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我的野蛮老祖〕〔仙缘归途〕〔绝世盛宠:我本为〕〔青梅很强势:小狼〕〔娇女谋案〕〔抓紧我,我的腹黑〕〔弃妇成凰:皇后要〕〔猎户出山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宠上瘾 第255章 解开姐妹嫌隙
    祁莱忽然就毛毛躁躁的冲了过去,一把抱住司北,眼泪就像是断线的珠子一般,抽泣着说道:“北北,我对不起你,我真的对不起你……我只要一想到自己曾经是怎样对你的,我就一夜一夜的睡不着觉,北北……我真是混蛋,你对我那么好那么好,我之前还那么对你,我觉得道歉都不够,我只有狠狠的打自己几巴掌,我才能够稍微的原谅自己。北北,我不敢再祈求你的原谅,我……”

    祁莱眼泪汪汪的说着,司北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语气沉沉的说道:“好了,我早就原谅你了,不许再哭了,走,跟我回去擦点药。”

    这丫头可真下得下去手,一巴掌把自己脸打得又红又肿,这可是自己打自己,融哥要是见了,还不知道得有多疼呢。

    “北北,我知道自己有点傻,可能很多时候有点犯二,但是我当时真的是一时冲动,我真是昏了头了,明明就是我自己犯的错误,我怎么可以不分青红皂白的怪罪到你头上,你打我一顿吧,你打我一顿我会好受一点,你也可以消消气,北北,你打我一顿。”

    祁莱抱着司北不让她走,她今天一定要和北北说清楚了,她们姐妹从小一起长大,关系那样亲密,她不想因为自己的愚不可及而失去这份弥足珍贵的感情。

    祁莱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司北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她了。她确实是有点儿有点犯傻,但谁让她就是阿莱呢,就是从小到大被她保护着,被她罩着,很多事情都拿不定主意,一定要请教一下她的阿莱呢?

    她自己惯出来的姐妹,她认了!

    她也就是晾一晾这个头脑不清楚的小丫头,也没真想和她绝交,这才多长时间,就扛不住了?司北原本还打算晾他个一两个月的呢,这还半个月都不到,就跑过来又哭又闹的了?

    “打你一顿?就你这小身板,一巴掌我能拍死你,你信不信?天天吼着要锻炼身体,你什么时候落到实处了?”司北食指戳着祁莱额头,劈头就是一阵教训。

    “咳咳……北北,我已经开始锻炼身体啦,每天锻炼两个小时,我都坚持三天了……哈哈哈,我值得表扬吧?”祁莱忽然破涕为笑,傻兮兮的看着司北说道。

    三天就骄傲得跟个小公鸡一样?还有,一看她这副才开始锻炼了三天都不觉得浑身酸痛的体力废,司北就知道她这两个小时的锻炼怕就是散步。

    正常来说,一个不经常锻炼身体的人突然开始锻炼身体,而且还是每天两个小时,前三天肯定是浑身酸痛的,司北轻轻捏了一下祁莱胳膊,没看到她有酸痛的感觉。

    司北顿时一阵无语,黑着脸看着面前女孩,没好气的说道:“表扬?你也好意思说这两个字?”

    司北很不给面子的瞅着祁莱,祁莱一阵傻笑,龇牙笑道:“融哥说了,锻炼身体要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慢慢的来,千万不能急于求成,鉴于我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融哥建议我先从走路开始。”

    “哼!融哥那是心疼媳妇儿,回头我给你制定一个合理的锻炼计划表,专门针对你的,你给我照着好好练,别想偷懒,我会派一个人过去指导你,并且提醒你一定按时完成训练。”司北轻哼了哼,继续黑沉着脸说道。

    阿莱这种体力废,一定要好好的锻炼一下,严格按照一份合理的计划表来锻炼,迅速进入紧张状态,否则,你让她散步,她能散步散到在路上的某个椅子上睡着。

    “好啊,好啊。”祁莱眼泪顿时又忍不住掉落下来,北北终于又肯管她了。

    她还以为北北会再也不管她了,没想到北北还是管她了,这种被人管着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怎么又哭了?不许哭!”司北很是嫌弃的从包里掏出一包纸巾拆开,给祁莱擦着眼泪。

    她还以为这丫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能够成熟一点,长进一点,没想到还是这熊样,一点事情就哭鼻子。

    “北北,我这是高兴的,你终于不再不理我了,你不理我的那段日子,我觉得自己都快要疯了,北北,我不能没有你。”祁莱再次抱住司北,抹着眼泪说道。

    司北不由得轻叹了口气,她也认了,就是拿这丫头没有办法,她自认为自己周围的人都是厉害之人,唯独有这么个傻丫头是个例外。

    司北继续替她擦着眼泪,随口问道:“那你是要融哥,还是要我?”

    “要北北,要北北。”祁莱龇牙笑着,红肿的脸上因为哭泣的原因,看起来比之前还要更红更肿了。

    司北无奈又好笑的瞅了祁莱一眼,也不再和她啰嗦,直接拉着她就往客厅里走去。长辈们都在客厅里喝茶聊天,慕炀小家伙在地毯上拼着积木,正玩得不亦乐乎。

    见到两人进来,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祁莱脸上还满是哭过的痕迹,脸颊一片红肿,白以兰瞅了一眼自己女儿和祁莱,开口问道:“你俩,这是怎么了?”

    白以兰没问祁莱怎么了,而是她们俩怎么了,阿莱虽然是满脸泪痕,但是白以兰已经能够感觉到姐妹俩之间的坚冰慢慢破碎了。

    “兰姨,我……我没事……”祁莱有些结结巴巴的,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总不能说她自己打自己吧。

    客厅里这么多长辈,而且她爸也在,她本来就傻,要是大家知道她自己打自己,怕是大家会觉得他更傻了。

    司北一进来就去找医药箱,一边找,一边对着众位长辈说道:“人家自己打自己,猛得很,要不是我及时制止,另外一边脸怕是也肿成猪头了。”

    “北北。”祁莱轻轻喊了一声司北的名字,跺了跺脚,北北也太耿直了,直接就把事情告诉长辈们了,汗……

    顿时,所有人的眼神瞬间齐齐看向祁莱,自己打自己?这丫头为啥要自己打自己?

    “阿莱,怎么回事?”祁景桓目光落到自己女儿身上,开口问道。

    “爸,我……我真的没事……”祁莱一阵尴尬,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司北不由得一阵好笑,现在知道不好解释了,刚刚自己打自己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被家里的长辈们看到了会怎么样?

    “北北,你来说是怎么回事?”从祁莱那里问不出来,祁景桓不由得把目光转向司北,真是这丫头自己打自己?

    司北挑了挑眉,摇了摇头:“景桓叔叔,没事没事……阿莱脸皮子薄,各位长辈就不要问啦……”

    祁莱神色尴尬的笑了笑,顿时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司北看她一副后悔莫及的模样,这才拉着她的手,对众人说道:“我带阿莱回房上药去了。”

    祁莱连忙站起身,低着头跟在司北身后,离开了客厅,汗……姐妹俩回了房间,司北这才拿出膏药给祁莱脸上擦着药,这丫头打得太狠了,脸真的肿得很大,没有个几天时间,绝对没办法消肿。

    “以后!记住了!不许再打自己,多用点力气锻炼身体!”司北语气恶狠狠的说道。

    祁莱破涕为笑,满脸笑意的看着司北:“知道了北北。”她感觉自己的北北终于回来了,还是那个会嫌弃她,会吐槽她,会教训她的北北,她把北北找回来了,以后一定会好好珍惜北北,再也不到处给北北惹麻烦了。

    “我是严肃认真的,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真的再也不管你了。”司北神色严肃的看着面前祁莱,开口说道。

    祁莱感受到司北的严肃认真,郑重的点了点头,北北身边都是很优秀的人,她虽然不敢保证自己以后也会变得很优秀,但还是要尽量的让自己不要那么幼稚,不要那么白痴。

    “嘶”的一声,祁莱忍不住惊呼了一下,她这才发觉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痛啊!刚刚沉浸在被北北原谅的兴奋和喜悦之中,现在才感觉到脸上竟然这么痛!好痛啊!太痛了!

    “忍着!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随便乱打自己了?”司北没好气的说道。

    祁莱委屈巴巴的看着司北,带着哭腔说道:“不敢了北北,我再也不做这种蠢事了,我不会再给自己惩罚自己的机会,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努力,尽量不拖你的后退,不让你为我操心。”

    司北看着面前乖觉下来的祁莱,给她半张脸都伤肝了药,神色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语重心长的说道:“我不是怕你托我后腿,我是怕,你要是太单纯了,总有一天我会无法保护好你,明白吗?”

    祁莱眼泪又忍不住了,她感觉自己今天已经哭成个泪人了,幸好她今天没化妆,要不然现在脸都不知道花成什么样子了。

    “我明白了,北北。”祁莱点了点头,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司北,司北一阵无奈,轻轻推开她,连忙拿出纸巾给她擦眼泪,再哭擦的药都要被她泪水洗干净了。

    “闭嘴!不许再哭!”司北黑沉着脸说道。

    祁莱连忙止住哭声,咬了咬唇,小眼神瞅着司北,点了点头,她就知道北北是一直关心她的,我以后也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不能总是依赖周围人。

    司北再次清理了一下祁莱的脸颊,重新给她上了药,她想了想,打电话把支路给叫来了。

    支路一接到司北的电话,便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是白某某把她送过来的,她会说北北打电话的时候,她还在和白某某约会吗?……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和白某某在一起,但是缘分就是这样奇妙的东西,虽然白某某一开始表现得很像一个奇葩,做出的事情也是惊天动地,让人匪夷所思。

    但是,随着慢慢深入的了解,她发现白某某其实是个很好的人,不得不说,北北给她介绍的肌肉男还是很靠谱的。

    支路见到客厅里那么多长辈,不由得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挨个向长辈们打了招呼,径直往司北房里走去。

    而白某某在进客厅里的时候,顿时就傻眼了,他姑姑、姑父和亲爹都在这里,而白以龙在看到自己儿子白某某跟在支路身后进来的时候,脸上神色就是一片狐疑。

    这个女孩儿不是小北的好朋友吗?怎么和这臭小子看起来就像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白某某笑着看向长辈们说道:“爸,姑姑,姑父,元帅,大家好啊!”

    支路去了司北房间,白某某作为男士也不好跟着过去,便在客厅里坐了下来,于是,众人眼神齐刷刷的就朝他看了过去。

    “某某也不小了吧,谈恋爱了吗?”代表众人问话的,是白以兰,白以兰看着自己侄子,笑意盈盈的问道。

    “谈了,姑姑。”白某某老老实实的说道。

    白以兰脸上笑意慈祥而柔和,继续问道:“你女朋友是北北的好友,路路吗?”

    白某某顿时一阵大汗,姑姑的眼力也太好了,要不是确定的事情,姑姑一般都不会问出来,白某嘿嘿一笑,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白以龙黑眉黑眼的看着自己儿子,很不给面子的说道:“瞅瞅你那熊样,你可别祸害人家好姑娘了,放手吧。”

    白以兰瞅了瞅自己亲哥,在孩子面前,有这么说话的?

    白某某不由挑眉,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亲爹,汗……这到底是不是亲爹啊?他这熊样?他是啥熊样啦?还有,他怎么就祸害人家姑娘了?他连亲都没敢亲呢,还说什么祸害?嗯……“好姑娘”三个字他爹倒是没说错。

    “是,爸说得对。”虽然脑子里想了很多,但开口说出来的话,还是变成了这一句。

    众人颇有些忍俊不禁的看着这父子俩,他们之间的对话也是很有特色了。

    白以龙顿时一噎,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了,他就是那么随口教训了一句儿子,结果人家这样很听话的说了一句“他说得对”。

    要是平常,这句话倒也没什么错,但是偏偏他说的话是让这臭小子别祸害人家小姑娘了,赶紧分手,这臭小子还这么说,是不是存心想气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造物主的炼成之路〕〔修真聊天群〕〔原来我是妖二代〕〔诡秘之主〕〔蓝梦冰封之心〕〔九星毒奶〕〔全球高武〕〔浪迹武侠世界的小〕〔仙武之无敌作弊器〕〔第一序列〕〔回到地球当神棍〕〔不努力的我,只能〕〔醉红妆之乱世妖女〕〔伏天氏〕〔重生神医娇妻: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