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我的野蛮老祖〕〔仙缘归途〕〔绝世盛宠:我本为〕〔青梅很强势:小狼〕〔娇女谋案〕〔抓紧我,我的腹黑〕〔弃妇成凰:皇后要〕〔猎户出山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宠上瘾 第248章 阔别六年,别来无恙
    “站住!再往前走一步,我开枪打死你!”司南脚下刚走出几步,身后一道冰冷的声音传了出来,秋月不知何时,重新捡起了被她扔在地上的那把手枪,直指着司南后脑勺。

    秋月手上戴着手铐,但是握枪的手却握得很紧,在看到人质女孩儿出现的时候,她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其实就是个替身,这个男人终究不是属于自己的,他的心里眼里都装着真正的洛霜,而不是她这个整容冒牌女。

    警惕的司家大小姐司北一进来就开始四处搜索,肯定很快就会发现它,就算司北不杀她,她也会被捕,南少有了真正的洛霜,根本就不会记得她。

    众人不由得一惊,似乎没料到司南背后还有一个敌人,而且还是和司南从同样的魔鬼雕像后面走出来。

    待看清楚敌人容貌之时,司北也不由得惊了一下,竟然是和霜儿长得一模一样的一个女孩儿,按照霜儿的简单描述,这个女孩儿已经代替了霜儿好几天了,她哥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这人是个冒牌货,看来,确实还是有些本事。

    “放下枪,我可以饶你一命。”司南面色阴沉的转过身来,眸光一片冰冷锐利,漆黑的眸底就如黑洞一般深不可测。

    秋月抬眸看着他,双手微微颤抖,眼睛里一片晶莹,刚刚明明已经下定了决心绝不再对他心软,但在听到他这样的话,看到这样的眼神,终究还是下不去手。

    “你杀了我吧!”手里的枪滑落下来,“哐当”一声掉在地上,一如她第一次用这把枪对准这个男人的时候,扔掉了手里的枪。

    四小魔王连忙带着人围了上来,警惕着这个女孩儿接下来的动作,但她只是愣愣的站在那里,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司南,似乎有无尽的话想要对他说。

    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几乎让所有人都愣住,就连司北,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形,他们的敌人,竟然自己主动扔了手里的枪,让对方杀了她。

    司北脑子里一时间闪过无数想法,她甚至觉得面前的女孩儿是不是已经知道她哥没有那么好杀,就算开枪也会被躲开,所以选择了投降。

    但当看到那张与霜儿几乎一模一样的脸,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哥,她才明白,这个整容的间谍,竟然爱上她哥了。

    那眼神里的情意,像她哥这样的糙汉子不一定能够看得懂,但司北却是一眼就明白了。

    “你走吧!”司南扔出一句话,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走到司北身旁,紧紧抱住了真正的洛霜,“霜儿,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再多的对不起,都无法弥补他的过错,他竟然和一个假的整容女相处了几天,完全没发现自己的女孩已经丢了。他真是愚蠢!愚蠢至极!

    “南哥哥,我没事,已经没事了。”洛霜终于松了一口气,也紧紧了抱住面前男人,眼睛里一片通红,是她太不小心,太不警惕了,所以才给了敌人可趁之机。

    在看到整容女的那一刻,就连她自己都以为那是自己,更何况南哥哥呢?

    她的戒指,她的信物都被他们拿走了,他们要迷惑南哥哥,南哥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怪只能怪敌人太阴险了。

    秋月忽然掩面大哭了起来,这个男人终究不是她的,一直都不是她的……但她人生中最温暖最充实的日子,却是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日子。

    “南哥哥,你们快走吧,还有半个小时,地下鬼屋就要爆炸了。”秋月泪流满面的冲着男人背影喊道。

    她背弃了组织,肯定怎么都是死,就算是南哥哥不杀她,组织上也不会放过她,她死了,就再也没有人可以冒充洛霜引诱南哥哥了。

    司北一听,面色一沉,对着自己属下说道:“走!把人带走!”

    其实,敌人的计划还算严密,不但安排了引诱和包围,而且安排了人质,并且还有人守在门外,还在鬼屋里埋下了炸弹,只是,他们没想到自己最大的棋子——这位整容女子,竟然会不要命的爱上她哥,这是他们最大的变数。

    当然,他们肯定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对手竟然会如此强大,以至于他们全军覆没,计划落空。

    然而,即便是司北,也没有想到敌人竟然还会留着一手,就在他们准备撤离的时候,一群黑压压的人从鬼屋大门和几个侧门涌入,团团将他们包围起来。

    司北眸光扫去,周围至少有一百号人,全都拿着步枪,呵!能在k国这样严禁枪支私下流通的国家携带如此多的枪支,还真得需要本事。

    司北不用想也知道,军区管理枪支弹药的后勤部,肯定又出了什么问题,要不然,敌人不可能拿着这么多的先进武器出现在这里。

    “司家大小姐,别来无恙啊!”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从敌人中传来,带着一丝轻笑,一声轻叹,就像是老朋友在打招呼,又向是在警惕着自己最为恐惧的敌人。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刚毅冷硬的面部线条在司北脑中一点点拼凑,组成一个熟人。

    秋月顿时面色一白,首领竟然亲自来了?这是真的首领吗?

    阔别六年,左矾再次见到面前的女子,心头还是忍不住惊艳,六年后的今天,司北身上气质更加沉稳,他们仅仅二十几人,被尽数包围,她依然眼睛也不眨一下。

    这就是司家大小姐,让他整整龟缩了六年,暗中筹谋了六年的司家大小姐,这个女人在他的心目中,比任何人都要更能担当他的敌人。

    他永远无法忘记六年前,在他沾沾自喜的以为楼兰组织转变成北斗联盟,就能成功的避k国调查和追究引起慕白受伤的渡山事件的时候,就是这个女人,带着人暗中潜y国,一夜之间将北斗联盟覆灭,将他所有的心血和梦想全部覆灭。

    他亲眼看到自己手下的人一个个死在自己眼前,却无能为力,司北是那样强势的,那样野蛮的冲入了北斗联盟大厦,就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大开杀戒。

    他在弟兄们的保护下,成功撤退,但大部分北斗联盟的成员,却死在了司北的手下。

    当时当政y国的还是皇叔商煌,明知道发生y国的这场灾难是司北的杰作,却不闻不问,装聋作哑,而真正支持他的商炀二王子,在那个时候却没有实权。

    如今,二王子有了实权,他也在二王子的支持下重新组建了势力,他回来找司北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报仇!

    “别来无恙!”司北淡淡一笑,开口说道。

    云淡风轻的四个字,让左矾微微一怔,如今的司北仍然无所畏惧,很好,在他成长的时候,他的敌人也在成长,这是很刺激的一件事情。

    左矾的眼里只有司北,就连南瓜盟的司南,他似乎也没放在眼里,他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这个让他日夜不得安眠的女人,嘴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左矾笑了两声,忽然转头看向一旁瑟瑟发抖的秋月,微笑着说道:“秋月,近来可好啊?”

    他千算万算没算到,自己的手下竟然出现了一个叛徒,没想到司家南少的魅力竟然如此之大,竟然连他手下调教了五年的人的魂儿都能勾去,呵呵呵……司家兄妹果然是一样的厉害。

    当初选秋月的时候,他犯了一个错,秋月没有父母亲人,是个孤儿,这也导致了她任务失败没有任何的顾忌,所以,她才敢如此胆大妄为的背叛他。

    “还……还好。”秋月舌尖打颤的说道。

    她现在浑身哆嗦得厉害,本以为这次行动只有牛老三带来的这么多人,没想到首领竟然会亲自带人前来,首领直接和司北碰面,这是破釜沉舟啊!

    今日要是抓不到司家大小姐和南哥哥,左矾首领便会死在这里,今日这场面,就是你死我活的场面,甚至于是,同归于尽。

    “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左矾笑意盈盈的朝着自己属下招了招手,秋月不由得浑身一震,下意识的抬眸看向司南。

    她对自己的下场已经明了,首领亲自发现她做了叛徒,一定不会放过她,还想最后多看南哥哥一眼,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了。

    南哥哥长得真好看,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能够拥有和他在一起的几天时间,她已经很满足了,以后……希望他能够和真正的霜儿小姐恩爱到白头,她会祝福他们。

    秋月脚下刚刚挪动了两步,就听一人在背后叫她:“霜儿,你去哪儿啊?来,过来,到北北姐这里来。”

    霜儿?司北是在叫她吗?秋月不由得回头,看向司北的时候,司北正在朝她招手,秋月停住脚步,顿时明白了司北的用意。

    司家大小姐司北竟然有意救她一命,秋月心里忽然涌出一股感动,没想到司家大小姐这样冷酷无情的人,竟然会开口救她这个身份卑微的替身。

    “谢谢。”秋月转头对着司北说了一句,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随即继续向前,走向对自己悉心教导的首领。

    左矾唇角露出一个大大的笑意,就在秋月停在他面前的时候,一个黑压压的洞口对准了秋月眉心,“砰”的一道枪响,秋月应声倒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司北面色一凝,幽冷的眸子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着锐利的锋芒,左矾漫不经心的将自己手中的枪收了起来,不咸不淡的说道:“这就是叛徒的下场!”

    司北静立着没说话,目光淡淡的打量着四周,刚刚秋月说过,这个地下鬼屋里埋着炸弹,再有半个小时就会爆炸,现在已经过了十分钟,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就会爆炸。

    那么,左矾作为秋月的首领,不会不知道这件事情吧?看他一副气定神闲,根本不急着解决问题的样子,难道是打算和他们同归于尽?

    司北眸光微眯,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这里出现这么多包围他们的人,但最重要的人物却只有左矾一个,他要是继续拖延下去,所有人就会葬身此处。

    “叛徒,是该杀!”在秋月死后,司北的态度瞬间发生了转变,仿若刚才想要救秋月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一样。

    “哦?没想到北北小姐竟和我的看法如此一致,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呢。”左矾故作惊讶,言笑晏晏的说道。

    从他的语言和动作,司北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左矾是怀着必死之心来的了。还有二十多分钟时间炸弹就要发生爆炸了,他竟然还有心思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是在拖延时间无疑。

    “左少倒是不慌不忙啊!如此气定神闲,是觉得我等必死无疑了?”司北一个锐利的眼神扫了过去,看得左矾眉头一跳,司北眼里一如既往的自信,完全不像是被困在这里束手无策的模样。

    左矾微微一笑,淡淡开口:“不急,不急,有什么好急的?我和北北小姐久别重逢,自然要好好的叙叙旧啊。”

    左矾觉得司北这话话里有话,莫非她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司北掩唇轻笑了一声,开口说道:“左少想叙旧自然没有问题,但是我就怕咱们叙着叙着,这地下鬼屋里的炸弹忽然就砰的一声爆炸了,到时候大家都尸骨无存,就不太好了。”

    话音刚落,地下鬼屋里顿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尤其是左矾那边的人,顿时面色就是一片惊恐,这地下鬼屋里埋着炸弹吗?他们怎么不知道啊?

    左矾面色一沉,这个该死的秋月,竟然连这样绝密的消息都说了出来,既然司北都已经知道这地下鬼屋埋着炸弹了,肯定不会坐以待毙,他要谨防司北逃走才是。

    他今天要将司北司南两兄妹全部炸死在这里,一个也不能少!他带了这么多人来,就是为了拦住司北司南,让他们兄妹俩无法逃脱出去。

    左矾整理了一下情绪,气定神闲的说道:“北北小姐如何得知这地下鬼屋里有炸弹的?这间地下鬼屋一直被我们占领着,怎么可能会有炸弹?北北小姐,我劝你还是别开玩笑了。”

    “没开玩笑啊,这些炸弹是我埋的,我自然清楚得很。”司北微微一笑,说出的话更是惊人无比,左矾属下们顿时一片惊骇,司家大小姐竟然在地下鬼屋里埋了炸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造物主的炼成之路〕〔原来我是妖二代〕〔诡秘之主〕〔蓝梦冰封之心〕〔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全球高武〕〔回到地球当神棍〕〔第一序列〕〔仙武之无敌作弊器〕〔浪迹武侠世界的小〕〔醉红妆之乱世妖女〕〔伏天氏〕〔不努力的我,只能〕〔首辅家的小娇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