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未来之王者荣耀〕〔俩中二病的异世之〕〔后来偏偏喜欢你〕〔重生都市修真〕〔快穿:如她般美色〕〔位面之金榜题名〕〔暖婚:娇妻嫁到请〕〔王者风暴〕〔成神风暴〕〔武极神王〕〔哑小姐,请借一生〕〔重生九零之军长俏〕〔无限福利神豪〕〔广州,请将我忘记〕〔步步为局〕〔扶明录〕〔系统之我是妲己〕〔天下第一王〕〔末日夜叉恸〕〔异度谜魂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完美兽神 第1章 金鲤本非池中物
    “苏洛,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张北辰,如果你想报仇,一万年后来找我吧。”

    ……

    “洛儿,洛儿……”

    张北辰从梦中惊醒过来,满头大汗。他梦见自己深爱的女人苏洛,在与自己新婚的当晚,在与自己天地交合之时,竟然将匕首刺进了自己的神渊。

    神渊是每一个武者的命门所在。

    由于张北辰乃是观宇尊者,修为强悍到无人能敌的境界,只差半步,就能踏入大悟圣者境界。所以,他的神渊里,拥有能让天地震塌的能量。

    于是,在他的神渊爆裂之时,释放的能量,让他与苏洛同归于尽了。

    坐在床榻之上,张北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他知道,这不是一个梦。

    “苏洛,我一定会找到你,然后亲手将你杀死。”

    听到房间里有响动,门外冲进来一个五十多岁模样的中年男人,他身后跟着两个婢女。

    中年男人脸色带着惊喜,进门之后说道:“辰儿,你,你终于醒了。”

    张北辰接收了这具身体里的部分记忆,知道这个中年男人便是自己现在的父亲张撼海。看到张撼海一副焦急的表情,张北辰心中似乎找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他前世所没有体会过的,这种感觉叫做——亲情。

    前世的他,是一个孤儿,从小与苏洛相依为命,一同踏入修炼之途。可是他却被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杀死,这是一种耻笑还是一种妄自菲薄的无奈。

    张北辰淡淡一笑说道:“父亲,我没事。”

    “别动,别动,辰儿,你现在还很虚弱,不要乱动。”张撼海看到张北辰醒了过来,情绪万分激动,握着张北辰的手,吩咐身后的婢女说道:“你们去把鸡汤端过来。”

    看着张撼海的模样,张北辰会心一笑。

    自从自己记事的时候开始,就听父亲说母亲已经离世。想想这十五年来,张撼海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张北辰心中甚是感激。

    不一会儿,婢女端进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

    “来辰儿,把这鸡汤喝了吧,这是离珊特意为你做的。”张撼海亲自端着鸡汤准备给张北辰喂食。

    张北辰听到“离珊”这个名字,不由得会心一笑。

    离珊是他的一个远方表妹,从小就在张家长大,与张北辰最为要好。而且在自己发现无法觉醒武神血脉时,只有她愿意不离不弃留在自己身边。

    突然,他觉得哪里有些不对,问道:“父亲,那妮子怎知我今天会醒来?”

    听到张北辰的问话,张撼海回答道:“那妮子啊,每天都要亲手为你熬鸡汤,我让下人帮把手,她都全赶走了。还说要每日都为你熬鸡汤,因为她相信,总有一天你会醒过来的。她要让你睁开眼,就能喝到她亲手熬制的鸡汤。”

    听了这番话,张北辰的内心深处,被一种强烈的感觉触碰了一下。

    他眼睛有些热热的感觉,一种潮湿的感觉,内心更是温暖不已。

    “老爷,二老爷、三老爷他们的人又在叫喊了。”

    这时候,一个婢女急匆匆地冲进了房间,神色有些慌乱。

    张撼海闻言鼻头吹了一息气,有些愤慨地说道:“这些小人,竟然想趁着辰儿晕厥的日子,夺走族长地位。落井下石,还算什么家族兄弟,真是连猪狗都不如。”

    听了张撼海的话,张北辰猜想在自己晕厥的日子里,家族应该是发生了很多事,于是安慰着说道:“父亲,你不用怕,我不是醒过来了么?以后家族的事,我一肩抗起。”

    “好孩子,你好好休息,我出去处理一下。”

    听了张北辰说的话,张撼海没有显得开心多少。只是显得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出了房门。

    张北辰决定跟着出去看看,不能让父亲一人面对这样的羞辱。

    将脚放下床来,当他想要站起来之时,身体往左边倾斜,竟然倒在了地上。他发现自己左脚膝盖以下,竟然一点力也使不出来。

    “什么?我,我竟然瘸了?”

    张北辰的脑袋“轰隆”一声响起,他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于是再次尝试着要站起来,可是还是一样。

    他没想到,晕厥后醒来,自己竟然变成了瘸子。他内心无比痛楚,被这残忍的现实撕裂了。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

    两个婢女将张北辰扶了起来,坐在床上,神色慌张地望着张北辰,生怕被责骂。

    但是张北辰知道这事不能怪她们。

    他想着自己前世的修为,渐渐也不再悲伤。如果能够重新觉醒兽神血脉的话,将兽神之血与玄力融合,注入自己这条废腿的筋脉里,就能将病灶去除。

    再辅以兽血炼制的丹药,便能消除病根。

    可是张北辰发现,自己现在这幅躯体实在是太弱了,别说是修炼,就算是高声说几句话,都会觉得吃力不已。

    所以,用外面那些人的话来说,他就是个完完全全的废物。

    “我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那就算是找到苏洛,我要靠什么杀死她?”想到这些,张北辰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少爷,是我们的错,我们没来得及扶起你,请你责罚。”看到张北辰这样大笑,两个小婢女心中慌乱到了极点。

    张北辰说道:“不是你们的错,来,将我扶到门外去。”

    “少爷,这……”

    两个婢女有些为难,因为她们知道,如果将张北辰扶到门外,必定会被那些人所耻笑。在她们看来,上天已经对少爷非常不公了,不应该让他再去承受那些人的羞辱。

    “你们没听到我说的话吗?”

    “是。”

    两个婢女见张北辰有些发怒,于是急忙扶着他走出了门外。

    当他来到门外之时,便是看到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脸上带着蛮横和轻浮,对着张撼海说道:“大哥,我们也是为了张家的前程着想啊,现在贤侄已经晕厥,能不能醒过来还不知道。就算他能醒过来,也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你说,他能担得起我们家族的重担吗?”

    此人正是张撼海的二弟张撼山。

    张撼海的三弟张撼江也帮着张撼山说道:“就是啊大哥,虽然二哥的修为不及你,可是二侄子去年就已经觉醒了六品武魂,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看,还是将族长的大印交出来吧。”

    “对,把族长的大印交出来,把族长的大印交出来,……”

    跟着他们身后的数十号人,也跟着呼喊起来。

    张撼海眼神之中带着失望,对这些“同族兄弟”的失望。

    “你们这算是来合众情愿吗?”张撼海强烈的威势散发出来,衣袍飘荡之间,将身前的人的气势镇压了下去。

    “大哥,族长,大家都只是实话实说,也都是为了家族的前途啊。望大哥三思啊。”张撼山的修为只比张撼海低了两个等级,所以还能在这时说话。

    张撼海失望到了极点,手中缓缓抬起,一个方形大印出现在手中。

    “张撼山,其实我本来就打算在我百年之后,将族长之位传予你的儿子张川瑜。可是没想到,你竟然这般等不及,好吧。说实话,这个族长我也不想再当下去了。张撼山,这打印你想要就拿去吧。”

    张撼山吞了吞口水,他对张撼海这个族长,有着本能的畏惧。但是对于族长地位的贪慕,却让他迈出了步子。

    当他刚伸手去取张撼海手中的族长大印之时,张撼海突然开口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辰儿是你害的吧。”

    “啊?”

    张撼山还来不及防御,张撼海身体突然一震,一道强悍霸道的龙虎气势从身上爆射而开。

    张撼山在毫无防御的前提之下,便是被这一股强烈的气浪冲击,震飞到了十米开外。

    “父亲,父亲。”张川瑜急忙跑了过去,扶着张撼山喊叫道。

    “哼,想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夺取家族之位,除非杀了我张撼海。”

    张北辰这时来到张撼海身旁,说道:“父亲,不必跟这些卑鄙无耻的野狗发火。”

    看到张北辰走出了宅院,众人愣愣地看了许久,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废物竟然没死?”

    “不死也是个废物,你看他现在瘸了腿,还能有什么用?将来接手族长一职,我们家族可就彻底完蛋。”

    “一个不能修炼的瘸子废物,应该赶出家族。”

    “对,赶出家族。”

    ……

    张北辰冷眼盯着场间的每一个人,平静的语气之中,带着冷冽。

    “我知道你们想我死,可我偏偏命大死不了。

    你们如此处心积虑,不就是认为现在的我,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没有任何希望吗?可是,我今年十五岁,还有一次参加祭天大会的机会,你们凭什么那么确定,我不能觉醒武魂?

    你们想逼迫我父亲,交出族长打印,告诉你们,休想。

    金鲤本非池中物,一入风云便化龙,我张北辰会将今天的遭遇,加倍奉还。”

    “好,说得好,我的辰儿长大了。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天心理诊所〕〔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黑龙法典〕〔娘子我是你的解药〕〔绝品败家系统〕〔你是人间荒唐一场〕〔狼子野心〕〔穿越晚清〕〔重生之国师大人太〕〔勾引情敌我是专业〕〔一号秘书:陆一伟〕〔暗黑光耀九重天〕〔透视神医〕〔足球上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