头凶猛的野兽,也是对这次身体出现致命异常的幕后阴谋。

    若不是自己抓住机会逃脱,争取到时间,可以预见的是,后果凶多吉少。

    自从初次遭遇捕奴队,被那个神秘的阴鸷老者重伤之后,他便无比痛恨这种深深的绝望与无力感,痛恨这种致命的威胁。

    黑暗中,幽深的眸子里血腥与冰寒意味深深潜藏,庞元已经下定了决心。

    他要在出去后,进行血洗。

    在庞元深思的同时,外面的两头凶猛的雄狮兄弟的进攻,也一刻不曾停止。

    覆盖在背部的略显单薄的坚硬护体石甲在接连不断的沉重打击之下,已经出现大片的蜘蛛网形状的碎裂,石块儿纷纷掉落,露出里面略显破烂的轻皮甲。

    护体石甲的防御岌岌可危!

    与此同时,强悍的体质属性也已经开始发挥作用,庞元已经度过了这种负面状态的**爆发期。

    强悍的体质亦带来强力的身体抗性,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体内各处无力感和晕眩状态在迅速的消退,精神越发的清醒。

    他的力量在回归!

    庞元心中惊喜,带着暗暗的激动,他压抑住心情,默默的等待,积蓄着力量。

    外面的两头暴躁的荒域雄狮兄弟似乎也感受到了越发逼近的危机感和紧迫感,攻势更为迅猛凶狂!

    锋利的爪牙撕咬和沉重的扑击下,薄薄的护体石甲终于彻底破碎,灰尘弥漫,暴露出隐藏下的庞元浑身是血的身形。

    眼前的人类武士浑身血迹斑斑,破破烂烂的皮甲已经起不到多少防护的作用,勉强披挂在高大的身躯上。

    猎物再次显露出来,两头凶暴的荒域雄狮按耐不住凶性,正要再度冲上去,彻底终结这个人类奴隶的抵抗。

    却在此时。

    一直撑着墙角,单膝跪在那里默默承受的那个强壮的奴隶武士猛的站了起来,不再躲避,真正转过身来!

    两头暴躁的荒域雄狮停住前冲的势头儿,利爪刨着地面,有些不安的后退。

    他们本能的感受到强烈的威胁和隐约的浓重压迫感。

    眼前的这个奴隶武士与之前不同了!

    庞元缓缓转身,密布伤痕的强壮的身躯肌肉贲起,如一尊行动的人形铁塔一般。

    高大雄壮的体魄内,气血汹涌咆哮,两道粗大的气感高速运转,澎湃的力量全面复苏回归!

    他一头乱发飞舞,血红的眸子冰冷的直视着眼前的荒域雄狮兄弟。

    庞元的半边脸已经血肉模糊,皮肉彻底撕裂绽开,鲜血还在顺着裂开的嘴角断断续续的淌下,染红两排森白的牙齿。

    他此刻的气势暴戾而肆意,凶狂如魔!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邪王专宠:傲娇女〕〔酋长压力大〕〔重生之全能大亨〕〔娇妻狠大牌:别闹〕〔武神天尊〕〔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甜妻在上:老公,〕〔真理大帝〕〔传奇道士修仙传〕〔龙剑仙尊〕〔妖禁〕〔快穿之反派也是有〕〔佛系玄师的日常〕〔变成微风去想你〕〔重生1980之强国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