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夺取灵根〕〔超级锋暴〕〔水浒第一大官人〕〔我是异界登录器〕〔九天〕〔我老婆是花木兰〕〔每秒都在升级〕〔封神秘史之我不是〕〔权倾南北〕〔漫威里的lol系统〕〔全球财富〕〔寒门状元〕〔我的克苏鲁游戏〕〔大唐第一闲王〕〔穿个时空修个仙〕〔诸天普渡〕〔洪荒历〕〔金鳞〕〔长在春风里〕〔八零娇女有空间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宠上瘾 第273章 动手!
    两日后,全球国际新闻重大报道,y国二王子商炀在参加一场重大会议的途中,其汽车被恐怖分子袭击,发生了剧烈爆炸,二王子被送入医院,至今伤势不明。

    外界对此议论纷纷,都在猜测商炀是死是活,大多数的猜测都是商炀身受重伤,有可能陷入了昏迷之中。

    司北手里握着一只酒杯,眉头微皱,商炀的汽车被炸了?谁做的?

    司北正在思考,手机忽然响了,看到那个熟悉的陌生人手机号码,她不由得一愣,这是商炀曾经给她打电话使用的手机号码,这说明,商炀没出事。

    商炀若是出事了,哪怕只是受了点儿伤,也不会有心情给她打电话,唯一的可能就是,商炀毫发无伤!

    “北北,我可真是高估你了啊,呵呵呵!”手机里传来一阵轻笑声,语气之中略带挑衅,还有几分不屑,没想到司北不声不响的筹划了半年时间,就只有这种低劣的动作,真是让他大失所望。

    司北唇角微勾,语气淡淡的说道:“恭喜你啊,担惊受怕这么长时间,终于可以稍微放下心来了。”

    商炀顿时便说不出话来,冷笑了一声,没错,他这半年的时间都在防备着司北,生怕司北哪一天就会给他来个毁灭性的打击,却没想到等了大半年时间,司北只有这样一种老套的手段。

    “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挂了。”司北语气淡淡,不动声色间让商炀颜面扫地,没想到时隔六年,司北还是轻而易举的一句话便能激起他内心的愤怒。

    自从六年前司北拒绝和他合作而选择了商煌,他就发誓,一定要让司北尝尝那种无助的滋味,却没想到,在他的一系列动作之后,司北却成为了他最忌惮的一个人。

    商炀突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冷嘲热讽的对着手机说道:“呵呵!真是愚蠢啊,竟然想炸死我?你觉得我是那么容易被炸死的吗?你的手段可真是越来越不高明了,恭喜你啊,你的那些属下已经全部被我抓获了。不过我倒是挺佩服你的,没想到恐怖分子里还有你的人,厉害啊,真是厉害,可惜了……”

    商炀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嘲笑和讥讽,当然,如果他认为这能打击到司北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司北只是微微笑了笑,就像是在听着一个落魄之人诉说着自己有多厉害,多厉害而已。

    说了许久,商炀才觉得自己情绪太过激动了,不由紧了紧拳头,极力平静自己的情绪,司北依旧不温不怒,在他停下来之后,才神色淡淡的开口:“也恭喜你还活着,要不然,以后我怎么有机会让你死得更难看呢。”

    “你做梦吧,就凭你现在这些三脚猫的手段,还能让我死得更难看?我劝你你还是好好在家带孩子吧,别出来做那些毫无异议的愚蠢事情了,伤不到我的。”商炀胸口剧烈起伏着,在放了一句狠话之后,气急败坏的挂了电话。

    他原本是怀着一种耀武扬威的心态给司北打的电话,却没想到险些把自己心脏病给气出来,司北如今这般手段,竟还如此自信?呵!不愧是个自信的女人。

    “宝贝儿。”忽然,门口传来一道柔和而略带疲惫的声音,司北抬眸一看,发现慕白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了。

    “老公,你不是刚从医院回来么,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司北从书桌前起身,缓缓走向慕白,这个男人又有黑眼圈了,脸色也不太好,一看就是没休息哈。

    “睡不着,过来看看你。”慕白一手揽住司北的腰,将她紧紧搂入怀里,司北也轻轻抱住男人,拍了拍他的背,无声的安慰。

    华夏大厦忽然发生爆炸,是他们都措手不及的事,商炀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他们又如何顾忌得了那么多?

    “老公,我哄你睡。”司北抬眸看着男人笑了笑,推着他回了房间,一天一夜没睡,精神高度紧绷,对身体没有任何好处,况且,慕白哥哥还有那么多事情需要处理,要休息好了,才有精力做别的事情。

    卧室里宽大舒适的大床上,司北一手搂着慕白,一手随意的搭在床头,慕白抱着司北,很快进入了睡眠,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司北这才放下心来。

    司北还在思索着商炀汽车爆炸的事情,手机上忽然收到了一条邮件提示信息,是银鱼主动发过来的,信息显示,银鱼通过对最有可能对商炀下手的几十个人进行了分析,找到了对商炀下手的人。

    司北对银鱼这位得力助手真是越来越满意了,很多事情她还没有交代,银鱼便已经开始去过了,而且在做过之后,直接就是把结果发给她,这种属下,真是不好找,司北觉得又该给银鱼涨工资了。

    司北打开手机邮箱,没想到开头便看到寇西两个字!银鱼分析的结果居然是寇西!而且还给出了相关证据,寇西和国外恐怖分子的通话联系记录,以及账户转账变化。

    司北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寇西居然会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对付商炀,要知道,这样不但是一种烧钱的行为,而且还要冒着巨大的风险,要知道,这些恐怖分子是没有任何信誉的,若是商炀出双倍的价钱让恐怖分子反水,也许寇西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

    当然,从目前的结果来看,寇西的行动虽然失败了,但是他似乎成功的做了一件事情,就是让商炀以为这一切都是她司北做的因而,也不会找到寇西头上。

    如果寇西真能够想到这一步,倒是也有几分头脑,但他也要清楚,商炀只是一时头脑发昏,一旦等他清醒过来,以他的手段,要对付寇西还是绰绰有余的。

    司北把手机放到一旁,静静的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没过一会儿,便听到身边有动静,不由得睁开眼睛,抬眸一看,慕白正目光静静的看着她。

    “慕白哥哥,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司北看了一眼时间,他才睡了不到两个小时,肯定没休息过来。

    慕白摇了摇头,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我睡好了。”

    “再多睡会儿。”司北神色严肃的盯着面前男人,板着脸说道。

    慕白没吭声,一把抱住了司北,把脑袋埋在司北肩头,深深的嗅着司北身上清新的气息,良久,才缓缓开口:“宝贝儿,你答应我,不许乱来,不许出事。”

    他可以确认,他无法承受失去他宝贝儿的痛苦,他希望他宝贝儿永远不要出事,要一直好好的。

    司北微微叹了口气,原来这男人是在担心她的安危,大概是她每天都在琢磨着怎么对付商炀,吓到了慕白哥哥吧。

    司北轻轻拍了拍男人后背,微微一笑,安慰着说道:“老公,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有你这么好的老公,还有我们聪明可爱的孩子,还有爸妈,哥哥、弟弟,我要是出了事,会有这么多人伤心难过,所以,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慕白这才慢慢放开司北,一双漆黑深邃的眸看向司北眼睛,开口说道:“宝贝儿,失败了不要紧,不要心急,所有计划都一定要在确保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实施,明白吗?”

    失败?所有计划?这几个关键字顿时便让司北知道慕白真正想说的是什么了,司北神色无奈的看着面前男人,慕白哥哥还不如明说呢,旁敲侧击的,汗……

    “傻哥哥,商炀的汽车爆炸,不是我指使的。”司北捏了捏慕白的脸,开口说道。

    司北终于有些佩服这个寇西了,不光是商炀,就连慕白哥哥都以为是她动的手,更何况是外界的那些人,不过,这也无所谓,司北从来不在乎外界的那些看法。

    “宝贝儿,不是你做的?”慕白不由一阵诧异,他回来的时候刚刚看到新闻,第一反应就是他宝贝儿行动失败了,他还没有来得及查清楚具体情况,没想到他居然猜错了。

    想想也对,他宝贝儿做事想来细致周到,怎么可能会和恐怖分子联合在一起?

    司北摇了摇头,她觉得慕白哥哥身边缺一个像银鱼这样的得力助手,他要不要把银鱼拨给慕白哥哥?

    “难道是你哥做的?”慕白愣了一会儿,又开口说道。

    司南对商炀恨之入骨,之前一直想除掉商炀,有可能是司南做的,可是司南经常在国际上执行任务,无论如何也不会联合恐怖分子吧?

    司北不客气的用手弹了弹慕白脑门儿,语气宠溺又无奈的说道:“也不是我哥,是寇西,也就是君玫的那个青梅竹马,君家出事之后,他给我打过电话,希望和我合作一起除掉商炀,我没答应,没想到他竟然自己动手了,而且还采用了和恐怖分子联合的手段。”

    “原来如此!还真没想到竟然是这小子。”慕白微微松了口气,有些诧异的说道。

    他知道这个寇西,近些年来在商界之中一个新崛起的豪门新贵,听说很有经济头脑,也赚了不少钱。

    司北摇了摇头,颇为无奈的说道:“老公,我看你最近是忧心过头了,我确实是有行动,但是一直都没有开始,其实,并没有找到最合适的时机,但是我向你保证,我绝不会以身涉险的。”

    慕白紧紧搂住司北,点了点头,没过一会儿时间,他又目光沉沉的看着司北说道:“宝贝儿,坦白来说,我觉得你这两份对付商炀的计划好像太过完美了,完美得几乎让人无可挑剔,但好像又并不是一个可以立即执行的计划。”

    慕白话音一落,司北顿时朝他竖起了大拇指,笑意盈盈的说道:“所以说,我家慕白哥哥就是比常人聪明,竟然能够看出来这一点。”

    “宝贝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慕白诧异问道。

    司北在慕白嘴唇上亲了一口,轻声说道:“因为真正完整的计划,在我脑子里啊!”

    慕白:“……”好吧,他家宝贝儿可真是一个小机灵鬼,这两份写出来的计划,并不是一定会执行的计划,但是看了这两份计划的人会怎么想呢?会不会去避免些什么?做些什么呢?

    慕白正在思考着,手机铃声响了,他一看到手机上的号码,连忙按了接通键,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慕少,我们老大出事了,被恐怖分子给扣了。”

    慕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时候,温度之竟然出事了,温度之手段如此冷硬厉害的人,居然被恐怖分子给扣了?

    “慢点说,出什么事了。”慕白神色严肃而镇定的说道。

    电话那头的人极力保持着平静,继续说道:“有一群恐怖分子来找我们老大谈判,结果谈崩了,弟兄们中了恐怖分子的埋伏,老大也在打斗中受了伤,目前在恐怖分子手里,他们……他们……”

    电话里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慕白几乎听不见了,慕白眸光一沉,开口问道:“他们要见我?”

    “不是,他们要见司北小姐。”电话那边的人颤颤巍巍的说道。

    慕白在电话里面又沟通了几句,随即挂了电话,想见他宝贝儿,做白日梦呢吧!慕白起身就要出门,司北一把拉住他,声音柔和的说道:“慕白哥哥,他们要见我?”

    “不是。”慕白一口否认,他刚刚并没有开免提,他宝贝儿居然听到了,什么玩意儿,居然想见他宝贝儿!以为这样就能抓到他宝贝儿了吗?

    “慕白哥哥,放心,就算他们想见我,我也不会露面的。”司北抬眸看着面前男人,开口说道。

    “嗯,你好好待在家里,哪儿也不要去。”慕白轻叹了口气,现在外面这么乱,国内国外都不安全,也只有慕家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好,我知道了。”司北说道。

    慕白重新走了回来,在司北唇上落下一吻,这才大步离开,慕白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司北的眸光顿时冰冷下来,她拿起手机,发送了一条指令出去,指令上只有两个字: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蓝梦冰封之心〕〔从天帝开始〕〔军门小娇妻:慕阎〕〔神豪帝国聊天群〕〔浪迹武侠世界的小〕〔不努力的我,只能〕〔穿成作精后我怼天〕〔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偏爱,一如往昔〕〔婚途有坑:撞倒总〕〔双面总裁宠妻如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