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君都市纵横〕〔桃运治疗师〕〔茶楼典狱司〕〔凤吟九天:如意夫〕〔躺在地上真舒服〕〔超级装逼抓鬼系统〕〔大医凌天〕〔魔道之游戏人生〕〔对不起,拖累你十〕〔神衍灵主〕〔我只想蹭个热度[娱〕〔你们这些NPC〕〔银河系开荒指南〕〔唐朝生意人〕〔妖武之门〕〔隐婚蜜宠:傲娇老〕〔神工〕〔山人修道传〕〔网游之亡灵召唤系〕〔证道苍天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星球成长史 90,众生信念麒麟出 上
    黄金龙猿作为洪荒大陆征战三百多年的强族,尽管因为种种原因,从而被诸龙神抛弃在了大陆之中,没有得到回去海洋的名额。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黄金龙猿的威严是这些同样被抛弃的生灵可以挑衅的。

    低沉的嘶吼在遂的喉咙之中涌出,龙族的传承语言从遂的口中吐露而出:“逃,逃,一天到晚就知道逃!

    曾经你们和我族作战的勇气哪里去了?

    难道都随着你族先辈的死亡带进土里去了吗?

    告诉我,你们为什么害怕!”

    声声战栗的话语在瑟瑟发抖的万灵之中响起:“不逃,就会死!我们不想死!所以只有逃!”

    朴素的话语配合颤抖的声音,让遂愤怒的内心如同被冷水浇灌了一般,沸腾而起的怒火瞬间被浇灭。

    “是啊,不逃就会死!不想死,那就只有逃!

    可是就算是逃,又能够逃的什么时候?”

    遂在内心询问着自己,对于这个问题,遂也无法给出答案。

    但是遂却是明白,逃避并不能够解决任何问题,逃只会将自己不断的逼向深渊,最终落得个无法挽回的余地。

    反抗只有在灾难发生之前的时候才有效,在灾难来临之时,一般也就意味着不生即死的结局。

    迈着沉重的步伐,遂将的目光转移至即将来临的毁灭风暴之上。

    “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只有兵行险招,希望祂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轰隆!轰隆!

    几声巨震随着遂的大脚起落之间,向着四周传去。

    巨震吸引着万灵的注意力,将它们的传承记忆从脑海的深处唤醒。

    “这……这是狂……狂血战技……”

    声声不可置信的话语在混乱的兽群之中响起,如同信徒见到神灵,绝望者见到希望一般,难以置信!

    遂深吸一口混浊之气,胸膛高高鼓起,双手握紧成锤,如同疯魔一般,疯狂的在自己的胸膛之上锤击着。

    咚咚咚!

    如同闷雷一般的巨响随着遂的手臂起落间,仿佛战鼓般响起。

    “狂血战技,嗜血冲锋!”

    龙族三百多年的战争之中,无数种血脉秘笈层出不穷的在战场之上出现。

    其中尤其是以黄金龙猿的狂血战技最为出色,以燃烧到近乎疯狂的战斗意志,感染着周围身具同样血脉的同族,从而向着任何敌人,发起决死冲锋。

    狂血战技的发动条件极为苛刻,理论上来说,所有的黄金龙猿都有资格发动狂血战技。

    然而事实上,在三百多年的战争之中,发动狂血战技的黄金龙猿屈指可数。

    毕竟,跟我上,和给我上,这是两种不同的境界,而这种不同,就是决定着狂血战技的发动是否成功。

    狂血战技发动者的意志是否坚定,决定着被狂血战技感染者的战斗力高低。

    狂血战技发动者如若视死如归,那么其追随者将战无不胜!

    狂血战技发动者如若脆弱不堪,那么其追随者将羸弱如鼠!

    狂血战技的理论最高成就,是以发动者的坚定意志,从而完成弑神壮举。

    然而理论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想要凭借意志的坚定战胜强大的神灵,这不仅仅需要意志的坚定,还需要外部条件的配合。

    实际上,每一项功法秘笈的开发都是奔着至高而去的,没有那一个生灵开发功法秘笈是为了给别人做踏脚石。

    从而衬托它人的高明与伟大。

    理论就是忽略实际情况,从而取最大值。

    你不能认为自己能够举起一杯水,就认为自己必定能够举起整个海洋,这中间的差距,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很多的功法都是因为理论和实际差距太大,而又没有后来者的填补!

    从而被打上了低级,甚至是不入流的标签!

    当然,此时的狂血战技要按实际情况来说,也应该是不入流。

    以一种同等级生命体之间战斗的法门,从而去挑战另一个次元的自然天灾,这发动者的脑子该不是被门挤了。

    然而世事就是如此奇妙,情绪思维从而铸就的属性灵气。

    将生灵的意志从而与自然能量结合到了一起,以此让生灵能够通过强大的意志力调动自然伟力。

    再加上此时李浩为了让救世主诞生,从而特意为其准备的后手,一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而这个东风就是遂的意志,究竟是否能够坚定到,面对近在咫尺的死亡,都不会有丝毫退缩!

    主动面对死亡,和被动面对死亡所要应对的压力,是天差地别的鸿沟。

    自古艰难唯一死,更何况是带着一群受到自己意志感染的生灵去送死。

    狂暴的嘶吼声蕴含着莫名的伟力,蔓延在遂的周围,以龙猿之血燃烧,爆发而出的黄金气浪响起滚滚狼烟。

    冲破天际的气血狼烟仿佛一根立于天地之间的天柱一般,支撑着即将倒塌的天地。

    受到遂的疯狂意志所感染,十万八千个曾经如同受惊的幼兽一般羸弱的生灵,此时却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双目赤红的看着掀起滔天气浪的遂,恍如疯魔。

    没有丝毫鼓励的话语,也没有任何战前动员,蛮荒时代,一切以行为为标准。

    咚!咚!咚!

    一声声恍如战鼓奏鸣般的大地震动声从远方传来,随着毁灭风暴即将抵达前的一刻,所来到的遂以及十万八千生灵面前的,却是被毁灭风暴逼迫的慌不择路的兽潮。

    毁灭风暴所过之处,如同一个清场的吸尘器一般,打扫着大地之上的一切灰尘,还大地一个本来面目。

    不是每一个生灵都能够直面死亡步步逼近的压迫感,尤其是以享受绝望而生的地魔,所制造而出的死亡。

    遂那被鲜血充斥瞳孔的狰狞血眼,如同狂野的疯兽之眼一般,注视着向着己方冲锋而来的汹涌兽潮。

    低沉的龙语从遂的口中发出:“回头,否则死!”

    旋即,遂便率领着十万八千生灵向着兽潮冲锋而去。

    所谓战前宣告并不是为了让敌人不战而降,只是为了给予想要投降的敌人,一个下台阶的借口而已。

    相对于期望通过言语扭转汹涌的兽潮,还是通过暴力的厮杀来将其打回去,从而让其自己给战前宣告编织出一个信服的理由,从而自己说服自己,才是最靠谱的。

    而在此之前,就是将杀的肝胆俱裂的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逆剑武神〕〔阴间超市〕〔妖禁〕〔王的女人谁敢动〕〔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