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军嫂上位记〕〔血棺封天〕〔龙组神兵〕〔邪皇宠上瘾:爱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穿越空间之女将卫〕〔收集末日〕〔独宠难消:歪歪老〕〔深夜书屋〕〔农门辣妻:猎户相〕〔仙梦蓬莱〕〔重生天后辣军嫂〕〔重生90甜军嫂〕〔总裁老公套路深〕〔贫家女的逆袭〕〔帝御仙魔〕〔我只是个不用奋斗〕〔都市之妖孽公子〕〔重生六零好时光〕〔腹黑老公,别撩我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追仙神器 第9章 筑基初练
    姜镝见得来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而反观对面,齐豫面色难看话说到“星痕,是你!”

    星痕翻身跃下,右手一召长剑在手“没错就是我!你想要动我师弟?”

    “呵!你看看你师弟干的好事!”说罢稍稍侧身,让星痕看到一旁靠在石上的高阳。

    星痕看到,高阳那高高肿起的左脸,又转身看了看姜镝,说道“师弟你没事吧!”

    听到师兄第一句不是责备,反而是关切自己,姜镝感动的说道“没事,只是灵力消耗得有点多,休息一下就好。”

    “你没事就好,接下来的,让师兄应付。”

    见得星痕没有责怪姜镝,反而要替他撑腰,齐豫冷笑道“你应付,你也知道,高阳是五长老的谁!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应付。”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你还在这里,是想再和我打一场吗?我可是好久没领教你的青冥九掌了。”

    “哼,不需我出手到,时候自有人收拾你”说罢,让人背着高阳走了。

    见得齐豫他们走远了,姜镝上前说道“抱歉了师兄,让你陷入这麻烦之中。”

    只见星痕,转过身来一脸正色,又隐隐带着些怒意。

    “既然大家同为隐峰一脉,那大家就是一家人,你老是说着些见外话,干什么!还有一句话我要告诉你。我们隐峰之人,不主动惹事,但也不怕事。这不仅是我的意思,要是大师兄在此,他会用他的行动来告诉你。”

    听得如此,姜镝心中也是即感动又有些热血,刚想说些什么。

    只见星痕手一摆又说道“听我说完,方才发什么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师弟你还在炼气之境。不会无聊到,主动去招惹一群筑基期之人。既然是他们主动招惹,那我们就不能忍气吞声,这一点你做得很好。在这门中我们隐峰一脉人最少,但待遇却是最高,你知道为什么吗?”

    姜镝想了一下说道“因为师傅?”

    “没错,正是因为师傅,师傅虽然不常在宗门之中,且不大过问门中之事,但师傅的隐峰却是五峰之首,权柄仅次于掌门,加之师傅的实力,所以其余四峰不会轻易得罪我们,但我们要有作为隐峰之人的觉悟,你懂了吗?”

    “懂了一点。”

    “哦,说说看。”

    “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烦我,不必饶人。”

    面色有些怪异的星痕,突然拍着姜镝的肩膀说道“要是大师兄在此一定会引你为知己的,哈哈。”

    “知己?对了,老是听二师兄你讲起大师兄,我上山之后就一直没见到过,难道大师兄还没回来?”

    “嗯,大师兄因为在山上之时,总是惹师傅生气,所以被被师傅赶下山修行去了,让他成金丹再回来。哼!也就是大师兄没在山上。不然,就凭齐豫那小子,哪敢来惹我们,就是他师兄也得掂量掂量。”

    “听师兄语气,与方才对话,好似齐豫他也有过节?”

    “这个就涉及当年的筑基初练了,走我们也别站着了,到师兄洞府去,坐下慢慢讲。”

    当下星痕又提议带让他一程,但有了上次的经历,姜镝果断的拒绝了。这让星痕郁闷了好久。

    二人来到星痕洞府,只见星痕的洞府与姜镝锦屏馆的清幽风格完全不同。周遭怪石突兀,好似狼牙交错,而星痕的府第便在这石牙林之中,取名幽牙府。

    “这么样,厉害吧!”好似炫耀一般的向姜镝介绍这此处风光。

    吹了一路,总算在府第内坐下。

    不想星痕乱扯的姜镝,连忙开口说道“师兄,你还没说当初筑基初练怎么了,还有什么是筑基初练。”

    回过嘴来的星痕说道“哦,筑基初练是当门中弟子到达筑基期之后,必须下山历练三年。可以稍缓,但不能超过初期。当初我筑基完成之后就受命,下山历练。却没想在中山国地界碰到同是历练的齐豫。当时,他正在那里装神弄鬼,我看着不爽,就把他揍了一顿。

    却没想,他竟然转过头来,一路与我捣乱。

    要知道,我们虽是下山历练,但宗门还是会派给任务作为三年终了的考核。

    这齐豫一路与我捣乱,我很是不爽,找了个空档,又把他打了一顿,让他在床上躺了几个月,导致他最后考核的成绩不好,他就把这笔账算在了我的头上。

    不过有了那两次教训之后,他也不敢来招惹我,嘿嘿!”说罢得意一笑。

    姜镝心中暗思“怪不得,这齐豫听说我找星痕,脸色瞬间就变得想欠他百八十万一样。师兄啊!你可知道他不敢来找你,可是会来找我啊!”但嘴上却说“这齐豫长得油头粉面的,一看就是欠收拾,师兄收拾对了。”

    “是吧!哈哈,不过师弟你也很好,上次见你才炼气五层,短短数月就到十层,不愧是我们隐峰人!”

    “可能是住在锦屏馆真的,沾到了金师叔的才气了吧。对了我近日在门中走动,好像听说,金师叔当年好像和师傅关系很好,是吗?”

    “谁说不是呢?当年师傅和金师叔合称玄风双秀,是当时门中最有希望突破到元婴期的两人,两人关系很好。但后来好像是金师叔修行有些偏差,师傅劝了金师叔。之后不久金师叔就开始闭过了一段时间就失踪了。

    因为金师叔的事,师傅和门中大吵了一架,所以他这些年来都不参与门中之事,师傅他常年在山下历练,另一方面的原因也是为了找寻师叔的线索,但这没多年来都唉!”

    “想不到,师傅竟然如此执着。”

    “谁说不是呢!要不是些年,心中老是有所牵挂,说不定师傅已经进入元婴之境了!”

    “那师兄知不知道,当年师傅为什么会与门中人大吵一架呢?”

    “当然知道,师父他怀疑内门”星痕好似说错了什么一般突然闭嘴。

    “师兄,师傅怀疑内门什么?”

    星痕面露出后悔之色说道“师弟你就不要问了。我答应过师傅不能说的。”

    “为什么,这事很隐秘吗?师兄不是说,我们是一家人吗?”

    “这!唉!罢了!就和你说吧!那次师傅和门中之人大吵了一架,我有些担心,便前来隐峰,想问问师傅到底出了什么事。当我到了之后,发现大师兄已经到了,正在与师傅谈论些什么,大师兄的面色有些沉重。其中听到有怀疑内门什么的,但他们见到我来又不说了,还让我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说出去。又过了些时日,大师兄便被师傅遣下山历练,不到金丹不得回。师弟,方才这些话你也不要说出去,答应我!”

    “师兄放心,师弟我知道分寸。”

    姜镝还欲再问,但星痕却说“嗯,时候也不早了。今天的打斗,想必你也受了不小的冲击,早点回去歇歇吧。”

    闻得星痕不想再说姜镝只得告辞。

    望着远去的背影,星痕叹了口气说道“早些知道,总是好的。”

    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府内。

    在回返的路上,姜镝脑海之中一直想着星痕的那些话。

    “星痕师兄,明显知道些什么。师傅怀疑内门?并且方才看二师兄的表现,虽然看起来说漏嘴了,很后悔。但却好似在故意说给我听一般,为什么不明说呢?而且他还隐隐指出大师兄也知晓不少。看来大师兄山下历练,也不是像表面上看来的那么简单?这个小小的玄风门,水到底有多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阴间超市〕〔娇妻狠大牌:别闹〕〔明天心理诊所〕〔官场之风起云涌〕〔穿越八零甜蜜蜜〕〔三界最强主播〕〔妖禁〕〔韩娱之寻觅〕〔不熟〕〔武神天尊〕〔光暗天使〕〔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