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夺取灵根〕〔超级锋暴〕〔水浒第一大官人〕〔我是异界登录器〕〔九天〕〔我老婆是花木兰〕〔每秒都在升级〕〔封神秘史之我不是〕〔权倾南北〕〔漫威里的lol系统〕〔全球财富〕〔寒门状元〕〔我的克苏鲁游戏〕〔大唐第一闲王〕〔穿个时空修个仙〕〔诸天普渡〕〔洪荒历〕〔金鳞〕〔长在春风里〕〔八零娇女有空间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宠上瘾 第219章 飞机爆炸
    司北给了银鱼两天的调查时间,并且把多点乌鹏和四小魔王全部派为归他调遣,司北也给卓曜打了电话,让未来科技那边配合追踪调查。

    第二日上午,司北去医院看祁莱,一进门就看到祁莱在哭,元帅夫人陪在旁边照顾,支路也穿着病服坐在旁边,祁莱抬眸看了司北一眼,神色很复杂。

    司北不由得一愣,随即走了进来,支路看到司北,笑着打招呼:“北北,你来了。”

    司北走了进去,看着两人问道:“嗯,你们俩都没事吧?”

    “我没事了,医生说,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好。”支路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话落,她抬眸看了祁莱一眼,给司北递了个眼色,祁莱今天早上接到了一个电话,自那以后,精神更加不好了。

    司北刚要开口,祁莱眼睛一片通红,情绪失控的说道:“怎么没事?我肚子里孩子没有了,怎么没事?”

    司北顿时一愣,抬眸看了祁莱一眼,她刚刚失去孩子,她的心情司北可以理解,但是情绪太过悲伤,对她身体恢复没有任何好处,而且她身体本来就弱,一直这样悲伤过度,会造成很大的损伤。

    “阿莱,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不要太过忧伤。”司北开口安慰道。

    “孩子又不是你的,你当然不心痛?”祁莱忽然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病房里顿时陷入了一阵冷凝的气氛,司北周身气压乍然一低,神色微冷:“你这话何意?”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都很痛心,敌人只在她和支路的奶茶里下毒,分明别有用心,就算是祁莱失去了孩子情绪低落,但是她失去理智了吗?

    元帅夫人连忙走了过来,轻声劝道:“北北,阿莱最近情绪不太好,你这几天先别来医院了。”

    司北微微一愣,让她别来医院了?

    祁莱抱着脑袋,痛苦不已的说道:“你走!你走!我再也不要看到你,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的孩子也不会没有。我没有你那么厉害,那么神通广大,那么武艺高强,但是我也怕了,不想招惹你了。”

    司北的心突然一片拔凉拔凉的,没想到曾经相互理解,相互交心的姐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就因为她没有中毒,所以,这件事情就是她的错吗?是她害了祁莱的孩子吗?

    “阿莱,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支路有些看不下去了,这些话对北北来说,简直就是刀子啊。

    司北深呼了一口气,神色淡淡的说道:“我先走了,等你冷静下来再过来看你。”

    祁莱现在情绪太过激动,大概别人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一个人一旦钻入牛角尖里,是很难从里面出来的,还是需要自己冷静一下,否则情绪会越来越激动。

    “你不用来了,没有你,我会或得更好。”祁莱看着司北后背,语气冰冷的说道。

    元帅夫人和支路都是一愣,听祁莱这话的意思,是要和北北断绝关系吗?

    “等你冷静下来再说吧。”司北没法跟一个不理智的人说话。

    祁莱面如死灰,声音冷然的说道:“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做的吗?君玫做的。她今天早上给我打电话,说是因为我没有去酒店看她,反而让卓曜学长过去,看到了她被欺凌之后的惨样,她还猜测是你不让我去的,她说如果我要是去了,她就不会报复我了,我的孩子也不会没有,她还说,是你把她从未来科技开除了,让她颜面全无,她警告我,我要是再继续和你在一起,她还会做出更多不理智的事情来。”

    “那你以后,少联系我。”司北扔下一句话,走出了病房。

    支路连忙追了出去,拉着司北的手说道:“北北,阿莱大概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心里害怕了,你不要和她一般计较,我会劝她的,等她冷静下来,她会想明白的。”

    “你自己注意身体,有我哥保护你,我可以放心。”司北面上神色不变,开口说道。

    “北北,其实我知道,这些年来你一直在暗中派人保护阿莱,要不是你,阿莱可能早就出别的事了……我知道,她这么说你心里一定很难受,北北,我理解你,我懂你。”支路有些心疼的看着司北,安慰道。

    四年前,在她出国之前,因为严家在军中查出不少叛徒而出事,依附严家生存的欧家也出事了。

    欧雪欧贝多次想要利用祁莱拯救自己的家族,最后甚至差点绑架祁莱,是北北的属下成功摆平了此事。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总之她知道,北北一直在暗中保护着阿莱,至于这次的事情,真的是个意外,他们三人一起聚会,谁也没想到奶茶里会有问题。

    “我先走了。”司北微微一笑,头也不回的往医院外走去。

    医院门口的车上,慕白摘下耳机,面色一片阴沉,刚刚他宝贝儿和祁莱在病房里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慕白一个电话拨了出去,是打给罗朗的,他在电话里语气冰冷严肃的说道:“把这十年来,祁莱身边发生的事情,以及她是如何化险为夷的,给我从资料库里调出来,整理成册打印好,邮寄给祁莱。”

    女人可以天真,但是不可无脑,身为帝国元帅的女儿,祁莱当真以为自己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她以为这一切危险都是他宝贝儿给她带去的?

    呵!要不是他宝贝儿,这个女人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说句难听的,像祁莱这种没有武力值,又没有智商,如今连正确判断力都完全失去了的人,能够活到现在,她身边的人可真是不容易。

    司北面无表情的上了车,情绪倒是没有什么不好,只是当即给卓曜打了一个电话:“学长,君玫今天早上可有通话记录?查一查。”

    “小师妹,应该没有通话记录,她天还没亮就在我这儿了,连手机都摔了,今天早上一直缠在我这儿呢,是出什么事了吗?”卓曜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今天好好的周末毁了大半天,他真没想到君玫会找到他住的地方了,而且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

    “没什么事,就是随便一问,那你好好处理自己的私事吧。”对于卓曜的遭遇,司北也是一阵无奈,虽然她已经把君玫从未来科技赶出去了,但是依然无法阻挡君玫私底下去找卓曜,这些事情,她就管不着了。

    挂了电话,司北神色严肃起来,在医院里听到祁莱说是君玫给她打了电话司北就是一阵疑惑,只是没有说出来。

    实际上,在出事的那一刻,司北首先就怀疑到了君玫头上,暗暗猜测着是不是她因为祁莱没有去酒店看她的事情而记恨在心。

    但是经过调查,她的人没有发现君玫行踪有任何诡异的地方,通话记录也没有任何异样,甚至和那家甜品店没有任何牵扯。

    因此,司北便打消了对君玫的怀疑,再加上后来支路也中毒了,司北就更加觉得是君玫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她对支路是没有仇恨的,今日证明,这个猜测也是对的。

    君玫一早上都在缠着卓曜学长,并没有时间给祁莱打电话,那只能说明,是别有用心之人冒充的,至于幕后指使,可能隐藏极深。

    司北遇到了有史以来最为棘手的事情,很显然,对手是有备而来,而且,是个很强悍的敌人。

    司北正想事情想得出神,一个炽热的吻突然落到了唇上,她整个人被身旁男人捞进了怀里,猛烈的亲吻着。

    司北一个猛的翻身,反客为主,将慕白压到了身下,扣住他的双手,凶猛的亲吻祁莱,她的吻就像是飓风,强势袭击而来,带着许久不曾有过的霸道,占据了慕白的身心。

    耳边响起一阵低喘声,汽车内的温度逐渐上升,两人都像着了火一般,急需要释放自己的火热,狂热的拥吻在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停了下来,慕白抬眸看着趴在他身上女孩,微笑着说道:“宝贝儿,我就喜欢你这么凶猛的样子。”

    他看向女孩的眼神里,满满都是心疼和宠溺,他知道他宝贝儿最近陷入了困扰,虽然这件事情银鱼在查,但他也暗中派出了人手全力彻查此事,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慕白哥哥,我也喜欢你这样温柔宠着我的样子。”司北微微一笑,轻轻在男人脸上小啄了一口。

    他刚才都没怎么用力反抗,反而是任由她胡闹着,司北心里一片温暖,无论发生什么,无论外面天翻地覆,只要有他在,她就觉得够了。

    她的慕白哥哥,在任何时候都是她温暖的港湾,只要她一回头,就可以看到他,可以紧紧的抱在怀里。

    “傻瓜,你别忘了,一切都有慕白哥哥在,只要你累了,就把一切事情交给慕白哥哥来处理。”

    男人的话温柔如风,就像是大海一般包容宽厚,司北紧紧抱了男人一下,刚要开口说话,手机铃声响了。

    手机调在了震动上,司北拿起手机一看,不禁有些诧异,是甜菜头叔叔,她妈咪身边最为信任的一个司家元老,四小魔王中老四甜蜜饯的父亲。

    甜菜头叔叔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是她妈咪去家里看炀炀了么?

    “小北,家主和夫人出事了。”电话里甜菜头的声线都在颤抖,语气之中有种从未有过的恐慌。

    司北听到这话,心下一沉,开口问道:“出了什么事?”

    甜菜头声音哽咽,情绪终于控制不住,崩溃起来:“家主和夫人今日有趟秘密出行,军机在半路上发生了爆炸,家主和夫人……”

    司北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炸响,手机从手里掉了下来,司北顿时浑身一阵颤抖,连忙去找手机,却没有找到。

    慕白从座位下拿起手机,放到耳边接听,神色严肃的问道:“我是慕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慕少,家主和夫人出事了,电话里一时说不清楚,你们回来一趟吧。”甜菜头悲痛不已的说道。

    慕白挂了电话,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连忙开着车赶往司家。

    与此同时,司南也得到家里的电话,火速赶回司家,他父母亲怎么会出事呢,他不相信二老会出事,他父亲一向很少出门,每次出门消息都是极为机密,这一次怎么会出事呢?难道真的是飞机意外爆炸吗?

    司南一路开着飞车回到家里,甜菜头和一队司家保镖神色悲痛的站在门口,司北和慕白随后赶到。

    司北冲过去抓住甜菜头衣服,浑身颤抖着,情绪激动的问道:“甜菜头叔叔,我爸妈到底在哪里?人在哪里?”

    甜菜头神色一片悲伤,泣不成声,这一次是q龙和大河一起跟着家主和夫人出行,他留守在家里,但他一个小时得到消息,家主和夫人出行的飞机发生了爆炸,坠毁。

    他已经派出了搜查队前往出事地点,根据搜查队传来的消息,飞机只剩下一片残骸,现场情况惨不忍睹,已经找到了多具尸体,甜菜头觉得凶多吉少。

    甜菜头抹了一把眼泪,强忍住悲伤说道:“在去往s岛的途中,经过白密大峡谷的时候,我先通知你们兄妹俩一声,我亲自过去查看那边的情况。”

    甜菜头有些难以接受这个消息,这次出行为了不泄露消息,家主和夫人连少爷小姐都没有通知,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北心下一沉,白密大峡谷是在k国境内,环境异常的凶险,她父母的飞机恰好在这里爆炸坠落,到底是人为,还是意外?

    手机的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是一个记者,来向她确认她父母是否出事的,司北身上气息骤然一冷,当即挂了电话。

    司北打开手机浏览器一看,新闻头条:司家主携妻出游,军机发生爆炸,无一人生还!

    呵!这件事情才刚刚发生,就已经有人进行报告,还真是有备而来,司北眼睛一片通红,眼里的泪水强忍了下去。爸妈已经出事了,她不能再倒下,她就是倾尽一切,也要忍痛查出这个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蓝梦冰封之心〕〔从天帝开始〕〔军门小娇妻:慕阎〕〔神豪帝国聊天群〕〔浪迹武侠世界的小〕〔不努力的我,只能〕〔穿成作精后我怼天〕〔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偏爱,一如往昔〕〔婚途有坑:撞倒总〕〔双面总裁宠妻如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