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野工仔〕〔最强兵王〕〔路西法的羽翼〕〔萌妻十八岁〕〔养鬼为祸〕〔一术镇天〕〔冰血王朝〕〔快穿之女主狂霸酷〕〔我让四个野男人痛〕〔邪王难宠,医妃难〕〔诱妻入怀,请温柔〕〔霍少蜜蜜宠:宝贝〕〔以你为名的希望〕〔阴气撩人:鬼夫夜〕〔剑下乾坤〕〔网游之纵横八方〕〔重生僵尸至尊〕〔蒙大拿牧场主〕〔隐婚契约:夜帝的〕〔超强战神系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战歌之王 第十八节 真相只有一个!
    韩乐其实是最早一批到走廊的人。

    他和余酒行到的时候,场面已经被陈家人控制住了,治安所的人也很快赶到,具体的信息,他也只能听了个大概。

    但根据他的观察,化妆师李倩倩的死,的确是一个类似密室杀人的手法。

    钥匙只有两把,一把在李倩倩本人身上,一把在门卫丁蒙手里。

    门卫开门的时候,是和其他人一起进来的;而其他时间,他都在门口,尽职尽责,不可能有时间杀人。

    整个化妆间在开场舞开始的时候就是反锁上的。李倩倩的死亡时间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所以韩乐本人直接就被排除在了凶手范围之外。

    这也是赵莹同意韩乐出手的重要原因。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凑巧,案情发生之后,余酒行不仅第一时间到场,而且还带了个能破案的乐师;但韩乐在看到赵莹表情的那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这件事,他还非插手不可了。

    第一,卖赵莹和陈家一个面子,对他们来说,迅速破案比什么都重要。韩乐拿走一件奖品根本只能算毛毛雨!

    第二,阻止余酒行。

    韩乐之前动手揍华清市的乐师,并且和余酒行对骂,无非就是为了打压华清市这帮人的气焰。

    如果在太安市的地盘上发生了命案,他们自己的乐师没办法解决,反而要华清市的人来帮忙的话,这股气焰恐怕是打压不下去了!

    既然如此,韩乐只能自己出手。

    更何况,他有自信能搞定这个密室杀人案!

    “笑话!老子怎么也都是看过九百多集柯南的男人!”

    “《神探夏洛克》、《灵书妙探》之流也是全部刷过了!”

    “再加上名侦探柯南的主旋律,怎么可能解决不了一个密室杀人案?”

    抱着这样的念头,韩乐毅然走进了密室之中!

    ……

    而与此同时,熟悉的旋律声响起。

    (此处,请打开《名侦探柯南》主旋律。)

    那足以令所有凶手闻风丧胆的音乐在韩乐脑海中反复循环——仿佛有一把扫把,非常干脆利落地扫掉了韩乐脑海里的尘埃。

    他的思维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

    他的眼睛和五感,对四周围的感知变得更加灵敏,一系列的蛛丝马迹,仿佛放大镜一般直接送到了韩乐眼前。

    他的视野好像被划分成了无数的分界面,一个个画面闪过:

    李倩倩是躺在地面上的,胸口中刀,面部表情很平静,死前根本没有多做挣扎;

    化妆间的门一开始就被反锁了,根据目击者的口供,她们在门口敲打了很久,忽然听到一声尖叫声;

    治安所的人搜遍了整个化妆间,没有找到那个东西;

    李倩倩的身上有很多旧伤,存在家暴的嫌疑;

    根据治安所人找到的资料,李倩倩的老公并没有跟随她一起来到东云山,所以基本可以排除在外。

    那么,究竟是谁杀的人?

    所有的碎片开始自动组合。

    一系列关于密室杀人的手段开始在韩乐眼前浮动,却被他一条条地排除掉:

    第一,假密室法!即化妆间本身不是完全密室,还有其他通道。但这一点直接被东云山治安所的人否定掉了!东云山每一栋建筑都是东云山女主人亲自设计的,他们刚刚拿到了设计图,化妆间,并没有其他暗道。

    排除!

    第二,钥匙回放法。排除!

    第三,机关法。排除!

    第四,工具锁门法。排除!

    错误房间法、空间幻想法、搬运法……通通都排除!

    当几乎所有的手段都被排除掉之后,剩下的那种手法,就是成为了最可能的手法!

    那一瞬间,韩乐只觉得豁然开朗!

    至此,名侦探柯南的主旋律刚刚好放完!

    试听结束。

    嫌疑犯的踪迹,韩乐大致已经有数。

    那一瞬间,他差点没忍住中二之魂附体,指着凶手的鼻子义正言辞地喊道:

    “真相只有一个!”

    “凶手就是你!”

    幸好他忍住了。

    所以众人只是看着韩乐在化妆间里,左右踱步,时而眉头皱起,时而面露惊喜,最终缓缓舒了一口气,似乎在斟酌言辞。

    ……

    “韩乐行不行啊。”

    “不知道啊,为什么有华清市的乐师愿意帮忙,还要拒绝呢?”

    “是啊,根本不冲突嘛!有战歌效果加成,破案速度只会更快吧?”

    “他刚刚夸下海口说多少时间?十五分钟?已经三分钟过去了,我看他根本没有进展嘛。破案子可不是光看看就可以的。”

    陈家的人低声抱怨。

    华清市的人倒是优哉游哉的很,除了那个小四眼一副真心想帮忙的样子,余酒行完全是一路冷眼旁观。

    他倒要看看,这个韩乐到底装什么装!

    没有战歌,单纯凭借自己的逻辑思维和观察能力就能找到凶手?

    活在梦里吧?

    真以为自己智商超高吗?

    “要不要我给你掐个时间?韩乐先生?”

    “四分钟了哦。”

    余酒行干笑说:“现在求我们小四眼帮忙,还来得及。”

    韩乐转身,直接忽略了余酒行,指着走廊上的一个人说道:“先把他按着。”

    “别急,我一点点说给你们听。”

    “人就是他杀的。动机我随随便便可以想出十几个,但重要的是结果和过程,不是吗?”

    韩乐这话来的太突然,所有人都愣住了。

    包括那个被韩乐指着的门卫丁蒙。

    他手里还提着钥匙,一脸错愕的说:“韩乐先生!请千万不要开玩笑。”

    “我怎么可能是凶手?”

    “小姐们可都可以为我作证啊!”

    众人也露出了疑惑之色。

    丁蒙怎么可能是凶手?

    他不是和其他人一起进来的吗?

    然而赵莹冷冰冰的命令已经下了:“按住丁蒙。”

    陈家的人配合治安所的人,立刻将丁蒙控制住。

    后者一脸愤怒之色。

    余酒行看着这场景,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韩乐!你们太安市的人真有意思!”

    “为了把这件事情压下去,不去找真凶,直接随便点个替罪羊,可以可以,我学到了!”

    余酒行这话,实在诛心!

    要知道,此时在场的还有不少太安市的其他权贵!

    如果陈家只是随便找个替罪羊的话,那么意味着真凶可能还在,虽说大家都有武者保护,但城里人,谁愿意待在一个身边随时可能出杀人犯的地方?

    赵莹眉头一皱,她刚想说什么,韩乐直接一步上前,对着余酒行毫不留情地一顿喷:

    “你一个外人哔哔什么?刚刚说什么来着?准备好跪下吧。自觉点。”

    “还有你,演技很足啊。”

    他冷笑着看着丁蒙:“我先不说你,大家一定很疑惑,为什么李倩倩在没有钥匙的密室里独自死亡吧?”

    治安所的人点头说:“这才是问题所在。”

    “很简单咯。”

    “因为,我们的丁蒙先生,很巧妙地利用了一个时间差。”

    “如果我的推理没有错的话,当你们听到尖叫声响起的时候,其实李倩倩并没有死,她只是昏倒在地上而已。”

    “而真正死亡的时间,是你们破门而入的那个时候!”

    “陈小秋小姐和其他几位小姐的供词我都听到了,你们进去的时候,化妆间是黑着灯的是吧?你们花了不少时间找到开关,等到打开的时候,才发现李倩倩小姐躲在血泊里。”

    “只是那个时候,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负责开门的丁蒙先生在做什么呢?”

    韩乐的语速很快,但是却带着极强的煽动性和说服力!

    他看着丁蒙的眼睛:“舞会开始前夕,化妆间没人的时候,你假装上厕所溜了一趟,打晕或者用药物迷晕了李倩倩,让她倒地,然后关灯,用钥匙反锁上门。”

    “等到时机差不多了,你被通知去开门的时候,你在袖子里藏了刀,因为预先知道位置,所以在其余人找开关的时候,你率先进去一刀捅死了李倩倩。”

    “那个时候,你还顺手拿走了其他东西吧?”

    丁蒙的额头上开始狂流汗水。

    韩乐看着治安所的人,反问道:

    “你们没有注意到,化妆间里少了一样李倩倩的私人物品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娇妻狠大牌:别闹〕〔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阴间超市〕〔逆剑武神〕〔妖禁〕〔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枕上婚约:古少宠〕〔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