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荡星尘〕〔隐退后我更红了〕〔顾先生待我如宝〕〔抗战之英雄血〕〔我不当冥帝〕〔楚雄的世界〕〔最强角色扮演〕〔大腿带带我〕〔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穿越的美颜手机〕〔从支教到巨星〕〔我就是能进球〕〔扛着AK闯大明〕〔都市绝品神医〕〔天空地下城〕〔我夺舍了魔皇〕〔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天才纨绔〕〔帝神通鉴〕〔惊鸿一刀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宠上瘾 第232章 失而复得的感觉
    这个缠绵激烈的吻一直持续了一路,直到慕家门口,司北看到一辆豪车再次被拦在了军事重地的大门外,进行着异常严格的检查,这才放开了慕白,神色狐疑的看了过去。

    丫的!这不是寒骆吗?刚刚麻厉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不是说寒骆在酒吧吗?怎么会出现在她家大门口?

    寒骆看起来和五年前有些变化,人长高了,也长帅了,身上气质更加成熟了,不过,在他转身看向司北的那一刻,司北还是毫不费力的认出了她。

    这张脸还是司北熟悉的脸,褪去了稚嫩和青涩之后,变得更加的具有男人魅力,看到现在的寒骆,真的很难想象五年前的他因为失恋而做出的那些幼稚的事情,说出的那些幼稚的话。

    想起曾经的事情,司北不由得低笑了一声,是啊,谁年少的时候不曾做过那些幼稚的事情呢?

    寒骆满脸阳光灿烂的走了过来,从车窗里看着司北说道:“北北,你在笑我么?”

    “未来科技的技术总监之位,虽然还给你留着,但是,你却要凭实力争取,我会亲自出题进行考核,你和卓曜学长分别进行作答,得分高者任技术总监,得分低者,任副总监。”司北一开口便提起了公事。

    司北当初承诺寒骆,未来科技的技术总监之位会一直给他留着,但是这么多年来,卓曜学长为未来科技做出了重大贡献,虽然说司北一直在给卓曜涨薪,但职位上却一直没有任何提升,如今寒骆回来,也是时候看看到底两人的技术到底谁更厉害了。

    寒骆顿时就不干了,嘟囔着嘴说道:“北北,人家这才刚回国,你竟然就大谈公事,这么多年来,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没有,我老婆心里怎么会有你呢?”慕白冷不丁的开口,吓得寒骆浑身一个寒战,汗,他刚才在车窗在没有看到慕少在上面啊,难道穆少是躺在车后座上面的,以至于他没有看到么?

    “大白哥,我心里可是一直记着你呢,对了,我还给你带了礼物,是你喜欢的r国军刀。”寒骆出去了几年,这张嘴变得更加的油嘴滑舌了。

    慕白顿时眉头大皱,r国军刀他都不知道有多少把了,这些家伙每次去r国都给他带上一把军刀,他现在已经多的用不完了。

    “走吧,回去再说。”司北看着寒骆说道,这丫的一走就是五年,虽然这五年时间也不是全然没有他的消息,但他却从来没有回来过一次。

    “不好意思,夫人,慕大,这辆车有问题,上面有信号接收器。”大龙一脸严肃的看着司北和慕白,这一次是真的检查出了这辆车有问题。

    司北一听,不由得挑眉看向寒骆,寒骆眉头微皱,刚刚检查人员就说他的汽车有问题,他还以为是检查错了,让他们再检查一遍,没想到真的有问题。

    “你这辆车哪里来的?”司北看着寒骆问道。

    寒骆看了司北一眼,开口说道:“这辆车是我女朋友的车,但是不应该有问题啊,这是一辆新车。”

    他女朋友比他先回国几天,这便是他女朋友回国之后购买的车,要是有问题,有极大的可能是他女朋友有问题,但是他不相信他女朋友有问题。

    “你女朋友是k国人,还是外籍人?”司北神色严肃的问道。

    现在是k国的敏感时期,司家主飞机遇难的消息刚刚传出不久,其他国家得到这个消息,自然会蠢蠢欲动,有些想要试探真假,或者有些已经做出了自己的猜测,想要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也不是不可能。

    寒骆轻叹了口气,如实说道:“是外籍人,y国人,但是我们已经在一起三年时间了,我相信她。”

    寒骆认识他女朋友的时候,他女朋友还只是个大三学生,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是慢慢积累起来的,他们在一起的每时每刻,每分米每秒,他都觉得是如此的真实。

    司北不想打击寒骆的积极性,但是不得不提醒道:“一个间谍可以潜伏十年时间,三年又算得了什么?”

    “北北,你怀疑我女朋友是间谍?”寒骆神色疑惑的看着司北,开口说道。

    寒骆面上浮现出一丝痛苦,是不是有些不敢置信,可以看得出来,他很在意自己的女朋友。

    司北看了寒骆一眼,神色严肃的开口:“我只是提出自己的疑问,她究竟是不是间谍,调查一下就知道了,而且不止是她,她身边的所有朋友都有嫌疑,当然,只是嫌疑。”

    一般来说,寒骆女朋友是间谍的嫌疑很大,因为这车是他女朋友买的,他女朋友做手脚的可能性比较大,当然也不排除寒骆是被人盯上了,有人利用他女朋友,从而在车上动了手脚。

    无论哪种可能,都只是司北的常规猜测,事实就是经过调查才能确定。

    司北抬眸看了寒骆一眼,开口说道:“还进去坐会儿吗?把你的车停在这里就可以,大龙,把这辆车上的信息接收器拆了。”

    “不了。”寒骆现在已经是坐立不安,他一回来就出了这么多事,先是被一个叫刺玫组织的非法组织莫名其妙的抓捕,虽然被麻厉救了出来,但他现在还有些惊魂未定。

    这会儿又发现了他女朋友车上装有信息收集器,他非得把这件事情查个一清二楚不可,不然他晚上都会睡不好觉,他不相信三年的时间,他身边跟着的竟然是一个女间谍。

    大龙三两下便拆除了寒骆车上的信息收集装置,寒骆伤心的开着车离开了慕家。

    “慕白哥哥,这天下的事情,真是无奇不有啊!”司北不由得感叹道。

    寒骆是个重情义的人,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可能有些难以接受,但司北却不得不说出这些残忍的话,相信经过五年的磨砺,寒骆的心理也会更加的强大。

    慕白摸了摸女孩的头,神色柔和的说道:“宝贝儿,别人的事情管不了那么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一个人要想改写自己的命运,只能靠自己,而不是别人。”

    “嗯,慕白哥哥说得对。”司北龇牙一笑,便不再去想寒骆的事情,她低头一看,罪恶的发现,面前男人的衣服,裤子,都已经皱成了一团。

    罗朗重新启动了汽车,很快便把车开进了山上的别墅,司北回头瞅了男人一眼,便下了车一口气往楼上跑去。

    慕白在她身后轻笑了一声,连忙追了上去,是谁一路上都在点火,现在想逃了?哪里有那么容易?

    慕白被小丫头撩拨得欲火焚身,浑身细胞都在热血沸腾,这丫头胆大包天,他自然要让这丫头好好的承受这后果。

    回到房间,房门竟然被司北从里面反锁了,司北也不知道自己是脑子发热,还是怎么的,竟然把慕白锁在了门外,然后便美滋滋的洗澡去了。

    “宝贝儿,快开门,让老公进去。”慕白在门外敲着门,神色一片无奈,这丫头居然还把他关在门外,她以前可是说不会把他关在门外的。

    “你今天晚上和儿子一起睡。”司北在浴室里听到慕白的声音,不由得大声回道。

    慕白不由得一愣,今天晚上是不让他进房间的意思了?

    “哦,那老公走了?”慕白在门口说道。

    司北在里面说道:“你走吧,今天晚上不一起睡。”她今天在车上把这个男人撩得有点厉害,按照以往的经验,要是放他进来,今天晚上一定是个漫长的夜晚。

    司北觉得她还是想好好的睡一觉,补补最近以来缺失的睡眠,司北现在有些困了,很快便淋浴完毕,舒舒服服的爬上了床。

    躺在宽大柔软的床上,司北忽然又觉得有些不习惯,没有了慕白哥哥在身边,就像是缺少了什么一般,看来,哪怕是睡觉,她还是希望能够看到这个男人在身边。

    “阿莱来电话了,阿莱来电话了。”司北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祁莱打过来的电话。

    司北眉头微微皱了皱,这个时候竟然有些不太想接,她目光看着手机,还在思考着到底要不要接,手上动作却已经比反应快了一步,直接按了拒接键。

    司北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电话已经拒接,心头忽然涌出一股烦躁,随手便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慕白哥哥说得对,她管的事情似乎太多了,她可以试着不管有些事情,她这会儿不想接阿莱的电话,便不接罢了,有什么好惆怅的?

    “爹地,你在做什么呀?”忽然刚刚扔了手机,楼下忽然传来儿子不可思议的声音,司北连忙跑到阳台上,往下一看,被她关在门外的男人竟然在爬楼,想要从窗户进来。

    司北一阵大汗,连忙从窗户向外喊道:“老公,你快下去,不许爬楼,我给你开门,你从房间门进来吧。”

    爬窗户太危险了,万一摔下去了怎么办?虽然以这个男人的身手来说,爬个二楼窗户完全没有问题,但司北还是担心。

    “我不,我就要爬窗户进去,谁让我老婆把我关在门外的,哼哼!”慕白以一种颇为傲娇的语气说道。

    “大白?你被媳妇儿关在门外了?”白以龙的声音从楼下传了上来,慕白刚刚爬了一半,听到自己干爹的声音,不由一阵无语,低头一看,何止他干爹啊,还有帝国元帅,他岳父岳母,都在楼下看着他。

    慕白惊得险些摔了下去,连忙稳住自己身体,岳父岳母大人竟然已经回来了,而且还听到他说的这话,看到他爬窗户,真是太囧了。

    司北在楼上看到自己爸妈,眼泪顿时就忍不住掉落下来,连忙打开房门往楼下跑去,一个身影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一把扑进了白以兰怀里。

    “爸,妈,你们回来了。”慕白爬楼爬到一半,见他宝贝儿已经下楼了,便也跳了下来。

    看到岳父岳母,慕白心情也是一阵激动,二老能够平平安安的回来,他便也放心了。

    “傻孩子,都是爸妈不好,让你们担心了。”白以兰抱着自己女儿,眼里满满都是歉意。

    白以兰感受到女儿身体都在颤抖,不由得一阵心疼,司辰抱住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揽着两人肩膀说道:“好了好了,都不许煽情了,宝贝女儿,爸爸和妈咪都回来了,你也不许伤心了。”

    司北顿时破涕为笑,连连点头,又给了自己父亲一个大大的熊抱。

    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她更加深刻的明白,要好好的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亲情,多抽空陪陪自己的父母,否则,等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后悔莫及。

    “兰儿。”趁着司北抱住自己父亲,一个人影冲过去紧紧抱住了白以兰,白以兰微微一愣,看到是祁景桓,推了推他,祁景桓力气大得惊人,就像是用尽了全部力气来拥抱一个人。

    “好了,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白以兰安慰着说道。

    她知道这次他们的事情肯定给祁景桓带来了很大的痛苦,司家和祁家早已融为一体,在军界和政界始终保持着一致意见,司家出事后,祁家的压力便会大很多。

    但白以兰没想到的是,面前这个男人根本没想什么司家,什么祁家,他只希望她能够好好的,能够幸福的生活在这个世上,他只要看到她幸福快乐,就足够了。

    “兰儿,以后不许再出事了,我不允许你再有任何事情。”祁景桓眼睛都红了,就像是心头所有压抑的情绪在瞬间释放了出来,时隔二十多年,他抱着自己心爱的女子任性得像个孩子一般说出这样的话。

    “好了,我答应你,你先放开我,我快喘不过气来了。”白以兰有些无奈的开口,她家薄荷先生的脸色已经越来越可怕了。

    白以兰推不开祁景桓,只能在他后肩处给了他一拳,祁景桓肩上吃痛,这才放开了白以兰,目光却黏在她身上一动不动,眼里的情意再也没有以往的掩饰和隐忍,瞬间释放了出来。

    司辰终于醋意大发,语气警告的看着面前男人说道:“祁景桓,你找死是不是?你再这么看着兰儿,我挖了你眼珠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军门小娇妻:慕阎〕〔从天帝开始〕〔蓝梦冰封之心〕〔浪迹武侠世界的小〕〔神豪帝国聊天群〕〔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不努力的我,只能〕〔伏天氏〕〔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它自时光来〕〔报告爹地:妈咪要〕〔重生神医娇妻:老〕〔九星毒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