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我的野蛮老祖〕〔仙缘归途〕〔绝世盛宠:我本为〕〔青梅很强势:小狼〕〔娇女谋案〕〔抓紧我,我的腹黑〕〔弃妇成凰:皇后要〕〔猎户出山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宠上瘾 第209章 霸道总裁范
    慕白神色奇怪的盯着柏桥背影,他怎么觉得柏桥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呢?他也没怎么着啊?不就是问问他是不是饿了,给他煮碗面么?这又不是什么难的事情?

    慕白回过神来,发现他家宝贝儿看他的眼神不对,不由得一阵奇怪,这是怎么了?

    司北一边吃着面,一边抬眸瞅着慕白,却一直没说话,看得慕白心头一阵发慌:“宝贝儿,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司北慢条斯理的吃了一口面,抬眸看着男人光光生生、洁白无瑕,什么东西也没有的脸,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神秘兮兮的说道:“嗯,有。”

    慕白不由得挑眉,这丫头笑得跟只小狐狸一样,肯定是在逗他。

    “哦,大概是在厨房里不小心抹上的,宝贝儿,你帮老公擦一擦。”慕白说罢,轻轻抓住司北放在桌子上的一只小手,直接往自己脸上伸去,随后,像模像样的左碰碰,右碰碰,“是这边呢,还是这边呢。”

    司北看着男人抓住自己的手在他脸上摸来摸去,差点没绷住,直接想捏他脸蛋,这是一只老狐狸。

    “还是嘴唇上呢?”慕白抓着司北的手放在自己嘴唇上,轻轻吻了吻她指尖,顺便轻咬了一口。

    司北身上顿时窜出一股酥麻感,被面前男人撩得不要不要的,难得慕白哥哥玩心大起,她就陪他好好的玩一玩。

    司北反手握住男人的手,将他的手压住,不让他乱动,微微一笑:“不对,不对,不在唇上,也不在脸上……慕白哥哥,你过来点哦,你过来点我就告诉你在哪里。”

    慕白也很配合,说过来就过来,还把自己的脸凑得老近,紧接着,司北又笑意盈盈的说道:“慕白哥哥,你闭上眼睛我就告诉你。”

    慕白顿时露出一个极为满足的表情,乖乖闭上了眼睛,又是凑过脸来,又是闭上眼睛的,他宝贝儿肯定是要亲他。

    司北慢慢的,一点一点靠近面前男人,黑眸看着他精致好看的五官,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脸上,慕白即使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他宝贝儿要亲他了。

    “哎呀,是我看错了。”司北忽然在慕白脑门儿上弹了一下,随即放开他,然后一本正经的开始吃面。

    慕白:“……”这丫头居然弹他脑门儿,看他不收拾她。

    慕白刚要动手惩罚司北,楼梯上传来一道怪异的声音:“你俩在玩什么?”

    司南神色狐疑的盯着两人,吃个饭也能吃得这么欢乐?

    司北、慕白:“……”这丫的怎么到处都有他?大晚上的不是说睡了吗?怎么又起来了?

    自从司南回过头,司北就发现她家多了一只游魂,总是半夜三更的到处走来走去,汗……

    “哥,你是不是有梦游症啊?”司北盯着从楼梯上走过来人,一边继续吃面,一边问道。

    司南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轻叹了口气,满脸生无可恋的说道:“我有被遗弃症。”

    “嗯?谁遗弃你?霜儿么?”司北无语的撇了撇嘴,被霜儿遗弃的是柏医生好么?霜儿态度都那么明显了,就差对全世界高声宣布她喜欢司南了,这丫的还想怎么样?

    司南瞅了慕白一眼,轻叹着说道:“炀炀小家伙最近都不和我亲热了,看我的表情也没有了之前的崇拜,你说这不是被遗弃是什么?”

    司北嘴角抽了抽,就这样?被遗弃?她哥这脑袋怕是有包。

    “所以呢?”慕白挑眉盯着面前男人,这丫的看他是什么意思?

    司南歪着脑袋想了想,对着慕白说道:“所以,妹夫,我觉得,我们俩之间需要来场正式的比武,项目不多,也就拳术和射击两项就够了。”

    司北差点没忍住一口面喷了出来,这摆明了就是找事,小家伙最近在练的就是打拳和射击,然后她哥就要找慕白哥哥比试这两项,这目的显而易见,就是想比武赢了慕白哥哥,让小家伙崇拜的眼神从慕白哥哥身上重新转移到他身上。

    丫的!幼不幼稚啊?!

    “随时奉陪。”慕白语气淡淡的说道。

    他们也好些时间没有切磋了,适当的打一架有助于交流和相互了解,而且,他也想看看司南现在的真正实力。

    司北面色顿时一沉,一口气吃完碗里的面,笑意盈盈的对着面前两个男人说道:“你俩慢慢打哦,不过我要告诉你俩,我和炀炀是绝对不会观战的,就算你俩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天昏地暗的,我都不会带炀炀去看的哦。嗯,就这样,要打现在就可以去了,我看外面月亮挺圆的,月光不错,正适合比试,披星戴月的,威武霸气得很,快去吧。”

    司北说完,微微一笑,转身,上楼,回房休息。

    “我也先回去睡了,要比的话,不用着急,等你伤好了也不迟,毕竟你和柏桥刚刚比过。”慕白看着他宝贝儿离开,连忙从沙发上起身,也要准备回去休息了。

    “小伤,没事儿,就明天早上吧,九点。”司南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小家伙不去现场看,他自有办法让小家伙看,录个视频就挺好的。

    “行。”慕白回了一句,便回房了。

    第二天早上,司北一大早日常训练完,吃了饭就开车去了公司,她一去就下发了一封文件,直接开除了君玫。

    君玫先是收到了公司的解聘邮件,随即便有秘书去通知她,让她准备滚蛋,连交接都不必做了,因为这些年她做的工作也不是很重要,而且背后也是有人专门检查的,就算是她直接走掉,也没有任何关系。

    “咚咚咚!”君玫怒气冲冲的敲响了司北办公室。

    秘书在门口拦着,生怕君玫惹怒了办公室里的人,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君玫,这是公司的决定,你找司总也没有用,你还是赶紧收拾东西走吧。”

    君玫“啪啪”把文件夹敲在办公室门上,满脸怒气腾腾的说道:“狗屁公司的决定?不就是司北一个人的决定吗?说我工作做得不好?到底哪里做得不好?”

    君玫在司北办公室门口大吼,很快就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虽然大家不敢明目张胆的跑过来看,但也都竖着耳朵在听。

    秘书一脸无奈的说道:“你哪里做得不好不是在邮件里面写了吗?你自己回去看就行了,何必在这里大吵大闹丢了颜面?”

    这个女人在这里大吵大闹,惹恼了司总,她是要扣奖金的好吗?

    “我又没做错事?怕丢什么面子?”君玫理直气壮的站在司北办公室门口说道。

    呵,司北不就是看她要和卓曜学长在一起了,不乐意吗?就准她自己嫁给慕少,不准别人嫁给卓曜学长吗?真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做什么?”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司北神色淡淡的走了出来。

    司北依然是一身白色衬衣,一条浅蓝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细跟高跟鞋,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气场极为强大,浑身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她眸光淡淡扫过君玫,只轻轻一眼,看得君玫心底一阵发慌。

    君玫极力平静自己的情绪,收起刚刚张牙舞爪的姿态,语气柔软的说道:“北北,我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我们关系也还算不错吧?至少我们都是阿莱的朋友,你这么无缘无故的开除我,到底是为什么呀?”

    君玫知道司北一直不喜欢她,她也不得不承认,司北这双眼睛确实是毒,总是一眼就能看穿别人在想什么,她心里的那些心思,总是被司北看得透透的。

    所以,其实她也在尽力和司北保持着距离,就是不想司北对她了解太多,但她刚刚和卓曜学长在一起司北就要开除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你不顺眼,所以开除你啊!”司北直接在办公室门口,直言不讳的说道。

    众人一阵惊讶,尤其是司北的秘书,惊讶得直接瞪大了眼睛,不愧是司总啊,霸气,太霸气了!

    居然这样直言不讳的言语,这……这要是换做一般人,绝对做不到啊!

    君玫显然也没料到司北会这么说,直愣愣的盯着啥的看了好几眼,这才开口说道:“你,你身为公司总裁,怎么可以不顾公司利益,随便开除人呢?你这样做,就不怕这些为你卖命的员工们心寒吗?”

    司北莞尔一笑,继续霸气十足的说道:“不怕!我的公司,我想开除谁,就开除谁!”

    众人:没毛病!

    司北小姐身为公司总裁,自然有开除人的权利,就凭这个女人刚刚那样气势汹汹的砸总裁办公室门,他们要是总裁也会想要开除这个女人。

    “你,你这样随意开除我,要赔偿我,你要按照劳动合同赔偿我!”君玫气得浑身颤抖,指着司北怒吼道。

    虽然她不稀罕这些赔偿,但是她不争馒头争口气,她要司北给她一个清楚明白的交代。

    司北抬眸扫了君玫一眼,神色淡淡的开口:“一分没有。”

    众人不由得竖起了耳朵,如果公司单方面解除合同,确实是要赔偿违约金的,司总怎么会说一分没有?

    君玫见有人盯着他们看,不由得来了气势,语气高调的说道:“凭什么不赔偿?你仗着自己家里有权有势,欺负人是吧?”

    君玫这副表情,司北已经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了,只要有机会踩别人,她永远都不会放弃机会。

    司北看着君玫,就像是在看一只可怜虫,像她这样的人,劳动合同看得明白吗?

    司北直接不客气的说道:“因为你当初能进公司,是走的非正规渠道,是你拜托阿莱来求我的,忘了吗?按照公司对人才的严格要求,你以为你能进未来科技?简历筛选都通不过,ok?”

    一个学渣,成绩处处挂科亮红灯,补考一门又一门,一次又一次,靠走关系拿到的毕业证书,她这水平还想进未来科技?简直就是白起日做梦。

    众人一听司北的话,纷纷神色鄙夷的看着君玫,没想到竟然还是总裁朋友求总裁给她找的工作,总裁能够给她工作已经是天大的人情了,如今不要她了,她怎么还好意思来找总裁大吵大闹的?真是不要脸到家了。

    他们就说嘛,总裁根本就不是这种不讲道理的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开除人,如今开除君玫,肯定是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原因。

    “不管怎么说,我们签订了劳动合同,你既然聘用了我,就不能无缘无故的辞退我。”君玫不要脸的咬定了劳动合同一事,不依不饶的说道。

    司北瞅了君玫一眼,忽的冷笑了一声,毫不留情的说道:“你看清楚劳动合同了吗?你看得懂劳动合同吗?你合同上签的不是未来科技,只是一个外包公司,你被外包在这里干活而已,不巧的是,和你签合同的外包公司,现在已经不干了,是公司可怜你,才让你一直赖在这里的,现在让你滚蛋,你就得滚!”

    君玫顿时一阵眉头大皱,她其实根本就没有看过那份劳动合同,甚至现在,她自己都不知道劳动合同被扔到哪里去了。

    当初只是听祁莱说她能够去未来科技工作了,她就什么也没管,没想到司北根本就没和她签未来科技,司北防人可防得真厉害。

    众人一阵无奈摇头,这种一无是处的人,是来公司工作的吗?怕是来养生的吧?

    总裁对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而且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缺钱花,摆明了就是想找总裁麻烦吧。

    君玫终于不再掩饰,面色彻底阴沉下来,语气冷冷的说道:“呵呵!司北,你不就是看不惯卓曜学长和我在一起吗?我追了卓曜学长五年,卓曜学长好不容易答应和我在一起了,这个时候你就跑出来搅局,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你见不得卓曜学长和我好,所以你就开除我,让我和卓曜学长分开,这招可真是高啊,实在是佩服,佩服!”

    司北也失去了耐性,沉声说道:“嗯,说对了,我就是不想让你这种烂人和卓曜学长在一起,你要是还想留点颜面,就麻利点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造物主的炼成之路〕〔修真聊天群〕〔原来我是妖二代〕〔诡秘之主〕〔蓝梦冰封之心〕〔九星毒奶〕〔全球高武〕〔浪迹武侠世界的小〕〔仙武之无敌作弊器〕〔第一序列〕〔回到地球当神棍〕〔不努力的我,只能〕〔醉红妆之乱世妖女〕〔伏天氏〕〔重生神医娇妻: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