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国老公,来试婚〕〔王牌特种兵的花花〕〔二次元之一条咸鱼〕〔重生:三皇子的漫〕〔相爷萌宠:夫人,〕〔命里缺你:总裁的〕〔先欢后爱:腹黑总〕〔超级附身系统〕〔主神大道〕〔一世唐人〕〔风是叶的涟漪〕〔真理大帝〕〔诡三国〕〔进击在名侦探柯南〕〔梦入红楼〕〔重生安安逆袭记〕〔圣魔仙传〕〔贴身男秘〕〔超级帝尊〕〔神奇宝贝神宠训练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战歌之王 第八节 血腥女伯爵!
    伦敦?

    洽赫季斯堡?

    这曲境又和欧洲有关系?

    韩乐深吸一口气。

    他悄悄打量着车夫的打扮,非常简陋的服饰,虽然是下等人,但听他的口气,似乎是为有身份的人赶车的,穿成这样,恐怕不会是近现代。

    中世纪?

    他默默看着四周围。

    空气很清新,田园风光很靓丽。

    时不时能看到几个人影在田园里耕作,他们的耕作方式非常落后,效率也很低下。

    马车沿着小路一路前进,颠簸无比,天知道韩乐之前是怎么睡着的。

    “因为有幽冥眼的缘故,无论进入什么曲境,我都能保持自己的记忆,这是我最大的优势。”

    “呵呵,我倒要看看,这次曲境主人给我安排了什么样的身份!”

    韩乐静下心来。

    几分钟之后,他的脸色有些古怪。

    他的记忆之中多了一段不属于他的经历,但他明白,这大概就是他在这个曲境世界里的身份了:

    他的名字是韩,姓氏是一个非常生僻的欧洲姓氏,很长,在韩乐的印象里,根本没听说过这种姓氏。

    “韩”原本是匈牙利王国一个小贵族的次子,因为游手好闲,经常在庄园里倒腾事情,被老爹送到伦敦,跟着一个叔叔学做生意;但是这小子天性放荡不羁,在伦敦也没有闲着,凭借着一点点年轻样貌和几首顺手而来的诗歌,居然混入了一个小圈子,并且在一个沙龙上出了不少风头,和很多贵妇人有一腿。

    在中世纪,那帮人闲的蛋疼,每天能做的事情都很有限,贵族偷情,更是明目张胆的事情。

    但韩在伦敦没什么背景,那个做面粉生意的叔叔其实就是被他老爹强行接锅的。

    这不,韩在伦敦啥事不干净上女人了,而且还给他惹出一桩祸事出来。

    因为一个已婚的贵妇,韩和一个贵族子弟争风吃醋,差点进行割袖决斗!

    天知道这人原来有多荒唐!

    好在当时他被人劝住了,事发之后,那贵族子弟要扬言报复,他不得不被那做面粉商的叔叔送回国避难。

    恰好在这个时候,和他有一点点远房亲戚关系的一个表姐听到了这个消息,便顺势邀请他去她的城堡里做客,聊聊诗歌,顺便谈谈伦敦流行的东西。

    那位表姐,在韩的印象里是非常非常高高在上的。

    虽然他也是贵族,但在匈牙利王国里,双方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基本上就是刘姥姥和大观园里贾母的地位差距一样。

    如果不是他在伦敦闹出的事情还传出风声来,他估计一辈子都没有资格受邀踏入洽赫季斯堡!

    “草,这都什么事儿啊!”

    韩乐无语至极:“到了这份上了还生离死别似的,离开伦敦的时候还冒死去见了那贵妇一面,拿了一件胸衣当定情信物走了。”

    “贵圈真他-娘的乱!”

    看着手里的那件粉红色的胸衣,韩乐也是醉了。

    听说那贵妇的老公,其实是在英国海军之中任职高官的。

    他正在马不停蹄地赶回伦敦,估计另外那个贵族子弟也是凶多吉少的样子。

    幸好他溜得早。

    只是下一秒,韩乐忽然眉头一皱:

    “按照这个设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欧洲十五世纪左右……”

    “从现有的经历来看,云州大陆很多妖兽的曲境世界都和我前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姑且认定这一点吧。”

    “欧洲十五世纪,匈牙利王国……”

    韩乐忍不住怒拍大腿:

    “一片空白啊!”

    “历史没学好,穿越也丢人!”

    ……

    就在韩乐蛋疼对于这个曲境世界近乎一无所知的时候,那马车忽然停了下来。

    马车夫下车一看,原来是车轱辘卡进碎石堆里了。

    “韩先生您先下车透透风,一会儿就好。”

    车夫十分愁苦地开始干活儿。

    没办法,中世纪的道路就这样,天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

    韩乐刚好下车。

    这是夏日的午后,天气闷热到了极点。

    但远方那座不知名的山脉上空,依然悬挂着一朵厚厚的乌云,看得韩乐心里本能的不舒服。

    不远处,城堡的影子已经若隐若现。

    车道旁,是田野,两个农民正在低声讨论事情。

    韩乐九窍已开,虽然这个曲境似乎限制了他一定的实力,但是那两个人的话,他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凯希就这么没了?消失这么久,连尸骨都没有找到。都说是被野狼叼走了,但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劲。”

    “是啊,凯希已经是这个月第三个了吧。最近一直有年轻的小女孩失踪。”

    “伯爵大人根本不管这事儿,我上次听说有人去城堡里询问,却被毒打了一顿。”

    “哎……看好自家的孩子吧。我家小女儿,现在已经不让她出门了,下周我把她送到城堡里当侍女,可以学学礼仪,说不定也能避避难。”

    ……

    韩乐就这么静静地听着。

    虽然他不懂匈牙利语,但是曲境世界的语言似乎是共通的,只是韩乐听起来总有怪怪的感觉。

    颇有一种在用有道翻译的感觉。(韩乐:作者君,有道给你多少钱?我百度给你……假药)

    “有年轻的女孩儿不断失踪吗?”

    韩乐的嘴角微微上扬:“这样才对嘛,一片祥和的曲境世界怎么可能存在?”

    “那些海盗千方百计把我骗到这个曲境里,是觉得这个曲境可以秒杀我吧?”

    “呵呵,我倒要看看,有什么荒兽敢在你平荒天师大爷面前嚣张!”

    除荒铃在手,韩乐颇有一种小人得志的感觉。

    “好了好了!”

    马车夫招呼道。

    韩乐点头,也不墨迹,直接上车。

    他知道,曲境的重点内容,多半在那座城堡里了。

    欧洲的城堡里有什么?

    吸血鬼?狼人?还是科学怪人?连环杀人案?女巫?

    每一个,韩乐都很感兴趣啊!

    马车继续前进。

    一个小时之后,快被颠簸成弱智的韩乐终于下车。

    一座宏伟的城堡出现在了他面前。

    “这里是韩先生,是女伯爵大人亲自邀请的。”

    马车夫在喊。

    城堡开了个侧门,马车开过吊桥,走侧门,笃笃笃地来到了一处广场上,最终停下。

    广场中心,有一棵快枯死的白杨树。

    韩乐注意到,除了城堡主人那尊明显高贵许多的马车之外,还有两架访客的马车。

    “那是国王的使者,还有侦探贝利。”

    马车夫解释道:“不过这些不关您的事情,一会儿自然有人接待您。”

    韩乐感谢,顺便把自己兜里最后一点钱当成小费给了那马车夫。

    在他印象里,正是他一路从伦敦把自己接到这里的,这一路上,多少也有些苦劳。

    马车夫接过小费,喜笑颜开,低声提醒:

    “韩先生您虽然是女伯爵大人亲自邀请的,而且和她也有些许血缘关系,但千万要明白,这座城堡里,她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您只要把伦敦见闻说给她听,写几首擅长的诗歌就好了。”

    他这话,明显是在提点韩乐,毕竟在他看来,韩乐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伙子,刚刚在伦敦出了事儿,连在亲戚家避难,说不定也能惹女伯爵生气。

    那结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韩乐谢过之后,马车夫便离开了。

    没过多久,自然有一个侍女过来迎接韩乐。

    那侍女的身材非常干瘪,个子矮小,脸色蜡黄,态度却非常高傲冷漠:

    “韩先生?跟我走吧,客房已经准备好。”

    “不过主人今天可没时间见你,城堡里很多地方是闲人止步的,请尽量不要乱走。”

    “饿了的话摇铃铛,没事儿可以去花园逛逛,别的地方还是算了。”

    “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韩乐的态度倒是前所未有的良好。

    对于侍女的一应要求,他欣然接受。

    两人在深幽的城堡里绕来绕去,最终到了一间简陋的客房里。

    除了几只拙劣的陶瓷瓶子,还有一小副水准低的吓人的油画,整个客房没有任何装饰品。

    “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侍女冷漠地说。

    韩乐忽而道:“城堡里是有人生病了吗?”

    侍女脸色一僵:“韩先生为什么这么问?”

    韩乐笑了笑:“我总觉得这城堡里,有一股非常浓的草药味道,所以才这么问。”

    “没人生病。主人喜欢草药味而已。”

    侍女僵硬地说。

    韩乐点头。那侍女一步步离开,韩乐看着她的背影。

    幽冥眼里,她虽然不是鬼怪,但走路却异常僵硬。

    整座城堡非常深幽安静。

    韩乐在客房里百无聊赖地蹲了一会儿,就入了夜。

    有专人给他送了晚餐,冷面包,风干肉,还有一小碗热汤。

    “还算不错了。”

    韩乐试着吃了点,以他身体的抗性,可以免疫很多毒素,他也想看看,这城堡的玄机在何处。

    只是晚餐并没有问题。

    他在客房里,无事可做,无聊到了极点。

    一直到晚上,他都准备睡觉了,才有人忽然叩响了他的门。

    韩乐诧异开门,来人却是一个金发碧眼,戴着黑色皮毡帽的高大男人。

    “很抱歉深夜来访。”

    那男人站在门口,往里面打量:“您就是今天才来的客人,韩先生吗?”

    韩乐点头:“是的。”

    “在下贝利,应女伯爵大人之遥,调查城堡附近女孩失踪的案件,刚刚结束了一天的调查,顺便过来拜访一下,不知是否有些冒昧?”

    男人眯着眼看着韩乐:“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巴托里家族如此显赫,既然您是伊丽莎白夫人的亲戚,为何在下之前从未听说过您的名字?”

    韩乐微微一愣。

    他倒不是在意男人的质疑。

    他在意的是那个名字!

    伊丽莎白.巴托里?!

    欧洲历史上杀人最多的女性连环杀手?

    血腥女伯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明天心理诊所〕〔黑龙法典〕〔酋长压力大〕〔绝品败家系统〕〔娘子我是你的解药〕〔穿越晚清〕〔一号秘书:陆一伟〕〔足球上帝。〕〔你是人间荒唐一场〕〔官场之风起云涌〕〔狼子野心〕〔快穿攻略:病娇BO〕〔重生之国师大人太〕〔韩娱之寻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