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艳总裁的超级狂〕〔诸天神帝〕〔误入商途:佳偶天〕〔黄小仙的狐朋狗友〕〔来自娱乐圈的泥石〕〔小城女律师〕〔万法仙杖〕〔重生1980之强国崛〕〔重生盛宠:总裁的〕〔九零奋斗甜军嫂〕〔我为国家修文物〕〔鉴宝大玩家〕〔都市最强仙尊〕〔帝国吃相〕〔漫威里的德鲁伊〕〔泼辣小厨娘〕〔清晨与吻,梦醒与〕〔异能精气〕〔狂探〕〔快穿:本宫又活了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宠上瘾 第223章 迟来的电话
    兄妹俩陷入了一阵沉默,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父母的离去对他们来说更是致命的打击,虽然他和慕白编造了一个谎言来瞒着小丫头,但她并不一定会相信,小丫头有自己的实力,她也会自己亲自去查。

    但是兄妹俩谁也没想到,正在此时,从楼梯上跑下来的慕炀,手里拿着一个手机,欢呼雀跃的喊道:“外公,妈咪,外公打电话回来了。”

    司北和司南蓦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眼里皆是不敢自信,慕白跟在自己儿子身后,眼里是一阵柔和的笑意,司南神色狐疑的看着慕白,难道是这个男人为了增加他们谎言的可信度,所以派人伪装他父母吗?

    “宝贝儿,快接电话呀,爸妈打过来的电话。”见司北愣在那里,慕白不由得提醒道。

    “外公,外公,我把手机拿给妈咪了。”慕炀手里拿着的手机,是他舅舅给他新买的那个,手机号码也是全新的,他之前给司辰打过一次电话,司辰便把他外孙的号码存下来了。

    司北颤抖着手从自己儿子手中接过电话,放在耳边,电话那边的男人声音柔和,也带着一丝抱歉:“女儿,是老爸,让你担心了,我和你妈都好着,不要担心我们。”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熟悉而慈祥的声音,司北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忍住眼泪看向身边的司南:“哥,哥,你快过来听听,电话里是爸爸的声音,不会是装了什么变音器吧?”

    司北觉得电话里很像爸爸的声音,特别像特别像,但是她现在已经怕了,她有些不敢相信,她怕这一切都是不存在的。

    司辰听到自己女儿的话,不由得一阵心疼:“宝贝女儿,不要着急,老爸给你切视频。”

    话落,司北这边的语音已经显示切换为视频,司北点击了同意按键,视频里两张熟悉的容颜出现在面前,司北顿时忍不住泪如雨下,这通电话是真的,爸妈都安然无恙。

    慕白连忙走了过来,从桌上抽出几张纸巾,动作温柔的替司北擦着眼泪。

    司南也忍不住眼眶红了,爸妈都还在,真是太好了。

    司辰满脸歉意的看着几个孩子说道:“都是爸妈不好,让你们兄妹俩和大白都担心了。”

    虽然他已经尽可能在跳机之后的第一时间联系女儿,但还是已经过了一天的时间,为了不引起敌人的注意,他们也没敢立刻就开通通讯设备。

    但司辰没想到他们遇难的事情会迅速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以至于传播得如此迅速,给兄妹俩还有家人们都带来了不小的伤害。

    主要是这次遇到的敌人太狡猾,他们只有用跳机这样的手段,才能摆脱敌人的追踪,但是他们也没有预料到敌人竟然会真的袭击他们的飞机,如果不是行程中有个隐蔽的中途跳机计划,他和兰儿就真的身葬白密大峡谷了。

    但飞机上的十一人,却是真的牺牲了,其中包括两个他们的替身,以及q龙和大河的替身,司辰已经有近五年的时间没有发生过替身身亡的事件,没想到在五年之后,重新发生了这种事情。

    “爸,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司南看着自己父亲问道。

    司辰微叹了口气,耐心的解释道:“简单来说,就是我和你妈察觉到最近有人在调查我们的行程,我们也不是十分的确定,为了保险起见,验证心中猜想是否正确,便安排了一趟行程,没想到这份行程竟然泄露了部分,我们出行的飞机在半路遭遇导弹袭击,发生了爆炸,但因为泄露的行程当中没有中途跳机这个隐形项的计划,敌人并不知道我们会中途跳机,我和你妈才能得以平安无事。”

    司辰的叙述听得司北心惊肉跳,没想到敌人对她爸妈盯得这样紧,司北默了一下,开口说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敌人还以为你们已经随着飞机的爆炸遇难,我认为你们先找个地方隐藏起来,先不要暴露自己,爸,你看行吗?”

    既然这个消息已经传到了敌人耳中,不如让他们暂时先误会一下,让他们先暗自得意一番,到时候等他们知道真相,便会受到加倍的打击,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对敌人有任何的仁慈之心。

    “嗯,爸妈也是这么想的,就按照你说的办。”敌暗我明,这是最不好办的事情,但是如果敌人在暗处我也暗处,事情就要好办多了。司辰默了一下,继续对着自己女儿说道:“我们还活着的消息,请你转告给你景桓叔叔,还有你舅舅,其他人先不要告知,至于你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边,我会妥善处理。”

    “嗯,爸妈,我知道了。”想到祁景桓,司北眼前浮现出那一头银色的白发,又是忍不住一阵心酸,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脸上极力挤出一个笑容,“爸妈,你们一定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我们家不能没有您们。”

    看到小丫头强忍住悲伤的表情,司辰心里一阵不是滋味,神色柔和慈爱的说道:“傻丫头,爸妈在这方面都有丰富的经验,你不要太担心了,我们不会有事的。”

    挂掉电话之后,司北整个人脸色都在发烫,她哭了两下,又大笑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掉落。

    “宝贝儿,别再伤心了,爸妈不是没事吗?让他们看到你这副模样,该心疼了。”慕白安慰着自己的女孩,眼里目光满满都是心疼和宠溺,这丫头这几天担惊受怕了。

    “慕白哥哥,我这是高兴的。”司北胡乱抹了一把眼泪,便整个人窜进了慕白怀里。

    慕白不由得一阵好笑,他宝贝儿现在的模样,和小家伙在面前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慕炀刚刚把手机拿下楼之后,就回房间玩去了,司北便是见到自己儿子不在现场,才敢这样纵情的释放自己情绪。

    司南则是一脸狐疑的看着慕白,想到他们两人之间约定的那个谎言,他都要觉得那根本不是慕白想出来的谎言,而是他事先就知道爸妈的计划。

    按照老爸所说的情况,简直和慕白当时编出的谎言一模一样,中途跳机,替身……慕白真的不是事先知道事情的真相吗?

    “怎么这么看着我?”慕白偏头看了一眼司南,神色颇有些无奈,他知道司南在想些什么,但他却没有想好该怎么解释,他会说这世上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巧合吗?

    司南也没说什么,直接朝着慕白比了一个点赞的大拇指,佩服,他对这个妹夫是真的挺佩服。

    “你们俩在打什么哑谜呢?”司北觉得两人之间的互动有问题,她哥为什么冲着慕白哥哥点赞?等等……司北想到了一件事情。

    昨天是慕白哥哥和她哥一起去确认的飞机爆炸现场,他们回来之后,便说爸妈是中途跳机了,至于飞机爆炸现场所发现的遗体,是替身。

    司北当时便觉得这两人是在安慰她,毕竟她自己也为了安慰景桓叔叔,编出了不相信爸妈已经身亡的消息的谎言,没想到今天爸妈打电话回来,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慕白哥哥,老实交代,你事先是知道什么吗?”司北嘟囔着嘴看向男人,神色一片狐疑。

    慕白一阵无奈,神色柔和的说道:“我昨天所说,都是真的啊。”慕白似乎没有打算揭穿自己昨天说的话是个谎言,司南不由得挑眉,他这妹夫还打算一直编下去了?

    司北也挑了挑眉,她没有忘记昨天这两人是一起说出的这件事情,但是两人今天的表现却是截然不同,她哥在接到老爸视频电话的时候,顿时就原形毕露,明显是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那我哥的反应是怎么回事儿?”司北撇了撇嘴,看着司南问道。

    慕白微微一笑,开起了玩笑:“你哥态度不够坚定,他不相信自己的判断。”

    “慕白,你……”听他这么一说,司南还真有些搞不清楚他的想法了,也许他当时是真的觉得爸妈可能还有生还的余地,所以才那样坚定的想要让他一起圆这个谎。

    “慕白哥哥,你是怎么判断的?”司北好奇的盯着面前男人问道。

    慕白见他宝贝儿如此好奇,便也极具耐心的说道:“我其实也不是百分之百的确定,大概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吧,首先一点是,我相信岳父大人的能力,无论国际国内,岳父大人身为司家主,身边的危险从来就没有少过,以前这种暗杀,袭击飞机的事情难道就没有过吗?有,有的是,但是岳父大人都能安然无恙的脱身,不是么?岳父大人这种经验相当丰富,早已经知道该怎样防范,这一次,既然飞机都已经发生了爆炸,说明行程消息发生了泄漏,岳父大人的行踪一向隐蔽,行程泄露就算他不知道,但肯定也会产生怀疑,那就要有所防范。”

    “这也算理由?谁都有防范不过来的时候啊?”司南提出自己的质疑,他爸也不是神,不可能任何事情都想得无比的周到。

    对于司南提出的问题,慕白不置可否,所以,他也说自己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并不敢肯定。

    “在我们这个年纪,或许会有一些疏忽,但是到了爸妈那种身份地位,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总要更敏锐一些,要不然周身那么多危险,他们也很难平安无事一直到现在。”慕白认为,姜还是老得辣,越老的姜越辣。

    “还有一点就是,中途跳机,安排替身,都是爸妈这种身份的人出行过程中非常正常的一种手段,既然在所有人的遗体中只发现了一对,那就有可能是替身的,如果是发现了两对,那才可以非常的肯定。”慕白很有耐心的解释道。

    司北眨了眨眼睛,抬眸看着男人继续问道:“慕白哥哥,那又是什么?让你失去了那百分之五十的推断呢?”

    慕白都说得有些口干了,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继续说道:“那是因为,甜叔告诉我元帅的人在你母亲,也就是已经那个女替身的遗体上,发现了一条没有宝石项链,并且元帅可以确认那就是你母亲的东西。但同时,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岳母为什么会没有戴婚戒呢?有可能是忘掉了,有可能是刻意不带,当然,也有可能这人根本就不是岳母。”

    听到男人的解释,司北觉得慕白哥哥的想象力和推断力还是挺厉害的,想起自己还没有给景桓叔叔打电话说这件事情,司北又用她儿子的手机给祁景桓打了个电话。

    祁景桓还以为是慕炀小家伙,连忙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声音带笑的接起了电话:“炀炀,是想祁爷爷了吗?”

    电话里的声音听得司北一阵心酸,景桓叔叔明明自己已经承受不住悲痛快要崩溃,在孩子面前却还是丁点都没表现出来。

    “是我,景桓叔叔。”司北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那边的人微微一愣,随即继续开口说道:“小北,是你啊,我还以为是炀炀小家伙想我了呢,是有什么事吗?”

    小丫头才刚刚从他这里离开不久,难道是调查有了什么新的进展?

    “景桓叔叔,我爸妈现在都好好的,我刚刚和他们进行了视频通话,我爸让我转告你一声,让你不要担心,我还截了一个视频截图,一会儿发给你。”司北一口气将所有的话说完了。

    电话那边的人顿时愣住,愣了老半天,才欣喜若狂的开口:“小北,你说真的?”

    “嗯,是真的。”司北一边打着电话,已经一边把截图发了过去,时间显示可以证明是最新的。

    祁景桓手机上弹出一条消息提示,他打开一看,果然看到了一张司辰和白以兰的截屏,不由得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们还好,还没有离开他,没有什么事情是比这件事更让人开心和幸福的了。

    祁景桓挂了电话,面上露出一丝久违的真心的微笑,他该去染发了,要不然被司辰和兰儿看到他这副模样就不好了。

    帝国元帅刚准备出门,他的属下再次来报:“元帅,夫人还等在门口,您看?”

    “让她回去吧,告诉她我忙完之后自会回去。”祁景桓犹豫了一下,算了,他还是自己在家里染发吧,这样要保密一点,万一出去,难免被人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蓝梦冰封之心〕〔从天帝开始〕〔家有庶夫套路深〕〔不努力的我,只能〕〔诡秘之主〕〔神豪帝国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九星毒奶〕〔修真聊天群〕〔人生交换游戏〕〔伏天氏〕〔第一序列〕〔我怎么就火了呢〕〔[快穿]我有一点可〕〔浪迹武侠世界的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