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男神系统:楚〕〔三生悟道〕〔兽世奇缘:兽夫太〕〔星际三国英雄传〕〔都市修罗医圣〕〔重生之现代巫妖王〕〔花开花落又一年〕〔九号店铺:妖的生〕〔逆天龙祖〕〔神梵世界〕〔都市全能花少〕〔魂宋〕〔最强女将之夫君有〕〔修破玄尊〕〔快穿之反派boss请〕〔宝藏烽烟〕〔闪烁的青春〕〔天界打工皇帝〕〔重生之都市妖祖〕〔战神独宠绝色夫人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战歌之王 第二十六节 剑斩传奇!【求订阅!】
    小屋里,韩乐和余长歌两手相握。

    韩乐的另外一只手,却是开始凝结一些非常古怪的法印。

    这些法印,全部传承自叶先生。

    他本人,虽然无法施展平荒天师的法门了,但技巧却还在,并且分毫不留地传授给了韩乐。

    箜篌本是千古难寻的荒兽,她体内的荒之力根本无法估算。

    根据叶先生的估算,这头箜篌至少转世了十次,被封印了十九次。

    也就是说,这些年折腾下来,她比最开始的时候,已经虚弱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但仍然非常强大。

    足见最开始的时候,这怪物究竟有多么可怕。

    这种怪物,想要彻底杀死是不可能的。

    就连叶天师都坦承,自己巅峰状态,恐怕都只能选择将其封印,而不是杀死。

    所以,韩乐需要做的,只是在箜篌原先的封印上再加深一道平荒天师独有的封印术罢了。

    听起来挺简单的,操作起来,韩乐才知道难处。

    ……

    首先,他必须要做到一心二用。

    右手结印。

    左手必须死死抓住余长歌的小手。

    他要用自己所有的能量,去感受箜篌的存在!

    余长歌是箜篌的宿主,这是韩乐唯一能接近箜篌的办法。

    他的真气、魂力、甚至连李郎的曲境本源,都在急剧地消耗着。

    而另外一方面,两个人就这么手拉手面对面,气氛也挺尴尬的。

    余长歌素来落落大方,但不知为何,今夜在韩乐面前突然变身成了陈小秋,脸蛋一直红扑扑的,看得韩乐也心猿意马,脑海里居然浮现出那一夜春宵的美妙场景来。

    吓得他赶紧闭上眼睛,专心感应。

    “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余长歌问。

    韩乐闭眼:“要专心。”

    “其实,我到现在对你依然没有什么了解。”

    她好奇无比地看着韩乐:“你真的只是东云山上的一个后勤人员吗?”

    韩乐差点没被打乱结印的思路。

    “当然不是,我是一个很厉害的人。”韩乐心不在焉地吹嘘着。

    封印术大部分已经结成,但奇怪的是,他依然没有感受到箜篌的存在。

    “难道是接触的亲密度不够……”韩乐有点尴尬。

    叶天师曾经暧昧地提示过,如果这种程度的接触,依然感受不到箜篌的话,或许可以尝试下一阶段。

    下一阶段?什么阶段?韩乐内心疯狂吐槽:接吻?如果还是感受不到呢?

    难道直接上双修吗?

    箜篌,你倒是出来啊!?

    平时不是很嚣张的吗?

    ……

    “其实……我已经做好准备了。但是我还是想要更了解你才行。”

    余长歌吞吞吐吐地说:“毕竟,到现在为止,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你应该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余长歌,是来自华清市的乐师。”

    她的脸上有些忐忑。

    韩乐一阵蛋疼。

    谁不知道你是余长歌啊?只不过他转念一想,余长歌确实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于是他便想开口。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余长歌居然鬼使神差地来了一句:

    “只要你不是韩乐就好。”

    “其实第一次曲境里出来之后我就已经想好了。”

    “这辈子,我不可能再有其他男人的。”

    后面两句,韩乐听着ok。

    但第一句,简直是莫名其妙!

    “唔?为什么不能是韩乐!?他不是很厉害吗!”韩乐自吹自擂。

    余长歌气鼓鼓地说:

    “他抢走了我的第一。”

    仿佛一个被抢走糖果的孩子。

    韩乐忽然笑了:“如果我就是韩乐呢。”

    余长歌断然道:“那我就一辈子单身!”

    “反正,我不可能和韩乐那个抢走我青云榜首的人在一起!”

    韩乐哈哈大笑起来。

    下一秒,他冷冷地看着余长歌:

    “第一,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我就是韩乐!”

    “第二,你别演了,你不是余长歌。”

    他的脸上泛起灿烂的笑容:

    “箜篌,我抓住你了!”

    下一秒,余长歌的脸上泛起惊诧的神色。

    韩乐左手猛然一拉,已经结完所有法印的右手,直接扣在了余长歌的胸口上!

    金色的光芒开始绽放。

    恐怖的曲境本源之力,自韩乐体内疯狂流逝而出,以一个特殊的封印法阵的形式,冲入余长歌的身体里!

    她的脸上充满了惊讶和恐惧,声音也变形了,以一种近乎尖叫的形式喊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余长歌?”

    “废话,她是你宿主,你想要临时接管一下这具身体也不过是随便的事情吧?”

    韩乐冷笑:“还有,你试图让我产生挫败心理……呵呵,这可没那么简单。”

    “什么我是韩乐就不和我在一起……这种屁话,对于一个极度自恋的人来说,根本没有用!”

    躲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千里大爷一脸懵逼:

    “什么时候,极度自恋也成为了骄傲的资本了?”

    然而不管怎么样,箜篌终究是被韩乐感应到了。

    封印法阵已成!

    整座江左城,都开始颤抖。

    而苏州城,也同样泛起些许涟漪。

    曲境世界,似乎出现了不稳定的迹象!

    所有人都心有感应。

    “要破了吗?”

    刚刚赶回城内的太安众人,感受着这地震,嘴里低低呢喃。

    ……

    小屋里,韩乐专心施展封印法术。

    眼前的一切,忽然变得虚幻起来。

    黑暗之中,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正在哭泣的女子。

    走近了,那女子浑身是血,连滴下的眼泪,都是血水做成的。

    她怀抱着一只诡异无比的凤头箜篌,手里却依然在弹奏着那令人哀伤绝望的音乐。

    韩乐听得真切,那是悲鸿!

    场景忽而一换。

    他仿佛置身一座大山之中,黑云压顶,那黑云中,有一双猩红色的眼睛。

    歇斯底里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死、死、死……”

    “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复仇……”

    “死……”

    韩乐听得头疼欲裂,但依然努力保持神志清醒。

    他知道,这是封印最关键的时候。

    这箜篌积攒不知道多少年的怨气,一口气冲击过来,他必须要顶住。

    他身上有除荒铃,有平荒记,再加上天然的第二脑域,让他拥有比常人更强的意志力。

    所以箜篌的怨气,并不能影响封印术的进行!

    渐渐的,他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曲境本源之力,已经宣泄地差不多了。

    没有任何保留,一丝不剩地转移到了余长歌的身体里!

    就连曲香香脑域里的那一份,也被韩乐抽了出来,作为封印的力量!

    没办法,这份天大的机缘,韩乐虽然也很想要,但想要破除这箜篌曲境,他只能这么做。

    以李郎的曲境本源,封印箜篌!

    如此一来,受益最大的人,其实不是韩乐,而是余长歌!

    等到封印结束,她能拥有箜篌和李郎两份曲境之力!

    “辛辛苦苦为了啥啊!”

    韩乐内心的吐槽之魂又熊熊燃烧起来了。

    好歹还有一个平荒天师的身份,可以让他心理平衡一下。

    封印接近尾声,幻象开始消失,整座江左城似乎再次稳定下来,只是渐渐淡去。

    苏州城,也是如此。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被韩乐握住手的余长歌忽然张开嘴巴,一口咬了过来!

    这一口,咬在了韩乐的脖子上。

    剧烈的痛苦,让他的封印术最后一步有些失效!

    “糟糕!”

    他忍着剧痛,想要继续封印。

    然而眼前的幻觉再次出现,那凄厉的哀乐,直接冲击着他的脑域。

    他的右手好像僵住了。

    封印术似乎暂时无法进行下去了!

    “难道要功亏一篑?”

    韩乐咬着牙,强忍着脑海的刺痛和脖子上的剧痛,努力回忆着叶天师传授的最后几个法印!

    箜篌的干扰让他的动作变得艰难无比。

    每前进一步,都那么艰难。

    更何况,余长歌还死咬着韩乐,如果不是他四维提升,且有真气护体,恐怕这个时候脖子已经被咬断了!

    “嘿嘿嘿……”

    幻象之中,抱着箜篌的女子双目含血,看着韩乐:“我死不了的。”

    “而你,现在就会死。”

    下一秒,铺天盖地的怨气袭来!

    那一瞬间,韩乐彻底失去了知觉。

    要,输了吗?

    他有点不甘心。

    但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呢。

    ……

    就在韩乐近乎绝望的时候,一阵喊杀声突然从他背后传来。

    千军万马,煞气逼人!

    熟悉的尸山血海再次出现。

    抱着箜篌的女子身边,忽然变得白骨累累,一个个骑兵冷冷地绕着她转圈。

    她惊慌失措地喊道:“这是……你?”

    “你为什么要帮他?”

    那股煞气,直接冲散了她的怨气。

    韩乐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他的左眼热的快爆炸了!

    封印到了最后一步。

    他不管幽冥帮自己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一切都必须进行下去!

    “给我滚回去睡觉吧!”

    韩乐怒吼一声,右手凝成最后一个印,直接扣了上去!

    江左城小院里,那摇着藤椅的叶天师含笑道:

    “成了!”

    ……

    雾岛上。

    迷雾徐徐散去。

    太安一行人面面相觑:“曲境散了?”

    “机缘呢?怕是被韩乐拿走了吧?”

    “算了算了,没死已经不错了,这个曲境太可怕了。”

    不远处,出现了韩乐和余长歌的身影。

    只是两人的姿势颇为暧昧。

    双手相握,余长歌还咬着韩乐的脖子,韩乐的右手,还扣在余长歌的左胸之上。

    一声尖叫传来:“韩乐你这个臭流-氓!”

    “你他-娘的把手搁哪儿呢?”

    小白毛愤愤不平地冲了过来。

    韩乐直接挥手示意他滚开。他现在身心俱疲,整个人仿佛被掏空了一样,烦得很。

    余长歌也从昏迷之中徐徐醒来,脸上有些赧然。

    只是,还没等他们说些什么,几个人影却是快速接近!

    周锐!

    宗帅帅!

    还有,许如意!

    两大传奇乐师,一个天人武神!

    他们齐齐看着韩乐和余长歌,最终,却将目光定格在了余长歌的身上!

    “那曲境本源,居然是被余长歌得到了?”

    宗帅帅摸了摸下巴,干笑道:“韩乐你还真是疼老婆啊,连这种机缘都愿意送出去。”

    “不过我无所谓啊,我之前感应到,那头青鹄好像也进了曲境,帮忙搞定没?”

    韩乐刚想开口,谁知道那周万里忽然冲了过来,想要一把抓走余长歌!

    韩乐带着余长歌一个闪躲,怒道:“你他-娘的要干嘛!”

    周万里冷笑说:“第一,余长歌乃是我们华清市的人,我是华清市的传奇乐师,带走她有问题吗?”

    “第二,我们周家人都跟她一起进了曲境,如今却没有出来,我正要问她很多事情。”

    “第三,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拦我?”

    韩乐冷冷地看着这些人。

    宗帅帅嘴上说对余长歌的曲境本源无所谓,但其实眼睛一直在盯着余长歌看。

    他的眼神里有一丝丝的犹豫。

    韩乐大概能明白他的心情,如果是韩乐自己拿到了曲境本源,他估计不会怎么样。

    以宗帅帅之前表现出来的态度,对太安自己人还是很不错的。

    但是偏偏现在李郎的本源在余长歌手里。

    他就有些不乐意了。

    而周万里就更不用说了。

    他的眼里充满了贪婪之色。

    他想要带走余长歌,意图再明显不过。

    两大传奇,都对余长歌别有用意。

    就连红袖章都是眉头紧皱地站在那里,一脸疑惑地看着余长歌。

    其余人先是一愣,旋即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都是露出了同情之色。

    没想到是余长歌拿到了机缘。

    那么,无论韩乐想要怎么护着她,都没有可能对抗两大传奇吧?

    这家伙,说起来还挺苦逼的呢。

    曹小晴看着韩乐将余长歌护在身后的样子,心里泛起一丝异样的情绪。

    ……

    “说白了,你们也想要这份机缘。”

    韩乐的声音中,充满了疲惫:“但我在这里,明确告诉你们所有人,谁再往前一步……”

    啪!

    周万里笑眯眯地往前走了一步,来自传奇乐师的曲境瞬间张开,铺天盖地地碾压过来:

    “我往前走了一步,怎么样?”

    这种直接打脸的感觉,周万里还是很喜欢的。年轻人装什么装嘛?

    在他看来,韩乐和余长歌的状态都虚弱到了极点。

    更何况,他乃是货真价实的传奇乐师,曲境收放自如,想要收拾这两个人还不容易?

    他唯一需要警惕的,就是宗帅帅,以及那个神秘的青年。

    那人戴着红袖章,一身实力有些飘忽不定。

    然而下一秒,他便听到韩乐冰冷的声音:

    “谁往前,谁死。”

    周万里听了,差点笑出声!

    你一个小小的三级乐师,凭什么和传奇乐师叫板?

    凭借被爱情迷昏的头脑吗?

    他也懒得和韩乐废话,曲境张开,就要把两人一起收进去。

    其余人也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太安众人看向了宗帅帅,谁知道宗帅帅依然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韩乐握紧了余长歌的手。

    他深吸了一口气:

    “那股力量,借我用一下。”

    余长歌虽然也很虚弱,但也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本来就是你的东西,拿去用就是。”

    两人依然手握着手。

    下一秒,韩乐右手一挥,一道符纸凭空出现!

    符纸迎风即涨,恐怖的本源之力注入其中,还没等周万里的曲境靠近,那符纸竟是变成了一柄巨剑!

    韩乐双指竖起,趁着自己和李郎的曲境本源连接还没有完全断绝,疯狂地从中汲取本源之力。

    “果然还是被叶先生料中了。”

    “曲境外的世界更多是非,还是要用到这一招。”

    他轻声叹气。

    下一刻,他眼睛睁开,杀气四溢。

    “死!”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那巨剑竟是逆着斩了出去!

    “什么鬼东西!”

    周万里冷笑说:“从曲境里学到的小把戏,也想对抗传奇……”

    他的话音未落,跨啦啦的声音便响起!

    旋即,他的脸上露出了愕然和惊怖之色!

    那巨剑如摧枯拉朽一般,竟然直接碾碎了他的曲境!

    巨剑如山,不可阻挡。

    那周万里还没来得及逃跑,就直接被碾了过去。

    嘶嘶嘶!

    仿佛有无数道小剑同时斩断了他的身体。

    他整个人居然开始模糊,血肉和白骨一寸寸地落下,就好像饺子馅儿似的!

    在场众人,无不惊呆!

    这韩乐,竟然一剑斩了传奇?

    这,一定是幻觉吧?

    太安众人疯狂揉眼睛。

    ……

    整座雾岛,都传来哀鸣之声。

    这道恐怖的气息,吓得所有荒兽都深深地躲了起来。

    它们的本能告诉它们,这一剑,本来就是为他们准备的。

    至于周万里,只是自己撞上枪口而已。

    这一剑,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

    “平荒一剑。”

    “果然名不虚传。”

    “学生再次谢过叶先生。”

    韩乐心中默念。

    ……

    曲境里。

    江左城小院落中,藤椅上的中年人摇了摇头:

    “终究还是动用了这一剑。”

    “这样一来,箜篌的封印,怕是还有后患吶。”

    “不过这世界倒是更有意思了,听他们天外人的说法,这叫曲境世界?好怪的名字!”

    “小幽,你去外面看看,这世界又有怎样的变化了?”

    花衣裳的女鬼做了个万福,翩然飘走。

    ……

    苏州城外,一个穿着金红袈裟的老和尚拄着法杖,沉稳地走了过来。

    半路上,他喊住一个过往的行人,问道:

    “这位施主,前方可是苏州城?”

    那行人点头道:“前面自然是苏州城,只不过前些日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苏州城另一端,凭空出现了另外一座城。”

    “只不过那城是个空城,城主大人正在招募能人,调查此事,莫非大师也是因此而来的?”

    老和尚慈眉善目,笑了笑:“倒不是,只是在镇江府的时候,听说苏州城闹了些鬼怪,便想要过来看看。”

    行人道:“大师若有真法力,是要来看看,最近这苏州城,古怪事情真的是层出不穷啊。”

    “对了,敢问大师法号?从何处寺庙而来?”

    老和尚抚须道:

    “贫僧法号法海,从那镇江府金山寺而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阴间超市〕〔娇妻狠大牌:别闹〕〔明天心理诊所〕〔官场之风起云涌〕〔穿越八零甜蜜蜜〕〔妖禁〕〔三界最强主播〕〔韩娱之寻觅〕〔不熟〕〔闪开,迪迦开大了〕〔光暗天使〕〔武神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