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丑妻:将军,〕〔末世之无尽商店〕〔仙家萌喵娇养成〕〔魅世狂妃:邪王,〕〔萌狐重生:山里汉〕〔倾城邪妃:将军,〕〔神豪之为所欲为〕〔万界剑祖〕〔天竞仙途〕〔农家甜宠:邪医的〕〔邪医毒妃:魔尊,〕〔邪王宠妻:妖孽王〕〔魔神狂后〕〔神级收服系统〕〔最强特种兵之狼牙〕〔属性之眼〕〔这个游戏不简单〕〔绝品小仙医〕〔隐婚娇妻,太撩人〕〔谋爱成瘾,冷少的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完美兽神 第10章 面子问题
    雪儿缓缓走进议事大厅,恐惧地低着头。

    张北辰却发现她的嘴角有些红肿,脖颈之上还有勒痕,看得出,她被打过。

    “雪儿,你来说说,那天在集市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看到雪儿走进议事大厅,张撼山轻佻一笑,眼神犀利地盯着雪儿。

    雪儿脸色顿时煞白,喘息有些混乱起来。她紧张地用手不停地拨弄着衣角,吞了吞口水却没有说话。

    张北辰开口说道:“雪儿,不用害怕,你就将那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就行。”

    雪儿微微抬头,望向张北辰,然后又看了看张撼山,眼神之中,充满挣扎之色。最后喘着粗气,瞳孔猛然一睁说道:“族长大人,小女子雪儿愿将那天的事,诚实交代。

    那天,雪儿在坊市买日常用品,不想,竟被程家家丁程二黑调戏……”

    听完雪儿的话,张撼山一拍桌子,怒吼道:“雪儿,你胡说什么?”

    雪儿望着张撼山说道:“二老爷,对不起,我不能害辰少爷。因为他有恩于我,就算是死,我也不能出卖他。”

    “我看你是找死。”

    张撼山诡计不成,直接暴怒而起,想要一掌击杀了雪儿。

    然而,就在他的杀掌将要落在雪儿身上之时,一只脚出现在他的手掌之前。

    “嘭!”

    一声闷响之中,张撼山被一脚踢得后退了十余步这才停了下来。而踢出这一脚的人,正是张撼海。

    “放肆!”

    张撼海爆喝一声,身上的气势全部释放出来,盯着张撼山怒斥一声然后说道:“程老二,情况你都清楚了,此时还不走,是想要留下来让我请你吃晚饭吗?”

    “哼,告辞。”

    程家二长老与程家二公子程越,甩袖行出了张家议事大厅。

    来到街上,程越微微眯着眼说道:“本想以此事为导火索,利用张家兄弟间的矛盾,从内部瓦解掉这个张北辰。没想到,张撼山办事这么不牢靠,竟然让张北辰逃过了这一劫。”

    “二少爷,我看张北辰没多少能耐,而且觉醒的也只是个废武魂而已,你怎么说,他将成为我们程家的劲敌?”

    程老二“呲”了一声,对张北辰这里相当看不起。

    “这个人,可远远不是表面看着的这么简单,以后你会明白的。”

    程越皱了皱眉头,背着手,摆出少年老成的模样,朝着程家府邸走去。

    而此时张家的议事大厅之内,张撼海与张撼山两人几乎都是箭在弦上,随时都有一触即发的可能。

    张撼海喝道:“张撼山,你也太不把我这个族长放在眼里了吧,竟然想在我的眼前杀人。”

    “哼,我只是教训一下我们西院的丫头,轮不到你来阻挠。”

    “你要教训我管不了,可是这里是议事大厅,是祖宗留下来的神圣之所,你在这里杀人,是想扰祖宗灵魂不得安宁吗?”

    “张撼海,你少给我扣大帽子,我张撼山也不是被吓大的,老子今天偏要击杀了这吃里扒外的贱.人。”

    说着,张撼山便是再次将掌风,对准了柔弱的雪儿。

    张北辰见状,跻身上前,挡在雪儿身前喝道:“慢着!”

    张撼山一甩手,停下来动作。

    “从这一刻起,雪儿已经不再是你们西院的丫头,她是我们东院的丫头,而且,是我的亲随。”

    “你说什么?”张撼山有些不明白。

    张北辰接着说道:“根据族规第九篇‘家丁婢女篇’第九十六条,如果雪儿愿意来我们东院,并且我们东院愿意接受的话,那么你们西院无权阻拦。”

    张家族规里,确实有这么一条。因为招收新的家丁和婢女,不是东院、西院或者北院的职权,而是由家族的杂务堂来统一招收分配。

    所以,只要东院愿意接收,而雪儿愿意加入东院的话,没人能够阻拦。

    “雪儿,你愿意加入我们东院吗?”

    张北辰柔和地看着雪儿,像这种宁愿舍去性命,也要报恩的人,张北辰自然要留在身边。

    雪儿有些不太敢相信,加入东院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特别是听小兰说张北辰是如何如何的好时,他就更是想离开西院。

    只可惜,她只是个下人,没有决定自己去留的权利。

    而现在不同了,她得到张北辰亲自的邀请,怎能不答应。

    于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可是此时张撼山说道:“想要抢走雪儿,也应该问问杂务堂的孙执事吧。”

    确实如此,刚才张北辰故意没有将这一条说出来,是担心杂务堂的人从中作梗。

    然而,此时既然张撼山提了出来,那张北辰自然没有办法回绝,于是说道:“杂务堂的孙执事不在此处,又怎么知道他不同意?”

    “去,把杂务堂执事孙刚强请来。”张撼山说道。

    之所以他要对雪儿的去留,如此计较,因为此时已经不再是争夺一个婢女那么简单,事态已然上升到了面子问题,而面子问题最终是权利和地位的问题。

    而张北辰并没有想这么多,他只是单纯的想留下雪儿,因为雪儿是个可以留在身边,是可以信任的人。

    不多时,一个小厮便是将孙刚强请了过来。

    张撼山眼神犀利地盯着他,说道:“孙刚强,雪儿是我们西院的婢女,现在东院用强硬的方式,想要夺走,你看这事怎么处理。如果处理不好,可不要怪我们西院不留情面。”

    很明显,在话语之中,张撼山已经把自己的态度说的很清楚,如果孙刚强将雪儿放手给东院,很有可能会受到西院的降罪。

    孙刚强也不是个蠢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坐上杂务堂执事的位子,所以,张撼山话里的意思,他听得非常清楚。

    思索了片刻之后,他说道:“按照族规里面第九篇地九十六条的规定,如果雪儿愿意去东院,而且东院愿意接受的话,那西院确实没有阻拦的权利。不过,如遇争执,还要听杂务堂裁定。”

    听到此处,张撼山面上开始有些得意,心中暗想,刚才自己说的那一番话,已然奏效。于是冷眼盯着张北辰,带着一丝冷笑。

    “嗯,根据利害关系,我代表杂务堂通过此事。雪儿从此刻开始,将是东院的丫头。”

    “孙刚强,你……”

    张撼山闻言,带着冷笑的脸,顿时间凝固在空气中,转瞬之间变成了极为难看的抽动。

    张北辰对着张撼山摊了摊手,表现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看着张撼海淡淡说道:“父亲,我们走吧。”

    原来孙刚强便是孙雷的父亲。

    孙雷回到家,便将他与张北辰的事,告诉了孙刚强,得到孙刚强的强烈支持。

    今天这事,其实早就在张北辰的算计之中。

    “慢着,还有一事,我想弄个明白。”

    而就在张北辰几人准备行出议事大厅之时,张撼山脸色阴沉,再次叫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命运的久祭〕〔娇妻狠大牌:别闹〕〔阴间超市〕〔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快穿攻略:病娇BO〕〔都市神级修仙〕〔被迫成为万人迷之〕〔桃运仕途:我的美〕〔明天心理诊所〕〔死灵博物馆〕〔传奇道士修仙传〕〔域王神主〕〔飘零如我〕〔神祇战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