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荡星尘〕〔隐退后我更红了〕〔顾先生待我如宝〕〔抗战之英雄血〕〔我不当冥帝〕〔楚雄的世界〕〔最强角色扮演〕〔大腿带带我〕〔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穿越的美颜手机〕〔从支教到巨星〕〔我就是能进球〕〔扛着AK闯大明〕〔都市绝品神医〕〔天空地下城〕〔我夺舍了魔皇〕〔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天才纨绔〕〔帝神通鉴〕〔惊鸿一刀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宠上瘾 第208章卓曜掉坑里
    午饭过后,司北接到祁莱的电话,祁莱告诉她说,已经给卓曜学长打过电话去了,卓曜学长表示自己会过去。

    “北北,真没想到,君玫居然把卓曜学长追到了。”祁莱一阵感慨,长达五年的时间卓曜学长都没同意,没想到今天同意了。

    “大概是不胜其烦吧。”司北一边翻看着一本最新出版的技术书,一边笑着说道。

    “哦,这倒是也有可能,北北,我下午要去购物,你去吗”祁莱问道。

    “不去,你自己去吧。”

    司北挂了电话,继续看书,时不时的在笔记本电脑上敲击一下,这一忙,就忙了一下午,今天慕白哥哥在家,教慕炀小家伙(射she)击,小家伙(热re)(情qing)得很,学得(热re)火朝天的。

    司北站在楼上,远远的看到自己老公和儿子在训练场上练习打靶,小家伙练的是站姿,双手握枪,眼睛三点一线盯着靶子,现在看起来,小家伙已经能够自己发(射she),瞄准了。

    司北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下午五点过的时间了,父子俩却像是不知疲惫一般,继续训练着。

    天空中挂着一片夕阳,火红的云彩难得一见的鲜艳绚烂,司北起(身shen)下了楼,到训练场上去看看(情qing)况。

    下午的时候,司南和洛霜出门了,随后柏桥也跟着出了门,谭逸和慕晗则是吃过饭后就离开了。

    现在家里,也没什么别的人,四小魔王在进行加强训练,多点、乌鹏、罗朗等人则陪在训练场上。

    司北到达的时候,现场想起一片掌声,随后,就见慕白把小家伙抱了起来,在空中转着圈圈,其他人脸上都是一副兴奋不已的神色。

    “炀炀,和爹地在一起就这么开心呀”司北走了过去,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老公和儿子。

    小家伙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都难得见到他这么开心,没想到和慕白哥哥在一起练习个(射she)击,竟然会如此兴奋。

    别看慕白哥哥平时忙没她陪小家伙的时间多,但是慕白哥哥带人可有一(套tao)了,很容易就能俘获小家伙的心意。

    “妈(咪mi)妈(咪mi),爹地好厉害呀”

    小家伙其实是(射she)了十个十环,但他觉得这不只是自己的功劳,还有他爹地的功劳。

    慕白神色温柔的看着自家宝贝儿,眼里满满都是宠溺,谢谢他宝贝儿给他生了个这么聪明的儿子。

    “哦爹地哪里厉害了”司北抱过自己儿子,在他小脸上亲了一口,笑着问道道。

    小家伙满脸自豪的看着自己爹地,眼睛里闪耀着崇拜的小星星“妈(咪mi),爹地教我打出了十个最中心,我能打中,都是爹地教得好。”

    听到儿子这么说,司北感到很是欣慰,小家伙很会说话,不认为打中十环是自己的功劳,而是爹地的功劳,可以看得出来,小家伙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司北为他感到骄傲。

    “炀炀也很厉害,炀炀能打中靶心,也和自己的努力分不开。”慕白也是满脸欣慰,笑着朝司北走了过去,大手揽住司北纤腰。

    司北看了一眼靶子,是正常大小的靶子,大概只有二十米的距离,(射she)击难度并不大,估计下一次就是三十米,四十米

    慕白哥哥这样层层递进,慢慢的教小家伙,也能让他明白,难度是一点点叠加的,每次都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取得最终的成功。

    一家三口甜甜蜜蜜的回家去了,小家伙现在有了自己的房间,都告诉司北自己会洗澡了。

    司北要帮他,他不让,还说他爹地说男女有别,男孩子洗澡女孩子不能进去,然后,司北就被她儿子赶出去了。

    慕白在卧室里,正要洗澡,看到司北刚去儿子房间就回来了,不由得一阵好笑“宝贝儿,这是怎么了”

    “哎儿子长得太快了,洗澡都不用我帮忙了。”

    司北心头一阵感慨,虽说是慕白哥哥跟小家伙讲了一些男女有别的道理,但她没想到的是,小家伙居然那么认真的都听了进去,而且非常有原则(性xing)的把她这个妈(咪mi)赶了出来。

    慕白蓦的揽住司北纤腰,附在她耳边说道“宝贝儿,儿子不需要,但是老公需要啊。”

    司北被他(性xing)感的声音撩得脸色一阵发烫,刚想移开两步,男人整个(身shen)体靠了过来,司北(身shen)体忽然一轻,下一瞬就被他抱坐到了大腿上。

    “慕白哥哥,你又不正经。”司北好笑的看着他,越来越不正经了。

    而且,随着这个男人年龄越来越接近三十,他的**真的是越来越强盛,晚上一次都不能满足他了。

    “我哪有不正经”

    慕白弯起眉眼,笑意盈盈,一个(热re)吻落在了女孩唇上,辗转品尝,舌尖如泥鳅一般,趁机伸了进去,在她嘴里肆意扫((荡dang)dang),汲取芬芳甘甜。

    下午教儿子训练的时候,看到儿子那么聪明可(爱ai)还懂事,他就一直在想,他宝贝儿把儿子教得很好,看到儿子健康快乐的成长,,他觉得心里满满都是幸福,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了面前这个小妖精宝贝儿。

    “唔慕白哥哥”司北被慕白吻得头晕目眩,(身shen)体软软的靠在他(身shen)上,眼里一片迷蒙,双手不由自主的勾住了他的脖子。

    “宝贝儿,一起洗澡好不好”

    慕白在司北耳边低低的笑,(身shen)体犹如一个猛烈燃烧的火球,浑(身shen)一片滚烫,就连司北也被她点燃了,慕白发现自己的自控力,在他宝贝儿面前真的是越来越低了。

    “嗯,好”司北鬼使神差般的就同意了。

    一双大手爬上她的领口,雪白的衬衣很快被扔在一旁,随后,她被男人抱进了浴室。

    迷迷糊糊中,司北听到耳边有哗哗的水声,面前一张俊美温润的脸,浴池里水花四溅,一股酥麻的感觉从脚尖直窜上头顶,让她沉醉其中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天色已经黑了,司北静静的躺在(床chuang)上,目光柔和的看着面前男人。

    “小丫头,在想什么”慕白在她耳边低声问道。

    “在想你,老公。”司北微微一笑,脸上浮现出小女人一般的幸福。

    她想起很小的时候,总是跟在慕白哥哥(身shen)后的场景,想起慕白哥哥牵着她小手,给她买糖葫芦的场景,想起他给她擦鼻涕虫的场景

    再后来,她和他一起登山,一起滑雪,一起在树林里比赛骑单车谁更快,一起去图书馆看书

    时间过得真快,就像是挥手之间,叫了二十多年的慕白哥哥,还是成为了她的老公,成为她儿子的父亲。

    “傻丫头,我每天都在你(身shen)边,想我干什么”司北伸手揉了揉女孩柔软的头发,目光一片宠溺,他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情qing),就是一直宠着她,从小到大,从现在到白头,永远宠着她。

    “反正就是想你。”司北(身shen)体往男人(身shen)上靠了靠,语气呢喃,带着一股浓浓的眷恋,她头搁在慕白(胸xiong)口上,紧紧的抱着他的腰。

    “傻丫头,起来吃饭了。”(情qing)绪过后,慕白精力极为旺盛,缠绵了两个小时,他宝贝儿也该饿了。

    “嗯。”司北应了一声,从(床chuang)上坐了起来,小眼神看着慕白,嘻笑着说道,“慕白哥哥帮我穿衣服。”

    慕白笑了笑,便极为耐心宠溺的帮着某个小丫头穿衣服,他手东碰碰,西揉揉,惹得司北脸色一片爆红,顿时从(床chuang)上爬了下来,连忙自己穿好衣服。

    慕白哥哥这男人,真是坏死了

    司北刚刚穿好衣服,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卓曜学长来电话了,卓曜学长来电话了”

    司北顿时一愣,卓曜学长现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是处理好君玫的事(情qing)了,还是没处理好

    慕白倒是没觉得什么,卓曜是未来科技技术副总监,给他宝贝儿打电话,应该是工作上的事(情qing)。

    司北接起电话“喂”

    “小师妹,我现在想见你一面,可以出来一下吗”卓曜那边声音有些嘈杂,而且还有乐队演奏的声音,一听就是酒吧。

    “你在哪儿”司北皱眉问道。

    “王后酒吧。”卓曜报了地址。

    司北问过地址之后,却语气淡淡的说道“今天太晚了,有什么事(情qing)明天再说吧,我派人过去接你,你先回家睡一觉,有什么事(情qing),等你睡醒了,清醒之后再说。”

    “小师妹,我没喝酒,我现在很清醒,我只是找不到地方去,所以才来的王后酒吧,我想和你说说话。”卓曜的声音听起来还算是正常,不像是酩酊大醉的样子。

    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qing),让他对自己产生了一些迷茫,他有很多事(情qing)想不通,他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小师妹。

    司北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你等一下,我问问我家属。”

    卓曜一阵苦笑,这个点儿确实比较晚了,而且小师妹和慕少已经结婚,孩子都三岁了,他这个时候打电话,好像是有点不太合适,但他还是很想见小师妹一面。

    司北捂着电话,老老实实的对着慕白说道“慕白哥哥,卓曜学长遇到点事儿,现在在王后酒吧,让我过去一趟。”

    司北对慕白从来没有任何隐瞒,见什么人,做什么事,坦坦((荡dang)dang)((荡dang)dang),哪怕是这个时间点儿去酒吧见异(性xing),也是老老实实的交代。

    “嗯,带着多点和乌鹏,完事就回家。”慕白只是面色平静的说了一句,并没有什么意见。

    慕白同意之后,司北带着多点乌鹏往王后酒吧赶去,多点开车,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到了。

    卓曜坐在吧台前,果然没有喝酒,面前放着的是一杯白水。

    司北来了之后,倒是开了一瓶红酒,独自一人在酒吧能忍住不喝酒的,学长是她见过的第一人。

    “小师妹,这么晚了,打扰了。”卓曜有些抱歉的开口。

    “学长的自控能力不错错,今天可以喝一点。”司北说道。

    卓曜瞅了司北一眼,打趣的说道“我要是喝了,小师妹大概就不会来见我了。”

    认识了这么多年,小师妹的(性xing)格他还是了解的,小师妹是个不喜欢浪费时间的人,如果他真的喝了酒,应该直接就会被认为是头脑不清醒,无法正常谈论事(情qing)。

    然后,会被小师妹派来的人,或者多点,或者乌鹏,或者四小魔王中的一个,或者几个,直接给抗回去。

    “哈哈哈”司北一阵大笑,卓曜学长对她脾气还是(挺ting)了解的,她轻轻喝了一口新开的红酒,直白说道,“学长有什么事可以直说,你今天发生的事(情qing),我都知道了。”

    “你都知道了”

    “我要调查点事(情qing),不难”下午发生的事(情qing),多点也都调查清楚之后向她汇报过了。

    “阿莱今天打电话给我,说是君玫出事了,我当时就觉得诧异,上午十点的时候君玫还在公司,怎么十二点就在太阳宫酒店了,而且还一个人在那儿伤心痛哭,我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赶过去的时候,酒店里一片凌乱”

    说到这里,卓曜顿了一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事(情qing)已经发生了,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我早上是跟君玫说的试一试在一起,结果中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qing),我一开始还在安慰她,问她到底怎么了,但我没想到的是,她后来悄悄打电话把我们双方父母都叫来了,说我强了她,我当时就傻了。”卓曜脸上一闪而过的自嘲,又喝了一口酒。

    “学长,你可不傻吗你为什么要答应君玫和她试一试你喜欢她吗她值得你喜欢吗”司北直视卓曜,一句略带怒气的话说了出来。

    “我”卓曜一时说不出话来。

    司北也没打算给卓曜面子,继续厉声说道“你是看到了她这五年来在你面前晃((荡dang)dang),你觉得她为你付出了不少,但是你有没有看到其他的你知不知道君玫这个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你真正了解过她吗”

    “我可能真的不了解,要是了解,也不会被她坑了”

    卓曜无奈一笑,脸上更多的是一种释然,不知为何,听到小师妹这么说他,反而觉得心里好受了,他是有受虐倾向么

    司北挑眉,霸道得有些狂妄自大的说道“就凭她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坑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军门小娇妻:慕阎〕〔从天帝开始〕〔蓝梦冰封之心〕〔浪迹武侠世界的小〕〔神豪帝国聊天群〕〔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不努力的我,只能〕〔伏天氏〕〔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它自时光来〕〔报告爹地:妈咪要〕〔重生神医娇妻:老〕〔九星毒奶
  sitemap